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15岁女中学生绑架杀害女同学

2017-09-07 09:56 评论 0 条

一个初三女孩为了替自己的母亲还清高利贷,也就是所谓“救妈妈”,竟然联合母亲绑架杀害了自己的富家女同学!更可悲的是,遇害的女孩根本不是什么富家女。

1-jpg1-jpg

先介绍一下案件发生的背景。有个地方叫做南湖公园。这里本来只是一个臭水坑和垃圾场,政府在九十年代对它进行开发,改造成了一个很小的开放性公园。南湖地区现在看来距离市区不远,在当年已经是南京的角落。这里交通不便,面积比较广阔,成为一个大型居民区。老南京人都知道,南湖在当年属于南京的“贫穷区”。也许这种说法不太好听,但事实如此。南湖主要是安置大量城郊拆迁户和下岗职工的安居房,所在地。这里的房屋比较老旧破烂,居住的居民多是老人和低收入者。一些原来居住在南湖的低收入者发了财,多会购买其他地方的住房搬出去,房子出租给同样来自于外地的低收入者。久而久之,这里就越发贫穷,事情多发。

今天要说到的,就是两个不富裕家庭的故事。

2011年2月25日晚上22点,家住南湖的老李突然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里面的声音非常古怪,像机器人一样。电话的内容,将老李吓了一跳。电话里面的人称,已经绑架了老李在上中专的女儿李园园,要求支付100万赎金。

没有等待老李回话,对方就说了一句:不要报警,我会再联系你。随后挂断了电话!

老李放下电话,第一个想到的是恶作剧。

为什么呢?因为老李做梦也想不到有人会勒索他。老李本来是一家工厂的普通工人,此时已经40多岁,下岗10多年了。下岗后,老李以开出租车为生,每月收入有限,勉强养活一家,根本没有什么闲钱,也和富人完全扯不上边。

绑架肯定都是绑架富人,有谁会绑架一个出租车司机的女儿?

况且别说100万现金,就算10万元现金,老李一时半会也拿不出来。

老李认为可能是某个司机同行朋友开玩笑,开始并没有当真!

仅仅15分钟以后,老李突然接到一个电话。电话是一个叫做老冯的男人打来的,他说是老李女儿同学的爸爸。

电话中,老冯极为焦急:我刚刚接到一个电话,说我女儿被绑架了,要求300万赎金,给我一天时间准备,敢报警就撕票。我开始觉得是骗子,但反复打我女儿的手机,开始没有人接,后来就关机了。今天晚上她确实没有回来吃晚饭,这以往从来没有过的,我已经四处找了她几个小时。我打听到她下午曾经和你女儿在一起,所以向班主任要到了手机号码,问问你的情况。

老李顿时一惊:糟了,我刚刚也接到一个勒索电话,我以为是恶作剧,没当真。我这个女儿平时不住在我家,都和他爷爷奶奶住在一起。不过最近她经常和他妈妈,也就是我的前妻在一起,我赶快联系她。

随后,老李立即电话联系前妻陈雁。陈雁接到电话以后,声音很不自然的说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老李立即表示要去报警,陈雁却全力阻拦,说把事情搞清楚再说。

老李开了10多年出租,接触的人多,经历的也多,曾经遇到过刑事案件。他感觉事情不对,没有听前妻的话。

老李立即电话给老冯:我感觉肯定出什么事了!不管是不是有事,我们赶快先去报警!

老冯似乎没了主意,他左思右想绝对不可能拿出所谓300万赎金。过了好一会,他才同意。

派出所民警看了两人的打扮不像有钱人,又听说一共勒索400万赎金,开始也感觉是不是恶作剧。南京警察是很厉害的,出于职业敏感,警方感觉这事并不简单,开始着手调查。

 

就刚刚报完案的凌晨1点,两个男人走出派出所不久,老李突然接到前妻陈雁的电话。

陈雁在电话中支支吾吾的称,女儿李园园和同学冯宁宁根本没有被绑架,是他们不想考试,故意搞的恶作剧。

老李立即问:那他们两个孩子在哪儿?

陈雁说:就在我车上,我们马上就来。你们去派出所销案吧,根本没事!

听到这里,两个男人才松了口气。尤其是老冯,不知道为什么始终坐卧不宁、浑身发抖、一根烟抽的烧到了手指都没感觉到,这下终于轻松了一些。

此时两个男人都在老冯家,他们等了一会,陈雁开车果然赶到了。老李和老冯当即上车,但陈雁不知道为什么非常抗拒老冯上车,借口车子小坐不下,让他自己打车走。

老李和前妻一直有矛盾,此时不管不顾,拉着老冯上了车。

奇怪的是,车上只有老李的16岁的女儿李园园一个人,并没有看到老冯的女儿冯宁宁。

老冯立即问:我女儿呢?

陈雁吞吞吐吐的说:我女儿说,冯宁宁不想考试,约了一个扬州的网友,去扬州旅游了!

老冯顿觉事情不好:不可能啊!我女儿很乖的,平时有什么事都跟我说,从来没有不打招呼就不回家,更别说跑到外地去了。报案之前,我查过她的抽屉,零用钱一分不少。她就算去扬州,也要带着钱啊!

陈雁有些慌乱:这是我女儿说的,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

老冯立即问李园园:我女儿真的去扬州了?那个网友是什么人?

相比妈妈的慌乱,李园园非常沉重,语气坚定的说:是啊,叔叔。冯宁宁下午跟我说,她不想明天考试,去扬州旅游躲一躲。我是看到她走的。那个网友是什么人,我也不知道啊!

见李园园斩钉截铁的说,老冯心又放下来一些,这么小的孩子不会瞎说吧,看来女儿有可能真的跑出去玩了。

这边,陈雁不断要求两个男人去派出所销案。

1-jpg1-jpg

两个男人没什么怀疑,坐着陈雁的车到了派出所,向警官反映了新情况,要求销案。

奇怪的是,明明距离派出所不远,车子一下就能到,陈雁却对老冯坐她的车非常不满,不断要求老冯下车自己去。

到了派出所,陈雁借口还有别的事,让李园园跟着老李老冯去销案,自己开车走了。此时已经是凌晨3点,两家的亲戚也都赶到了派出所。

进去了以后,还是刚才的警官接待了他们。

李园园的说法和之前一样:我们不想参加周末的补考,也不想回家,就假装被绑架了,手机卡是买的,我打给她爸爸,她打给我爸爸。

本来这个警官对这个报案是非常警惕!冯宁宁的父亲老冯向警方反应,当天下午女儿没有按时回家后,他曾经去找过女儿同学尹依依询问。

尹依依说:冯宁宁可能同李园园一起吃饭去了。李园园这几天一直说她过生日,请她去吃晚饭,但她觉得李园园说话经常会吹牛、不靠谱,很烦她,就没去。当天下午她听到李园园又向冯宁宁说这番话,就劝她别去,不要搭理这种人,但似乎李园园没有听进去!

那么,李园园和冯宁宁突然失踪,就有些可疑。说不定两个女孩单独去什么地方吃饭,遇到了什么麻烦,比如劫财劫色的歹徒之类。

不过,南京社会治安一直良好,这几年命案侦破率都是百分之百,似乎不太可能出现这种恶性案件。

就在警方狐疑期间,李园园却突然一个人来销案。

本来警方觉得没什么事,李园园的解释却让他们觉得事情可能不简单。

接警的警官反复询问李园园,发觉她说话不太合理。

李园园一口咬定绑架是恶作剧,冯宁宁去扬州见网友,却矢口否认自己邀请冯宁宁参加生日宴会的事情,也说不知道扬州网友是谁!

生日宴会是尹依依亲耳听到的,她没有必要胡说,那么就很可能是李园园故意隐瞒。

为什么要隐瞒这一点,根本没有道理啊?

如果两人真的是恶作剧加冯宁宁去扬州见网友,这和李园园邀请她吃饭并不矛盾,为什么要否认呢?

唯一的可能,就是冯宁宁没有去见网友,李园园和冯宁宁有什么其他的秘密,才故意隐瞒部分事实。

1-jpg1-jpg

萨沙再说一遍,南京警方是很厉害的。接警警官凭借职业的高度敏感,顿时觉得冯宁宁有可能出事了,而这件事可能和李园园有直接联系,所以她避实就虚。

正常来说,应该将李园园和他的母亲陈雁直接扣留48小时,询问真实情况。

随之而来的一些东西,却让警官动摇了。

这是什么呢?就是李园园始终高度冷静。

面对警官反复的盘问和锐利的双眼,一般鸡鸣狗盗的惯犯也会胆怯、害怕,尿出来都可能。但李园园始终保持完全正常的样子,没有一丝激动或者恐惧。

她只是一个16岁的孩子,脸上还稚气未脱,这样的小女孩会做这种事吗?不可能啊!

不仅仅是警官,连在场所有的亲属基本都相信了李园园的话。

冯宁宁的母亲曹女士认为女儿可能离家出走了,李园园知道她的去向但故意保密。激动之下,曹女士竟然扑通跪在李园园面前,求她告知扬州网友的具体地址。

到了这个时候,李园园仍然非常沉稳,说她不知道地址。

警官被李园园搞糊涂了,他也倾向于小女孩可能没有说假话,也许是两个女孩有什么秘密吧。

经过再三思考,警官拒绝销案,同时悄悄的将老李拉倒一边:我觉得你女儿有问题,可能有什么大事!这样,你带她回家,好好跟她谈谈,让她说出真相。老李,你女儿年纪还小,法律上有明文规定可以宽大。如果真的有什么事,只要主动交代,就好办!千万不能执迷不悟,坐失良机。另外,你那个前妻陈雁是怎么回事?女儿出了事,她明明一直跟着,怎么不来派出所反而跑了。我看你也要跟她谈谈!

老李听了前面半段话,本来没感觉什么,神态很轻松。但听警官说到前妻陈雁,老李顿时紧张起来。他们毕竟做了几年夫妻,老李深知这个前妻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

 

一行人离开警察局后,警官立即对李园园和陈雁名下的手机等通讯工具进行监控。自然,有明显刑事案件的怀疑才会做的,显然警方已经怀疑她们做了什么事!

果然,监控很快有了收获。通讯记录显示,陈雁的手机一直没有什么通话。但在老李通知陈雁自己要去报警以后,陈的手机却突然打出了一个只有1分钟的电话。奇怪的是,她拨通的号码无法查询。

以警方丰富的刑事案件经验来说,陈雁就有很大的嫌疑。

于是,警方做出了立即再次传讯陈雁和李园园的决定。

此时,老李这边也有了意外的收获。老李和陈雁离婚以后,又组织了家庭,对李园园很少过问。李园园同比她大七八岁的表姐关系非常好,表姐几乎成为他半个妈妈,表姐的家成为她的家。

知女莫若母,别人都认为李园园很正常,表姐和表姐夫却同时发现她行为举止异常。李园园本来是一个叽叽喳喳,做事浮躁虚荣的女孩,现在突然变得极端冷静稳定。

表姐和表姐夫都认为,肯定出什么大事了。

离开派出所以后,全家人都来到李园园表姐家里,都劝说李园园说实话。

李园园仍然咬牙重复在派出所的那番话,全家人一时也没有办法。

期间,陈雁不断插话,证明李园园没有说假话。

陈雁和李园园反常的行为,让表姐更是心惊胆战,知道出了大事。

到了最后,一直对李园园特别爱护的表姐夫刘强,将她单独带到小房间:园园,你一定要说真话,这是关于你一辈子的事。你还是不说真话,我们都帮不了你,你一辈子就毁了!

到了这个时候,李园园才哭了,说出了一番让刘强惊呆的话:冯宁宁在前一天晚上7点就被我妈妈杀了,妈妈让我保守秘密。

刘强吓得半死,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到了这个时候,李园园还试图保护妈妈陈雁:姐夫,你一定要替我保守秘密,我要救妈妈。你让我们先回家,我让妈妈逃走,我留下对付警察。你们明天再来救我!

刘强踉踉跄跄的走出来,向家人说了真相,全家人顿时炸了锅。

 

还是老李最能沉得住气,他一把揪住前妻陈雁的脖子:你说!女儿说的是不是真的?是不是你把人家小女孩害死了?

陈雁支支吾吾不承认。

老李顾不上和他计较,立即打电话给接警的警官:警官吗?我是李园园的爸爸,我女儿犯了罪,我现在带她来投案,算投案自首吗?

陈雁听了这番电话想要溜,被老李一把拉住:你个畜生,你还想跑?我知道,都是你惹出来的,你害了女儿!

不到10分钟,一辆警车赶来,老李陪着女儿上了警车,陈雁也被拉上车。

又到了派出所,情况可就不同了。

陈雁立即被戴上了手铐,押到一间审讯室接受盘问;李园园没有戴手铐,但也同样接受盘问。

警方基本肯定陈雁和李园园母女合谋杀死了女孩冯宁宁,现在只要她们招供找到遗体和其他证据即可。

就算两人不招供,证据也是明摆的,不难发现,他们无从抵赖。

让警方惊讶的是,到了这个地步,仅有16岁的小女孩李园园还是全力保护妈妈。

面对警察不间断的连续审问,以及没吃没喝和高度精神压力,35岁的陈雁仅仅坚持6个小时就全部交代了罪行。

而十足年龄不满16岁的李园园,竟然坚持了9个小时才交代,比陈雁还多了3个小时!

1-jpg1-jpg

案件大概是这样!

陈雁和老李相识于17年前!当时老李20出头,年轻荒唐,曾经做过南京所谓的“活闹鬼”,也就是南方的烂仔,普通说法就是小混混,经常在外打架闹事。

在一次酒肉朋友的聚会中,当时的老李认识了年仅19岁的陈雁。陈雁当时也不是什么好人,属于混社会的女混混,抽烟喝酒赌博样样都会,对性的态度也很随意。

两人见了几次面以后,就同居在一起,很快陈雁就发现怀孕了。两人没钱打胎,就暂时拖了拖。这一拖胎儿就大了,没法打了,只能生下来。

这个意外的非婚生孩子,就是李园园。

李园园出生以后,陈雁一度也住在老李家。老李家是贫穷的工人家庭,一大家子三代人挤在南湖五六十平方的一套房内。陈雁觉得老李家太穷,不愿意跟着他们活受罪。李园园刚刚5个月还没有断奶,陈雁就将孩子丢下,一走了之。

当时老李也整天在外鬼混,李园园就一手由奶奶和姑妈们照顾。

李园园1岁后,陈雁曾经又回来和老李过了几个月,后因老李认识别的女人准备结婚而再次分手,从此就没有回来。

结婚后,老李改邪归正,不再瞎混了,以开出租车为生。不过,老李对陈雁没有好感,对李园园也没有什么好感,基本不闻不问,只承担最基本的生活费用。

李园园一切额外开销,全部由爷爷奶奶靠可怜的退休金承担,姑妈们和表姐也经常贴补一些。

李园园的现任班主任周淼,曾经帮助她向学校争取了部分学费减免,并把几百块钱退给了来开家长会的老李。奶奶知情后,却感慨“这笔钱儿子不会拿给自己”。

 

老李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好歹多少负一些责任。陈雁则完全是另外一个样子!

抛弃女儿之后,陈雁一直鬼混,从没有工作过。她在很多男人内周旋,婚就结过三次,还生了2个孩子,最后都离了婚。

陈雁有很多恶习,包括吸毒,最严重的还是好赌成性,这几年前后赌输了几十万。2004年,陈雁因为参加聚赌被警方逮捕过。

也许是良心发现,2008年陈雁找到女儿李园园,母女二人重新相认。

没有父母的管教,加上单亲家庭和遗传因素,李园园从小也很叛逆。同学反应李园园非常虚荣,经常吹牛,满嘴胡说,被人拆穿就继续编。同学尹依依回忆:她跟班里的同学吹嘘妈妈是从澳大利亚回来的,存款有几千万。同学开玩笑叫她"澳胞",她很洋洋自得。她还跟同学吹嘘自己去酒吧玩,酒吧里的男人都夸她长得漂亮。她的腿曾经骨折过,她妈妈帮李园园请了几天假去看病,没想到回来后李园和同学说妈妈带自己去香港玩了。好事的男同学问她签证签了几天,坐的哪趟航班,她答不上来,最后承认自己在撒谎。

但同学老师都反应,李园园总体还是比较乖的,从没有和男同学谈过恋爱,也没有偷盗、欺负人等行为,只是一个比较虚荣不踏实的孩子,不爱上学。

班主任周淼回忆,一次刚开学时候发现李园园穿着比较暴露的T恤,还擦着指甲油,就批评了她。从此以后,就没看李园园这样打扮过,她不觉得李园园是坏孩子。

不过,李家人反应。陈雁以母亲身份接管李园园的管教后,一切开始混乱。陈雁根本不在乎李园园需不需要读书,一周两三天不来上课,班主任整天打电话询问。奶奶和妈妈因为这事发生了很大争执,李园园向着妈妈,威胁奶奶要割腕自杀,奶奶也就不再逼她了。

此时的陈雁,却有很大的麻烦。

由于烂赌欠下几十万高利贷,连陈雁老父母唯一的房产证都被追债的拿走作为抵押。到了2011年,高利贷已经达到惊人的数目,即便去掉不合理的高额部分,也需要70多万。

陈雁本人没有收入,因烂赌早就借遍了亲朋好友,现在不会有人借给他一分钱。如果父母房子被高利贷者拿走,已经七八十岁高龄的老人只能流落街头。即便如此,还有几十万余款需要陈雁继续偿还。

到了这个地步,陈雁被逼急了,想铤而走险搞钱,也就是犯罪。

 

但陈雁区区一个女人,第一不具备抢劫盗窃的能力,第二也不认识什么有钱人。

在和李园园的闲谈中,女儿曾经说他的班上有个叫做尹依依的女孩,家里开了个修车厂,很有钱。

说者无心,陈雁却记在心里。在她看来,绑架一个未成年的女孩勒索赎金,是唯一的办法。

未成年女孩不具备什么抵抗能力,家中又有钱,勒索个一百多万就可以解决眼前的问题。

陈雁让女儿帮她将尹依依骗来,下安眠药昏迷后勒索赎金。李园园自然大惊,开始根本不愿意干。

但陈雁哭着求女儿救她,顿时打动了李园园!李园园从小没有母爱,3年前母亲突然出现让她体会到了亲情。此刻的李园园刚刚16岁,还没有接触社会,没有什么辨别是非的能力。为了这个母爱,她自然可以牺牲一切,不惜犯罪。

后来李园园向心理专家坦白:自己一生下来妈妈就走了,虽然奶奶、姑姑、表姐对自己很好,但心里一直羡慕有妈的孩子,2年多前,妈妈回来了,她终于体会到有妈妈是多么幸福的事,她甚至在心里跟自己说,不管怎么样都要把妈妈永远留在身边。所以,当妈妈提出绑架同学时,她没有拒绝。

 

最终,李园园同意了。陈雁没有告诉女儿的是,她开始就准备将被绑架的尹依依杀死。为什么呢?因为李园园既然去诱骗同班同学,一旦收到赎金后将尹依依释放,警方立即就会抓住她。所以,杀人灭口是必须的!

在作案之前,陈雁就从南京夫子庙大市场买回了一个最大号的拉杆行李箱,还从卫生所买回十几盒助眠药,又租了一辆后备箱很大的汽车。她让女儿买回两部,可以改变声音的魔音手机和无法追查的电话卡。

一切准备完成以后,陈雁让李园园以参加生日会为借口,诱骗尹依依来某饭店包房。

2月15日,李园园去邀请尹依依,没想到尹依依因为李多次在她面前吹牛,对她很反感,断然拒绝。李园园无奈,考虑母亲急需钱救命,就自作主张的诱骗了另一个女同学,似乎也很有钱的冯宁宁。

一次聊天中,冯宁宁曾经说自己爸爸有一辆好车,还是开婚庆公司,每年都安排她去旅游。

冯宁宁年纪更小,只有15岁,根本没有想到社会有这么多危险。

虽尹依依再三告诫她说李园园不靠谱、不要去,冯宁宁还是去了。

2个女孩到了某饭店包房,陈雁并没有见过尹依依,以为冯宁宁就是她。

随后,陈雁将一瓶混有安眠药的饮料给冯宁宁喝下。等到她昏睡过去以后,陈雁背起女孩送上租来的汽车,带着女儿一起开赴南京人烟稀少的紫金山。

 

此时已经是晚上,山路上根本没有汽车。

虽后来陈雁百般抵赖,但事实上,她决定在这里动手杀死冯宁宁。

陈雁回忆:我先用胶带蒙了她的眼睛,然后去蒙住他的嘴。这时她醒了叫起来,我赶紧用胶带蒙她的嘴,她用手去撕胶带,我赶紧一首掐她的脖子,一手捂她的嘴。这时我女儿过来一手抓她的手,一手掐她的脖子,坚持了一会儿后,那个小女孩就不动了。

女儿李园园并不知道母亲预备杀人,以为只是要制服冯宁宁。

但后来李园园看冯宁宁不动了,才惊恐的问:妈妈,冯宁宁是不是死了?

事已至此,已经无法回头。

陈雁把冯宁宁遗体装进行李箱,为了迷惑各方,用魔音手机先给李园园的爸爸老李打了勒索电话,制造女儿被绑架的假象,然后再打给冯宁宁的爸爸。

陈雁的如意算盘是,冯宁宁的爸爸既然这么有钱,肯定不敢报警,而是会给钱。

只要收到钱,陈雁就会立即毁掉证据。警方没有任何证据,仅有对未成年李园园的些许怀疑,是无法定罪的。

至于李园园的父亲老李,陈雁认为前夫从来不管女儿死活,应该也不会报警。

没想到,父亲毕竟是父亲,老李到这个关头才发现女儿的重要性,立即带着老冯去报警。

陈雁阻拦不住,惊恐万分,因为现在冯宁宁的遗体就在他的后备箱内,还没有处理。

陈雁慌乱下,才不顾一切的打了那通时长1分钟的电话,叫躲在酒店里的女儿处理掉所有手机,然后按照她教的解释来派出所销案。

与此同时,陈雁开车到南京郊区亲戚家的坟地,谎称“舅舅托梦,求了一件开过光的东西,要不能打开地埋进舅舅坟里”,试图处理掉冯宁宁的遗体。

南京农村的习俗是,只有上午才开坟,其他时间尤其晚上绝对不可能开坟,亲戚对此断然拒绝。

陈雁无奈又载着冯宁的尸体回到市区,预备第二天在去另一个亲戚家毁尸灭迹。

老李不断电话追着陈雁问情况。陈怕警察直接来抓她,只得带着女儿和冯宁宁的遗体,赶去派出所销案。

万万没想到,冯宁宁的父亲和老李在一起,还上了车,距离女儿遗体只隔着一层汽车板。陈雁做贼心虚,才不断要求老冯下车。

1-jpg1-jpg

南京警察是什么人?三年命案侦破率百分之百是怎么来的?

三下五除二,陈雁被抓了进去,很快招供。

警方从车子的后备箱中,发现了蜷曲成一团的冯宁宁遗体!

目睹这个场景,别说冯宁宁全家,连最初接警的民警也忍不住留下了眼泪。一个花季少女,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失去了生命!

更让人伤心的是,冯宁宁家其实根本没有钱。

尹依依家倒是有一些钱,父母本来是下岗职工,后艰苦创业开板了一个汽修厂。

他们回忆:我们20年工龄只拿到7800块钱,靠这点钱创业,每天辛苦干活才能维持一家人的温饱。熬了很多年,才熬出头的!

冯宁宁的父母下岗后,却没有创业的能力,老冯身体不好,靠给菜场做保安为生,冯宁宁的妈妈则去一家停车场做收费员。这两个职业收入都很低,都只有1000多元,勉强维持冯宁宁的学习和生活。

家庭条件很艰难,老冯夫妻对女儿冯宁宁极为宠爱。冯宁宁小时候得过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险些死去。老冯全家倾家荡产,在女儿3岁那年给她做了大手术。手术还是很成功的,但从此父母对女儿特别怜爱,尤其老冯几乎把所有的感情都寄托在女儿身上。

 

当时的报道写到:这个没有任何嗜好的老实男人,最大的爱好就是给女儿做一日三餐。他甚至早上5点去菜场买菜,回来给女儿早饭炒菜吃。从冯家步行到学校不超过15分钟,将近15岁的冯宁宁还是由父亲骑自行车每天4趟上下学接送。路上车多不安全,每次她都坐在后座上玩手机,手机挂绳很长,她总是喜欢甩来甩去。

女儿能分辨出父亲的脚步声,早早就喊着‘爸爸’迎出去,然后两个人就你一巴掌、我一拳地亲昵地扭打在一起。冯宁宁没有过青春叛逆期,爸爸始终是她最信赖的人。老冯也从不对女儿提任何要求。学习上我该尽力就尽力,为她报学习班,但是从没想一定要让她怎么样,她小时候生过病,以后只要一直健康快乐就好。

家里生活很困难,好在因为老冯忠厚老实,人缘不错,有不少老同事老朋友都会帮他。老冯有个好朋友,从小特别喜欢冯宁宁,做了他的干爸爸。2010年冯宁初中毕业,为了进入离家较近的中专读书需要交2万元择校费。老冯拿不出来,是干爸爸出的钱。干妈妈刘玲对她也很喜爱,经常送给孩子一些新衣服,每年还带着干女儿出去旅游。

冯宁宁的干爸爸和干妈妈确实开了一家婚庆公司,有一辆帕萨特汽车。

青春期的女孩子都是要面子的,在和整天以富家女自居的李园园面前,冯宁宁一次说自己爸妈开公司,还有好车。

显然,冯宁宁没有撒谎,不过这是他的干爸干妈而已。

别人从外表看冯宁宁,因为经常有新衣服,感觉家庭条件不错。也许就是以上两点,让冯宁宁意外的送了命。

面对歹徒勒索的300万,老冯开始自然认为是开玩笑,他家里就算3万现金也拿不出来!

而陈雁和女儿李园园也不知道冯宁宁的真实家庭,直到陈雁见到老冯夫妻,才发现他们穿着打扮不像有钱人。

 

这事发生后,原本对女儿不闻不问的老李良心发现,决定卖掉房子,赔偿冯家25万元损失。但冯家表示,自己只有一个女儿现在死了,就算给他2500万也没有意义。

知道女儿遇害后,老冯当场昏倒,醒来以后行为举止怪异,头发一夜之间变成白色。因一次试图点燃家里的家具,家人将他送到南京脑科医院,被确诊为应激性精神障碍,这是精神病的一种。

不过,善良的老冯夫妻还是原谅了李园园,毕竟她没有成年,还不懂事。

夫妻两人所有的怒火,都对准了利用自己亲生女儿杀人的陈雁。

从小将李园园带大的奶奶,知道孙女涉嫌杀人后,也是立即卧床不起。原本身体硬朗的老人,几个月不能下床!

而老李对前妻陈雁也极为痛恨,在审讯过程中,陈雁曾经将所有责任推给女儿,称是女儿和冯宁宁有矛盾将她杀了,自己只是帮忙处理尸体。

冯李两家达成协议,对李园园给予谅解,但都要求对陈雁处以死刑!

法院的审判中,陈雁因动机卑劣、唆使未成年人犯罪、杀害未成年人、造成恶劣社会影响和危害,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协助母亲杀人的李园园,因未成年和有自首表现,则被判处9年有期徒刑。

直到被处决,陈雁始终没有表现出对受害女孩的歉意,也没有表现出对利用女儿的悔意。

她承认整个过程中都在利用女儿,唯一的良心发现是在动手杀冯宁宁的时候。

当时冯宁宁正在昏睡,陈雁让女儿用胶带封住她的口鼻,将她弄死。但话到嘴边,陈雁突然想到:这样一来,女儿岂不是成了主谋,会死刑的,还是应该我来动手!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南京15岁女中学生绑架杀害女同学 | 上海娱乐网
分类:初中作文 标签:, ,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