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雨浓的风流史

2017-11-12 08:57 评论 0 条

军统局系统虽有不少女特务,戴笠仍觉不过瘾,总觉得家花不如野花香,恰如风流天子宋徽宗那样。 自然,并非所有女性都可以通过名利引诱到手,但是只要戴笠看上了的,便千方百计要搞到手,其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1

一日,戴笠到第三战区拜访第二集团军司令王敬久,王不免设宴款待。席间,戴笠遇上了上海大学的女学生萧明、夏文秀。萧明是黄绍竑的义女。黄有意将自己的义女介绍给王敬久做妻室,所以萧约了夏文秀一同到江西上饶与王敬久相见,发现王敬久与理想中抗日爱国的儒将夫婿标准相差甚远,只不过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粗坯,就以回湖南原籍为借口,要辞别王敬久他去。戴笠了解原委后,又听说萧明擅长京剧青衣,是北平名票友,夏文秀会唱花旦,就顿生淫意,变着花样想把这两位小姐弄到手。于是心生一计,欺骗她们说:"委员长听说你们京戏唱得好,特派我来接你们到重庆演出。"两位小姐蒙在鼓里,不知是计。

第二天,她们上了汽车,汽车不是开往剧场,而是开进了望龙门看守所,继而又关进白公馆监狱。戴笠回到重庆后,派人用两乘滑竿将她们抬到戴公馆,戴笠将她们蹂躏了一个多月,玩腻了,便以"通共"的罪名,判她们无期徒刑,投进息峰集中营。直到戴笠死后才被释放出来。

一天,戴笠忽然想到,蒋校长的成功不是得力贤内助宋美龄的辅佐吗?要想在事业上有更大成就,恐怕少不了贤内助的辅助。我虽然经常在外面打游击,尝过许多女人的味道,可解一时之馋,但终究比不得贤内助。毛氏夫人故去多年,再不续弦恐怕不妥。主意已定,他便着手物色一名贤内助,按照宋美龄这种贤内助的标准来选美。

一日,戴笠遇着女特务叶霞翟,立即被她所吸引。叶姿色出众,能歌善舞,在交际场中很是活跃,八面玲珑。戴笠见到这个如花似玉的女人,顿生一见钟情之感,觉得她很适宜做自己的贤内助。以往,戴笠勾引女性,以占有对方肉体、发泄兽欲、纵情声色为目的,此次对叶小姐,目的是要明媒正娶,让她做压寨夫人,因而在做法上自然不同于对待其他女性。戴笠先是调阅了叶的档案,继而派人考察叶的行为举止,看是否有不好的行为习惯,然后再直接与叶接触。

一日夜晚,戴笠邀叶霞翟跳舞。戴笠是舞场老手,自然舞步超众脱俗,越跳情意越浓,两只会说话的眼睛,眉飞色舞,都在对方脸上瞟来瞟去,流露出一种难耐的情绪。戴笠十分惬意,深感自己眼力很准。 要想让叶小姐成为宋美龄那样的贤内助,非得送她赴美留学不可。主意已定,戴笠开始对叶着意培养,先在国内进修,后又送到美国"镀金"去了,刚刚送走叶霞翟,忽然,一个新的美人又跃入戴笠的眼帘,这就是重庆外事训练班毕业的学生余淑衡。

余小姐是湖南人,国民党中央政治大学外语系毕业。早在学校期间,就是闻名全校的高材生和校花。她漂亮且才华出众,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故为许多人所钦慕。 戴笠一见余淑衡十分倾心,便留在身边做随从秘书,将续弦之意寄托在她身上。当然,这位如花似玉的女秘书,每天和戴笠厮混在一起,没过多久,两人便睡到一块去了。

这样一来,余便同时具有双重身份:白天,随从秘书,夜晚,秘密夫人。可是,余小姐早在家里就已与表哥周学光订了婚,戴笠花言巧语,迫使余淑衡解除了与表哥的婚约。戴笠生怕这位美人儿从手中飞掉,不仅对余体贴备至,而且还特地把余的母亲、妹妹和弟弟从湖南接到重庆,并且经常去看望未来的岳母,亲自问寒问暖,显出万般孝敬。 然而,此时的余淑衡有着强烈的进取心,多次提出到美国留学深造,戴笠这次不同于对待叶霞翟,横竖不同意。

有一天,戴笠却忽然提出同意余淑衡赴美留学,并主动替她办好了护照、签证,订好了机票。余高兴地问道:"你怎么又同意我赴美留学?怎么舍得我离开?"戴笠自有一番言语,说得余淑衡高高兴兴。

“淑衡,你将来喝了洋墨水回来,可别瞧不起我这个土包子哟!”“不是我瞧不起你,而是你夜夜都离不开女人,我走了以后,你又该和别的女人胡搞了!”戴笠自然又是一番赌咒发誓,不由余小姐不信。

戴笠如何突然改变主意,主动送余淑衡出国留学?原来,就在此时,戴笠一生崇拜的影后胡蝶到了重庆,而且胡蝶遇到了大麻烦,需要戴笠鼎力相助。此时的戴笠已不是抗战前的戴笠,人也多了,枪也多了,名也大了,权也大了。只要努力,有可能把胡蝶追到手了。于是,他打定主意,送走余淑衡,一心一意追求胡蝶。

此时的胡蝶,虽已嫁为人妇,却仍然美貌绝伦,不愧为一代红星。当时著名小说家张恨水所云:胡蝶落落大方,一洗女儿之态,性格深沉、机警、爽利兼而有之,如与《红楼梦》中人相比拟,十分之五六若宝钗,十分之二三若袭人,十分之一二若晴雯。当时,胡蝶的照片到处可见,戴笠见了胡蝶的照片,不禁情思连绵,意兴荡漾。

上海失陷后,胡蝶随丈夫潘有声去香港,继续活跃在影坛拍片。香港沦陷时,胡蝶开始打算在香港偷安。谁知日本人找上门来,邀她赴日本拍一部题为《胡蝶游东京》的影片,宣扬所谓"中日亲善"。这不是为日本人张目的汉奸行为么?胡蝶这才意识到问题严重。与丈夫一商量,决定逃回大陆。行前,胡蝶夫妇将历年积存的财物装成30箱,托朋友装运回国。

由于胡蝶是以"深夜出走"的实际行动拒绝与日本人合作,因而只能悄悄地逃出香港。她的爱国行动,受到国内舆论异口同声地赞扬。不料,中途却得到30箱物品被劫的消息。 胡蝶极伤心,特别是行李箱内有胡蝶欧游时各国名流和朋友的照片、题字,她在香港演《孔雀东南飞》时特制的衣服以及许多名贵首饰,纪念品等,均是无价之宝。获悉遭劫消息后,胡心急如焚,急忙向当局报案。因一时未能破案,胡蝶苦思成疾,在桂林大病一场。胡蝶在上海时的好友杨虎、杜月笙等得悉后,立即致电戴笠,请他帮忙破案。戴笠闻此消息,不禁喜出望外,连呼"真乃天赐良机!"立即电邀胡蝶夫妇赴重庆。

军统桂林站的特务奉命为胡蝶夫妇买好机票,并将机票送到胡蝶夫妇手中。于是,胡蝶夫妇凭其提供的机票,于1942年11月24日正式抵重庆,应杨虎邀请,住进了范庄杨虎的公馆中。自然,戴笠深知自己手中虽操生杀予夺大权,但对胡蝶这类驰名中外的影星,却只能智取,不能强夺,否则必然弄巧成拙。怎样方能智取胡蝶,戴笠不免暗下思忖:如今胡蝶30箱宝物失窃,如不能侦破此案,恐怕一切无从谈起。因而,征服胡蝶的头一步说法是设法把失窃的宝物完璧归赵。

一天,杨虎对胡蝶说道:“潘太太,军统局长戴雨农将军今日下午,特意为破案之事前来拜访,想请你谈谈案情,你意下如何?”胡蝶听罢,眼中露出希望的光芒。 杨虎接着又吹了一通牛皮:“戴将军破案如神,只要他肯帮忙,你的东西一定能追回来!”

戴笠此时已登上他一生中权力的顶峰,以军统局副局长兼财政部缉私署署长,又兼战时货运管理局局长,再兼中美合作所主任,呼风唤雨,声名显赫,侦破此一区区失窃案,自然是不在话下。 于是戴笠立即派出得力干将,前往湖南株洲,会同当地军统组织。 同时,戴笠另派人员赶赴广东东江一带,组织侦破此案。很快,戴使这一案件露出端倪。

军统广东省地方站及其下属见戴笠亲自过问此案,使出浑身解数,以便早日交差。军统广东站果然神通广大,很快就把被劫的钻石追回来了。胡蝶不免对戴笠一再感谢,并对他的才能和办事效率夸奖了一番。而其他物品还不知着落。 戴笠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他按胡蝶开列的失窃账单,派专人到国外购置。不久,胡蝶的意大利皮鞋、法国香水等,统统如数归还到了胡蝶面前。胡蝶详细清点,发现许多物品比原来款式更好,价值更高。尽管许多照片、资料已无法找回,但能"追回"这么多珠宝、衣物,胡蝶已心满意足。通过这件事情,戴笠给她的恩惠,对她的一片情意,她已心领神会了。

接着,戴笠把胡蝶夫妇从范庄接出,安排住进中山路151号公馆。这里衣食住行的各种物品以及勤杂、服务人员等,一应俱全,免费供胡蝶夫妇享用。过了一段落魄生活之后的胡蝶,现在终于又回到了自己久违的熟悉生活,自然对戴已有了三分情意。 接着,戴笠利用手中权力,为胡蝶的丈夫潘有声谋取了一个财政部专员的肥缺,派他赴昆明就任。潘本是商人,乐得到外面去做官、发财、享福,放心地把胡蝶交给戴笠"照顾"。为了博得胡蝶的欢心,戴笠费尽了心机。胡蝶只要说一句话,戴笠就把它当成天子的圣旨,立即派人去办;胡蝶只要提一个要求,戴笠就把它看成是上帝的意志,千方百计也要予以满足。因而,胡蝶想吃什么,立即会有专人去买来;胡蝶想穿什么,立即会有专人送来。当时,胡蝶因旅途劳累,又伤心过度,大病之后,身体恢复较慢。戴笠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不但延请中西名医为胡蝶治病,购买名贵补品,安排调养身体;还从百忙之中,每日登门看望,和胡蝶聊天解闷。不仅如此,戴笠还派江山籍的何琼梅悉心照料胡蝶的生活。

随后,戴笠又为胡蝶专门换了豪华的神仙洞公馆。从此,戴笠常常来此与胡蝶幽会。随着两人交往增多,胡蝶也觉得于心不安,欠了戴笠一份"厚债",却无从报答。随着胡蝶对戴笠感激、报答之情日深,两人也开始秘密同居。作为一代色魔,戴笠对胡蝶倾注了满腔的爱。

1

自从得到胡蝶后,戴笠奇迹般地一改过去到处追逐女人、渔猎美色的行为,同时也解开了还在叶霞翟、余淑衡身上的袅袅情丝。也许,面对着美貌绝伦、聪明伶俐、善解人意、柔情万种又闻名遐迩的一代红星,戴笠确实心满意足了。这种满足感,不仅使戴笠在好色问题上勒马收缰,而且使戴笠因害怕失去胡蝶而在胡蝶面前变得循规蹈矩。或许,这是因为戴笠毕竟原来是鸡鸣狗盗之辈,出身低贱,内心深处养成一种难言的自卑感。

如今,理想中的绝代佳人投进了自己的怀抱,从而演出了一幕特工皇帝与电影皇后的风流史。随着戴笠对胡蝶的感情日深,戴打算正式和胡结成秦晋之好。他通过软硬兼施,迫使胡蝶的丈夫潘有声同意与胡蝶离婚,然后积极筹备与胡蝶的婚事。

“我的天下,有一半是你替我打出来的”

军统特务头子戴笠是个好色之徒,与著名影星胡蝶的一段情事,闻名江湖。但他有个大众知之甚少、名叫“华妹”的情人,却不一般。连戴笠都自认,他的一半天下是“华妹”打下来的。 “华妹”叫陈华。她十三岁沦为雏妓,十六岁嫁给孙中山麾下参军、后任上海警备局司令的杨虎。1932年与戴笠初识。因说服刘戈青、李福让等九人为戴笠所用(后人称戴笠手下的九个火车头),受到戴笠赏识。

陈华年轻美貌,戴笠费尽心机想得到她,特别安排了他的学生叶霞翟(胡宗南夫人)做她的助手,但遭到陈华的拒绝。后来陈华得知戴笠身世,两人同病相怜,她成为戴笠一生中唯一全始全终的红粉知己。她还帮戴笠监视汪精卫、孙科,为他做了不少事。最后戴笠都不得不说:“华妹,我的天下,有一半是你替我打出来的。”

戴笠四岁才第一次见到他的父亲。当时戴笠同一群野孩子偷偷溜到山上玩耍,被他祖母发现,教训他说:你如果这样下去的话,你父亲就是你的榜样。说完带他到自家地窖里,只见他的父亲手与脚都被铁链锁住,瘦得不成人形。原来他父亲狂嫖滥赌,将一个殷实的家给败了,家人不得已而为之。

戴笠是只 “铁公鸡” “刮”去情人的貂皮大衣

戴笠一连改过四个名字,戴春风、戴征兰、戴芝兰等。1926年,年过30的戴笠报考黄埔军校时,所带的钱花光了。那天正下大雨,有人随手送了一个斗笠给他,并帮他付了旅馆欠费。这个人就是后来军统高层徐亮。为纪念这段友情,他改名叫“戴笠”。

戴笠一生汽车、房屋不少,但现金、珠宝却不多。在陈华与戴笠私处的时候,常被陈华调侃,“小气鬼、铁公鸡,还是我掏腰包,免得你肉痛”而戴笠反赔笑脸,不以为忤。陈华在上海间谍战立下汗马功劳,受戴笠之邀飞到重庆,住戴笠曾家岩寓所。戴笠摆下的庆功宴,竟然是四菜一汤,而且色香味俱无。 不仅如此,戴笠见陈华身穿貂皮大衣、长统皮鞋全是舶来品,而战时重庆物质十分缺乏,竟然提出将这套行头留下,用作送礼。就这样,陈华裹着一床棉被飞到香港的家中。

失事前与情人最后一夜,称“老头子不要我,我就死”

1946年3月,戴笠去北平之前,在陈华处过夜,这是陈华与戴笠最后一次见面。就在那一夜,戴笠郑重地对陈华说:“华妹,我老实告诉你听,老头子(蒋介石)不要我,我就死。” 陈华认为此时戴笠已抱有死的决心。因为当时抗战结束,特务组织势必取消,而戴笠风头正劲,其组织连同外围有数十万之众,又有美国人撑腰,戴笠想先当警政部长,后谋海军司令的位置,引起了蒋介石的猜疑与不满,因此心事重重。 自从戴笠离开,陈华一直忐忑不安。3月17日,王新衡电话告知陈华,戴笠从青岛飞往上海,中午一起吃饭。陈华在王新衡家等了很久,王回来告诉她说:“飞机没接到”。陈华脱口而出:“飞机摔掉了。”在场的人大吃一惊。陈华露出一丝苦笑,勉强支撑走出了王家大门,乘车绝尘而去。

事后,军统局人员拿出十三张遗留的残骸照片要陈华辨认,她一眼就认出了戴笠,除了她熟悉的那几颗金牙以外,那高高举着的右手,右拳呈捏着的状态,她可以想象到戴笠临死前的情形,那是他开枪射击后的习惯,子弹发出后,总是挺帅气地将手往上一扬…… 她始终认为戴笠是自杀,开枪打死了驾驶员,以致飞机失控。 陈华后来赴香港,开了一家理发店谋生。40多年以后,82岁的陈华出了一本回忆录讲述这段往事。不久后,老死于香港。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戴雨浓的风流史 | 上海娱乐网
分类:小学作文 标签: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