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的门生,还是总统的红颜

2017-10-29 09:16 评论 0 条

1总统的门生,还是总统的红颜?

1915年的一个下午,坐在总统宝座上打瞌睡,梦想着做皇帝的袁世凯,突然收到一张拜帖。来访的,是一个美女,名叫沈佩贞。袁总统有一妻十五妾,又多年位高权重,美女见得多了。但他,还是让这个被戏称为“政治宝贝”的沈佩贞给镇住了。

沈佩贞递上的名片,上面写着几个大字——大总统门生沈佩贞!既然自称总统门生,你也得让袁老师知道,啥时候教过你几招啊?原来,这个沈佩贞年少时在北洋学堂念过书,而这个学校便是袁世凯创立的。这也算说得通。另外,名片上还有几行字:“原籍黄陂,寄籍香山,现籍项城”。这个更厉害了。湖北黄陂,是时任副总统黎元洪的原籍;广东香山,是孙中山的原籍;河南项城,就是袁总统的家乡。一张名片,她跟当时的三个牛人都扯上了老乡的关系,可见这个沈美女很有点脑筋。

沈佩贞到底有多美?现在流传于世的,只有她的一张戎装照,拍于风起云涌的1911年,面容姣好英姿飒爽的样子,想必换上红装也有几多妩媚。袁世凯是不是对沈美人一见倾心?这个很难说。但他收下了沈佩贞的名片,并且还点头默认了她“总统门生”的身份。后来,她又成了总统府顾问,并担任绥远将军府高级参议。可见,袁总统对这位女门生,还是比较上心的。

世间传闻袁世凯跟沈佩贞有一腿,并且差点要收她做第十六房姨太太。若真如此,将来称帝大封六宫,恐怕也是给沈美人留了一个妃嫔位置的。沈佩贞当年在北京算是走在时尚前沿的,又跟京中权贵多有交结,作风豪放,跟袁世凯玩玩暧昧是有可能的。但要说袁世凯打算娶她为第十六妾,恐怕有点玄乎。袁世凯之所以亲近这位美女,更多是跟她支持帝制有很大关系——既然要当皇帝,多一个人支持,总比多一个人反对好。再说,这位支持者,还是一直打着女权旗号的革命女志士,新潮时尚的美女。洪宪女臣,也算一个叫得响的名号了。

同时,也有人猜测,袁世凯虽然喜欢美女,但也未见得真跟沈佩贞怎么样。毕竟,在不久之前,沈美人还跟副总统黎元洪闹过绯闻。一个女人,正副总统都伸手去抱,也确实有点不像话,有损国威。袁世凯顾着总统的面子,和这点男人间的脸面和忌讳,估计并没有真正对沈佩贞上下其手,而只是利用“政治宝贝”的名号罢了。

沈佩贞跟黎元洪,闹出的动静则更大,而且还闹得伤筋动骨,伤心欲绝。黎元洪,乃是武昌首义的功臣,给人印象老实敦厚,属于那种靠得住的男人。他居然也闹出绯闻来。可见,在对美女动心这个问题上,男人是没有老实和精明之分的。

武昌起义的时候,由于群龙无首,黎元洪被革命党人从床底下拖出来,送上了大都督的宝座,并将他打造成了辛亥革命的大功臣。所以,后来中华民国成立,无论是孙中山做临时大总统,还是袁世凯夺了总统宝座,副总统这个位置,一直都是给黎元洪留着的。

就在武昌起义之后,黎元洪功成名就春风得意之际,沈佩贞来到了武汉。沈佩贞在辛亥革命时组织过“女子北伐队”,名气不小。当时,她以安徽女青年代表的名义找到黎元洪,名片上写的是:“原籍黄陂,寄籍香山”。沈佩贞乃时尚新女性,举止浪漫新潮,性格又外向,让老实巴交的黎元洪很是喜欢。于是乎,沈美人时常流连都督府,跟黎元洪相谈甚欢。有时候,黎元洪谈得意犹未尽,还留她一起在共进晚餐。一来二去,眉来眼去,老黎便拜倒在沈美人的石榴裙下。

这原本是一段英雄美人的佳话,不曾想也会演变成“斗小三”的狗血剧。想一想,既然老黎是大都督,对自己的心爱的女人,怎么着也得表示一下,给个一官半职倒是其次,至少也得给个名份吧?沈佩贞自然也闹将起来,要黎元洪“负责”。那时节,纳个妾什么的,原本不是难事。但难就难在,黎元洪家里还有一个醋味很浓的如夫人,危红宝。

危红宝原本是汉口“书寓”春院的当红妓女。1905年,黎元洪奉张之洞之命陪清廷钦差大臣铁良前往吃花酒,正好危红宝作陪。危红宝慧眼看中“绩优股”,设法成了黎元洪的妾。在她之前,黎元洪还有正妻吴氏,小妾陶氏。但是吴氏和陶氏,都不是危红宝的对手,因此家里基本上都是危红宝说了算。而在沈佩贞之前,黎元洪还曾对一个名叫吴淑卿的开化女子动过心,还帮她办起了女子师范学校。见二人日渐亲近,醋坛子打翻的危红宝,竟然设法解了吴淑卿的校长之职。黎元洪对此心有余悸。

见沈佩贞要闹起来,黎元洪赶紧拿出一万块现洋,要封她的口。但危红宝哪里肯让半步,一哭二闹三上吊,硬是逼着黎元洪将沈佩贞赶出了湖北。

一对有情人儿,生生被拆开了!黎元洪那个气啊,沈佩贞那个伤心啊。拿着黎元洪打发的银元,一代女杰,哭哭啼啼上北京去了,成了正经的北漂族。也因此,才有了“总统门生”“洪宪女臣”这一段轰动全国的风流债。只是不知道,黎元洪在听说沈佩贞跟袁总统的好事时,心里是啥滋味儿。

枪杆子出政权,还是巴掌下出政权?

看跟正副总统都闹出这么大的风流韵事,一定有人以为,沈佩贞就跟美国那莱温斯基一样,就是一“拉链门”的女主角,只能是茶余饭后的谈资。

错了!沈佩贞乃是革命元老,辛亥革命的第一批革命女志士,货真价实的女权主义者。如果要写一本《中国女权运动史》,是铁定绕不过她的。沈佩贞,原籍安徽,生于杭州。早年曾经留学日本,性格新潮,胆识过人。早在辛亥革命之前的立宪运动中,她就参加过要求清政府尽快开国会的政治活动,还动不动威胁:“要是不赶紧开国会,咱就革你们的命!”武昌起义打响,她在天津策划起义,不想被泄密,因而被清政府直隶总督陈夔龙逮捕,后陈迫于压力释放了她。她还是名声在外的“杭州女子敢死队”中的主力。

女子敢死队解散后,沈佩贞又开始独立拉队伍,于1912年初组织了女子尚武会,招募了五百名女兵天天训练,准备组建女子北伐军,打到北京去把皇帝小儿赶出紫禁城。不过,没多久,在袁世凯的运作下,末代皇帝溥仪就于2月12日下了退位诏书。沈佩贞的队伍没有用武之地了,只好奉命解散。

江山打下来了,沈佩贞这样的革命元老,自然充满期待。作为一个女人,自然希望女人能够像男人一样参政,分享权利带来的快感。可是,她太天真了。中国几千年延续下来的男权思维,并没有因为辛亥革命而有所改观,甚至同盟会的领袖们,也没打算让女人们出来担任个一官半职。枪杆没能打出女人的政权,却到了和平时代,那,就只好用巴掌作武器了。从此,沈美人成为中国女权运动的急先锋,也因此弄出后来一系列轰动全国的大事。

沈佩贞参加了唐群英等人组织的“女子参政同盟会”,还成立了男女平权维持会,就一个目的,要为女人跟男人一样平等参政争取权利。

这帮女人,干了一件大事,就是掌掴宋教仁——当年国民党的实力派。说是袁世凯已经坐上了总统宝座,革命党党众心有不甘,于是由宋教仁出面,于1912年8月对同盟会进行改组,吸收另外的四个小党,要组成国民党,以期在议会中占据多数席位,来钳制袁世凯的权力。改组大会在北京湖广会所举行,沈佩贞、唐群英等女会员也参加了。沈佩贞高兴啊,以为这次改组后,国民党将会把男女平等写进党章,从此女人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参政了。但是,当宋教仁念完国民党的新党章,沈佩贞压根就没听到“男女平等”这一条,一时失望加愤怒,当即破口大骂。见没有人理会,她干脆拉着唐君英冲上主席台,抓住宋教仁就是两记耳光。会场一片混乱。据说宋教仁一时被打昏了头,不但不敢还嘴,更不敢还手,捂头脸当场跑掉了。女权变女拳!

尔后,沈佩贞和唐群英又面见孙中山。据说沈佩贞“哭声震屋”,拉着孙中山的手痛哭诉说:“我等女子为革命拼了老命,组织敢死队,风里来雨里去血水里淌过来,就是要争取自由、争取男女平等的权利,现在革命胜利,却过河拆桥,把我们这帮娘们儿扔一边了。我们这都是为了啥啊?”面对哭哭啼啼的女人们,孙中山也无可奈何,只好安慰:“咳,这个,党章是党员们定的,我也没有办法啊……我看大家还是……”其实,在此之前,沈佩英等就曾带着武器,一脚踹开门卫,闯进临时参议院,要求审议妇女参政权。在遭到拒绝后,干脆把议院的玻璃窗都砸了,还是孙中山出面才平息事端。

连孙中山都打哈哈,那就没办法了。沈佩贞誓不罢休,9月1日,女将们组织了“万国女子参政同盟会”,沈佩贞在这场国际化的演讲中说,女人们为了中国革命拼死拼活,现在共和国成立了,女人们却被抛在了一边,女人们真是比窦娥还冤。“如不能达到参政之目的,就要以极端手段对待男子!”这个极端手段,就是,没结婚的女人,十年不跟男人结婚,已结婚的女人,十年不跟男人说话……

这招看上去够狠的。可不现实,也就是一个口号罢了。清帝退位了,中华民国成立了,但中国依然是个男权社会,女人们,仍然是一个个花瓶。沈佩贞们的女子参政运动,以失败而告终。

一帮子革命女志士,随风飘散,有的嫁作官人妇,有的遁入空门,甚至,还有的做了妓女。只有不甘心不死心的沈佩贞,以一种奇特的方式,继续在男人们的权力中心摸爬滚打。

一心做政治家,却被视为妓场人

把所谓“共和”的本质看清楚了,弄懂了这仍然是个男权社会的现实。沈佩贞改变了策略,开始走结交权贵之路。也因此把极为严肃的女权运动,闹成了一桩满是辛酸泪的历史笑话。

沈佩贞拜了九门提督江朝宗为干爹,又拜段芝贵为叔父,以此为桥梁结识袁世凯政府中的要人。这为她以后持“大总统门生”名片拜见袁世凯找得了机会。有传闻说她与江朝宗、段芝贵都有暧昧之情,因此在当时实际上是一桩政治丑闻。江朝宗在北京设立总办事处,沈佩贞如同办事处长,对外称赞助帝制,但据说实际上相当于一个高级娱乐会所,常有达官贵人前往宴饮,欢歌艳舞,通宵达旦。这时候,沈佩贞声名已经极高,有如现在的社交女明星。她还笼络了解一帮“女志士”,成天与官人们混在一起,开始为袁世凯的帝制鼓吹,因此搭上袁世凯这条线。

虽然如愿从政,做了总统府顾问,但沈佩贞并没有被人们视为政治家,反而多有讥笑和挖苦。极力鼓吹帝制的杨度,与沈佩贞算是同一阵营的人,第一次与沈佩贞见面,竟然将她与妓女远春对比,说什么纯洁的在妓院,堕落的在官场。

这时候的沈佩贞,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敢死队的女侠了。这中间到底有多少甘心情愿,又有多少心酸苦楚,恐怕只有她自己才知晓。

跟现在的小报一样,那年代的报纸在八卦方面过犹不及。既然成了绯闻不断的“政治宝贝”,沈佩贞自然也成了报纸盯着的目标。1915年,《神州日报》突然发表一条爆炸性的消息,绘声绘色地描述称,沈佩贞与江朝宗在北京城里的醒春居酒楼划拳喝酒,而且还“嗅脚”。一些中国的旧式文人,有“嗅女人小脚”的特殊爱好,属调情之举。据说这一天,沈佩贞邀约了十多名美女参与“雅集”,浓妆艳服,脱了鞋袜,穿了绣花拖鞋,与众男纵情吃喝,调笑戏耍。席间又以“闻臭脚”做为酒令,令到不成的,就罚酒一杯闻臭脚一次。这样一玩,美女们自然把脚伸出来让男人们嗅过了。现在看来,这不过是一场酒疯,大家玩得比较尽兴罢了。可在当时,却被看作实在有伤风化,又涉及高官,因此实在敏感。这事儿,《神州日报》当作一桩丑闻,连登了三天,影响极坏。连袁世凯听说后,也极为震怒。不知道是要整顿吏治,还是因为吃醋。

被《神州日报》这么一弄,沈佩贞火大了。要《神州日报》主编汪彭年公开登报道歉,汪彭年不干。于是乎,沈佩贞带着二十多名女将和若干卫士,打进汪公馆。汪彭年溜了,但一干女将把住在这里的议员郭同给打了。其间沈佩贞飞起一脚,踢中郭同胯下……

这事儿闹大了,郭同将沈佩贞告上了法庭。一番审下来,沈佩贞被判拘役半年,缓刑两年。经此一役,沈佩贞从此一厥一振。

此后,袁世凯称帝,又病死。虽然旧情人黎元洪继任了总统,但北京的政治格局已经大变样。沈佩贞只好南下广州。期间与国会议员魏肇文同居,后来又因生活费问题闹上法庭,一时沸沸扬扬,最终以“怨妇”加“泼妇”的形象从公众视野里消失。

那之后,再无沈佩贞的半点消息见诸报端。名动一时的“政治宝贝”“洪宪女臣”,中国女权运动的先锋,最后如何终了,公众已经无从知晓。时人提起沈佩贞,多有调侃之意,连鲁迅也不例外。但细细一想,以当时政局和民风,一心谋男女平等权的沈佩贞们,拳打脚踢外加媚态风骚,卖萌求关注,实属不易,令人感慨。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总统的门生,还是总统的红颜 | 上海娱乐网
分类:小学作文 标签: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