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中日双方最高嘉奖的特殊战斗

2017-10-21 09:30 评论 0 条

在抗日空战中,有一场特殊的战例堪称独一无二:日方参战人员奇袭获胜、获得日本裕仁天皇的特别嘉奖;中方损失惨重、却涌现了一位孤胆英雄,亦得到蒋介石亲自颁发的空军首枚青天白日勋章。这,就是梁山空战。

地面误判了日机突袭

1943年5月,鄂西会战爆发。在美援下重振旗鼓的中国空军积极配合支援陆军作战,开始由防御转入反攻。

1

  ▲梁山机场是抗日战争期间极为重要的前线基地

  6月6日10时18分,重庆梁山机场,第4大队长李向阳率13架P-40E(含美机1架),各携带30磅爆炸弹6枚起飞升空执行任务。11时25分,该部战机向东飞抵湖北宜昌市聂家河上空,即对628高地的敌司令部俯冲投弹,并实施扫射。只见我战机俯冲至低空,再沿聂家河道路反复扫射达30分钟,毙敌人马甚多。战斗中,副大队长张光蕴的2309号座机被敌炮击中、右翼被毁。张光蕴及时跳伞,落宜都西方火神庙附近,右臂轻伤,辗转3日归队。

战斗结束,我方剩余12架战斗机掉头返航,在奉节空域发现不明机10余架,未遭遇空战。根据日方记录,当日第3飞行团闻报“敌机出现于梁山及恩施”,令第33战队战队长渡边启少佐率主力——14架一式战斗机,掩护第90战队第3中队的9架九九双轻轰炸机攻击梁山机场;驻荆门的第25战队掩护第90战队的轰炸机攻击恩施机场。我方战机在奉节空域目击的正是空袭梁山的日机!

12时30分,我方出击战机的首批9架返回梁山上空,这时空军第1路司令杨鹤宵接到奉节方面12时31分情报,“发现敌不明机14架西飞”。12时45分,我方出击战机的第二批2架降落梁山。杨鹤宵当时判断情况紧急,命令机场立即加油,待命起飞迎战。

12时50分,第23中队长周志开驾驶的最后1架P-40降落,从一个机械师口中得知:机场称一群不明飞机不久前飞过巫山。忽然之间,周志开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他向不远处的停机坪扫了一眼,那里正整齐排列着20多架P-40战斗机。按照常理,机场的众多飞机应分散摆放才是,不过近日传言蒋介石即将莅临梁山巡视,因而机场将战机排成一队、方便检阅中国空军的这支新锐之师。一旦日军战机来袭,这些将是再好不过的靶子!

1

  ▲梁山机场整齐排列的美制P-40战斗机,一旦日机来袭,将是灾难性后果

  转眼之间,周志开的预感应验了——日军第90战队的8架九九双轻轰炸机飞临机场上空,高度1500米。日军机组没有遭到任何抵抗,炸弹有如雨点一般落下,根据日军战报“炸毁6架P-40机、击破7架,并引爆了7辆加油车燃烧”。

单机逆袭“3:0”

梁山机场上,炸弹接二连三地在跑道周围炸响,火光冲天、弹片横飞。周志开看到自己的座机还在加油,来不及扣保险伞带,便奋不顾身跳进旁边1架已加满油的P-40E机,在机械师拨动螺旋桨后,驾单机冒弹雨强行起飞反击!

在敌人空袭时升空作战风险极大,中国空军曾有过沉痛教训——早在1937年11月21日周家口遇袭时,第4大队长高志航临危发动新接收的I-16战机,即被凌空呼啸投下的炸弹命中罹难。周志开对此不是不知,而是危急关头顾不上,只图险中求胜。

由于时间紧迫,周志开的战机甚至没有关上座舱盖便在跑道上高速滑行,刚一离地,炸弹就在身后停机坪和跑道上爆响。在腾起的浓烟掩护下,这架P-40E如疾风迅雷般冲入日机群,左右开弓,将猝不及防的日机编队冲散。

这时候,日军第90战队已经完成第一波投弹,第1分队前往梁山市区轰炸,第2、第3分队仍在梁山机场上空。周志开很快爬升至第2分队上方,他首先锁定赤沼正平中尉的领队机,一次攻击就冲散3架日军战机的编队。

紧接着,周志开瞄准落单的馆野荣曹长所驾驶的3号机,仅一个俯冲扫射,就准确命中后座机枪手。这架轰炸机当即像打火机一样起火燃烧,坠于分水岭、黄土坎夹峙的峡谷,同机的雨宫常雄准尉、吉田亮助曹长、馆野荣曹长、铃木重雄军曹毙命。

首开记录后,周志开发现赤沼正平中尉的领队机和2号机向东狼狈逃窜,马上加大油门追赶。当距离缩短至200米处时,周志开瞄准上方的赤沼机一阵猛射,只见敌机接连中弹、碎片横飞,冒出黑烟向巴东以西的官渡口方向坠落。周志开判断该机已致命伤,不会返航,遂锁定仅剩的1架2号机。

眼看队友一一被歼,驾驶2号机的佐佐木信行曹长立刻左转向北逃窜。由于已经歼灭2架敌机,周志开胸有成竹地一路尾追,他有条不紊地关上舱盖,扣好安全带,在云阳上空对准2号机的后座枪手一串攒射。顷刻之间,日军轰炸机的机身爆燃出熊熊大火,坠于新下乡,机上的松田仲治准尉、岛井弘曹长、佐佐木信行曹长、三宅三郎军曹战死。

至此,周志开完成了飞行200公里、历时20多分钟的惊心动魄空战,并上报全歼第90战队第3中队第2分队的3架九九轻轰炸机。不过,让周志开没料到的是,日军分队长赤沼正平中尉的领队机是二代甲型,加装了油箱的橡胶自封防弹罩,防火效果极佳,不会中弹引发爆炸,因此在右翼发动机被击毁后,仍以左翼发动机坚持低空飞返,勉强挣扎回荆门基地,失去平衡,以机身直接迫降受损。实际上,周志开的战果为击毁2架、重创1架日军战机。

反观梁山基地,日军第33战队长渡边启少佐率6架一式战斗机在轰炸机投弹后,抛掉副油箱,俯冲至600米低空,向未经炸毁的飞机扫射。此时,我方飞机都处于满油满弹状态,中弹后迅速起火爆炸,形成多米诺骨牌效应,机场上顿时烧成一片火海!

这一战让日军飞行员占尽便宜,第1中队长生井清中尉在若干年后仍颇为得意地回忆:“即便是在航校打地靶训练也没这样轻松。我们每人都进行两三次俯冲扫射,那几十架飞机连同后面的汽车全都腾起了黑烟。在天空中隐约能听到基地的防空警报……确认全部飞机被击毁后,我们才开始返航。”

双方均获最高嘉奖

梁山空战打响之时,刚刚复苏的中国空军才拥有72架战机,唯一建制完整的第4大队拥有24架P-40,结果被炸毁11架P-40、1架P-66、炸伤4架P-40,伤亡官兵6人,损伤车辆10辆,机场中弹24枚,跑道及滑行道各中弹1枚,内有延期信管者4枚,可以说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

日军很清楚梁山空战的价值,裕仁天皇特别以专电表彰“梁山空袭大捷”,这在日本陆航历史上也是不多的。值得一提的是,在喜气洋洋的氛围下,第90战队侥幸脱逃的赤沼正平中尉也并未苛责,随即晋升为第2中队长。

在中方这一边,则是愁云惨淡。蒋介石获悉“日机袭击梁山基地,第4大队损毁20余架”的噩耗,当天约航委会主任周至柔会见,观其在空军重大牺牲后,“不觉其本人错误所在,毫不反省,深感痛愤,大加斥责,痛骂其拙劣,而又不知耻、不知反省悔改。”作为梁山空战的结果,仅到任2个月的杨鹤宵被免去空军第1路司令官的职位。不过,获悉周志开超乎神勇的表现后,蒋介石才稍微欣慰。

6月13日,蒋介石在白市驿机场召集空军第4、第11大队,亲授梁山空战有功的周志开队长以青天白日勋章,并为空军参加鄂西作战讲评:“……大家要效法周志开同志,冒险犯难,杀敌致果。此次梁山之役,我军因警戒不严,准备不周,致遭重大损失,实为我空军莫大的耻辱……”

周志开以梁山空战中技高人胆大的表现,一夜之间成为家喻户晓的抗战明星,被冠以极富演义色彩的“摘星手”。一时间,仿佛梁山空袭的败局也因他的横空出世而变得无足轻重。在这场战斗之前,周志开曾在1939年12月22日击落过1架97重爆,1942年10月24日驾P-43A机击落1架百式司侦。加上梁山的3个战绩,这位英雄少年成为中国空军的新生代王牌,获五星星序奖章。

周志开一战成名,消息很快传到盟友阵营。美国第14航空队为一睹英雄风采,曾电邀周志开去昆明。参加鄂西会战大捷庆祝盛会的美军邀请他向美国听众播音,中央广播电台约他向全国军民报告梁山空战的经过,甚至连蒋介石的次子蒋纬国也和他套起了近乎……不过,周志开不为名利所动,依然搏杀在空战一线,只要有战事,就坚决请命出战。

1943年12月14日,周志开驾P-40N由恩施基地前往石首、华容、安乡一带侦察敌情,途中遭第85战队长齐藤斋吾所率的4架二式战斗机偷袭,不幸于湖北长阳县被第1中队长细藤才击落牺牲,时年24岁。不过,细藤才最后也遭到报应,1944年10月5日在汉口的降落事故中死于非命。2015年8月24日,周志开被列入民政部公布的第二批6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热血雄鹰,英灵永存。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获中日双方最高嘉奖的特殊战斗 | 上海娱乐网
分类:初中作文 标签: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