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张作霖是草莽出身,但在民族大义上毫不含糊

2017-09-09 10:06 评论 0 条

晚清历史上有一段著名的段子,说大清朝的老佛爷慈禧太后惊诧于火车的方便快捷,却又迷信火车会破坏风水,于是在故宫里修了一段铁轨,命小太监拉着火车走。这段子是甚真是假不好说,但是西太后乘坐的花车却留下来了,这节车厢经国特殊材料制作,坚固程度比一般火车要强上很多。

5

▲西太后的花车

但在1928年6月3日子夜时分,这节坚固的花车被炸的支离破碎,电视剧里张作相的台词说:西太后的花车多结实给炸成了这个样子,这日本人得多恨我大帅。

台词编的倒是合理,话语里的大帅就是奉系军阀首领,中华民国北洋政府最后一任国家元首张作霖

在中国东北的一座默默无闻的小镇———皇姑屯,那天夜里,这座屯子十分静谧,早早地便沉入梦乡。巡查的士兵不被允许进入这一段,但是似乎也没什么事情发生。当然也没有任何人会料到,这座小镇将要发生什么?

01关东军大震动

实际上,这座表面上安静的皇姑屯却暗流涌动,皇姑屯位于京奉铁路与南满铁路交叉的地点,在法理上具体归属谁管辖说了到底是个糊涂账。京奉铁路自不必说,由中国自主建造自主经营,但是南满铁路就不一样了。南满铁路即是原俄国修筑的中东铁路的南段,日本自日俄战争之后,抢占南满铁路,曾宣布南蛮铁路沿线三十公里内不许中国军队驻军,东北军对此有心而无力。具体到皇姑屯里的三洞桥铁路桥,这段路断在几天前就被日本军队封锁,东北军官兵试图巡查,但被关东军士兵阻拦。

5

▲关东军

这座桥也确实有鬼,日本人心怀鬼胎,自然更加隐秘小心。在三洞桥的南侧石墩上方以及中间桥洞的副桥北端,埋藏了整整120公斤的黄色炸药,引爆装置也已经被接通和一再确认,这些炸药足可以把一座山头炸塌。

具体的计划实施是由河本大作一手负责,他是著名的中国通,也是日本军方里的强硬派,这位天生邪恶的人物认为东北的权益必须保住,并且在军方和政府之间一直鼓吹,奉系军阀特别是土匪头子张作霖正在欺压日本侨民,这在他的数次东北游历活动中亲眼目睹。5

 

▲日本关东军

而政府则对武力解决却十分踌躇,首相田中义一虽然在开会时就拍板总原则是不惜武力解决满蒙问题,保住满洲权益但是在张作霖开始准备撤兵关外,并且以“雪崩一般的速度向山海关和锦州集结部队”时又下不了决心。

河本大作是比谁都心急,在他看来,只要炸死了张作霖,奉系集团就得土崩瓦解,新的集团头目一定得央求日本的支持,只要把张作霖送上西天就能一次性解决东北问题。为此,河本大作在关东军内部开始活动,并且取得了关东军司令长官村冈长太郎的同意,说干就干,关东军立刻向奉天周围派驻了一个旅团以应不时之需,就等着张作霖死。

5

▲关东军

张作霖也不是易与的,他还没回东北却已经让黑龙江省督军吴俊升统辖五万黑省军队增援奉天。

这边,河本大作也对爆破计划做了周密准备,不光准备了足够的炸药还会在爆破当天亲临现场,并且带了一支小分队,人人携带战刀,万一张作霖没死就冲上去乱刀砍死他。

5

▲河本大作

布下了张作霖“必死之阵”。

币死之阵已经布下了,日本人只在等一辆列车,一辆从北京方向开来的列车。

日本人苦苦等待的列车这时候还停在北京车站,时间是6月3日的深夜。

02、死亡列车发车

东北王,中华民国安国军政府陆海空军大元帅张作霖先生,刚刚才下达了下达了秘密离京返奉的命令。

5

▲军阀割据示意图

在临行之前,部下杨宇霆和儿子张学良都曾经提醒,日本人最近有异动,是否该换日期,并且拟定了乘坐汽车从九门口返回奉天的路线。而张大帅则表示:不怕,东北是我的家,我想啥时候回去就啥时候回去。

6月3日1时10分,张作霖在车站和留守京城的东北军大员们一一告别,1时15分,张作霖从北京前门火车站出发。

5

▲北伐战争的胜利让张作霖不得不退回东北

张作霖在向他的命运之地进发。

张作霖乘坐的专列共有20节车厢,其中的第十节车厢就是当年慈禧太后乘坐的蓝皮花车,编号为80号。张作霖在得到这节车厢时曾沾沾自喜了许久,这是当年太后老佛爷的车,如今是我张雨帅的了。

5

▲张作霖戎装照

车厢内部也被装饰一新,富丽堂皇,内有沙发、茶几、麻将桌、座椅等一应设施;此外还特设有卧室一间,窗帘是极为讲究的金黄色丝绒。绝对是移动版的豪华宾馆,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人老张办不到。在西太后的蓝皮花车之后是餐车,供给全车人员餐食,在前方的两节则是蓝钢车,整辆列车在安全性上绝对是高标准、严要求。

为了避免铁路沿线有事发生,还特意安排了一辆轧道车在专列之前作为前锋。

车上也做了一大帮奉系集团的大员随行,其中最大牌的就是曾任北洋政府第15、16、17届内阁总理靳云鹏,他是张作霖的儿女亲家,除此之外还有军事部长何丰林,总参谋长于国翰,财政总长阎泽溥,教育总长刘哲,农工部长莫德惠等数十人随行,在列车行进之中,安国军政府也可以处理日常事务,张作霖这是把政府都准备搬到奉天去。

6月3日13点左右,列车经过唐山,这时候传来了日本人将会在山海关袭击列车的传言,车上一时间人心惶惶,但是张作霖却丝毫不为所动,在他看来,日本人还不会动他,列车继续向前进。

下午16点,列车行进到山海关,传言中的日本军队和刺客都没出现,也并没有发生任何可疑事件。山海关静谧如常,同时,前来保驾的黑龙江省督军吴俊升也登上了列车,他是张作霖的老兄弟,跟着张一路打下来东北的天下,吴俊升拍着胸脯子表示,山海关到奉天,铁路沿线全部驻扎了奉军,别说是日本人,就是个苍蝇也别想飞进来。有了老兄弟这番保证,列车上再也没有任何紧张气氛。

20点左右,张作霖在马夫人的服侍下抽了几口大烟来了兴致,便叫来随员一块玩牌,老张这一夜的手气初期的好,一直在赢,直到把牌友们赢得垂头丧气,时间也过去了一夜。

天色已经是凌晨时分,列车行进到了皇姑屯车站。

张作霖赢了一夜,兴致很高,还是没什么睡意,吴俊升见缝插针进了张作霖的包厢谈话。

天空下起了细细的小雨。

一切都安稳如故。

1928年6月4日凌晨5时23分,张作霖的专列进入三洞桥,当80号花车完全进入三洞桥之后,突然一声巨响声震四野,列车冲天而起,三洞桥中间的花岗岩桥墩都被炸的四分五裂,桥上的钢轨则被炸的弯弯曲曲、抛上天空。而张作霖的专用车厢是日本人的目标所在,也是受损最严重的,整个车厢当场被炸的只剩下一个底盘,两个车轮子飞到了一边。

5

皇姑屯事件现场

河本就在旁边潜伏着观察爆炸现场,当他看到“轰隆爆炸的同时,黑烟飞扬到了两百公尺的上空,这下张作霖的骨头也得飞上天空了”,确认之后,河本立刻撤离了皇姑屯。

03、最后的时刻

张作霖和吴俊升两人被炸的血肉模糊,吴俊升头顶穿入一个大铁钉,脑浆子流了一地,当场死亡。

张作霖被炸弹掀出了三丈远,浑身都是血,喉咙处有一个血窟窿。张作霖的卫士赶忙七手八脚的把张作霖保护起来,校尉处长温守善急忙用一个手绢把张作霖喉咙处得伤口堵上,卫士们立刻把张作霖抬上了汽车。

5

事故现场十分惨烈,随行人员中有17人被当场炸死。

而张作霖上车之后还有气息,但是神情看上去十分难过,神志也有一些糊涂了,他努力着问了句:逮住了吗?部下骗他说:“逮住了。”

“哪儿的”

“正过问呢”

张作霖又说道:“我到家看看小五((他最宠爱的五夫人寿夫人)”接着又说道:“我尿一泡尿,尿完了我就要走啦。”

当时,随行人员都以为这是大帅伤势过重,完全糊涂了,但是却没想这竟是他留在人世的最后一句话。

5

1928年6月4日上午9时30分,一代枭雄张作霖终因伤势过重,经抢救无效死在了自己的大帅府里,时年53岁。威名赫赫的东北王就此走完了自己的一生。

而传闻中的那些所谓:“把小六子叫回来,叫小六子回奉天跟日本人干,给我报仇”等遗言则散见于野史和民间传说当中。

张作霖被日本人阴谋害死直接成为中日两国埋下的第一颗大炸药,日本与奉系之间解下杀父大仇,再无和平合作的可能,只能一步步走向武力。而这次阴谋也让东北失去了一位能够执掌政权,谙熟政事,真正的能在日俄两大国之间纵横捭阖的领袖人物,随后上台的年轻统帅实在是缺乏政治经验和幼稚。再加上,杨宇霆被诛杀,日本人再也无法找到任何一个能够和日方谈判对话的人,就只能冒险一搏了。

这是20世纪30年代那场中日大战的先声,对于罹患战火的东北人民、中国人民而言亦是一件大不幸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尽管张作霖是草莽出身,但在民族大义上毫不含糊 | 上海娱乐网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