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青和她的生母曾给康生家做过保姆

2017-11-02 10:22 评论 0 条

三大战役开始后,毛泽东与周恩来几乎一刻也不曾分开;侍卫在毛泽东身边的李银桥见到,周恩来与毛泽东两个人配合得非常好,事事协商、件件共议,一同指挥着前线的百万大军与国民党反动派一决雌雄……

恰在这时,江青接到她同父异母的哥哥李干卿和姐姐李云露的来电,告知她的生身母亲在济南去世了。

江青要求去一趟济南为她的母亲奔丧,毛泽东考虑后同意了,并派了李银桥、阎长林、周西林和孙勇陪同她一起去。

12月初,江青坐上周西林开的美制中吉普车,在李银桥、阎长林和孙勇的陪同下,5个人一起离开了西柏坡。

1

江青一行人乘汽车一路向东南方向行进,很快到了石家庄。

在早已于1947年11月12日被人民解放军攻克了的石家庄,江青等人受到了军管会人员的热情接待和协助,周西林将中吉普车开上了火车的平板车厢,然后同江青等人一起乘火车从石家庄出发,一路向东前往山东省境内的德州。

第一次乘火车,对偌大的火车能在两条细细的铁轨上飞速行驶和火车厢里的一切,李银桥和阎长林等人都感到很新奇,也很兴奋。

在火车上,江青向陪同她的人们详细讲了火车在铁轨上奔跑的原理,讲了蒸汽机车的构造和性能,讲了铁路沿线各站点和道岔的调控作用,同时向人们详细讲了她的身世:

江青的生身父亲叫李德文,娶了两房妻室,江青是小老婆生的,是为侧出,不算嫡生,又是个女孩子,母女二人在李家根本没有什么地位。

江青记得她5岁的时候,那年人们正在欢欢喜喜地过元宵节,不知她父亲为了什么事情,突然抓起一把铁锹,追赶着拍打她的母亲;江青扑上去保护她母亲,也被撞坏了一颗牙。

江青讲她父亲比她母亲大好多岁,在济南开着一间木匠铺;他父亲长得很凶,嗜酒如命,脾气很暴躁,而且习武,时不时地虐待她母亲。因此,她父亲在她的脑海里没有留下一点好印象,她只爱她母亲。

自从那年元宵节她母亲被打之后,江青就跟着她母亲离开了济南,去到她的出生地诸城谋生。她的母亲在诸城给人家做保姆,曾先后在好几处有钱人的家里干过活。

在她母亲给人家干活的过程中,有一户大地主家姓张,这家的二少爷就是现在在中共中央华东局任第二副书记的康生。

后来江青的父亲害伤寒病死了,她们母女俩这才又回到济南,投奔在江青的姥姥家生活;母女俩相依为命,全靠她母亲为别人家帮工挣点钱艰难度日。

这样悲苦地过了好几年,在江青12岁的时候,她母亲听说她同父异母的姐姐李云露在天津嫁给了军阀部队里的一个军官,便带着江青离开济南到了天津,投靠在江青的姐姐家谋生。

在天津,江青没能继续上学,她母亲和她姐姐、姐夫又都不同意她去烟厂当童工,她只得在她姐姐的家里帮忙,打扫打扫屋子、洗洗衣服、上街为姐姐家买点东西什么的,一家人的生活来源全靠她那个在军阀部队里当军官的姐夫。

这样在天津过了一年多,江青又同她母亲回到了济南。在江青的记忆中,一直对她的这个姐姐抱有好感,因为她的这个姐姐在天津曾养活了她们母女两个人。

这时,江青的这个当军官的姐夫已经死去了,她姐姐在天津失去了依赖,也回到了济南,一个人拉扯着个儿子,生活过得很艰辛。

话说到这里,江青的脸上露出了怅惘的神情,带了凄楚的语气说:“到了济南,我一定去看看我姐姐……”

李银桥一直不说什么话,样子像是在听江青讲述她的身世,眼睛看着车窗外随着火车行进而移逝的路景,心里却想着到了济南该要办的事情……

火车到了德州,几个人又坐上了随火车一同运来的那辆中吉普,由周西林驾驶着一直朝济南进发。

此时的济南早已解放了,济南市的一切政务全都掌握在共产党人的手中。

到了济南,江青一行人受到了市长姚中明和市政府办公室主任陈秉忱的热情接待。这时,江青的母亲早已被安葬了,江青立刻去济南公墓给她的母亲上了坟。

李银桥和阎长林等人都知道江青是位曾经当过演员的人,感情很丰富,也富于表现力,见她在她母亲的坟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得很伤心的样子,但又不失大雅……

江青回到西柏坡后,向毛泽东讲了她姐姐李云露一个人带着儿子在济南生活很艰难,所以随同一起来了西柏坡;毛泽东很同情,表示同意李云露留下来,可以帮着韩桂馨照看李讷,李云露的儿子王博文可以到学校去读书。

这样,李云露和她的儿子王博文就留在西柏坡了。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江青和她的生母曾给康生家做过保姆 | 上海娱乐网
分类:小学作文 标签: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