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治中回忆录:长沙文夕大火真相祥记

2017-10-24 09:25 评论 0 条

1长沙“文夕大火”8年后,原湖南省政府主席、时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西北行辕主任兼新疆省政府主席的张治中让秘书余湛邦了《长沙大火真相祥记》,作为大火亲历者和蒋介石“焚城密电”最高负责人,他的回忆文章全程记录了“文夕大火”的过程,史料价值突出。以下是《长沙大火真相祥记》部分摘要。

长沙大火是一次非常的不幸事件,一次意外的、突发的灾变。一座名城,顿成焦土,许多人的生命财产作了牺牲,内心沉痛,匪言可喻!我当时曾发布了一篇《为长沙市火灾告全市民众书》,开头是这样说的:

“此次湖南省会长沙市突于本(十一)月十三日凌晨二时许起火,延烧两昼夜,全市顿成焦土。余对此次突发之不幸事件,事前毫无所知,其真相究竟如何,现正在严密彻查,以求大白。自起火以至现在,余始终末离市区一步,亲睹火势燎原,虽心欲扑火,而术无可施。对于我市父老与伤病兵之流离呻吟。甚至葬身火坑者,一切惨状,皆所目见,不禁恻然心伤,潸然涕出矣。”

现在事隔多年,这历史的灾变早成陈迹,但真相还不尽为人历明了。每一回想到这次不幸事件,我的心情还是十分沉重的。

我觉得,现在是到了可以把我当时所写的《火变一日记》发表的时候了。这篇东西是我在灾变以后几小时中记载的实情实况,没有任何—点不是忠于事实的。这一文件,也许可以使这—历史事件的真相得到适当的表白吧。

一、《长沙市火变一日记》

(一九三八年)十一月十二日上午九时许,我正集合军营区兵役干部训练斑学员点名讲话,适接蒋委员长文待参电文曰,“限一小时到,长沙张主席。密。长沙如失陷,务将全城焚毁,望事前妥密准备,勿误!中正文待参”。旋即又接林副主任蔚文电活传谕说,“我们对长沙要用焦土政策”。

当时,我即召集长沙警备司令酆悌和省保安处长徐权,指示办法,并指定警备司令部负责筹备,由保安处协助同日中午十二时许,陈司令长官辞修来说:长沙市警察岗位都没有了。我很诧异,当时亲自打电话间警察局长文重孚。他说:“只把不重要的地方撤去,重要地方还有岗位。”

到下午四时,酆悌、徐昆同来,拿出一焚城准备纲要。酆的意见,要长沙市社训副总队长王伟能当正指挥、警备司令部参谋处长许权为副指挥。当时我以为王伟能是军训教官,恐不方便,所以改用警备队第二团团长徐昆为正指挥,王伟能、许权为副指挥。并且说:“须在我军自泊罗撤退后,先放空袭警报,使人民逃避,再开始行动。”当时我并命明日须根据纲要,做好细则,送来核定。

下午约七时,副官从外面来报告我说:“街上无一岗位,有人看见警察已整队开出去。”当时我更诧异,乃又亲自打电话与文局长,质问他为什么将警察带走?又为什么将岗位撤去?

他回答说:“警察只集合在几个地方,并没有走。”岗位问题,仍同上午回答的话一样。

夜晚十点一刻,我应中央广播电台的邀请,为总理诞辰纪念作广播演讲。去广播电台途中,看到无论重要或不重要的地方,皆无警察岗位。我到广播电台后,即令副官王建成打电话与文局长,限他两小时内恢复全体岗位,并叫他来与我一同上街去巡查。这电话是文局长亲自接的。

将到十二点时,我叫副官打电话请文局长来,预备一同上街巡查,但警局电话已断,无人来接,且到处找他不着。在这时又接到副官报告说,“警察局门上用竹板钉起”,即在我寓所后面的警察局,门亦封闭。

将近两点了,我就寝。刚入睡,副官王建成来扣门报告说:“城内很多响声,已经起火。”我立即披衣起来,看有三、四处在起火。此时电灯尚未熄灭,再过不久,约在三点钟后,火势更大,到处电话都打不通了。

到四时许,酆司令报告:“各处起火,电话已断,文局长找不着。究竟放火者何人?看这样子,似为一大规模有组织的行动,外面人都传说是由警察局开始烧起的。”

十三日清晨和以后两日来,我即作下面的紧急处置:

一、手令酆悌、徐权严拿放火者,准予就地处决。

二、派员调查外侨有无损害,并派员持函往晤英舰长,请他转知各外侨,代为慰问。

三、派保安团上街维持秩序。

四、令徐处长、酆司令及伤兵管理处汪处长,对伤兵难民赶快加以救济,并维持秩序、恢复交通。

五、与陈司令长宫商量,设法恢复电讯交通。

六、派保安第一团归蒋副司令指挥,担任火车上的装卸任务。

七、电至委员长及何参谋总长。

八、派员并亲自召集有关人员查询起火真相。

二、火变是怎样造成的2

如上所述,在长沙如失陷的情况下将全城焚毁,这是当时军事上的预定计划,而见不止有上述电文。在武汉弃守以后,在长沙(就在省政府内)还曾举行了一次由蒋亲自主持的军事会议,会议上检查了武汉弃守时没有彻底破坏的原因,确定了新的“焦土抗战”的方针,焚烧长沙。这是当时在“焦土抗战”的指导思想下的部署。对于这些情况,我是了解的。我受命拟订和执行破坏长沙的计划。长沙被焚我也是有责任的,而且今天回想起来,也是内疚在心。但十二日深夜发生的火变,对我确确实实是意外的。

在查明真相以后,当时国民党中央宜传部和军委政治部联合发表了一个关于长沙大火经过真相的说明,原稿是经政治部副部长周恩来先生和我在一起亲加修改的。说明原文如下:

中宣部、政治部关于长沙大火经过真相之说明

十二夜长沙大火实为地方军警误信流言,自卫民众激于义愤之所造成。盖战略转移,我军对于预定撤退之战略支点及重要城市之建筑物施以破坏,免资敌用,原为作战上之必要,在各国战史上不乏先例。故长沙既临战区,政府于事前有所准备,当为必然之事实。

惟十二夜长沙大火时,岳州虽失,而平江、汨罗以北阵线甚稳固。长沙距前沿尚有三百余里,军事当局不仅无命令破坏,且正调兵增加前线;而地方政府亦末下令破坏,然大火何以骤起?其原因: (一)由于地方军警负责者误信谎言,事前准备不周,临时躁急慌张之所致;(二)由于曾从事破坏准备之人员及人民(自卫团员丁森等)鉴于敌机之连日轰炸及最近平江、岳州、通城、通山等县被炸之惨,激于民族义愤,以为敌寇将至,乃即自焚其屋,遂致将准备工作变为行动,于是,一处起火,到处发动,以致一发而不可收拾……”

……

记得当对曾有人说过,这是“类似阴谋的纵火”。我可以说是一个“意外的突变”。要研究造成这一个“意外的突变”的各种因素,很明白的,首先是我和几个高级人员的疏忽,其次是中下级干部的慌张,再次是些训练不够的士兵与义愤人民的无知与急躁。这些因素凑合起来,以致末能配合时机,造成过早的行动。而这一点,我想无论是当时负责的干部,抑是冲动的士兵,他们没有丝毫觉察,甚至当时他们会想,他们是完成一件“壮举”了,而明天就可以让日本人来占领一座焦土的空城。

为什么会有这样过早的行动明?误信流言。为什么误信流言呢?这便是一个精神因素的存在——失败主义的灵魂的作祟。

真正了解中日战争的意义,真正能从开始的一天看到最后的一天,真正能从全局来观察战局必然发展的前途,这种人实在很少。我在前面已经讲述,每一个阶段战局的转换,总带来一个新的普遍的恐慌。据调查所得,当时有许多人说:“抗战是没有办法了,粤汉线以东区域都要放弃。”这是一点。其次,谣言往往先于事实,岳州没有放弃,就谣传岳州情况不明,常德交通已断,等到敌人在城陵矶登陆的消息一证实,就传说敌人两天之内就可以到长沙。我后来听说,就在十二日晚间,战事发展到汨罗前线时,有些人竟谎张到这种程度,“敌人的浅水兵舰可以在三小时内开到长沙河岸”。

……

三 火变后的处置2

蒋(介石)在南岳闻讯,十一月十四日亲临长沙视察。我报告了当夜实在的经过以后,坦然承认自己的过失,请求严于处分,以为失职者戒。

蒋当时并没有答复我的请求。

他在长沙留驻了几日,把事变查明,处理办法决定以后,行前召集了当时留在长沙的几位同志,就本案作了一番凯切的训示。我记得他曾这样说:“就这一次事件的根本成因研究,可以说不属于那一个个人的错误,而可以说是我们整个团体的错误。这一种错误的造成,不能不认为是我们的失败。我们以后怎样使用于部,怎样训练干部,怎样沉着应变,从这一事件上都可以得着明确的教训,现在处置的办法已经决定,目前最要紧的事是赶筹善后,收拾入心。文白还应该继续负责,表现革命军人服从命令完成责任的精神。至于处分问题,当待中央核议。”

在蒋要离开长沙我送他上车时,我向他报告:“我知道自己应负的责任,委员长虽然宽恕我,但是我的内心沉重的负担并没有减轻。不论中央决定的处分是怎样,除了完成善后责任以外,我当知所以自处。希望委员长将来给我一个退思补过的机会。”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张治中回忆录:长沙文夕大火真相祥记 | 上海娱乐网
分类:初中作文 标签: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