中东最大变局:多视角看沙特王室继承人之争

2017-07-02 09:58 评论 0 条

0矛盾的沙特

不亲身感受沙特的酷热,不能真正感受中东的政治的复杂,只有在烈日当空,气温摄氏48度的酷暑,一望无际的沙漠,在这种极端自然环境中,孕育了体格健壮的阿拉伯人,为了在严酷的自然环境中生存,阿拉伯人在历史上不断调整,建立起一套非常独特的政治体系,其中就包括兄终弟及的政治传承制度。

在历史上,父死子及的政治制度之前,都有兄终弟及的阶段,但在每个文明发展到一个阶段后,大多数采用父死子继的政治制度,从政权和财产角度,父死子继都比兄终弟及有非常明显的优势,可以有效地确保一个王朝的稳定,这就是中国古代将太子东宫称为国本的原因。

但父死子及制度在阿拉伯地区却在很长一段时期都无法推行,这主要是两个原因,一是自然因素,恶劣的生存环境导致人均预期寿命偏低,在阿拉伯帝国建立后,统治者活到50岁的都稀少,并且子嗣大多早夭,往往父亲过世时,儿子不到十岁,形成中央权力真空,进而整个家族的地位都难保。二是因为阿拉伯帝国的统治基础是部族,与多个强大的部族通婚是自然的权力选择,采用父死子继则不利于部族间的平衡,兄终弟及则有利于部族间的平衡。反倒有利于政治稳定,故而无论是倭马亚王朝还是之后的阿拔斯王朝都大量采用兄终弟及的模式。应该说兄终弟及模式确保了阿拉伯帝国在此后数百年的繁荣昌盛。

沙特阿拉伯建国的历史充满了苦难,背叛、镇压、内部倾轧如影随形(此问题日后专文介绍),三代沙特国王付出两代人的鲜血与瓦哈比派结盟后才最终完成建国大业。虽然建国在很长一段时间立国不稳,以至于始终定都于沙漠深处的利雅得,不敢迁都到气候相对宜人的西部地区。内部宗教势力与部族势力相互倾轧,第一代沙特国王如履薄冰地游走于各派势力之间,幸亏发现了石油储备,引入了美国势力,1944年在昆西号巡洋舰上与罗斯福总统会见,这才算坐稳了国王的宝座。

近代中东各国,基本都是一战期间英、德和奥斯曼帝国中东战略的产物,如何建国,建立怎样的国,乃至建立多少国家,全部是由西方在一战后的巴黎和会上大笔一挥的产物。但沙特建国虽然坎坷,但在建国过程中反而保持了独立性,加之两圣城(麦加、麦地那)在其控制之中,这是沙特阿拉伯得以保持独立地位的重要历史原因。原本沙特在中东一直受制于欧美正牌代言人巴列维王朝统治下的伊朗,自从伊斯兰革命后,沙特在西方的中东战略地位极大提高,轮到美国为首的西方各国伸出橄榄枝,各种先进装备接踵而至,一跃成为中东阿拉伯世界的王者。

当今的沙特是一系列矛盾的综合体,中东地区最富有的人在沙特,最贫穷的人也生活在沙特(沙特福利保障覆盖面不足,且有复杂的移民政策原因);王权至高无上,部族长老权力不容置喙,瓦哈比派教士牢牢控制着精神世界;拥有世界最大的、管理能力最强的阿美石油公司,同时合同违约如家常便饭;阿拉伯世界中最多的人口,青年人口数量急剧增加,但市场却没有足够的工作岗位;世界最先进的科技在沙特云集在世界最保守的社会之一;西方屡屡斥责为恐怖主义支持者,但没有沙特的中东世界必然成为世界恐怖主义之源。以上的种种矛盾放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都令人感到不可思议,但在沙特特殊的政治架构和国情中却那么的和谐、统一。

王位争夺

由于沙特这种特殊的兄终弟及制度,导致从第一代沙特国王之后,所有的王位继承人皆是兄弟,除第一代沙特国王被废除,第二代被刺杀外,倒还都算是平稳着陆,论资排辈,倒也算和谐,但一个非常致命的问题正不断被提上议事日程,如果第二代兄弟全部死亡,那么第三代领导人从第二代的哪一个分支里诞生。从90年代开始,不断有继承人在接班前离世,沙特国王的位置看起来简直是一个时间转盘,2005年阿卜杜拉即位国王时已经81岁,王储苏尔坦77岁;2011年苏尔坦去世后,纳伊夫被选为新王储,但他当时已经78岁,当王储不到8个月,没等到继位便走完了一生,此后继任的就是当今的萨勒曼国王。

2015年1月,萨勒曼国王即位后,本来指定他的弟弟穆克林为王位继承人,但很快萨勒曼即位仅3个月,即废除穆克林,指定原继承人纳伊夫之子纳伊夫为继承人,理由非常冠冕堂皇,自己的王位本属于其兄长,自然由其兄长的子嗣继承。当然为了以防万一,将自己的儿子萨勒曼指定为副王储(国内新华社翻译为王储继承人,以下为方便统称副王储)。如此一来实际上做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决定,即当萨勒曼去世后,王位将完成代际传承,从第二代传至第三代。当萨勒曼做出此举之际,就有分析认为之所以萨勒曼不直接将自己的儿子作为继承人,主要是通过这种方法缓和支持其兄长的势力,未来这位王储很可能也是暂时的。

从王储和副王储的分工看基本也验证了这一点,纳伊夫王储主要负责内政部,此前以反恐而著称,曾经躲过几次暗杀。而副王储萨勒曼则不同,虽然年纪轻轻,但已经负责国防事务,握有兵权,萨勒曼刚一就任,即可发动打击也门胡塞武装的军事行动;不仅如此,作为沙特国民经济支柱的阿美石油公司也在其掌控之下。此外沙特经济改革的最大的两个动作--"2030愿景"与东部大开发计划执行全部在萨勒曼的控制之下,所谓内政部已经变得日益有名无实。此外在外交访问中,萨勒曼副王储的身影也比纳伊夫王储活跃很多,包括习近平主席在内的大国领导人都曾接见过萨勒曼王储,应该说此时更换王储的征兆已经很明显了。

从沙特国情来看,更换王储最大的问题在国内,而解决的途径反而是在国外。所谓最大的问题在国内是因为兄终弟及的模式传统问题,为什么由萨勒曼一家继承王位?如果说萨勒曼王储即位后,终止兄终弟及模式那岂不是意味着此前的国王们的子嗣全部和王位擦肩而过?这是沙特王室家族需要平衡的最大问题,归根到底就是如何平衡利益的问题。说解决的途径在国外,也很好理解,沙特在中东的地位离不了美国在内的大国博弈,换句话说,只要取得美国的支持,不要说儿子即位,终结兄终弟及制度也并不是不可想象的。

如此一来,沙特国王的布局就非常清晰了,邀请特朗普--购买军火--取得特朗普对王储更换的支持--挑动卡塔尔危机--利用外部混乱完成王储更迭。原王储纳伊夫虽然以反恐获得美国政府的支持,但在这套组合拳面前则毫无还手之力。由此看来,沙特更换王储问题上,很可能又是特朗普出手相助,替沙特国王背书,完成王储之位更迭,巧妙利用外交变更,这既符合特朗普一贯的暗箱操作手法,也符合其主张外交双边化,当然这其中是否有利益输送,我们就无从而知了,但以商人的本性而言,有一些佣金,抽一些提成总是需要的。

萨勒曼很明智地挑选了自己的小儿子85年出生的萨勒曼作为继承人,这隐含着两点重大的后手,一是今年32岁的萨勒曼王储年富力强,即使他的父亲十年后才传位给他,他的执政时间将有望超过其爷爷--沙特阿拉伯开国君主的20年执政时间,这将给他非常充分的时间完成一系列改革与调整。第二点更重要,即使按照兄终弟及的原则,萨勒曼王储作为少子,虽然他有弟弟,但可以采用目前他父亲的所作所为,规避兄弟继承的问题。考虑到萨勒曼王储可能的执政时间,沙特阿拉伯的王位继承制度很有可能在未来转变为父死子继。

未知王子和未来发展

此次沙特王储更换,新王储常被媒体冠以强人和改革派之名,由于沙特的信息透明度极低,目前只能知道萨勒曼王子2009年以24岁从政,协助其父,但他的第一次亮相并不圆满,他与当地政府发生激烈冲突,最终以他被禁止进入其父办公室为结局。萨勒曼则负气表示自己有商业才华,随后赴美与扎特伯格等商业领袖会面,据说商业才华卓著,但从未听说有什么具体成绩,此后随着其父成为沙特国王,他也重回政坛,这次则平步青云,迅速成为国家三把手的位置。此后提出目标为推动沙特商业化的2030愿景和东部省份大开发,目前看2030愿景主要是通过政策引导,推动沙特市场化水平,其中特别有一条是尝试终结目前分房制,转为市场化运作,以摆脱国家的福利化负担,此外就是推进沙特娱乐化水平,沙特目前娱乐化处于刚起步的阶段,全国仅有两家电影院,沙特国民休闲娱乐主要前往阿联酋和巴林两国。萨勒曼希望建设娱乐设备以留住外流的娱乐资金。东部省份大开发主要是通过提升东部省份基础建设水平,以提高石油主产区的东部省份生活水平,弥补西部东部发展差异问题。

客观的说现在就定位萨勒曼王储是改革派或者是强人为时尚早,以他的改革为例,沙特市场化改革一直是沙特乃至中东各国政府的发展目标,但从未实现过,此次旧事重提,主要是为了应对石油价格低迷导致的政府财政收入下降问题,至于东部省份开发,这主要是在其父当年任职的省份驾轻就熟,政绩工程的倾向很明显。至于他打击也门胡塞武装的行动,至今收效如何尚未可知,反而有劳师糜饷的嫌疑。以上的行为与其说是他性格使然,倒不如说是沙特现任国王苦心孤诣的政治手段。反而王储提升娱乐化,建设游乐场的行为,让人感到一种来自80后领导人的特殊熟悉感。

从沙特国内看,此次王储更迭,隐含着非常复杂的政治矛盾,沙特王室王子据说达5000人,其中不乏实力强劲的王位竞争者,虽然目前效忠宣誓已经完成,但鉴于沙特第二代国王和第三代国王都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看,这种政治斗争一直存在,可以说能否顺利完成政权更迭还存在很大变数,特别是现任国王萨勒曼的健康问题,一旦国王突然离世,并非不可能出现政治危机,而作为中东政治的稳定器,沙特出现问题所导致的连带问题,特别是恐怖主义蔓延问题,很可能是无法估计的。

另一个角度看,沙特此次王位变更即使顺利完成,如果新国王不能控制沙特局势,那么沙特国内出现巨大社会动荡的土壤依旧存在,特别是沙特年轻化和贫困化趋势,孕育着社会动荡的土壤。一旦社会福利改革与社会发展脱节,沙特很有可能出现巨大的社会冲突。

作为年轻的领导人,并且又是被打上强人烙印的萨勒曼王储,在未来面对国内矛盾时,会更倾向于挑动地区冲突,特别是与土耳其和伊朗两国的冲突,而三国都是区域大国,除了伊朗外,其他两国常规军事实力势均力敌,各有所长。伊朗则以核武器和远程打击手段为依托,三者的冲突,随时有可能演变成地区内大规模冲突。或者以区域内各自扶植代理人冲突,造成事实上的中东地区内的冷战局面。

事实上,沙特此次王储变更前后,中东政治颇为不平静,沙特阿拉伯主导海外主要国家与卡塔尔断交,至今虽然美国政府和科威特介入调停,但卡塔尔外交危机仍无好转迹象,反而随着海外各国提出13条条件有常态化的趋势,其中重要的两条就是要求土耳其撤出卡塔尔,接触和伊朗的军事合作,此事延宕至今,毫无好转迹象。沙特表态,此次卡塔尔外交危机主要由现任王储萨勒曼处理。从中我们已经可以看到这种国内矛盾,国外转嫁的趋势,未来如果中东经济环境无明显好转,类似的冲突,有可能爆发更为频繁。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中东最大变局:多视角看沙特王室继承人之争 | 上海娱乐网
分类:娱乐明星 标签: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