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年前锡金已亡,能否还有来生?

2017-09-08 09:21 评论 0 条

印度军队入侵我国领土已经两个月,在此期间“锡金”这个曾经出现在世界地图上的名字又重新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之中,不过现在的锡金已经不是一个国家了,现在的她叫 “锡金邦”,属于印度!

按理说一个国家的政权更迭、领土变更本是无可厚非的主权范围内的事。但随着中印边界对峙局势的进展,锡金的悲催历史也在更多的历史资料被再次翻开后,重新给了许多不了解那段历史的国人讲述一段过往的伤痛。

5

锡金由国变邦的背后,其实是中国的格局和印度的野心碰撞下的结果。我国古代称呼锡金为哲孟雄。公元7世纪左右,哲孟雄是吐蕃王朝的一部分。到了9世纪时,虽然取得了独立,但其境内的寺院仍隶属于西藏各大寺。

此后,锡金一直是我国的藩属。随着清王朝国力的衰退以及英国对南亚次大陆的殖民统治,1890年,中英签订了《中英会议藏印条约》,强行议定锡金由英国“保护”,并划定边界。二战结束后,刚刚从英国人手中获得统治权的印度当局,采取步步升级的方式来蚕食锡金领土。

1950年,在由印度支持的“国家大会党”提请下,印锡签订《印度和锡金和平条约》,从法理上将锡金正式置于印度的保护国地位。

1968年,在国王顿珠南嘉的支持下锡金民众爆发大规模示威游行,要求废除《印锡合约》,维护国家主权。由于印度军警的介入,游行活动转变为暴乱,蔓延至锡金全境。在这次人口只有几十万人的小国发生的暴乱中,印度军警共击伤击毙锡金民众63200余人,逮捕3327名,其中处死336名。

5

据印度解密资料显示,锡金民族党为了阻止印度支持下组建的国大党的阴谋,从1974年5月29日至6月20日,向中国驻南亚各国以及联合国机构发出救援电报达149封之多,要求“政治调停”或“武装干预”,但都如石沉大海。在被逼上“绝境”的最后关头民族党采取了所谓“最后决策”:宣布正式“加入中国行政体系”,成为中国的一个“行政区”。1974年6月20日11时52分,锡金“民族党”在自己的党部大楼顶层,悬挂起五星红旗,同时致函世界各主要国家外交机构,宣布锡金一切外交事务,自当日起交付中国负责。然而,这一行政区仅仅存在了三个多小时,即为印度所扑灭。

遗憾的是,当时的中国在经历过“913事件”后忙着搞批林批孔已无暇他顾,之前就连最铁的巴基斯坦被印度肢解也无力阻止或施以援手,更何况已成印度囊中之物的锡金。1975年4月,印度军队软禁并废黜了锡金国王,议会通过决议正式把锡金变为印度的第22个邦,游戏就此结束。1975年4月29日,周恩来代表中国政府郑重声明,中国不承认印度对锡金的非法兼并,坚决支持锡金人民反对印度扩张主义、争取民族独立和保卫国家主权的正义斗争。和中国一向在国际上谨方慎行还经常遭到不公不同,印度吞并锡金在国际上没有听到任何谴责的声音,这也证明了国际政治只有利益而没有道义可言,即使是周恩来总理的声明都显得那么苍白和无力。

 

其实失去锡金这个可以绕过喜马拉雅山面对印度的“行政区”,更多的是中国的“自毁长城”,要知道时任锡金国王顿珠南嘉的岳父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桑颇-才旺仁增,曾担任西藏军区副司令员,其妻姐唐麦-贡觉白姆曾长期担任西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

从字面上看锡金与西藏完全就是一家亲,但文革开始后才旺仁增就被诬陷参与了1959年的西藏叛乱,几乎在印度人策划吞并锡金之时,红卫兵抄了才旺仁增的家,并对其大肆批斗,1973年6月,才旺仁增在拉萨抑郁而终。可能在当时某些人的眼里,山窝中的锡金或许和1842年香港岛一样不足为提,国内的革命势力就这样割断了中国与锡金联系的纽带。

 

 

即便今天的印度和中国同为“金砖国家”,可在中国人的眼中他们仍然属于三流民族的范畴,但回溯历史后我们必须承认,虽然中印同为“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发起者,但在对付周边小国的手段上,印度心解手辣的恶霸作风真的是最有效的做法,相对而言中国太过于君子了,虽然在道义上中国能够赢得广泛支持,但最终将利益收入口袋的却是印度。

在此后的近30年间,“锡金”这个国家仍然“坚强”地屹立在中国印制的世界地图上。中国对锡金和印度对西藏的态度同样让对方感到十分不舒服,再加上边界纠纷的存在一直在影响着中印关系的发展。为了共同推动中印关系这个大局的发展,印度方面在2003年主动承认台湾和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国政府也默认锡金为印度的一部分算是对其的回报。2005年开始,中国的陆上邻国从15个变成14个,“锡金”这个国家消失了。

 

客观地说,以承认印度对锡金的主权换取印度对我对西藏和台湾的主权的支持如果单从涉及的领土面积上来讲是划算的,但实质上是吃了暗亏。正如印度官方媒体所说的,“中国是世界上最后一个坚持认为锡金是一个独立国家的国家,也是唯一支持锡金流亡政府的国家”。不管印度是否承认台湾和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他也没有能力来将之分裂出去,可能当时在“交换承认”时更多的是为了避免印度支持“藏独”而相信了印度在涉藏问题上的承诺。但印度习惯性的“出尔反尔”证明其根本就没有信誉度可言,但中国在锡金“主权”归属的认同上却有着一言九鼎的分量,印度就这样用一张虚无飘渺“空头支票”换取了对锡金的完全拥有。

特别近些年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强,在国际上拥有更大的话语权,而且在无论交通、经济、军事等方面都对印度显现出很大的优势,可想而知一向想把中国比下去的印度心里该有多么憋闷。所以遏制中国、牵制中国成为印度想要称霸南亚乃至亚洲的重要战略手段,而此时美国以遏制中国为主要目标的“重返亚太”战略正好与其契合,有了敌视中国的美国、日本“撑腰”,在印度人眼里就是得到国际社会的支持,因此印度就显得有些有恃无恐了,明里暗里小动作不断这次印军入侵中国领土的事件虽然表面上是为了阻挠中国在洞朗地区修路,但更深层次的原因还在于其对中国修路后对该地区影响力的提升,将牵制和破坏印度“统一”南亚次大陆的计划。

四十年前中国没有足够的能力阻止印度吞并锡金,此消彼涨下,不仅错失了“锡金行政区”这个直面印度古里西里走廊,钳制印度与东部联系的“鸡脖子”,反而使锡金变成与中国接壤的“锡金邦”,进可攻退可守,应该说锡金亡国对中国而言损失很大,但在当时自身国内“动乱”及美、苏环伺的情况下只能无可奈何地谴责。得陇望蜀是印度扩张的一贯伎俩,有了“锡金邦”这个基础,现在的不丹已经沦为印度的掌中玩偶,而尼泊尔也只能是在印度的威胁下摇摆着“独立自主”的政策。中国在洞朗地区修路可以说是“亡羊补牢”,道路修好以后将对该地区的战略平衡产生十分巨大的影响,不仅可以帮不丹“松绑”并提供“安全出口”,也能成为尼泊尔应对印度威胁时的强力依靠,必要时支持锡金复国,将可以彻底地将喜马拉雅山南麓的三国解放出来。

5

人无害虎心,虎有伤人意。

现在的印度仍然是“藏独”活动的大本营,而近年来随着印度对中国的敌视程度的提高,印度与搞分裂的台湾当局也是眉来眼去小动作不断。实质上现在的印度已经背弃了双方在相互承认主权范围的承诺,已经用其实际行动亲手撕毁了两国间的协议,所以中国适时收回承认“锡金邦”的说法也并非不注重承诺的国际信誉的问题。中国在外交场合历来十分重视声誉,凡事总喜欢讲个“理”字,在国际事务中总是喜欢获是其他国家的认同,但在面对印度这种朝三暮四的国家时,或许拳头才是最好的谈判桌。

过去的几十年韬光养晦下的中国太在乎别人的认同了,虽然更多的时候一昧的退让只是换取和平发展所需的时间和空间的权宜之计,但在今天随着中国国力增强和国际影响力的提升,别人更多的是需要我们的认同。国家间所谓的认同更多的是利益的交集,而非道义上的认同,翻开印度称霸南亚的历史,每一次都是“任性”出手并一步步实现其目标,有时候利益比认同更实际。

虽然在地缘政治的博弈中我们有诸多的大国韬略可以来完成大国格局下的战略布局,但在过去几十年的时间里,印度靠着无赖式的强横夺取了更多的实质利益。虽说每一个国家立足和定位无法相提并论,但在维护领土完整和国家利益方面都是没有商量余地的,用老一辈领导人的话来讲就是主权问题不容谈判。可惜,锡金曾是一个主权国家,即使她更想成为融入中国的血脉,却仍未能逃脱被“强奸之国”强娶的命运。洞朗地区的对峙无意中揭开了锡金这个我们在西南国境线上的伤疤,也揭开了所谓国际认同下 “面子工程”的尴尬。

昔日锡金之殇让今天的我们感到了沉重的心痛,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

或许在国际博弈中,我们不仅要做好布局更要是该出手时就出手的准备,也许让前世已逝的锡金经历轮回后得到重生,才是我们赢下一局的关键,只要成为了“规则制定者”又何需所谓的“国际认同”。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四十年前锡金已亡,能否还有来生? | 上海娱乐网
分类:初中作文 标签: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