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一个最不可能的人,办成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拯救了以色列

2017-10-18 11:12 评论 0 条

这出戏有两个主角。

一个是瑞士公民,一位正直的令人尊敬的高级工程师。在风景如画的伯尔尼从事自己喜爱的飞机制造专业,过着宁静惬意的生活。

一个是大名鼎鼎的以色列谍报机构摩萨德,在国际隐蔽战线尖锐激烈的争斗中叱咤风云。

本来是两条遥远的平行线,永远不会相交,但是,风云际会,他们相遇了。

阿尔弗雷德•弗劳恩克内希特是瑞士一家飞机制造公司的总工程师,工作出色,人品无暇,受人尊敬。

当戴高乐总统签署的那个禁令生效时,当以色列发现灾难临头而紧张应对时,远在瑞士的这位工程师仍然按照自己惯常的工作生活规律过着平静惬意的日子,他丝毫没有意识到,远方蝴蝶翅膀的一次扇动居然会给他的人生带来颠覆性改变。

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后,戴高乐总统出于对以色列的不满,决定禁止向以色列出售武器,合同全部作废,包括50架新型幻影-Ⅲ型战机。

这对以色列的打击是致命的。

法国历来是以色列最重要的武器供应者,以色列空军的整个编制装备体系都是按照法国幻影战机建设的,而空军又是以色列军事力量中最为重要的部分,是以色列在历次中东战争中获胜的决定性因素。

面对灭顶般的危机,以色列内阁决定:仿制幻影战机。把以色列现有的幻影战机拿一架来拆成零件,照样做就是了。

专家们沉重地摇摇头。拆一架飞机,对着一百多万个零件照猫画虎,是造不出一架飞机的。必须要有图纸,要有标准,要有测试参数,才谈得上仿制。

比如瑞士,从法国获得了制造幻影战机的许可,拿到了全套图纸,并且接受了法国的专门培训和各种技术援助,还花了六年才造出了第一架战机。

内阁部长们明白了,能否成功仿制,关键在于图纸。

他们把目光投向了摩萨德局长。

幻影战机图纸是法国国家的最高机密,通过正常渠道是根本不可能得到的。尤其在法国对以色列实施禁运之后,更是难于上青天。

一直沉默的阿米特淡定地点点头。作为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的局长,他对此毫不惊讶。

在以色列,按照常规办不到的事情,只要国家需要,摩萨德就要办到。

半年后的巴黎,幻影战机制造商举办的“用户委员会”例行年会在这里照常召开。

阿尔弗雷德•弗劳恩克内希特作为瑞士佐尔泽公司的代表参加会议。这家公司是瑞士的幻影战机制造商,弗劳恩克内希特作为飞机发动机专家,担任这家公司的总工程师,是这个行业的佼佼者。

这个每年举办的例行会议的固定主题是,讨论解决飞机使用中的问题。

弗劳恩克内希特在今年的发言中,尖锐地指出了幻影新式发动机存在的若干重大缺陷。

听众中,有一个人对他的发言以及他这个人都产生了浓厚兴趣。

这个人是以色列代表多夫西翁。他既是一位飞机专家,又肩负着摩萨德的特殊任务。

散会后,多夫西翁邀请弗氏共进晚餐,两人话很投机。多夫西翁对弗氏的发言深表钦佩,表示他指出的问题在以色列空军实战中都得到了证实。

弗氏礼貌地表示了感谢。

多夫西翁知道,仅仅靠恭维是很难取得一位顶尖专家的尊敬与信任的。多夫西翁本身也是一位航空专家。接下来,他告诉弗氏,以色列在实战中还发现了幻影发动机的其他一些隐患,并且把以色列深入研究后提出的改进建议都透露给了弗氏,向暗示他道,这些内容可以作为瑞士专家的意见进行使用。

以色列专家的慷慨与真诚让弗氏十分高兴并深受感动。

弗氏在愉快的交谈中提到了一个重要情况。瑞士政府当初与法国签订了制造100架幻影-Ⅲ型战斗机的合同,但由于经费缺乏,目前仅制造出53架飞机,其余47架飞机的零件连同设计图纸,都存在佐尔泽公司的仓库里。

晚餐结束时,他们互留了联系方式,表示希望今后加强交流的愿望。

多夫西翁回国后,立即将弗氏的情况向摩萨德做了详细报告。

多夫西翁分析道,弗氏是有可能给以色列帮上大忙的。尽管他不是犹太人,但看来他对以色列很有感情。他同多夫西翁谈话时,主动讲到瑞士人在二战期间对犹太人作的那些缺德事,并为此深感愧疚。当时德国的许多犹太人为逃出希特勒的魔爪奔向瑞士,但是跑到瑞士边界时,被瑞士军队无情地挡了回去。

摩萨德对多夫西翁介绍的情况感到振奋,在法国针对幻影战机采取的严密安全措施体系中,终于发现了一个可能利用的小小缺口。

但是,要扩大这个缺口,谈何容易。

针对弗劳恩克内希特的深入调查发现,他是一个标准的受人尊重的有钱人,他和夫人伊丽莎白住在伯尔尼附近一栋典型的瑞士中产阶级住宅里,他们度假宁愿去阿尔卑斯山也不愿意去国外。他们最喜好的活动是呆在家里欣赏古典音乐或者邀请一些朋友去做客。他的主要兴趣是工作。

从发展间谍的角度来看,弗氏几乎无懈可击。他在各个方面都具备瑞士公民应有的美德:事业有成,责任感强,为人正直,处世稳重,遵纪守法,热爱并忠实于自己的公司和国家,是一位受人尊重的优秀公民。

常规发展间谍的那些手段,政治拉拢,金钱收买,色情引诱,利用劣迹进行威胁讹诈等等,在他身上几乎都派不上用场。

虽然在进一步调查中也发现了他的一点儿问题,他曾经有过一个情妇,但是,看来他的夫人完全知道这件事并且原谅了他。利用这件事似乎也做不了什么文章,而且不太明智。

虽然弗氏对以色列持友好态度,但是很难设想他会因此冒着犯罪的巨大风险向以色列出卖国家或公司的秘密。

把他拉下水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摩萨德有一个信条:没有不可能的任务。

在情报机构的眼中,没有什么完美的人格,任何忠诚都有缝隙可以攻破。

摩萨德敏锐地发现了弗氏具有自付、好强而固执的心理特征。他们在请教了心理学家后,决定以此为方向开展进攻。

在多夫西翁与弗氏建立起的友谊基础上,摩萨德人员以一家以色列飞机制造公司的名义,向弗氏提出了一项建议。以色列有意向瑞士购买它多余的43架幻影战机的零件;作为交换条件,以色列可以将把他们对这种战斗机引擎进行的一项最重要的秘密改进技术提供给瑞士。

通过多次接触,摩萨德人员已经与弗氏成了好朋友。

摩萨德人员在交谈中以恭敬虔诚的态度向弗氏传递了一种强烈的暗示,即以色列认为,以弗氏的身份地位来做中间人,佐尔泽公司一定会给足面子,这笔交易做成应该是十拿九稳的。

这些话让弗氏十分受用,他对做成这笔生意充满信心。

不料,他的提议被毫不留情地拒绝了。瑞士官方根本不同意就此事进行任何谈判,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交易还没开始就失败了。

弗氏觉得十分难堪。摩萨德朋友却反过来安慰他。

其实摩萨德早就清楚,这个建议是根本行不通的。瑞士是一个严守法纪的国家,佐尔泽公司是一家极其讲究信用的公司,它们绝对不会背着法国,违反两国协约而与第三方做有关幻影战机的任何交易。

2

在心理学家的指点下,摩萨德再次与弗氏进行会晤。这一次,摩萨德没有提出具体建议,只是十分恳切地说,以色列为了国家的生存,十分需要一批幻影战机,他们向弗氏请教,你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能让我们绕过瑞士政府直接同佐尔泽公司打交道?

弗氏对上一次辜负了朋友委托深感愧疚,缺乏政治头脑的他经过认真思考后,提出了一个自以为十分可行的建议:如果以色列能购买两亿五千万瑞士法郎的佐尔泽公司的其他产品,佐尔泽公司就很可能同意出售幻影飞机的零件。

摩萨德人员明知这个建议十分天真,但口头上却赞不绝口,然后委托他出面与公司联系。

结局与上次完全相同。佐尔泽公司拒绝了这笔交易。原因和上次相同,公司行为必须接受瑞士政府有关协议的制约。

弗氏对摩萨德人员如何利用心理学理论对他开展工作一无所知。他深受两次失败的刺激,深感有负朋友的希望与重托,他好强而固执的内心被激怒了。

摩萨德人员以退为攻地安慰他,实在买不到飞机,能得到飞机图纸也能给以色列很大的帮助。

摩萨德在调查中得知,佐尔泽公司的全部幻影战机图纸都在弗氏的掌管之中。得到这批图纸,是摩萨德对弗氏开展工作的真正目的所在。

听了摩萨德朋友的话,弗氏觉得报答朋友的机会到了,他内心里积聚的对官方的愤慨终于有宣泄的出口。

摩萨德的心理攻势真是点到了弗氏的心理命门。经过前两次失败,高度自信并具有极强责任感的弗氏现在已经认为,为以色列搞到幻影战机一事,已经成为自己必须完成的使命,在他的内心里,这件事对他的重要性几乎超过了对以色列的重要性。

心理学家对弗氏的内心世界分析得十分透彻到位。摩萨德向弗氏承诺,只要他把图纸复制件提供给以色列,就可以得到一笔百万美元的巨款。但是弗氏拒绝了,他是个不爱钱的君子,他觉得为钱而做这件关乎荣誉的事是一种耻辱。他只接受20万美元,作为万一事情败露而失去工作的保险金。

弗氏甘冒这个风险不是为了金钱,而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内心尊严。

弗氏暗下决心,完全由自己设法,为以色列搞到全套幻影飞机的图纸,不辜负朋友的信任与器重。

这位受人尊敬的高级专业人员,过去曾忠心耿耿地为公司为国家效劳,他的沉着、高效和博学多才为人们所熟知。现在,他将以同样的态度来完成这项间谍任务了。

摩萨德在配合弗氏制定行动计划时才意识到,要得到这些图纸,比弄到那些飞机容易不了多少。

幻影飞机的全部图纸加起来有二十万张,重达两吨。这可不是两三张的事,要把这些海量的图纸复制出来,想偷偷摸摸地干肯定是不行的,必须要有个合理的理由才能进行如此大规模的图纸复制。

即使图纸能顺利复制出来,怎么越过层层管制把它运到以色列,更是天大的难题。

摩萨德这是真是要谢天谢地,他们选择弗氏,真是找对人了!

弗氏的聪明智慧是无穷的,当它们全部调动起来后,如何克服这一个又一个的巨大困难,完全不用摩萨德操心了。

一天早上,弗氏和总经理共进早餐时,他平静地说:“施密特先生,我在考虑一件事情,能为公司节省10万法郎。”

总经理一听就来了兴趣。

“您知道,存放幻影战机的图纸占了我们的一大幢仓库,每年要付出昂贵的保管费。政府下达的53架飞机组装任务已经全部完毕。我们不需要这些图纸了。我建议用微型胶卷把所有的图纸复制下来,然后将原图纸在严密监视下销毁。这样就可以节省每年10万法郎的保管费用。”

总经理对弗氏历来十分尊重,他经过慎重考虑后,欣然同意了这个建议,并把缩微和销毁工作都交由弗氏负责。

佐尔泽公司的安全工作由瑞士军方负责,图纸缩微工作都是在严格的监督之下进行的,想作任何手脚是不可能的。

弗氏胸有成竹。

他吩咐自己的侄子,到瑞士专利局洽谈购买了一大批专利过期的废旧图纸,数量与将要销毁的飞机图纸相当。

他再让侄子在公司通往市区焚化场的途中租下一个车库,将买来的废旧图纸存放进去。装这些过期图纸的箱子同飞机图纸的箱子完全相同,都是从同一个工厂订购的。

接下来的事情都在弗氏的掌控之中了。他有条不紊地主持着图纸的缩微拍照工作,每拍摄完成一批,他就让人把原图纸装箱密封。安全小组对这个过程的监督十分认真,对弗氏的严谨工作十分满意。

图纸装箱后,监督小组认为他们的职责已经完成,后面的销毁工作就是弗氏的事了。

一切都在弗氏掌控之中了。

装满图纸的纸箱就被搬进了弗氏以他侄子名义购买的一辆大众面包车里,拉向市内的中心焚化场。

弗氏对总经理说,出于安全起见,他得跟车前往。

在通往焚化场的路上,弗氏压运的车辆开进提前租好的车库里,不大一会儿功夫,飞机图纸和废旧图纸完成调包。面包车载着废旧图纸继续驶向焚化场。那儿有一位督察官员,如实记载了销毁的图纸箱数。

至此,幻影战机的图纸已经完全脱离了瑞士官方的掌控。弗氏已经完成了这项任务中的最艰巨的那一部分。后面,图纸如何进入以色列,就要看摩萨德的了。

瑞士与以色列不接壤,要把几十箱重达数吨的机密图纸从瑞士安全运出,经越数国边境,越过重洋,再安全进入以色列。这部分任务同样很不轻松。

直接从瑞士通过航空运输几乎是不可能的。瑞士安全机关是世界上最为专业、效率最高安全部门之一,在他们的监控检查之下,漏馅可能几乎是百分之百。

摩萨德决定采取通过取不容易引起怀疑的瑞士-德国边境,把图纸运出瑞士。

摩萨德派出四名特工,来到莱茵河上的几个边境口岸经过一番细致调查后,瞄准了瑞士一家运输公司负责办理过境手续的雇员,这位雇员同海关官员混得烂熟。摩萨德特工运用感情、金钱和谎话,说服他同意帮一点儿小忙。

第一箱图纸于1968年10月5日由弗氏交给这位运输公司的雇员,装进他的车里,他同边境海关的朋友们说笑着就顺利过了关,进入联邦德国后,他驶向东北方向,穿过黑森林,来到斯图加特。

斯图加特的一个隐蔽的小机场停机坪上,一架意大利注册的双引擎塞斯纳飞机等着他。装上图纸后,飞机驶往意大利南端的布林迪西,图纸又换乘上一架以色列飞机,直飞以色列。很快,图纸摆到了以色列飞机制造工业公司设计师们的案头。

这样的程序每周重复一次,直到1969年9月,图纸行动接近尾声时,那位运输公司的雇员因一时大意导致事情败露,很快牵扯到了弗劳恩克内希特。

摩萨德察觉到异常后,立即向弗氏发出警报,通知他伺机出走。

但是,弗劳恩克内希特骄傲地拒绝了摩萨德的建议,他决定留下来承担后果。

警方调查证实,弗氏在一年时间里交给以色列的幻影战机图纸有:引擎图纸两千张,机床图纸十万张,仪表图纸四万张,机身图纸一百张,有关说明、配件和保养须知文件一万五千份。数量之大让各方吃惊不已。

1971年4月23日,阿尔弗雷德•弗劳恩克内希特被判处4年半苦役。

1972年9月21日,弗氏被提前释放。

两年半以后的1975年4月,他和夫人受邀来到以色列。

以色列参照幻影-Ⅲ型战斗机图纸研制的幼狮超音速战斗机将要举行首飞仪式。

以色列从此成为世界上能够自己制造速度2.2马赫飞机的少数几个国家之一。以色列空军不再仰人鼻息。

在首飞仪式的观礼台上,弗氏仰望着呼啸而过的超音速战机,心潮起伏,不能平静。

仅仅在几年前,弗劳恩克内希特作梦也想不到,自己的名字会在以色列的史册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让一个最不可能的人,办成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拯救了以色列 | 上海娱乐网
分类:初中作文 标签: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