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不杀从宽处理:61年前我国释放第一批日本战犯

2017-09-04 10:01 评论 0 条

61年前,也就是1956年6月21日,我国释放第一批日本战犯。这是“一个不杀,从宽处理”政策的具体实施。

国民政府抓住的战犯杀了多少?

一百多人。

1945年8月15日,吃了两颗原子弹的日本走投无路,宣布投降。

根据国际惯例,普通士兵除非罪大恶极的,一般不会列为战犯,高级军官则不同。高级军官是造成中国人民战争灾难的罪魁祸首,理应血债血偿。

从1945年到1949年败退台湾,国民政府逮捕了2300名日本战犯,其中149人被枪决,600多人接受审判,其中400多人被判处无期徒刑。

到了建国初期,我国收押的日军战犯共有1109名。

其中绝大部分是苏联转交的60万关东军、伪满洲国警察中的高级人员,另外还有100多阎锡山麾下服役日本人。

这1000多人中相当一部分,罪行累累,罄竹难书。

当年的资料写到:这批战犯当中,不乏当年日军要员,据全面侦讯调查,侵华期间,他们及属下共杀害中国平民和被俘人员85.7万余人。

5

短文不便于说太多,仅仅举2个例子,伪满洲国总务长武部六藏。这个老家伙操纵伪满洲国大权多年,颁布过“思想矫正法”、“时局特别法”和“粮谷出荷法”等一系列残害中国人的法令。在执行“治安维持法”的5年中,抓捕中国人高达17.7万多人,其中相当一部分被杀害,有的甚至被送入731进行活体实验。对于自己的罪行,武部六藏自己也很清楚。他曾经说:以我的所作所为,中国政府应该处我死刑。

中将师团长铃木启久在河南、河北等地制造无人区,杀人不计其数,仅仅在河北滦县潘家戴庄一次屠杀,就杀死1280多中国人,包括63名孕妇和19名婴儿。

当时的幸存者回忆:鬼子从上午8点钟开始,一直持续到下午5点。当时鬼子把男的埋完了,再去埋女的,妇女抱着小孩,鬼子从怀里抢走孩子,往地上摔,当时就把孩子摔得脑浆迸裂,两位孕妇被当场开膛。

这些人在管理所的表现如何?

很差。

抚顺战犯管理所资料这么写道:有的人头戴战斗帽、身穿将校服、肩佩军章,依然是一副法西斯的狰狞面目。有的人早晨起床后,向东京遥拜,祈祷“天皇陛下万岁”,表示宁愿为法西斯军国主义而死。他们拒绝看管理所的报纸(政治改造报纸),不听管理所的广播(政治改造广播),以示对抗。日本战犯们否认自己有罪,宣称他们侵略中国是“帮助中国建立新秩序,建立王道乐土,应该受到中国人的尊敬” 。

5

当朝鲜战争爆发后,战火烧到中朝边境,这时战犯的思想活跃起来。他们破坏监规、抗拒改造、幻想美帝尽快打进中国境内,把他们解救出去。每天报纸一来,他们便争先恐后阅读有关朝鲜战况的消息,然后眉飞色舞地热烈讨论起来。他们对看押哨兵说:“过去大日本皇军都被美国打败了,你们中国也不行。”有一次部队同管理所组织防空演习,事先没有告诉战犯,他们真的以为美国飞机来了,高兴得手舞足蹈,以为马上可以自由了。后来一听是演习,便都垂头丧气不吭声了。

1950年10月25日,中国志愿军入朝参战,战犯听到这个消息,高兴得得意忘形,以为美国找到了进攻中国的借口,第三次世界大战就要爆发了。他们认为时机已到,在狱中大闹特闹,呼喊口号、高唱歌曲、绘制日本国旗、遥拜日本天皇、联合签名递抗议书、对看守哨兵高声叫骂、用拳头砸铁窗、歇斯底里地喊叫。他们还利用放风机会,互相传递纸条,密谋勾结监外日侨越狱暴动,妄图在美军攻占东北时里应外合。

那么,这些战犯的待遇如何?

很高。

战俘管理所的干部崔仁杰回忆:建国初期国家困难,一般的中国老百姓能吃到粗粮就不错了。从一开始,管理所就给战犯们粗粮细粮搭配着吃。不过,战犯们还不满意,他们先是拒绝吃粗粮,然后发展到绝食。后来上面下了指示,给战犯吃细粮,还要抓好营养工作。这样,我又多了一项工作,给战犯当营养师。每天多少维生素,多少蛋白质,都要仔细搭配。

公安部制定的战犯伙食标准分为三档,大灶每月15元,中灶20元,小灶30元。即使在3年困难时期,管理所工作人员吃“瓜菜代”,战犯伙食标准也没有降低。1960年左右,管理所为操作方便,伙食标准统一为每人每月25元。每月25元的伙食标准是什么概念?就是鸡鸭鱼肉管够吃啊,那时候一斤大米一毛多,一斤猪肉不到三毛钱。困难时期大家都是“瓜菜代”(年轻的朋友肯定不知道是什么),一天只吃两顿,都是高粱米、窝窝头,饿得脚都浮肿了。下班时,我路过厨房闻着香味扑鼻,肚子咕咕真受不了。

日本战犯绵贯好男,从西伯利亚到抚顺战犯管理所之后,短短半年时间,他的体重由53公斤猛增到63公斤。

5

吃得好,医疗更好:我们还积极改善管理所内的医疗条件,健全卫生制度。在管理所内保证药品齐全,增添了心电图设备、X光透视机以及30多张病床,并且在中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沈阳陆军总医院、抚顺矿务局医院、抚顺市人民医院租用了专用病房。

战犯怎么处理了?

仅45人被起诉,其余直接释放归国。

1955年12月28日,中共中央明确决定:“日军战犯的处理,不判处1个死刑,也不判1个无期徒刑,判有期徒刑的也要极少数。起诉书要把基本罪行搞清楚,罪行确凿后才能起诉,对犯一般罪行的不起诉。”

5

有意思的是,做决定之前,曾经组成以最高人民检察院党组(主任为张鼎丞)为中心的专门机关的研究。他们根据宽大处理的原则,最终研究结果是:“判处死刑或15年以上徒刑并长期服刑”为28人(其中7人死刑、3人死缓)、“判处10至14年徒刑.再服刑1、2年后酌情宽释”为48人、“判处8至9年徒刑,不送监执行即予宽赦释放”为79人。

也就是说,即便司法部门非常宽大,还是要求处决7人。

5

上图是释放时候的欢庆场面

1956年6月21日,第一批战犯被释放回国,随后分3批释放900多人。1964年3月,最后的43人全部释放回日本。上文提到的武部六藏在1956年被释放,铃木启久在1958年被释放。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一个不杀从宽处理:61年前我国释放第一批日本战犯 | 上海娱乐网
分类:初中作文 标签: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