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头号空中杀手,德意日飞机统统斩落大满贯

2017-08-05 14:58 评论 0 条

论及二战时期北非战场的空战王牌,人们首先想到的肯定是著名的“非洲之星”汉斯-约阿希姆·马尔塞尤(Hans-Joachim Marseille),他以158架战绩占据北非战场轴心国王牌榜首,他的星光是如此耀眼,以致在同一战场上作战的其他飞行员都要黯然失色,所以问起北非战场盟军头号王牌是谁就很少有人知道了。实际上,位居北非战场盟军空战排行榜首位的飞行员也绝非寻常人物,他是来自澳大利亚的克莱夫·考德威尔(Clive Caldwell),以22架战果创造了盟军飞行员在北非战场上的最高战绩,此外,他还是历史上驾驶P-40战斗机击落敌机最多的飞行员和二战时期澳大利亚空军战绩最高的飞行员,而且他的战果中包括了德意日三大轴心国的飞机,这种战绩在盟军飞行员中也是不多见的。

澳洲到非洲

克莱夫·考德威尔于1910年7月28日出生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的刘易舍姆(Lewisham),并在悉尼周边地区的多座学校接受教育。1927年5月,未满16岁的考德威尔放弃学业,投身社会,从事过各种工作,并在1938年接触飞行,在新南威尔士航空俱乐部学习飞机驾驶。1939年二战爆发后,考德威尔抱着成为战斗机飞行员的愿望报名加入澳大利亚皇家空军,但是他的年龄已经超出了接受战斗机训练的年龄限制,于是他拜托一位当药剂师的朋友在自己的出生证明上做了手脚,虚报了年龄,从而成功获得了驾驶战斗机的资格,成为英帝国航空训练体系(EATS)的一员。EATS体系也被称为英联邦航空训练计划,是二战时期由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四个英联邦成员国合作实施的大型航空培训项目,旨在为上述四国的空军及海军航空兵培训空勤人员,实际上战时上述四国航空力量中约一半的空勤人员均源自EATS体系。

在完成战斗机飞行员的训练后,考德威尔并未进入澳大利亚空军部队服役,而是作为英联邦飞行员进入英国皇家空军,于1940年夏季被分配到驻北非的西部沙漠空军第73中队,驾驶“飓风”战斗机,不久又转调到第250中队,换装新型的美制寇蒂斯P-40战斗机。当时美国陆军航空队尚未装备P-40,该机作为外援机型供应盟国使用,而第250中队是最早装备P-40的实战部队之一。从性能上说,P-40逊色于德军的Bf 109和日军的零战,但是凭借坚固的机体和猛烈的火力,配合飞行员的技巧和战术,依然称得上是空战利器,而考德威尔很快就证明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擅长驾驭“寇蒂斯之鹰”的飞行员。通过训练和作战飞行,他熟练掌握了P-40的驾驶技术和空中射击技巧,还钻研出一套被称为“影子射击”的训练方法,即通过驾机捕捉飞机投射在沙漠上的影子来磨练对射击提前量的估算,这一方法后来在沙漠空军中得到推广。

沙漠杀手

1941年6月6日,考德威尔作为杰克·哈姆林少尉(Jack Hamlyn)的僚机在埃及上空卷入一场空战,有资料称他在交战中击落了1架意军坎特Z1007型轰炸机,这是P-40首次击落敌机的记录,但是没有得到官方确认。此后不久,考德威尔随部队调往叙利亚和黎巴嫩,参与同维希法国的作战。6月底,第250中队重返北非。6月26日,在护卫轰炸机空袭利比亚加扎拉(Gazala)的轴心国目标途中,考德威尔在卡普措(Capuzzo)上空遭遇空战并取得了第一个确认战果,这是他的第30次战斗飞行,当天陨落在他枪口下的是一架属于德国空军JG 27联队第1大队的Bf 109E,驾驶员是海因茨·施密特少尉(Heinz Schmidt)。6月30日,考德威尔再开记录,击落2架StG 2联队和Ju 87,并与战友共同击落1架ZG 26联队的Bf 110,迅速成为一名空战新星,但是几天后的一场战斗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刺激。

5

■ 意大利空军的坎特Z1007型轰炸机双机编队,考德威尔曾在1941年6月6日宣称击落1架该型飞机,但没有得到官方承认。

5

■ 德国空军JG 27联队的Bf 109E双机编队,考德威尔在北非遭遇的主要空战对手几乎都来自该联队。

1941年7月4日,考德威尔在空战中目睹了自己的好友唐纳德·门罗(Donald Munro)在跳伞后被德军飞机射杀在空中,这种行为一直饱受争议,但实际上在交战双方的飞行员中都屡有出现。好友的遇害让考德威尔在之后的战斗中变得更加冷酷和好斗,对待敌人毫不留情,甚至也做出了向跳伞敌军飞行员开火的事情。数月后,无论上级军官,还是战地记者都开始称呼考德威尔为“杀手”,但他并不喜欢这个绰号。在多年后,考德威尔对自己射击跳伞飞行员的行为解释道:“这不是因为嗜杀或其他类似的原因,只是不想让他们回去开上另一架飞机继续对付我们,他们要是降落在会被我方俘虏的区域内,我绝不会向其开火。”考德威尔获得“杀手”之名还有另一个原因,他总是习惯于打光所有的弹药,在每次出击接近结束时,如果还有弹药剩余,他就会寻找地面上的敌军部队或车辆,把弹药全部倾泻下去,他曾在战时笔记中写道:“这就是你的或他们的命运,这就是战争。”

屡胜枭雄

1941年8月29日,考德威尔在执行任务后独自返回基地,遭到2架Bf 109的截击,其长机是JG 27联队第1中队的维尔纳·施勒埃尔少尉(Werner Schröer)。考德威尔在以一敌二的被动局面下勇猛应战,与德军飞机展开厮杀。在相互追逐中P-40连连中弹,子弹和炮弹破片让考德威尔负伤三处,但他依然顽强地操控飞机,抓住机会击落了敌军僚机,并重创了施勒埃尔少尉的“黑色8号”座机,迫使后者弃战而去。在考德威尔驾机返回基地后,地勤人员发现他的那架P-40被超过100发7.92毫米机枪子弹和5发20毫米炮弹击中。值得一提的是,施勒埃尔少尉当时已是一名拥有6架战果的王牌,日后成为仅次于马尔塞尤的北非德军二号王牌,到战争结束时,施勒埃尔已经晋升少校,总战绩达到114架,并且获得了双剑橡叶骑士十字勋章。但在1941年8月的那一天,这位顶尖王牌的空战生涯差点被考德威尔终结了。

5

■ 1941年8月29日,考德威尔在经历一场激烈空战后,站在受伤的座机前留影,注意机翼上的破损处。

施勒埃尔并不是唯一败在考德威尔手下的德军王牌飞行员,1941年11月23日,JG 27联队第2大队大队长沃尔夫冈·利珀特上尉(Wolfgang Lippert)驾驶的Bf 109被考德威尔击落,利珀特在弃机跳伞时遭飞机尾翼撞击,大腿折断,在被英军俘虏后接受了截肢手术,最终因伤口感染在12月3日不治身亡。利珀特上尉是一位秃鹰军团老兵,早在西班牙战场上就已成为王牌,在被考德威尔击落时,他已经取得了30个战果,并荣获骑士十字勋章。考德威尔因为击落利珀特的战绩而荣获优异飞行十字勋章。

1941年12月5日,考德威尔再创佳绩,在一场空战中连续击落5架Ju 87,从而为他的优异飞行勋章增添了一道勋饰,这也是他的单次空战最高击落数字。关于这次空战,考德威尔后来在报告中写道:“我接到无线电警报,大群敌机正从西北方接近,我们第250中队向目标后方包抄,并在第112中队缠住敌战斗机的同时从后方攻击‘容克’。我冲向敌编队后部的数个三机编队,并在300码距离上向其中一架编队长机开火,只要稍稍偏转,就能击中二号机和三号机。一架敌机立即起火燃烧,另一架也拖着浓烟开始下坠,在坠落了大约1000英尺之后化成一团火焰。我转而攻击另一个编队的长机,我从目标后下方接近到很近的距离火力全开,敌机立即翻滚并急速坠落,我又对另一架Ju 87进行了抵近射击,目标起火,烧成一团。我将飞机拉起,对准一架敌机机腹扣动扳机,一直打到距离很近,敌机起火,坠向地面。”这场战斗充分体现了考德威尔善于从目标后下方接近并从近距离开火的战术风格,经此一战,他的战绩提升到12架,从而跻身北非战场的一流王牌之列。

1941年12月24日,考德威尔在空战中遭遇另一位德军王牌,JG 27联队第3大队的埃尔伯·冯·卡格内克上尉(Erbo Graf von Kageneck),他刚从东线战场调来,已经拥有67个战果并荣获橡叶骑士十字勋章。在交战中,卡格内克的座机被击伤,他身负重伤,勉强驾机返回基地,随后被送往后方救治,最后于1942年1月12日因伤而亡。在英军记录中,击败卡格内克的荣誉被归入另外两名飞行员的名下,但战后经过分析表明,当时卡格内克的飞机遭到来自后下方的火力攻击而损伤,这很符合考德威尔的空战习惯,因此这位澳大利亚人很可能才是卡格内克的真正终结者。

北非之星

1942年1月,战绩卓著的考德威尔晋升上尉,并升任第112中队中队长,他是第一位成为中队长的EATS飞行员。在他的中队中有数名波兰飞行员,他后来因此获得了波兰政府颁发的勇气十字勋章。1942年2月,考德威尔带领第112和第3中队的11架P-40在加扎拉上空遭遇12架Bf 109F。当时德军飞机在英军飞机上方大约600米处,考德威尔率先发起攻击,他开足马力,将飞机拉起,以垂直爬升状态直扑目标,并瞄准德军编队末尾的一架Bf 109猛烈开火,那架敌机如同一块被不断拍打的毯子一样剧烈抖动起来,随后失去高度,迫降在德军阵地上。事后得知,那架Bf 109的驾驶员是JG 27联队第2中队的汉斯-阿诺尔德·施塔尔施密特少尉(Hans-Arnold Stahlschmidt),他是马尔塞尤的密友,同样也是一位一流王牌,最终战绩59架,橡叶饰获得者。

5

■ 英军第112中队装备的P-40战斗机,考德威尔于1942年1月被任命为该中队中队长。

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大举进攻,攻城略地,严重威胁到澳大利亚的安全,因此从1942年初开始,派往北非的澳大利亚部队陆续被调回本土,考德威尔也因此奉调回国,告别了北非战场。当时担任英军驻中东及北非战区空军司令的阿瑟·特德上将(Arthur Tedder)评价考德威尔是“一位卓越的指挥官和一流射手”。在北非战场上,考德威尔驾驶P-40执行了超过300次任务,战斗飞行时间约550小时,总共击落了22架德意飞机,其中包括10架Bf 109和2架Mc 202,这一记录即使在他告别北非后也无人打破,他由此成为北非战场的盟军头号王牌。

在离开北非后,考德威尔于1942年8月访问了美国,参观了P-40的老家,位于纽约州布法罗(Buffalo)的寇蒂斯飞机制造公司,还应邀参加了该公司最新型运输机C-46的一次试飞活动,当时机上载有一干公司高管,由公司首席试飞员赫伯特·费希尔(Herbert Fisher)驾驶。不料飞机起飞后发生了起落架无法放下的严重故障,飞机在布法罗上空盘旋了8个小时,在尝试排除故障失败后,费希尔驾机进行了一次完美的机腹着陆,全体人员平安无事。在飞行期间,考德威尔作为副驾驶在费希尔指点下协助操控飞机。在结束对寇蒂斯公司的访问后,考德威尔还造访了北非航空公司,依据自己的个人经验对该公司正在开发的P-51战斗机提出建议。

暗淡谢幕

回国的考德威尔很快被任命为澳大利亚皇家空军第1战斗机联队联队长,该联队下辖英军第54中队、澳军第452、457中队,装备英制“喷火”战斗机,经过整训后第1联队于1943年初被部署到澳大利亚北部的达尔文港(Darwin),防御日军对这座城市的持续空袭,考德威尔由此开始在西南太平洋战场上与日军航空兵的较量。虽然战场从茫茫沙海变成了浩渺汪洋,对手也从身手老道的德国人换为狡猾难缠的日本人,但考德威尔锐气不减,在达尔文上空的首次战斗中就独中两元,击落1架零式和1架97式舰攻。第1联队在驻防初期损失率很高,主要由于飞行员缺乏经验和“喷火”战斗机本身的技术问题。经过一段时间的锤炼后,第1联队在考德威尔带领下开赴新几内亚战场,在丛林上空继续与日军搏杀。1943年8月17日,考德威尔在澳大利亚和新几内亚之间的阿拉弗拉海上击落了1架百式司令部侦察机,这是他的最后一次空战胜利。根据官方记录,考德威尔在太平洋战场作战期间总共击落了6.5架日军飞机,从而将总战绩锁定为28.5架,成为二战时期澳大利亚空军的头号王牌。除了官方确认战果外,他还有6个可能击落战果和15个击伤战果。

1943年秋季,考德威尔被调回后方担任第2作战训练部队指挥官,并在同年11月被授予优异服役勋章。1944年,随着日军对澳大利亚本土的威胁被消除,考德威尔被调回达尔文,担任第80战斗机联队联队长,晋升上校军衔,率部参加对荷属东印度地区日军的反攻行动。此时的考德威尔更多关注于地面指挥,已经很难有机会升空作战了。1945年4月,第80联队在澳大利亚空军第1战术空军编成下在摩罗泰岛(Morotai)作战期间,以考德威尔为首的8位澳军资深指挥官联名提出辞职,以抗议高层对于澳军战斗机部队的错误使用,他们总是被派去执行次要的对地攻击任务,考德威尔等人认为这是一种轻视和贬低。这一事件后来被称为“摩罗泰兵变”,考德威尔等人因此受到指控。实际上,早在兵变之前,他就因为在前线酗酒和私下贩酒的问题受到调查。1946年1月,考德威尔被军事法庭宣判犯有过错,军衔降为中尉,并于次月从军中退役。这位澳洲顶尖空战王牌就以这样不光彩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军旅生涯。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澳洲头号空中杀手,德意日飞机统统斩落大满贯 | 上海娱乐网
分类:初中作文 标签:, , ,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