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发严打的呼伦贝尔特大杀人案:少年流氓连杀27人强奸多人

2017-11-06 09:17 评论 0 条

呼伦贝尔盟牙克石616特大杀人案件,在今天看来匪夷所思,似乎根本没有什么理由。一群平均年龄十七八岁的小流氓,突然杀死了27人,强奸轮奸多人,最后放火引爆炸药毁掉了农场。这一切,仅仅是因为几个主犯活得不耐烦,以屠杀报复社会,寻求一死而已。这个案件是83年严打的导火索。

这起案件在当时绝对震惊全国,是严打的导火索。83年严打重要的对象,就是类似的地痞流氓。这些人貌似大错不犯,小错不断,社会危害似乎有限。其实小错多了总会有个质变的过程,很有可能突然演变为惊天大案,造成极大社会危害。这种事情并不是1起,在80年代初期连续扎堆发生过很多起,最终导致国家严打。

而今天说到的这个案件,就是流氓闹事中最大的一起。

牙克石今天是内蒙古呼伦贝尔下辖县级市,位于呼伦贝尔市中部、大兴安岭中脊中段西坡。

当年牙克石还只是一个镇子,归属桂图旗人民政府领导。

牙克石虽不大,地理位置却很重要。今天有两条铁路和多条高速公路经过牙克石,周边还有一个呼伦贝尔东山国际机场。

在当年,这里还是相对偏僻的地方,地广人稀(今天人口不过30万),当地人依靠畜牧业和林业为生。

中央直属的特大型企业大兴安岭林业管理局就设在牙克石镇,人们也习惯地叫它牙克石林管局。

因为历史原因,这里成为林管局解决待业青年工作的一个点。牙克石林管局所属的林业设计院,为了解决本院待业青年的出路问题,几年前在距牙克石10公里处的红旗沟建立了一个知青点。

那个时代,年轻人的前途分为几种。

像作家王朔这种军旅大院子弟,就享受最好的前途:参军。

普通军人或者老百姓的孩子,就只能下放农村当知青。

知青有几种,最惨的是下方到农村和农民杂居。这种的生活和农民差不多,连肚子都吃不饱,其他也就更谈不上了。

好一点是到进入农村的农场。

这些农场是拿工资的(很微薄),待遇比前一种稍高,比较有保证。农场知青必须接受军事化管理,不能招工不能招干,前途渺茫。

自然,农场只是相对较好,其实也是很烂的。

1978年云南曾经对农场知青做过调查,发现男知青百分之百有胃病、肠炎、关节炎等各种慢性病。这都是高强度劳动、生活条件恶劣、几乎没有医疗的必然结果。

而地处红旗沟的牙克石农场的条件,也算是不错的。

红旗沟四面环山,地势开阔,土地肥沃。农场里的宿舍、食堂、仓库、活动室、半地下的菜窖一应俱全,要什么有什么。

最关键的是,这里的供应不错,主食基本都是大米白面,吃饱肚子没问题,日常生活品也是不缺的。

农场主要以种植蔬菜为主,领导基本都是工人和干部待遇而不是农民。

不过,早在1978年,对于农场恶劣条件极为不满的知青们,就强烈要求返城,闹了很多事。

1

在1978年开始,各地知青开始返城,到83年基本走的差不多了。

这种时候,一些知青却反其道而行之,从牙克石下放到农场种地,自然会引起更大的怨气。其实,家里有点能耐的知青,早就走了,目前只剩下21人。除了于洪杰等4个男人以外,其余全是女的,人人都很不满,想方设法要离开这里。

即便如此,谁也没想到,在1983年6月16日牙克石红旗沟竟然发生了震惊全国的大屠杀。

当天9点上午,按照制度,知青们都已经下地干活3个小时了,于洪杰还躺在宿舍里睡觉。

于洪杰只有19岁,却是牙克石小有名气的地痞。

从中学开始,于洪杰就打架斗殴、偷窃勒索,多次被公安局拘留、关押,是所谓当地的一霸。

嚣张归嚣张,于洪杰却也没有什么好工作。

作为林业管理局的子弟,于洪杰没有成为工人,4月被安排到农场劳动。

在当年,到农场种地就是最烂的一种安排。

和其他人一样,于洪杰深感不满,认为这里条件太差又没前途,完全是发配。

于洪杰这个人生性凶残狠毒,别人不惹他,他还去惹别人,更别说自觉受欺负。

来了这2个月,于洪杰不断的闹事,要么装病不参加劳动,要么劳动中消极怠工。

农场的队长何景增看不惯,批评他几句,于洪杰就大发脾气,又吵又闹。

队长何景增要处分他,他就公开大喊“迟早一天杀了这鸟队长”。

于洪杰又公开宣扬“要干一番事业,要干得轰轰烈烈,不能白来人世一趟。要雁过留声人过留名,好名坏名总要留下一个”“谁得罪我,我全都杀了,一个都不放过”。

这些杀气十足的话,并没有引起太大重视。

农场知青普遍不满,尤其很多男知青,什么牢骚怪话都说过。干部们听得多见得多,也不当回事。

知青农场的队长何景增,倒是有些惧怕于洪杰。何景增已经40多岁,见多识广。他认为于洪杰这小子平时自己一个人时,眼神也很凶,说明这人骨子里很残忍。

农场半大小子不少,打架闹事也不罕见,从没有一个像于洪杰这样凶恶的。

何景增曾经几次向林业设计院的领导反映汇报这些情况,建议将他调走或者安排其他工作。领导却认为,一个十八九岁半大孩子能干出什么坏事,没有当回事。

队长何景增倒也聪明,随后就对于洪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避免和他直接冲突。

队长的不管不问,没有打消于洪杰的愤怒。

几周前,他就下定了决心,准备寻死。

不过,于洪杰不愿意自己窝窝囊囊去死,死前一定要干大事,闹一闹。

1

于洪杰认为这事自己1个人干不了,必须找帮手。他曾经找到同宿舍的两个男知青韩立军、杨万春。

他们3人关系很好,他们都是地痞流氓。

杨万春,刚满16周岁时,就因犯有惯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刚刚释放不久;韩立军,三年前因持刀抢劫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于洪杰个子不高,但胆大妄为,做事不计后果,有主见,出手大方,是他们三个人的头;韩立军人高马大,但脾气暴躁,头脑简单,多充当打手的角色;杨万春外表白白净净,为人狡诈,头脑灵活,是个聪明人。

于洪杰对他们说,说要一起轰轰烈烈去死。

韩立军立即表示同意,杨万春虽不太愿意去做,却也不敢公开反对。杨万春深知于洪杰这人手很黑,一旦反对可能会对他下黑手。

当天,于洪杰找到韩立军、杨万春,说可以动手了,韩杨立即明白怎么回事。

于洪杰说:去牙克石镇找几个人一起干,顺便吃顿饭,玩一玩。

3人也没请假,就离开农场返回了牙克石。到了镇上,先是去了另一个好友杜小峰家。

杜小峰初中毕业就回家待业,在社会上鬼混了一年多后,在砖瓦厂干临时工。

杜小峰曾经和于洪杰混过,是他的小兄弟。

于洪杰对杜小峰说:哥在农场被人欺负了,找人去帮忙打架,你去不去?

杜小峰一口答应:咱哥们有什么好说的,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不过,杜小峰马上要去砖厂要上班,约好了晚上再碰面。

3人在镇上大吃了一顿,喝的摇摇晃晃。

在于洪杰的命令下,杨万春从家里拿走了20个雷管和1卷近30米长的导火索,这是他在石料场偷来的。

在镇上的商店门口,他们遇到了年仅16岁的小混混王守礼。

王守礼是杨万春的邻居,两人比较熟悉。打架之前一般都会去喝酒。无所事事的王守礼贪图这顿饭,决定跟他们一起去。

下午6点钟的时候,4个人吃了一顿饭喝了一整瓶白酒。

吃完饭,他们又到王玉生家。

15岁的王玉生不是流氓,顶多是不学好的初中生。他和于洪杰来往,主要是为自己找个撑腰的,不会被人欺负。

听说要打架,王玉生有点害怕,又不想被他们瞧不起,只好跟着走了。

在路上,他们碰上了17岁的李亮明和张光祖。

这2个人也是小混混,正准备到电影院看电影,没想到碰上了于洪杰等人。

张光祖和于洪杰有些交情,17岁的李亮明只和他们见过几次,勉强算认识。

于洪杰拦住他们,说要去打架,让他们一起去壮壮声势。

李张两人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但惹不起于洪杰,又不愿意被人说自己是软蛋,只好答应了。

此时,天已经黑了,搬了六七个小时红砖的杜小峰刚刚下班回来。此他还没吃饭,又累又饿。

16岁的工友包达山和杜小峰同骑一辆自行车回家,在路上被于洪杰拦住。包和杜刚刚认识2个月,和于洪杰则根本不认识。

于洪杰却说:你是杜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你也没吃饭吧,走去农场,我招待你们。

包达山傻乎乎的以为就是去喝酒,不由自主跟着走了。

在6月16日晚上10点,于洪杰这群人回到红旗沟农场。

其他知青们6点就起来劳动,天黑才返回宿舍,累了一天早已睡着了。

于洪杰把这群人都带进了男知青宿舍。

 

这里的男知青只有4个人,除了于、韩、杨以外,还有叫做李冬冬的。

李东东比较老实,看不惯于洪杰、杨万春的流氓气,始终同他们保持一定距离。

于洪杰拿出一箱子罐头和一塑料桶的白酒(12斤)。杨万春将已经睡着的李东东叫醒:睡什么觉,一起来喝酒!

10个人在宿舍里面随便坐下,于洪杰拿起一个茶杯开始劝酒:从我开始,轮着喝,谁也别耍赖。

于是,于洪杰先到了一茶杯,一口喝干,随后传了下去,这样连续喝了多轮。

出事后,警方计算,这茶杯可以容纳100多克白酒。

很快,10个人喝了5斤多酒,每人都喝了半斤。

王守礼、李东东、包达山、杜小峰、李亮明酒量不大,先后表示不能喝了。

于洪杰露出凶相,强迫人人都喝。这几个人不敢反抗,又喝了几轮,几乎将这桶白酒喝光,先后有4个人呕吐起来。

到了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处于醉酒或者半醉酒的状态,有人呆滞、有人亢奋。

见喝的差不多了,11点多,韩立军突然站起来,掏出身上常带的一把匕首往桌子上一戳,说:“弟兄们,今天晚上我们给他们来个血染红旗沟,敢不敢?”

一时间,众人都没有说话,有几人被吓傻了。

韩立军见没有人响应,就又加大嗓门说:“没什么关系,我领着兄弟们干。”

年仅15岁的王玉生不是流氓,胆子最小,含含糊糊说:“我不敢,杀人要偿命的。”

一句话没说完,韩立军一刀刺过去:“妈的,事到临头,不干也得干。在老子一亩三分地,谁敢说不干,我先宰了他。”

王玉生反应还算快,他一闪躲过这刀,立即哀求:“我干,我干!韩大哥别杀我!”

这边于洪杰也拔出一把匕首,和韩立军挨个问过去:“干还是不干?”到了这种地步,谁敢说个不字?

只有16岁的王守礼、19岁的李东东回答比较含糊,没说愿意干,也没说不愿意干。

于洪杰和韩立军大怒,将王、李两人赶到宿舍床上绑起来:“下床就杀了你们”。

杨万春拿出从木工房找来的斧头、锤子、凿子,还有菜刀,分给个人。

凶器不够,于洪杰把屋里的木棍、酒瓶甚至铁质灯座也发了下去。

 

李亮明、包达山、杜小峰、张光祖、王玉生这5人都是第一次到红旗沟,和这里的人素不相识,自然谈不上什么仇恨。在于洪杰他们的胁迫下,这5人只能拿起凶器跟他们出门。这5人最大的17岁,最小的才15岁。

由于饮酒过量,8个人走路都是摇摇晃晃,有的还要扶着墙才能行走。

在于洪杰的带领下,他们先杀向第10号宿舍。

这个宿舍里面住着30多岁的潘亮和赵波,他们是农场正式的工人。

农场地处偏僻地区,平时连人影都看不见,自然不会有小偷,10号宿舍当晚没有关门。

于洪杰走在最前面,悄悄的推开了10号宿舍的门。

已经是12点,劳累一天的潘亮和赵波已经睡熟,还打着呼噜。

残忍的于洪杰毫不犹豫的扑上去,对准潘亮的胸部连刺7刀。韩立军也冲上来,用菜刀对准潘亮连砍5刀。已经有3个孩子的潘东,在睡梦中被乱刀砍死,到死也没有展开眼睛。

赵波被砍杀声惊醒,但还没坐起来,就被于洪杰匕首刺中脖子,鲜血飞溅出来。赵波刚喊了一句:“哎呀”,韩立军一菜刀砍在他的脖子上。

赵波声带被砍断,再也发不出声音。

于洪杰和韩立军提着血淋淋的凶器,对其余的6个人说:“傻站着干什么?上啊?”

这几个人见于、韩杀红了眼,都觉得很害怕。为了自保,他们纷纷上去对倒在血泊里的赵波乱砍乱砸了一通。

见了血加上酒精的影响,这6个人情绪也很快兴奋起来,就像饿狼闻到了血腥味。

杀死了10号宿舍的潘亮、赵波后,他们又冲进8号宿舍。

8号宿舍平时住的是50岁的王元章和22岁的孙贵。

王元章年纪较大,睡眠较差,已经被隔壁吵闹声惊醒。

于洪杰他们经常醉酒闹事,王元章也没有当回事。

说起来,王元章和于洪杰还有些交情。王元章年龄较大,对人忠厚,经常在生活上帮助于知青们。

知青们对王元章也比较客气,都喊他“王大爷”。

8号宿舍的门被人踢开后,王元章感觉情况不对,急忙坐起来开灯。见七八个小伙子拿着凶器,王元章大吃一惊,颤抖说:“你们几个干什么啊?”

一句话没说完,王元章头上就被砍了一斧头。他大叫一声,向后就倒,又被连刺带砍了七八下,很快断了气。

本来8号宿舍还住着孙贵一人。这也算是孙贵家运气不好。当天他的弟弟孙友(刚刚初中一年级)正好来看哥哥。兄弟两人自幼丧母,关系很好,当晚挤在一张床上睡着了。

8人几秒钟就砍死了王元章,随后又去杀孙贵兄弟两人。

睡梦中,孙贵兄弟各被砍了一刀。孙贵立即跳起来,发现一群人围着他们乱砍。孙贵大喊一声:“别打我弟弟”,张开双手护住已经头破血流的弟弟。

菜刀、匕首、斧头、锤子从四面八方打过来,二三分钟后,孙贵兄弟就横尸床上。

8号宿舍的打斗,惊醒了农场指导员王化忠。

王化忠是参加过中越战争的退伍军人,刚刚复员2个月,到牙克石农场不到1个月。王化忠有军人的威风,性格强硬,知青们都有些怕他。此时,经受过战争考验的王化忠却大意了,他做梦也没想到于洪杰他们会杀人。

之前这些小子几次醉酒胡闹,都是被王化忠喝骂几句就吓跑了。

这次,他也就是披上衣服站在走廊里大喊:“深更半夜的,你们又吵闹什么?还不快去睡觉。”

听到王化忠的一声喊,于洪杰、韩立军立即惊出了一身汗。

于韩两人并不怕王化忠,而是他们知道王有枪。呼伦贝尔这里比较偏僻,野生动物众多,经常有野猪或者野狗出没。各个农场基本都配枪!王化忠的宿舍里,也锁着一把56式半自动步枪和30发子弹。

王化忠打过仗,会用武器。一旦发现于洪杰他们正在杀人,王化忠跑回去取枪,一枪一个可以把8个人全崩了。

看到王化忠正在朝这边走,最狡猾的杨万军灵机一动,转头大喊:“妈拉个巴子都他妈的几点啦,统统地都回去睡觉。要不然指导员就过来了呀。”

然后杨万军又喊:“散了,都散了!”

这边于洪杰他们会意,立即向后退去。

 

王化忠听到杨万军一喊,远处的几个人就散了。他也没多想,转身回到自己宿舍。

王化忠刚刚躺上床,门就被踢开了。看到冲在最前面的于洪杰拿着匕首,王化忠知道情况不对。

他立即爬起来,扑向枪柜。枪柜已经上锁,仓促间哪里打得开。几秒后,王化忠后脑被一锤子砸中,倒在地上,随后又是第二锤第三锤。

好不容易从战争中生存下来,王化忠却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在一群半大孩子手上。

杀了王化忠以后,于洪杰找到钥匙打开枪柜,取出56式半自动步枪和30发子弹。于洪杰将枪装满子弹,将刺刀递给韩立军。

前后还不到10分钟,于洪杰他们已经杀死了农场所有的男性工人,又去杀剩下的2个临时工。

40多岁的临时工吴文发和何俊民是附近的农民,是农场临时雇来的帮厨,主要为年纪很大的厨师鲁文才打下手,做粗活,平时就睡在大厨房里。

于洪杰他们摸到厨房,用力踢了几脚门,居然没有踢开。

原来昨天厨房刚刚杀了一头猪,杀出了很多肉。这里草原上有很多野狗,经常钻进厨房偷东西吃。吴文发和何俊民晚上睡觉时,就将厨房的门用木棍顶上。

听到有人踢门,工吴文发和何俊民被惊醒了:“谁啊?这么晚了,干什么?”

狡猾的杨万春回答:“是我,杨万春。指导员突然发高烧,让我来找点开水”。

听说指导员突发疾病,吴文发赶快爬起来开门。

门刚刚打开,吴文发就被一刺刀扎入肚子,他大叫一声倒在地上。这边,何俊民还在迷迷糊糊的半睡半醒,猛然间头上就被锤子重重打了一下,立即晕了过去。

这8人又对着吴文发和何俊民乱刺乱砍,将他们全部杀死。

杀了帮厨以后,他们又去杀厨师鲁文才和负责种菜的老头胡喜成。

鲁文才和胡喜成都是年过60岁的老人,平时合住在一个连门都没有的小屋内。韩立军他们冲进来的时候,鲁文才已经醒了。没开灯,鲁文才不知道进来的是什么人,惊讶的问:“你们是什么人?”

韩立军他们二话不说,上来就是一刀。鲁文才年轻时候,内蒙古各地还有流窜的土匪胡子,经常上门抢劫杀人。

鲁文才没想到是于洪杰他们来杀人,以为是胡子来抢劫,大喊一声:“不好,有胡子”,随后掀起炕桌砸了过去。

一大把年纪的老头,哪里打得过一群小伙子。于洪杰他们接住砸过来的小桌,三下五除二就把鲁文才打倒。

让人惊讶的是,60多岁的鲁文才,竟然是遇害者中唯一做过抵抗的。

因为鲁文才敢反抗,韩立军他们下死手对他乱砍。后来发现鲁文才身上的伤最多,前后被刺砍砸了几十下,从额头到下巴稀烂成一片,面部已经无法辨认。

老头胡喜成听到鲁文才喊“有胡子”,赶忙坐起来。还没坐直,胡喜成迎面被人砍了一斧头,又仰天栽倒。

 

杀死了这2个老头以后,韩立军说:“都杀掉了,回去吧!”

杨万春却拉住他:“老杨家杀不杀?”

韩立军说:“对了,老杨家也算是农场的。走,一起杀了。”

当时的报纸这么写道:杨柏成一家是“盲流”,即没有户口,没有单位,没有正式工作的外来人口,在当地有许多这样的人。四十多岁的杨柏成籍是山东人,60年代在老家实在无法生活下去,就走了老一辈漂洋过海闯关东的老路。他在东三省的许多地方漂泊流浪了10年,后来才在内蒙古红旗沟定居下来。自己开了几亩荒地,盖了两间草坯房,回山东老家娶了个媳妇,又把年迈的双亲接了过来。杨生性软弱、厚道,平常和外界也没有什么来往,同于洪杰根本没有任何矛盾,连话都没说过几句。

杨万春来到杨柏成的草坯屋前,毫无顾忌地一脚就把门端开了,径直扑向里屋。

他曾经到过杨家要过咸菜和大酱,知道杨柏成和媳妇以及两个孩子住里屋,老头、老太太住外屋。踹门声把杨柏成惊醒了,他还以为是在外屋睡的老人出什么事 了,一面叫醒媳妇一面下地。还没容他把鞋穿上,就被韩立军用步枪的三棱刺刀捅倒在炕沿下。

此时炕上已经乱成一团,杨万春等人跳上炕乱杀乱砍,杨柏成的媳妇一边护着一个6岁一个2岁的儿子,一边哭着喊着叫着杨柏成的名字……霎时间,儿子不哭了,母亲不叫了,母子三人相拥而死,身上的刀伤无数,仅仅在那个两岁的孩子身上,就被捅了4刀,头部还被斧头砍了2下。杨母听见里屋的叫声,急忙扶着墙向里屋摸去,正好摸在站在门口的杨万春身上。杨万春转身一刀,就把这位72岁的老人刺死在门槛上。然后他又指挥他人把杨柏成75岁的聋父亲杀死在被窝里。

前后1个多小时,于洪杰他们连续杀死16人,杀光了农场的男性。于洪杰心满意足,招呼大家回到一个2号宿舍,这是一间30平方米的大房间。

于洪杰拿着枪,将住在4个宿舍的17名女知青赶出来。

后来女知青回忆,于洪杰他们刚开始杀人的时候,她们就被惊醒了。女知青也都是18岁左右的女青年,其中吴秀丽是遇害的临时工吴文发的女儿。李冬梅则是被于洪杰捆绑起来的男知青李东东的姐姐。

这些女孩胆子都很小,早就听说过于洪杰是个地痞流氓,平时都很怕他。在农场干活时,有时候女知青遇到于洪杰都绕着走,怕惹祸上身。

女孩们还是比较聪明的,很快通过外面的惨叫判断于洪杰他们是在杀人。这些女孩子全部被吓得发抖,别说出去劝说制止,连逃跑的勇气也没有。她们17人全部所在被窝里,没有一个人敢说话。

1个多小时后,于洪杰进来将她们全部赶出来。

此时,8个男知青正在2号宿舍吹牛。还没有完全酒醒的他们,看到女孩子们进来,更是精神百倍,大吹起来。

女孩子们听着他们叙说杀人的经过和被害者死前的惨状,各个魂飞魄散,有个女孩甚至吓得小便失禁。

怎么处理这些女知青呢?于洪杰还没想好。

他命令杨万春去挨个查看尸体,没死透的就补几刀。这边,于洪杰让韩立军等人砸开农场仓库把全部的4箱硝氨炸药都搬到了宿舍你,又接上了杨万春带来的雷管和导火索,随后又搬来五六桶汽油。

于洪杰准备自杀,他还写好了遗书,韩立军也写了一份。

这边杨万春挨个查看尸体,果然发现孙贵还没有断气。

要说杨万春此时真是变态,居然戏耍就要死掉的人。

他用力摇晃孙贵“孙哥,你怎么呢?谁把你搞成这样?你醒醒啊”

孙贵只剩一口气,听到呼喊勉强睁开眼睛。被8人趁黑攻击,孙贵并没有看到他们的长相,不知道杨万春就是杀人犯。

孙贵误以为杨万军是来救他的,用尽力气断断续续的说:“万春,我和弟弟被人砍了,你千万救救我们”。

杨万春一边装着悲痛的样子说:“孙哥,你放心,我已经喊了救护车了,马上就到农场了。你一定要顶住啊”,一边他举起菜刀,对准孙贵脖子猛砍3刀。

 

杀了16个人,于洪杰还不满足:“妈的,让队长何景增这孙子跑了。这次我就是要杀他,这老家伙倒也聪明”。

韩立军说:“不是跑了。听李东东说,昨天上午何景增赶骡子时候被一蹶子踢在脸上,踢出了血。何景增后来骑着骡子去牙克石看病去了,昨晚就没回来。我看今天,他说不定会回来”。

于洪杰说:“那就等着他。我说过第一个杀他,不能让他跑了”。

于洪杰不知道的是,何景增被踢伤以后,去牙克石镇医院看了病。医生说眼角被踢破,问题不大,包扎伤口需要包住一只眼睛。医生建议何景增在家休息两天。

回到镇上的家以后,何景增心忧农场没人管,当晚就要求回去。

他老伴说:“你眼睛包着怎么走夜路?就在家里睡一晚,明天吃完中饭再回去”

何景增有些怕老婆,也就同意了,这让他侥幸逃过一劫。

这边,于洪杰他们没有等来何景增,倒是遇到了其他人。

8点多,60多岁的牧民李彦堂骑马赶来。家住附近的李彦堂路过农场时,发现有几匹马在麦地里面吃麦苗。李彦堂怕牲口毁了庄稼,就好心来农场提醒一下。李彦堂和农场知青也挺熟,平时经常过来玩,一些知青还跟他学过骑马。

李彦堂刚刚走进农场的房子,韩立军、王玉生、李亮明、张光祖突然冲出来,对准他又砍又刺。李彦堂猝不及防,只喊了一声“你们干嘛”,就被砍倒在地。韩立军用三棱刺对他连刺十多下,李彦堂很快断了气。

11点,傍边生产队开来一辆拖拉机,上面坐着3个小伙子鲁铁成、刘占山、于洪利。这3个人的拖拉机柴油不足了,农活还没干完,就来农场借一些。无意中,他们走进了鬼门关。发现有3个壮小伙,韩立军有些紧张。

于洪杰却说:“怕什么,我们有枪,他们就是砧板上的肉。不过一次杀三个人恐怕不行,跑了一个就完了。我们把他们三个分开杀”。

鲁铁成、刘占山、于洪利走进农场大门,于洪杰立即热情的迎上去。这三个小伙和于洪杰也认识,说来借一些柴油。

于洪杰说:“什么借不借的,都是自己人。不过队长又不在农场,我们也不知道柴油放在那里,你们跟着一起找找吧。找到了,就一起搬过来”。

这3个小伙做梦也没想到会被杀,一口答应。

杨万春和韩立军带着身体最壮的鲁铁成去后院,于洪杰他们几个则拉着刘占山、于洪利去仓库。

刘占山、于洪利他们刚刚走进仓库,于洪杰立即从门口拿出56式半自动步枪,对准2人,喝令他们跪下。

这两人还以为于洪杰开玩笑:“别闹了,我们队长还等着拖拉机回去呢”。

于洪杰骂道:“谁**跟你们闹”,一枪托将刘占山打倒,身边几人一拥而上,乱刀将2人砍死。

这边杨万春拉着鲁铁成的胳膊到了后院,向走在后面的韩立军使了个颜色。韩立军偷偷拔出刺刀,从后面用力刺了鲁铁成一刀。

鲁铁成大叫一声,向前摔倒。韩立军又连刺数刀,将他彻底杀死。

连杀了4个人,还不见队长何景增回来,于洪杰觉得不能再等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周边人尤其是遇害者家属,很快回来查看,事情就会穿帮。

 

现在还有17名女知青,要怎么处理呢。

从17日早晨5点开始,于洪杰就将女知青们赶到了农场后面的大菜窖里。这个菜窖很大,有300多平方米。女知青们一个个蓬头垢面,眼神呆滞,坐在菜窖里面发抖。

这边,于洪杰将不愿意一起杀人的李东东和王守礼押过来,绑在菜窖的柱子上,然后把门锁起来。

从早上五六点到下午1点,于洪杰他们都在外面杀人,根本没来菜窖查看。

虽然大门被锁,但菜窖还有窗户,17个女知青还是有机会逃出去的。女孩子们哪里经过这种事情,早就吓破了胆,连话都不敢说,更别说试图逃走。

更让人不敢相信的是,李冬梅就是被绑着的李东东的姐姐。在这么长的时间内,李冬梅看到弟弟被捆绑的很紧,非常痛苦,却始终不敢给弟弟松绑。

这19人就这样没吃没喝,恐惧万分的熬到下午1点。

这边,于洪杰和韩立军、杨万春商量怎么处理他们。

于洪杰说:“李东东老是斜着眼睛看我们,看不起我们,这次就杀了他。王守礼这家伙平时嚣张的很,事到临头不敢干,软货,一起杀了吧”。

于洪杰又说:“女知青和我们一样是受苦的,杀了他们就没道理了。我说都放了”。

杨万春不满:“这些丫头有几个也不是好人,专门拍队长和指导员的马屁。还有人暗中骂我们”。

于洪杰说:“那你们说怎么办”?

杨万春说:“我说把和我们有仇的,平时和队长混在一起的几个都杀掉”、

韩立军说:“现在都杀了20个了,还要杀”?

于洪杰冷笑:“你就是没用。再杀几个怎么了?之前连2岁孩子都杀了,别说他们几个。你现在肯定是死罪,还怕什么?”

讨论的时候,杜小峰和张光祖两人开始害怕了。

上午,杜小峰和张光祖的酒就逐步醒了。这两人只是小流氓,从没犯过大事。知道自己的杀了人,犯了大罪,2人都吓得魂不附体。他们小声商量一下,偷偷骑上李彦堂死前拴在院子里的那匹马,落荒而逃。

这边于洪杰发现2人逃走了,推测警察很快就回来,决定对女知青动手,按照杨万春说的做。

他们决定先去收拾李东东和王守礼,于洪杰让杨万军去执行。

几个人将李东东押到宿舍,杨万春命令他跪下:“李东东,你这个小王八羔子为什么总和我过不去?”

李东东赶忙解释:“杨哥,我哪里敢和你过不去。我是胆子小,不敢惹麻烦”。

杨万春冷笑道:“你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我现在宣判你死刑,罪行就是反对我”。说罢,杨万春用步枪对准李东东头上开了一枪。

呯,李东东被打的脑浆迸裂,当场死亡。

这边杨万春又要收拾王守礼。

16岁的王守礼到底是个小混混,比男知青李东东油滑的多。他立即下跪哀求:“杨哥,我和你是邻居,关系不错。我不是这个姓李的,我愿意跟你们一起干。这样,你把枪给我,我马上出去杀个人给你瞧瞧。”

杨万春见王守礼这么说话,加上平时两人有些交情,就说:“好,现在就放了你。我们马上去杀那些女的,我看着你动手。你要是不动手,我先杀了你”。

杀了李东东,放了王守礼,于洪杰他们拿着枪,又去收拾女知青。

 

他们打开大门,来到菜窖:“咱们都是知识青年,都是工人的孩子,我们是同病相怜的。各位大姐、小妹,不瞒你们说,我们干了一件大事,但是与你们无关,我是从来不伤害女人的。现在我们开始点名,点名的留下,没有被点名的出去,咱们到宿舍去研究点事。”

当时报纸写到:于洪杰点了3个女知青的名字,杨万春点了3个,韩立军点了2个。没有被点名的女知青,差不多都顺溜溜的跟着于洪杰出了大菜窖,只有18岁的杜娟红没有出去。从于洪杰等罪犯一进菜窖,杜娟红就紧张地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心里盘算着,如果发生了某些情况自己该怎么办。因为她知道自己在女场员中岁数比较小,长得又比较漂亮。杜娟红发现凡是被叫到名字的女知青,都是和男知青关系不错的或者长相不太好的。没有点到名的,不是平时和于洪杰他们有摩擦,就是长得比较漂亮的。她下定决心,拿定主意一定要留在大菜窖里,绝不出去。

于洪杰、韩立军、杨万春三人当时光顾赶着女知青走,也没有注意到杜娟红躲在后面。就这样,18岁的杜娟红凭着自己的机智和勇气,“大胆”地“反抗”了一下,就避免了被强奸、被杀害的悲惨下场。

随后怎么样的,还是摘录当时的报道吧,省得再说我写色情文章:于洪杰把吴秀丽、王小凤、白洁、李东梅、刘敏华、赵丁枝以及贺金花、贺银花姐妹俩共八人带回了没有死人的2号宿舍。杨万春把李东东从柱子上解下来带到8号宿舍。22岁的吴秀丽一进二号宿舍就感觉到了死亡的来临,当于洪杰把她父亲吴文发(临时工)已经被他们杀死的消息告诉她后,吴秀丽先是一惊,而后就扑通一声跪在于洪杰面前,一边哭,一边哀求着说:“我的父亲已经死了,让我看看吧。我是我们家中最大的孩子,几个弟弟妹妹都还小,我母亲还病在 炕上,他们都需要我来照顾。我们家到现在还没有户口(盲流),我父亲已经死了,如果你们再把我杀了,我们家就彻底的家破人亡了。”

吴秀丽提出要去看看父亲的尸体,于洪杰考虑一下就同意了,带着她去了食堂。这边杨万春见于洪杰走了,淫欲发作。杨万春就对李亮明、王玉生、包达山说:“弟兄们,这些娘们反正也活不成啦,你们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吧,今天随便整。”杨万春说完就把长得白白净净的白洁按倒在床上,其它人也不甘落后,纷纷上前拉扯另外几个女知青。

当年女孩都很保守,这7个女知青百分之百都是处女。如果放在平时,哪怕有人对她们调戏,女孩们一定也会反抗。

此时7人就像等待宰杀的羔羊一样,不要说反抗,吓得连哀求都不敢了。

面对杨万春他们的施暴,7人都是任他们淫辱,甚至有人在极端的恐惧中主动脱下自己的衣服。

7人中的4人被强奸,3人因为正好来了月经逃过一劫,也被剥光了衣服。

大约下午三点多钟的时候,于洪杰带着吴秀丽见过了他父亲尸体后,又回到菜窖。

于洪杰对女知青说:“你们跑吧,我真是对不起你们了,叫你们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我们是宁杀两岁的男人,也不杀20岁的女人的。可惜啊,该杀的一个也没有杀着,不该杀的一个也没有剩下。”

说到这里,敬了女知青每人一支烟一杯酒,又带头唱了一首名叫“监狱之歌”的歌曲。

随后,于洪杰放走了这些女知青,然后回到宿舍。杜娟红偷偷的混在人群里面,顺利逃走,于洪杰也没有注意到她。

 

杨万春见于洪杰进来,就小声地对于洪杰说把几个女知青强奸了。于洪杰勃然大怒,训斥杨万春说,“你们这些畜牲、王八蛋,居然背着我干下了这种可耻的事情。你们还叫人吗?人过要留名,雁过要留声,你们破坏了我的名声,我要把你们全部杀死,一个也不留。”于洪杰一边大喊大叫,一边把枪口对着杨万春等人。杨万春见于洪杰把枪口对准了他,心里顿时害怕起来,没想 到对多年的朋友,于洪杰也会翻脸。

狡猾的杨万春立即开始演戏,他一边咒骂自己不是人,一边悄悄地向门口移动。趁于洪杰不注意的时候,拉上了离门口最近的包达山,一块逃离了红旗沟。

宿舍这时只剩下了于洪杰、李亮明、王玉生3个人,以及被迫跟着来的王守礼。本来杨万春等于洪杰回来,就要强迫王守礼开枪杀女知青,纳投名状。没想到杨万春自己跑了,让王守礼杀人的事情就混过去了。

王守礼成为唯一没有沾过血腥的流氓。这小子很聪明,乘着于洪杰不注意,借机逃走了。

这边7个女知青也知道事情不好,跪下苦苦哀求。

王小凤求于洪杰:“我今年8月份就要结婚了,可是身体已经被他们祸害了,好命苦啊。求求你,饶了我一命吧。如果你再把我杀了,我妈肯定会疯的。”于洪杰看着王小凤半裸的身体,淫心也动了:“放过你也可以,你跟我来”。

王小凤跟着来到傍边的宿舍,于洪军立即撕扯他的衣服。

王小凤明白会有什么事,根本不敢抵抗,反而主动脱光了自己的衣服。

于洪杰施暴完了以后,将王小凤留在隔壁宿舍,回到原来的房间开始杀人。

剩下的几个人中,李亮明动的手最少,基本都是别人将人杀死了,他才颤抖着上去戳几下。

于洪杰看在眼里,这次将枪交给他:“你来杀”!

李亮明哪里敢下手,手中的枪晃来晃去,始终没打响。

于洪杰见状,拔出一把匕首。李亮明见于洪杰可能要杀他,只能开枪。

呯呯呯呯,贺金花、贺银花和白洁3人被乱枪打倒在地。李亮明因慌张,将弹匣内10发子弹全部打光。

于洪杰抢过枪,开始装弹。这边李东梅、刘敏华、赵丁枝3人连滚带爬的躲到了床下。

于洪杰装好弹以后,一枪一个,枪剩下3个女知青全部打死在床下。

在于洪杰杀人的10分钟时间内,隔壁的王小凤清清楚楚的听到了哀求声、哭喊声和枪声。

此时,无论走廊还是窗户外都没人,王小凤完全可以借机逃走。可怜的女孩却被吓得半死,连衣服都不敢穿,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

直到于洪杰回到这里让她走,王小凤才迅速穿上衣服,赶忙逃了出去。

这边,于洪杰杀光了所有人,开始要求大家和他一同自杀。

负责持枪警戒的李亮明、王玉生见势不妙,找机会一起逃走。路上,他们讲半自动步枪和子弹扔在路边。

这边,于洪杰找了一圈,发现只剩下韩立军还在。

两人一言不发,来到了存放炸药的宿舍,将几桶汽油全部推翻。韩立军和于洪杰抽起了一根烟,然后将烟头扔在汽油上。

汽油迅速被点燃,燃起大火,炸药的导火索被点燃,随后发生了大爆炸。韩立军当场被炸弹四分五裂,一命呜呼。于洪杰被炸得飞出宿舍,全身严重烧伤,一条腿被炸飞。

被释放的9名女知青,一直都是在默默的走着,不断回头查看,怕于洪杰追上来杀人。因于洪杰说只需走,谁敢跑就杀谁,她们没有一个人敢跑。

直到听见农场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女孩们才发疯一样的狂奔起来。

这些女孩本不敢报警,但很快有路人看到衣不蔽体的她们,急忙报告警察。

下午4点多,接到特大杀人案汇报的牙克石林业公安处和喜桂图旗公安局的大批警察以及武警先后赶到现场,但已经太迟了。

 

负重伤昏迷的于洪杰在现场被捕。

当天,李亮明、王守礼、包达山、张光祖先后在牙克石被捕。

杨万春在牙克石火车站遇到了杜小峰和王玉生,3人逃到了河南赞皇县一个亲戚家。

2天后,警方就追到了这里。此时3人正在帮着亲戚在地里割麦子,警方已经将麦田包围。

杨万春很狡猾,他迅速爬出麦田,扛着锄头捡了一顶草帽,跟着路过的农民一同赶路,竟然躲过了警方的包围圈。

杜小峰和王玉生则在麦田里,被警方抓住。

不过,杨万春也没有逃远。当年村民流动性很少,杨万春趁夜色跑到一户村民家,要求借宿一晚。村民已经接到村里的协查通告,知道附近有逃犯,借机报了警。

当晚,杨万春在土炕上被警方抓获。

那个年代,6·16这种特大案件通常是不报道的,可惜挡不住民间的小道消息。

短短几天内,牙克石镇、喜桂图旗以及周边地区谣言四起。

有人说牙克石出现大批土匪,见人就杀,已经血洗了镇子;有人则说,镇上不是死了二三十人,而是被杀了几百上千人;更有人说,解放军已经下去平叛,双方正在激战。

一时间,人心惶惶。一些在牙克石镇上办事或者工作的外地人,立即赶到火车站,上最近的一班火车离开。在没有买到火车票的时候,他们就住在小小的火车站内,一步都不敢出去。

至于本来计划要牙克石的外地人,到了站根本不敢下车。甚至一些火车,直接取消了在牙克石的停靠。

6·16特大凶杀案中,共有27人被杀,上到75岁的老人,下到2岁的孩子,其中19个男人,8个女人。

案件还并不是杀人这么简单,还包括持枪、强奸、轮奸、爆炸、纵火,这是建国以来极少有的特大恶性案件。

更让人无语的是,虽民愤极大,受害人家属要求枪毙所有案犯。

但8名案犯中,只有重伤的于洪杰和杨万春判处死刑,其余5人都被判处10年左右的有期徒刑。为什么呢?原因只有一个,这些人都是半大孩子,不到法定年龄。

这个案件震惊了全国,1个月后著名的83年严打开始。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引发严打的呼伦贝尔特大杀人案:少年流氓连杀27人强奸多人 | 上海娱乐网
分类:初中作文 标签: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