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宗仁第三任妻子胡友松命运沉浮

2017-11-03 09:26 评论 0 条

李宗仁一生前后有三位太太。

元配夫人李秀文早年在广西临桂老家持家教子,没有随李宗仁走南闯北。第二任夫人郭德洁,于1966年3月在北京医院病逝。

沉浸在丧妻之痛中的年迈的李宗仁,亲属都远在海外,生活乏人照顾,情绪非常低落。为日常生活方便,他想找一个生活秘书或贴身保健护士。他的秘书程思远,按照他所要求的条件,着手为他物色这方面的人选。通过朋友介绍,联系上有护理知识的二十七岁的单身女护士胡友松

这胡友松是何许人也?当时知道她的人不多,但是她的母亲却是个大名鼎鼎的人物。在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有谁不知道电影明星兼美女的胡蝶呢?当时,在上海、北平、南京等各大城市的照像馆和影剧院里都悬挂着笑靥如花的胡蝶的大幅照片。

1939年胡蝶生下一女,取乳名若梅,以母姓,这若梅成人后改称胡友松。对于童年,胡友松记忆里印象最深的是在上海“百乐门”参加给前方将士募捐活动。她母亲与朋友们在台上表演,她拎着小篮子在场里来回走动,每当观众投来钱,她就点头微笑说谢谢。这是胡友松印象里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1949年5月上海解放前夕,胡蝶只身赴香港。从此,胡蝶母女便天各一方。建国后,胡友松的养母生活无着落,常打骂她来泄气。胡友松凭自己的努力考入一所卫校,毕业后被分配在北京积水潭医院当护士,后又调入北京复兴医院。因为她出身不好,又有海外关系,不易寻找到满意的对象,故到二十七岁还未婚配。

当程思远把胡友松的照片给李宗松过目时,李宗仁表示满意。于是,胡友松马上被请进李家。李宗仁对长相漂亮、落落大方的胡友松一见倾心。

1

李宗仁与胡友松

消息传到周总理那儿。周总理对此事很慎重,考虑得也很周到,对有关方面负责人说,中国和美国不一样,没有私人秘书;护理工作有上下班制度,下班后,护理人员要回家休息。李先生要是喜欢,可以明媒正娶,只要女方同意。

对李宗仁这个名字,胡友松并不感到陌生,当时全民学“毛选”,她在《毛泽东选集》里读到过国民党南京政府代总统李宗仁。面对抗日名将热烈的求婚,她很快同意了这桩婚事。1966年7月26日,李宗仁和胡友松在北京西总布胡同五十一号“李宗仁公馆”举行婚礼,胡友松成了李宗仁第三任太太。

李宗仁很为这桩成功的婚姻高兴。他把他和胡友松合影照片冲洗了好多张,分别寄给国内外的朋友。在每张照片后面,他都激动地写上:“这是我的夫人胡友松!”

婚后,这对老夫少妻分床而栖。李宗仁每天夜里总要去胡友松的卧室看一看,给她盖个被子,聊上几句。但胡友松很快就烦了,让李宗仁以后不要再在深更半夜来吵醒她。但李宗仁还是去。在胡友松熟睡时,他光着脚在地板上走,怕惊扰妻子的酣梦。“一次”,胡友松回忆道,“我肚子着凉,医生开的方子是吃四两南瓜籽,李宗仁就亲自为我嗑,一直为我嗑到深夜。”胡友松开始为李宗仁的真情打动,渐渐地从感情深处接纳了这位可爱的老人。

这种平静而怡淡的生活仅仅持续了两年半。李宗仁于1969年1月30日撒手人寰,留给胡友松最后一句话是:每年清明别忘了给我扫墓,让人知道我还有一个年轻的妻子。

2

年轻时的胡友松

短暂的婚姻结束了,胡友松陷于无限悲凄之中。更有甚者,她被赶出“李公馆”。随着阶级斗争的深入,胡友松被扣上了“港台特嫌”的帽子,被拘押审查。1970年,胡友松被送到“五·七”干校湖北沙洋农场参加劳动,接受“再教育”和思想改造,改名叫王曦

周总理听说胡友松被“下放”到湖北沙洋农场劳动时非常生气。在他的干预之下,胡友松又回到了北京,被安排在一家工厂当工人,有关部门又很快给她安排了住房。后来,胡友松又被调到故宫博物院明清档案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前身)工作。这也是周总理的关怀。周总理在病重期间,还常向身边的工作人员打听胡友松的情况。一再交待有关负责人,要对胡友松作妥善安置。后来,在朋友撮合下,胡友松又结了一次婚。但是,这次的婚姻并不幸福,很快便离了婚。

李宗仁生前常把台儿庄比作他的“第二故乡”。台儿庄的领导和各界民众也在四处打探李宗仁将军夫人胡友松的下落。1996年8月的一天,在台儿庄籍人贺茂之将军的帮助下,台儿庄人民终于找到了胡友松。

胡友松被接到台儿庄参观考察,受到台儿庄领导和群众的热烈欢迎和盛情款待。回到北京,她打开了尘封三十多年的一个个箱子,把李宗仁60多件遗物和200多帧照片以及书信一一取出,悉心整理后,全部捐献给台儿庄李宗仁史料馆。为了感谢李将军夫人,台儿庄把胡友松列为台儿庄荣誉市民。

早在此之前,胡友松先后两次将国家发给她的特别补助费13.7万元,李宗仁的私款20余万元,以及大宗名人字画上交国库;与此同时,她还把李宗仁的160帧照片捐赠中国历史博物馆。同时向政府表示,她不要国家任何照顾,完全能够自食其力。胡友松永远忘不掉李宗仁,在李宗仁逝世后的每一个清明节,她都到八宝山公墓,将一束鲜花奉献在李宗仁的墓前。

1990年3月,胡友松到广西临桂县两江镇头村瞻仰和凭吊夫君李宗仁的故居。在有关工作人员陪同下,去叠彩路一号李宗仁元配夫人李秀文女士的住宅拜望李秀文。

1949年,李宗仁离开中国去美国时,李秀文也离开中国大陆。1959年,李秀文辗转到美国,同长子李幼邻、儿媳珍妮一起生活。1973年,在周恩来总理关怀下,李秀文回到祖国,在家乡居住。她和长子李幼邻深为胡友松的品德所感动。李幼邻曾经向中国有关部门表示:我父亲最后的日子里是她照顾的。我感谢她,她是李家的人。

当胡友松到李秀文住宅时,方知李夫人已住进桂林市第二人民医院(当时叫市工人医院),她便又赶往医院。老夫人因年事已高,处于长期的“醒状昏迷”状态,已无意识。胡友松没有讲话,她在近前仔细地观察了好一会才告别。这是李宗仁的第三位夫人和第一位夫人之间唯一的一次会面。两年之后,一百零二岁的李秀文在广西去逝。

进入人生黄昏的胡友松给自己立了一个规矩:不写回忆录,也不写传记,1993年到北京广济寺皈依佛门,法名妙惠。她生活颇为简单,上午在自己的屋子里虔诚地潜修佛学,下午一般是画画、练字。她擅长画牡丹,画的牡丹花经常参加海峡两岸的名人画展。她描摹齐白石大师的画已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她将卖画所得款项全部捐献给灾区人民。她还打算在适当的时候举办个人画展,但不幸这却成了她的遗愿。

2008年2月5日,胡友松兴致很高,买了很多年货回到台儿庄,说要在台儿庄过一个丰盛的春节。谁知,傍晚突然感到腹部疼痛,到医院检查确诊是直肠癌。她很乐观地对身边的人说,“我是直肠癌,和李先生一样的病,到死的时候我们也是同病相怜。”正月十六在枣庄市市立医院上手术台的时候,医生要亲属签字,她笑笑说,“我自己签吧,我孤家寡人一个!”

2008年11月18日,胡友松感到时日无多,便前往德州庆云县名刹金山寺小住。一周后,在几十位僧侣与佛友们虔诚祈祷的法事氛围中,她以妙惠居士的法身,安然圆寂。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李宗仁第三任妻子胡友松命运沉浮 | 上海娱乐网
分类:小学作文 标签: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