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美国特工与中国的恩怨

2017-10-20 11:43 评论 0 条

1冷战期间因从事间谍活动曾在中国监狱服刑21年的美国中央情报局前特工、后来成为美国康涅狄格州高等法院法官的约翰·唐尼于11月17日死于胰腺癌和帕金森氏病,终年84岁。

新中国成立后不久,美国中情局和台湾当局经常对中国大陆搞颠覆破坏和间谍活动。1952年11月29日,约翰·唐尼和中情局的另一名特工理查德·费克图乘飞机到中国东北地区接应一名反共间谍,结果中了中国军方的埋伏,飞机被击落,两名飞行员被打死,唐尼和费克图幸存下来。费克图被监禁了19年后于1971年12月获释。唐尼在监狱呆了21年后,于1973年3月12日获释。

出身“西方企业”专事反华

出生在中国并能讲汉语的已故美国前驻华大使李洁明与唐尼是耶鲁大学的同学。2006年的一次专访中,李洁明曾对本报记者谈到他在中国周边地区从事对华间谍活动的情况,并谈及唐尼间谍案。

朝鲜战争爆发后,李洁明作为中情局特工到台北情报站工作,同毛人凤领导的军统保密局进行情报合作,往中国东北地区空投潜伏的国民党特务,专门搜集中国人民解放军兵力调动和部署的军事机密。

中情局在台北的机构规模很大,名叫“西方企业”,约有两三百人,有不少人是前职业美式足球运动员,其中不乏像李洁明这样来自耶鲁的名校生。李洁明说,他们在一些靠近中国大陆的岛屿搞针对中国大陆的间谍活动,有时候在船上交换有关中国大陆的政治、经济和军事情报,有时搞些破坏活动,采取打了就跑的策略,顺便还抓些人回去套取情报。

国民党当局当时对美方吹嘘说,他们在中国有150万游击队,分布在全国各地。李洁明说,这根本是胡扯。国民党当局起初在江苏太湖和四川西部地区有一些反共游击队,可是很快就销声匿迹。李洁明还记得四川西部的一个游击队,中情局给他们派遣了一些特工和电台报务员,可是中方已经获得苏联的帮助,可以用雷达跟踪美国的C-47飞机,结果中方将这个反共游击队全部歼灭。

李洁明在“西方企业”与一些中国人进行远程情报工作,他们的任务是接待从中国出来的反共人士,登记培训后,重新派往广州、天津等地,从事间谍活动。但这些人的谍报工作非常糟糕。李洁明说,原因之一是他们毫无斗志,而且怕死,许多人很快学会了做双重间谍。一些经过培训的反共间谍离开中国大陆后,再也不想返回送死。

当时,李洁明负责空投一个间谍行动组。李洁明说,他们空投的两个人在降落后,与他们保持过一次无线电联系,随后失去联络,生死不明。李洁明的同学唐尼也往东北沈阳空投反共间谍,间谍着陆后还通过无线电发回一些情报。后来,唐尼等人驾驶飞机去接应这个间谍小组,结果被事先早有准备的中国军方用炮火和机枪击中坠毁,驾驶员和副驾驶员死亡,唐尼和他的助手在东北被抓获,后来被判刑。

尼克松坦承案情“捞人”

美方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始终坚持唐尼等人是军方的文职人员,飞机是偏离航向时被击落的,不肯承认他们是从事对华间谍活动的中情局特工。美国总统尼克松1972年2月访问中国后,在讲话中公开承认唐尼是在执行中情局秘密任务时被击落的。李洁明说,中方认为美国官方这样的表态可以接受,大约一年后,唐尼获释并从罗湖桥进入香港,然后直接返回美国。

在回忆唐尼这段间谍活动的情况时,李洁明说,唐尼从中国获释后,花了三年时间学完法律,并通过了律师资格考试,在纽约北部的纽黑文市当法官。1975年,唐尼娶了一个美籍华人为妻。蹲了21年监狱的唐尼离开中国后,曾访问过中国,还特地跑到他曾被击落的地方“怀旧”。有一次,唐尼在大学同学聚会上说,他从中国返回美国后,有人问他被关押在中国这么长时间,有什么感受和想法,他有些自嘲地说:“环顾我的51届耶鲁同学,发现20年后有三分之一的同学成了酒鬼,还有三分之一的同学已娶了第三任或第四任老婆,他们的子女还染上了毒瘾。”唐尼最后感慨万千地说:“这样看来,我还是非常走运的。”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一名美国特工与中国的恩怨 | 上海娱乐网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