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苏丹独立五周年纪念 是停火还是继续内战

2016-07-13 09:35 评论 0 条

7月9日是南苏丹独立五周年的日子。过去5年里,这个国家一半的时间都耗费在了无休止的内战上。2015年8月,南苏丹总统萨尔瓦·基尔和时任叛军首领芮克·马沙尔签署了一份权利共享协议,芮克·马沙尔随后出任南苏丹副总统。此协议的签署被广泛认为是内战将结束的象征。

但是,随着五周年独立日的来临,该和平协议却逐渐走向崩溃。四处蔓延的战火让两百万南苏丹人民背井离乡,而该协议的条款不是被刻意忽视,就是被肆意践踏。

根据这项和平协议,双方都应该紧锣密鼓、按部就班地减少彼此驻扎在首都的军事力量,并且将之前的反叛军收编进国家正统军。在共享权力的基础上,双方应合力促成为期三年的过渡性政府和议会,同时进行一系列宪政改革,复苏国家经济,建立一个专门审判战争犯的特别法庭。可是自从马沙尔重回权力中心—首都朱巴后,除了在4月组建了新政府,协议里涉及的其他条款均未实现。

于6月离职的联合国驻南苏丹专家小组的专员卢克·旺得沃特称:“协议已经签了一年了,可是唯一看得到的进步只是建立了过渡性政府。双方均未向签署的协议做出任何战略性的投入,很明显能看出双方都没有兴趣来贯彻该协议。”

中国维和部队在南苏丹护送难民前往安全区域中国维和部队在南苏丹护送难民前往安全区域

南苏丹内战爆发于2013年12月。效忠于总统基尔的军队—大部分是丁卡族人—针对努埃尔族平民开展了一系列屠杀运动。努埃尔族战士奋起反抗,组成力图推翻基尔统治的反叛军,被称为SPLA-IO。很快,马沙尔成为了反叛军的总领。政府军和反叛军就国内的重要城镇进行激烈的争夺,其中不乏针对平民的犯罪行为。这些骇人听闻的犯罪行为包括专门针对某一种族进行的强奸和谋杀。死亡人数预测从几万人上升到百万人。反叛军节节败退,不得已和政府军签订和平协议。人们都希望该协议的签订能平息战火,使国家发展重回正轨。但是11个月后,协议并没有带来多少改变。协议里要求的“首都去军事化”不仅没达成,双方反而加强了各自在首都的军事力量。双方各自占据一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2016年7月7日晚,基尔军和马沙尔曾领导的反叛军发生冲突,导致5人死亡,4人受伤。

过渡性议会虽然建成,但是因双方就议长任命的问题争执不下,议会形如虚设。宪法审查委员会尚未建立,而基尔方面已经就协议中提到的建立战争特别法庭表现出敌对态度。开启南部赤道地区和平进程的天主教主教保罗·于谷苏克称:“因为双方都没有实施协议的政治诉求,我们陷入了两难的境地。”马沙尔的参谋长以西结·盖特库沃斯指责基尔方面阻碍协议的落实。他称基尔不仅推迟联合委员会的建立,导致遗留问题悬而未决,而且一再拒绝和马沙尔就发展问题进行面对面的沟通。提到在战争时期过渡性政府内部的分裂,他表示:“基本上,我们认为苏丹人民解放军在拖后腿,而总统本来应该是带领国家前进的。”

基尔方面发言人安特尼·安特尼否认了针对基尔不愿意落实协议的指控。他认为双方语义不同才是症结所在。例如,为驻扎在首都城外的反叛军建立军事基地和选取议会议长,迟迟未被解决,无不因为“双方对问题的解释不同,而不是因为政治诉求不同”,安特尼说道。

双方冲突不断,而基尔方面明显违背了协议中的重要条款。协议中最重要的条款之一是将10个州收归给马沙尔方面进行统治和管理。但是在去年,基尔明目张胆地下令将这10个州重新划分为28个新的行政区域,并且由他任命了新州长。虽然双方同意将通过谈判来解决这个争端,但是盖特库沃斯称基尔拒绝组建委员会来进行双边谈判。

南苏丹内部发生冲突  图来自新华社南苏丹内部发生冲突 图来自新华社

该和平协议也没有阻止另一个越来越严重的危机——经济大缩水。自爆发内战以来,国家经济直线下降,国家中央银行储蓄蒸发了大约十亿美元,石油价格骤降,南苏丹正经历着全世界最高的通货膨胀率,竟高达300%。同时,与战争初期相比,南苏丹货币贬值超过90%。国家公务员已经数月领不到工资了,教师、医生、法官和大学教授纷纷罢工示威,军人拿不到军饷,就直接开抢。许多人士都担心经济暴跌将引发更多的暴力冲突。

凡·旺得沃特称:“该国经济越来越成为协议难以处理的主要因素”最令人不安的是尽管双方同意停火,但是战火仍未停息。虽然作为战争重灾区的南苏丹东北部战况有所好转,但是熊熊战火已经蔓延到国家的南部、东部和西部。很多情况下,丁卡族军人专门打击非丁卡族人,由此引发了当地的反抗运动。例如今年6月下旬,在西部小镇瓦乌,丁卡族军人被指认向非丁卡族男人、妇女和儿童任意开枪扫射,导致数十人死亡。

于谷苏克表示:“如果政府愿意落实和平协议,那么在芒德里、旺度如巴、罗伯诺克、卡卓卡季、拉加和瓦乌的战役就不会发生。”说到这一连串深陷战争泥沼的城镇,他悲观地表示:“我不认为这些争端会平息,它们会蔓延到全国各地,让整个国家沦陷。”

和平协议已经落实的部分仍可能在重兵驻扎的东北部激发新的争端。上个月,联合州有战斗爆发;在上尼罗河州,一个叫安杰卫力克的希鲁克反叛民兵组织和支持政府的丁卡族军队爆发冲突。据悉,该丁卡族军队于去年因对州首府马拉卡勒的希鲁克族进行种族清洗活动而被联合国调查委员会谴责。在今年2月,丁卡族军队袭击了联合国位于马拉卡勒的基地,杀害了数十个在那儿寻求保护的难民。

与此同时,在2013年和2014年反叛军SPLA-IO活动中,作为主力的努埃尔族民兵组织——白军——被排除在和平谈判之外。“小武器调查”专员约翰·杨研究了战争中民兵组织的角色,认为白军因为反对基尔继续当政,再次介入军事对抗。约翰说道:“白军不接受权力共享协议。他们唯一确定的事情就是要推翻基尔的统治,然后把2013年12月15号到18号发生的事情公诸于世。”这里面说的“事情”指的就是针对努埃尔族的大屠杀,这是引发内战的导火索。很多人将和平协议的分崩离析归咎于没有明确的惩罚措施。基尔强行划分28个州的法令并没有遭到监督和平协议顺利实施的国际组织——“联合监督和评估委员会(JMEC)”——的谴责,这为之后对和平协议更进一步的破坏开了个坏头。

“每个人都认为划分28个州是个错误,这是对协议的破坏。但是他们坚持保留这28个新州,而没有大声说出来‘这不对,应该被阻止;否则和平协议将无以立’。”民主变革反对党党魁昂育奥提·阿迪枸说。

目前针对制裁措施,还没有严肃认真的讨论。就连在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上领头制定南苏丹政策的美国最近推迟了禁止向南苏丹出售军火法令的一项投票,即使基尔方面被认为向埃塞俄比亚当地武装力量提供枪械,导致大规模死伤。同时,本应监督停火协议落实的JMEC组织却对其被骚扰的事实秘而不宣,并且在其报告中隐瞒了今年2月发生在马拉卡勒联合国基地的暴行。

国际危机组织的资深分析员卡西·科普兰德称其他东非洲国家首领的干涉说不定还能拯救危在旦夕的和平协议,但是这些国家首领必须对南苏丹统治者们采取强硬态度。她说:“现在我们已经不用再说‘友好意愿’、‘督促’这些模糊的套话了,现在我们只需要实际的行动,否则我们只能看着这个国家一步一步地重陷战争泥潭。”

马沙尔马沙尔

现在看来,可能连周边东非国家的强硬干涉都不足以扭转颓势。越来越多的南苏丹观察者们都认为要让基尔和马沙尔摒弃前嫌、通力合作根本是不可能的。这两个人 都有着使用暴力和腐败的历史。在过去的几十年,他们和苏丹、南苏丹的其他政治人物之间的权力分享“游戏”都以失败告终,留给国家的是无尽的苦难和折磨。

在乔治敦大学任教的亨利·费尔赫芬教授表示:“我不能理解为什么还会有人相信这种权力分享模式相比前几年的情况能够有所改善。我认为国际社会坚持和平协议的落实仅仅是出于对基尔和马沙尔的绝望,而不是因为内部人士认为这个协议有多持续有效、具有多大的意义,纯粹因为别无选择。”

整个国家又陷入大规模暴力冲突的后果是不可想象的。联合国驻南苏丹代表团的基地曾是成千上万平民躲避战火寻求保护的最后一道防线,而两年半后的今天,却不得不驱赶难民们离开基地。同时,南苏丹正经历着独立以来最严重的饥荒。据世界粮食计划署称,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预计将有超过480万人民要面临食物极度短缺的困境。在南苏丹独立五周年之际,这个已经饱受摧残的国家可能会走向更糟糕的境况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南苏丹独立五周年纪念 是停火还是继续内战 | 上海娱乐网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