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站内的变态奸杀狂魔:余延军连续作案11起杀12人

2017-11-14 08:45 评论 0 条

写过的杀人狂很多,但余延军绝对是最变态的之一。年仅27岁的余延军,以安康火车站为中心,沿着铁路沿线凶残杀人,有时候甚至2天杀1个。除了杀人以外,余延军还有强奸、割喉甚至喝人血的行为,堪称变态狂魔

1

声明两点:

第一这是小说,老百姓敢写什么案子,只能写小说。

第二未满18周岁或者心理素质欠佳的,不要看这个系列。

这些案件都是凶杀,很多是血腥可怕的。心理素质不好的不要看,搞出心理阴影就不好了。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天生的杀人狂。

美国FBI估计有二三千杀人狂在全国游荡。有的一生之中偶尔杀1个人,有的则是像赌博和吸毒一样有杀人的嗜好,不断的杀人,直到被捉住为止。

这些人对于社会的危险最大,甚至超过黑手党、犯罪团伙等有组织犯罪。

这些杀人狂的形成多是自己基因和外界综合作用的结果。他们绝大部分是社会底层,但也不排除一些中产阶级甚至上流社会的人物。

网上很多人说中国治安好,杀人的少,也不好说什么。

大家有兴趣去看看世界各国每10万人的谋杀率,事实证明中国并不低。中国的谋杀率,同我们一直痛斥的西方主流发达国家持平(大部分是不禁枪的国家)。

而且,这个数字也是很有水分的。中国特色是一些疑似杀人案件往往不被立案,作为自杀或者意外事件处理。这实际上等于降低了谋杀率。

根据广东公安厅黄锐平等人的文章,某省1994到1999年被调查单位立案率绝大部分仅在20%左右。大量案件都是破案之后予以补立,甚至个别派出所、刑警中队在受理报案登记时只写发案时间,破案以后再填写受理时间。

考虑立案率(即将未被警察立案)的犯罪黑数纳入之后,谋杀率数据立即增加数倍。

西方社会不会这样,谋杀是严重案件,任何人不敢隐瞒。

排除这些因素,个人认为中国的谋杀率绝对是不亚于美国的(美国是发达国家中谋杀率最高的几个),也高于西方各发达国家。

因人口基数大,中国杀人犯总数还是很惊人的,远远超过其他所有国家。

 

今天说到的,就是一个可怕的杀人狂,或者说变态杀人狂。

1996年2月28日,陕西省安康市还沉浸在春节的欢乐中。

大家走亲戚拜访朋友,喝酒吃饭,其乐融融,到处都是鞭炮声和欢笑声。

就在此时,安康火车站附近却发生了一起恶性杀人案。

凌晨6点,安康火车站的铁路工人对铁道进行巡视。

出站步行不到1公里,这个工人突然发现一个老人倒在西北侧路基护坡上。老人一头白发,头部盖着什么衣服,仰卧在铁路坡上,上身似乎没有穿衣服。

工人认为老人可能是因病跌倒,赶忙上去想要扶起他(当年的人还是敢扶老人的)。

谁知道,工人刚刚伸手碰到老人的胳膊,就发现他的身体冰凉。

糟了!这是已经死了啊!

慌乱之下,工人狂奔回车站向站长报告,站长立即向铁路公安报警。

铁路公安迅速赶到现场,他们一眼就认定这是恶性杀人案。

死者是一个老人,头发花白,身高1米67左右。老人上身赤裸,只有一件内衣遮盖住脸部,衣服上已经血迹斑斑。老人下身穿旧军裤,脚上是一双农民经常穿的解放鞋,已经穿出了破洞。

警方掀开衣服,发现老人双目圆睁,头部破裂,上面伤痕累累。

经过尸检,发现老人头部被锤子之内钝器连续重击11次,其中3次造成颅骨骨折,脑部严重受损而死。

歹徒下手极为凶残,看起来是一定要将老人杀死,不留活口。

老人的行李和上衣不知去向,裤子口袋中发现有陕西安康至湖北安陆的328次列车车票,还有一些咸菜。

对于歹徒的身份以及行凶的目的,警方很迷惑。

一些民警认为,这看起来似乎是图财害命。可能是歹徒将老人骗到火车站外,然后砸死后劫财。

另一些民警则觉得不太可能。

这个老人有50多岁,根据外貌、衣物尤其是破旧的解放鞋来判断,应该是陕西或者湖北的老年农民,显然比较贫穷。

况且,老年人在外旅行,一般身上不可能带什么钱,能够满足路上吃住就行了。根据老人自己带着咸菜来看,估计他连吃饭都不会花几个钱。

显然,农村老人不是理想的抢劫对象。稍微上道一些的歹徒,也不会抢劫这样的人。

于是,一些民警提出可能是报复杀人,是老人的仇人干的。

他们的依据是,抢劫也没有必要杀人,更别说老人身上不过区区数字。但歹徒连续11次重击老人头部,一定置老人于死地,手段极为凶残,看起来似乎有什么较大的仇恨。

那么,确定老人的身份就很重要。

当年火车票不是实名,老人行李又被歹徒抢走,没有身份证、介绍信等任何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

无奈之下,警方只能在安康和安陆两地张贴认领尸体的告示,但几周内并没有结果。

这也很容易理解。老人只是买了一张安康到安陆的火车票,并不代表他是这两个地方的人。况且,就算是这两个地方的人,也可能是边远农村的,家人一时半会不会看到告示。

随后的尸检中,警方又发现一个恐怖的情况。

根据老人头部伤口的检验,竟然发现有牙齿的痕迹。

这说明,歹徒曾经咬过老头的头部,推测为喝人血。

天啦,这是什么样的丧失人性的怪物?这种人在社会上流窜,具有极大的危险的,必须尽快抓住。

 

就在警方急于确认老人身份时,另一起同样的案件又惊人的出现了。

老人被杀后不到1周,3月3日凌晨,铁路工人又在在安康火车站东区一号道岔北侧路基护坡处,发现另一名死者。

这个死者仍然是50多岁的老人,身高1米6左右,须发花白。老人身穿黄色旧军大衣,灰色西服,下穿蓝色西裤。衣服比较破旧,看起来还整洁。这个老人俯卧在护坡上,头部伤痕累累,惨不忍睹。

经过尸检,老人生前被人用锤子之类凶器,连续12次重击后脑,导致后脑开放性骨折,部分骨头深陷3厘米之多。

老人的行李还在,衣服完好,但明显有被翻动痕迹。从衣服口袋中,警方发现有陕西省城固县火车站的站台票一张,有署名的电报一份。

奇怪的是,在老人行李中的一件叠好的衣服中,警方发现了隐藏衣袋里面的1200元钱。

看起来,歹徒草草翻了一通,并没有找到老人藏起来的钱。

 

短短1周内2人在安康火车站被杀,这可就非同小可。

安康铁路警方随即成立了专案组,将2起案件并案侦查。

连续2人被杀,动摇了警方的报复杀人的怀疑。显然,这2名老人都不是本地人,应该是外乡的农民

即便他们有仇人,怎么可能会同时选择在安康火车站下手,还使用同样的杀人手段。

原来判断的报复杀人不太可能。

那么,歹徒唯一的理由,就是谋财害命。

奇怪的是,既然是谋财害命,歹徒肯定会仔细翻找财物,怎么没有找到第2个受害老人藏在衣服里的1200元呢?这不符合逻辑。

自己傻想是不可能破案的,必须行动起来。

警方迅速兵分两路,一路按照线索寻找受害者家属,调查受害者的社会关系。

另一路,则在安康火车站走访,看看是否有人看到过2名死者。

第二名死者身上有一份从城固的电报,这是最好的线索。

根据发电报的地址和人名,警方顺利找到了死者在城固农村的家属。听说家人被害后,死者家属如晴天霹雳,全家人哭成一团。

遇害老人叫做严志光,52岁,是城固县二里区黄岗乡明珠村二组农民,常年在家务农。

2月23日,严志光接到电报,说他在河南省安阳市打工的儿子被人打伤。

严志光老人心急火燎,急忙带着家里现金,赶赴安阳。

到了城固火车站,老严志光老人只买到了一张站台票,试图挤上火车再补票。当年火车经常爆满,尤其是在春节前后更是极难上车。

当晚,严志光老人没有挤上184次列车,滞留在站内。

他让来送他的老伴回去,自己准备挤上下一班火车。

警方询问严志光老人是否有什么仇人,他的老伴立即说没有。

严志光老人一辈子老实巴结,性格内向甚至孤僻,几乎没有朋友,也自然不存在什么仇人。

那么,会不会是劫财呢?

警方询问严志光老人有没有携带大笔钱款?

家人表示确实有些钱。

因为儿子需要住院,严志光老人出发时带走了家里的200多元现金,又向邻居借了1200元(1996年工人月工资大概是500元)。

警方推测,严志光老人将1200元藏在行李的衣服里,将200多元放在身上。

歹徒只抢走了严志光老人身上的一二百元,并没有发现1200元。

根据严志光老人家人的介绍,案件似乎是图财害命了。

只是,这也说不通。

没听过图财害命的歹徒,杀了人后连钱都找不到的!

就在迷惑不解的警方,继续调查严志光老人期间,震惊的事又发生了。

1

严志光老人遇害后不到3天,安康火车站又发生了一起更为严重的恶性奸杀案。

3月6日凌晨,在火车站西平交道北侧护坡上,安康火车站铁路工人又发现一具女性赤裸的尸体。

工人联想起之前的2起杀人案,立即报案。

警方接到报案后也惊呆了,立即赶赴现场。

这处护坡距离火车站较远,有好几公里,傍边是一片农民的坟墓。

现场惨不忍睹,让一些从警二三十年的警察也目不忍视。

受害者是一个20岁左右的年轻女性,身高1米63左右,留长发,面目姣好。女孩衣着和打扮明显有乡土气,似乎是农村的女性,而不是城里人。

受害者仰卧在护坡上,双目半睁,面露恐惧和痛苦表情。

和之前的2个受害老人一样,受害者头部被锤子类凶器连砸10次,颅骨骨折,脑浆溢出。

受了这种伤显然必死,但歹徒竟然还不罢休。受害者喉部被歹徒用利器割断,伤口极深,气管和食道均被切断,歹徒下手极为凶残。

死者生前显然被歹徒奸污,警方发现:上衣被案犯卷起于肚脐上,裤子被全部褪到小腿处,头枕一件灰色西服,西服后边沿线缝撕破,衣扣撕掉2枚。

更可怕的是,受害者的腹部高耸,是个孕妇。后经过尸检,发现她确实怀有6月大的男婴。

而就在这个高耸的肚子上,歹徒用尖刀刻画有一个血淋淋的“仇”字。歹徒刻字的时候下刀很重,腹部皮肉翻开,看起来惨绝人寰。

奇怪的是,受害者的长发被剪掉一半,看来是被歹徒带走了。

距离死者尸体不到几米,有一个坟墓。

在墓碑上,有一行刚刚刻出的字:杀尽负情人,下一个市(是)公安局长或某某某一家人,请破案!

如此嚣张加公然挑衅,可见歹徒的疯狂残忍。

通过这行字,歹徒似乎仇视女人和警察。

看起来歹徒受过女人伤害或者自认为受过女人伤害,也被公安机关打击过。

区区几个字也有一个写错,说明歹徒的文化程度不高,估计小学或者初中低年级文化。

震惊之余,警方对现场进行封锁,对受害者进行尸检。

尸检表明,受害孕妇并没有随便屈服。她生前曾经有过激烈搏斗,曾被歹徒残忍殴打。

受害孕妇胸部第4根肋骨被歹徒用锤子之内凶器打断,肝脏被重击导致破裂。

孕妇被打成重伤后生命垂危,无力反抗,才被歹徒奸污后杀死。

90年代杀人案并不是罕见,但手段如此残忍狠毒的歹徒,全国还是极少的。

 

多说一句:一般道上混的歹徒,多少会讲些规矩。尤其是蹲过看守所、监狱的,多不会犯所谓的花案,也就是强奸、猥亵之内,也不会随便袭击妇女。这些案件都是犯罪分子所不齿的。尤其是强奸犯,往往进了看守所就先挨几顿打。全国的杀人犯不少,奸杀女人甚至孕妇的绝对少之又少。这种事情都能做,说明此案歹徒极为凶残疯狂且心理变态。

当时报纸报道:3起凶杀案均发生在同一地点,安康火车站,且前后不到8天。案犯作案时间都选择在同一时间,凌晨。杀人时的致命部位又都是头部。这在当时全国公安机关侦破的凶杀案件中,实属罕见!

案情惊动了郑州铁路公安局及北京铁道部公安局。就在3月6日当天下午,郑州铁路公安局局长李学安就发来了指示:“快速侦破此案,决不能让案犯逍遥法外。”并同时转达铁道部公安局领导的指令:“限期侦破此案”!

3月7日上午,在襄樊铁路公安处检查指导工作的郑州铁路公安局副局长童少录和刑侦处副处长焦文明,专程赶到了安康。他们查看了案发现场并听取了汇报,对3起凶杀案的侦破作了重要指示!

3月8日17时,安康铁路公安处刑警支队打流大队、阳安队、襄渝大队的30名侦查员,从外地火速调回安康!

3月8日9时,郑州铁路公安局局长李学安再次指派局二处处长王仲刚,刑侦大队长王凤鸣、大案组组长尹公亭、工程师张武才带领13名干警赶赴安康!

至此,安康警方成立了高达71名专案侦查员组成的专案组,并召开了专案侦破会议。

上级如此重视,警方立即召集兵强马壮,四面出击。

 

在受害孕妇身上,警方发现了她的身份证。

她年仅22岁,姓余,真实姓名就不说了。她是本地人,安康市恒口区运溪乡农民。根据调查,她的丈夫和她关系不好。丈夫在一年多前去珠海打工,一直都没有回来(卧槽,这6个月身孕怎么回事)。这个孕妇在3月5日上午1个人离开婆家,原因不明。走时,她身上仅有10元钱,结果3月6日凌晨就遇害。

之前,警方根据严志光老人分析,认为歹徒是图财害命。

但孕妇身上只有10元钱,那自然不会是图财,难道是劫色?

不太像。

满大街都是漂亮女人,可以劫色的对象有很多。歹徒既然连杀多人,难道还不敢去强奸吗?

那么,歹徒为什么选择一个相貌平平的大肚子孕妇,还要将其如此凶残的杀害呢?

这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

好在,警方也有意外的惊喜。

第一名死者的身份,很快被确认。认领尸体告示在湖北省安陆市张贴多日后,死者家属主动找到警方。

这个遇害老人叫做杨兴富,58岁,是安陆市伏水镇第五建筑队电焊工。

几天前,杨兴富老人接到电报,说他的儿子和朋友金东武在安康市涉嫌诈骗,已在2月10日被警方受审。

杨兴富老人非常着急,同金东武的表哥李发全一同赶赴安康市。

27日,在安康市看守所看到儿子后,杨兴富老人办理了受审手续。随后,杨兴富老人给儿子留下一些钱款和被子等生活品,然后同金东武的表哥李发全返回安陆市。

当天晚上7点,2人赶到安康火车站。李发全购买了2张安康到安陆的车票,交给杨兴富老人1张。

成都至上海的184次列车进站前,车站工作人员按照规矩将他们2人驱赶出站台,他们因人多走散。

当年的人没有手机,李发全等来等去不见杨兴富老人,误以为他已经乘坐184次列车离开。李发全就住进车站外的小旅社睡了一夜,第二天28日乘坐78次特快列车离开了安康。

李发全介绍,杨兴富老人几乎没有携带什么行李,身上钱款基本都留给儿子,仅有约300元钱路费。

如果说歹徒图财害命,这种可能性很小。

车站内任何一个中青年人,都肯定比杨兴富老人有钱。

而且杨兴富老人是标准的老年农民,裤子和鞋子都非常破旧,一看就不是有钱人,谁会打他的主意?

杨兴富老人是第一次来安康,在这里压根不认识人,自然也谈不上什么仇人,报复杀人也不可能。

好不容易调查出3名死者的社会关系,却让警方更为迷惑。

这3人显然没有任何社会关系的交集,身上又没有什么财物,又没有仇人。

歹徒以凶残手段连杀3人,是为了什么?

报复?不可能!

劫财?区区一二百元而已。

劫色?为什么选择一个大肚子孕妇?

案件一度陷入了死胡同,侦查方向也模糊了。

 

另一路警察,负责在车站走访寻找见过3人的目击者,也没有什么收获。

安康市不是什么大城市,火车站却不小。

安康有多条铁路经过,人流量相当惊人。

1991年安康火车站增建完毕,车站旅客候车室面积增加至2600平方米,最多可供4000多名旅客候车。

人流量太大,警方得到的线索很少,只有2个目击者。

一个车站小卖部的妇女回忆,第三个死者严志光生前曾经在她这里买过香烟。后来她隐约看到严志光和和一个穿着浅蓝色夹克的矮个小伙在交谈,当时已经是凌晨。穿蓝色夹克的矮个小伙子似乎曾经多次来过火车站,也曾在小卖部买过东西,妇女对他有些印象。

根据警方再三启发,妇女回忆起小伙的长相。警方的画像师,根据她的描述画出了模拟画像。因妇女记忆不是很清晰,模拟画像较为潦草。拿着这样的画像,恐怕只能面对面遇上才能认出凶手。

好在还有别的目击者。

火车站附近一个铁路道口工人回忆,他曾经在当天晚上看到过遇害的孕妇。

他回忆,这个孕妇跟着矮个子小伙,一前一后通过道口。当时已经是深夜1点,看守工人感觉孕妇这么晚还去这么偏僻的地方,有些奇怪的,就盯着他们看了一会,留下较深刻的印象。

夜色较黑,矮个小伙的相貌比较模糊。看到模拟画像后,看守工人认为画像很像这个小伙。

显然,矮个子小伙就有重大作案嫌疑。

根据两人的回忆,这个小伙子身高大概1米60到65左右,短发,较为瘦弱。小伙子头发较乱,脸也不太干净,感觉是民工或者常年闯荡的打工者,不注意个人形象。

除此以外,警方对歹徒的信息一无所知,也不能确认歹徒究竟是哪里人。

仅仅凭借这一个模模糊糊的画像,在偌大的中国怎么找出歹徒呢?

让警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紧急追捕期间,歹徒还在疯狂作案。

 

在安康第三起杀人案后仅仅4天,3月10日,专案组接到襄樊铁路公安处刑侦大队的报告,十堰车站附近发生血案。

一个叫做左瑞学的老年旅客,被矮个子小伙带到车站外东头围墙外杀害。

这次歹徒没有用锤子,而是用刀。现场左瑞学身中数刀,当场死亡,那把带血的杀猪刀就留在现场。左瑞学的钱包丢失,行李也被翻动过,看起来是谋财害命。

根据目击者辨认,将左瑞学带走的矮个小伙,就是模拟画像上的人。

警方经过分析,认为歹徒很可能是再次乘坐经过的安康328次列车,到达十堰车站,下车杀人行凶,。

看起来,歹徒对于安康火车站比较熟悉。歹徒似乎在安康生活或者工作过,将它作为重要的中转地点。

无奈之下,警方只能进行对安康市进行大排查。

调查走访的侦查员足迹布满了安康市的4个区18个乡、108个村的430个村民小组,调查走访了13890户村民,调查走访职工家属5.1万余名。在外地调访行程2万余公里,从中寻找案犯的蛛丝马迹,但均无所获!

更让人吃惊的是,歹徒似乎杀人有瘾,根本没有停手。

在十堰火车站杀人案后第二天,又有新的案件发生。

3月12日晚上,陕西省汉中市火车站外三四里的一小道旁,一名50多岁的男人和他40多岁的妻子被人残杀。死者都是头部被锤子砸碎,身上有183次列车客票等物。

根据现场判断,歹徒将2人骗到这处偏僻道口。然后歹徒突然袭击,将50多岁男人砸死。他的妻子慌忙逃跑,被歹徒追上砸死。两人的衣服都被翻动过,似乎是谋财害命,不过女死者并没有被强奸。

短短2周内,歹徒连杀6人,平均2天杀一个。

按照歹徒的凶残程度,不尽快捉住他,他肯定会不断杀人,甚至可能一天杀一个。

专案组坐卧不宁,焦急万分,却苦于没有任何线索。

 

无奈之下,警方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守株待兔。在以安康火车站为中心的各铁路火车站,警方进行大规模布控,组织民警联防队员,日夜不停的巡逻。

同时,将模拟画像发给每一个执勤的民警和联防队员手中,要求特别重视矮个、同老年或者单身女性旅客搭讪的男青年。

抓现行?这又不是抓小偷,哪有这么容易。

杀人犯看见周边有警察巡逻,能跑去作案给你抓现行吗?基本不可能,除非他疯了。

警方也认为,正常来说,歹徒绝对不会蠢到再来安康火车站作案。他刚刚在这里做了3个案子,警方已经在四面追查,歹徒稍微聪明一点就早就跑没影了。在安康抓住歹徒可能性,微乎其微。即便歹徒敢于回到安康作战,恐怕也是至少一年半载以后。

人算不如天算,最终警方竟然就在安康抓了歹徒的现行。这也不知道是歹徒太蠢,还是佛祖保佑。

3月16日凌晨2点,根据专案组部署,安康火车站周边一共有16名侦查员带着几十名联防队员四处巡逻。

2点10分,联防队员张永刚、李富勇、杜庆伟3人在站内二站台,盘查可疑人群。

刚刚有一列火车停靠,下车的旅客纷纷走进候车室或者离开车站,站台里面的人已经很少了。3名联防队员也有些疲惫,仍然坚持走来走去。

巡逻到二站台西边运转室时,联防队员看到有2男1女迎面走过来。

联防队员张永刚敏锐的发现,其中1名矮小的小伙,长相和模拟画像很相似。

自然,像也不能说明他就是歹徒。几天盘查期间,民警们发现了好几个同模拟画像高度相似的男人,最终都被证明不是歹徒。

既然有怀疑,肯定还是要盘查的。

联防队员张永刚招呼李富勇、杜庆伟一同走过去,对3人进行盘查。

走在前面的一男一女见到联防队员,神态平和,毫不慌乱,拿出车票。

经过检查,车票确实是刚刚进站那辆列车的。

联防队员排查到矮个小伙时,他明显较为紧张。

联防队员张永刚:同志,你的车票呢?

矮个子:我没有。

联防队员张永刚:没票?没票你做什么火车?你的行李呢?

矮个子:我没行李?

联防队员张永刚:什么?坐火车没票没行李?你把身份证那给我看看。

矮个子:我身份证没带。

联防队员张永刚:这样啊。。。

90年代火车速度很慢,出门基本都要好几天,哪有不带行李不带身份证的。

显然,这个矮个子小伙高度可疑。

张永刚对李富勇、杜庆伟使了个眼色,两人会意,迅速分开站到这个矮个子的侧后,将他围在中间。

张永刚:没身份证的话,你跟我们去值班室吧。

矮个子:我又没犯罪,凭什么扣我?

联防队员张永刚:谁也没说你犯罪。你没带身份证,我们要查查你的真实身份。配合公安机关调查,是人民群众的义务。走吧。

矮个子见混不过去,突然将右手伸入腰间,要拔出什么东西,攻击面前的张永刚。

张永刚自然也不是傻蛋,他早就虎视眈眈的盯着矮个子。

矮个子手臂刚一动,张永刚立即扑过去,死死抓住他的右手。这边,李富勇将他的左臂拧住。

这个矮个子身体较为单薄,不是张永刚他们两个大汉对手。

两人一用力,就将他压倒在地,生擒了。

联防队员杜庆伟立即摸向矮个子的腰间,赫然掏出一把木柄铁锤和一把尖锐的匕首。

矮个子还在挣扎,同时大喊:公安局胡乱抓人啊!救命!

看来,他是抱着侥幸心理,想让群众围观甚至干涉抓人,自己好浑水摸鱼,乘机逃走。

张永刚他们经验丰富,立即大声对围过来的群众说:这小子是逃犯,被我们捉住了,你们站远点。

同时,张永刚和李富勇迅速扭住他的双臂,将他拖到值班室,带上了手铐。

杜庆伟又仔细搜遍矮个子全身。摸到他的胸左侧内衣兜时,杜庆伟发现有个蓬松的袋子。

掏出来一看,这是一个花布袋子,里面装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杜庆伟把袋子一倒,竟然是一把女人的长发,发根隐约还有些血迹。

杜庆伟不觉喊道:你狗日的,那个孕妇就是你奸杀的吧。混蛋。

说罢,其中1个联防队员忍不住,用力踢了矮个子一脚

矮个子挨了重重的一脚,却一语不发,垂头蹲在地上。

 

张永刚他们立即向上面报告,抓住一个嫌疑人。

副处长马宝德迅速带领支队长杨宽林和支队干警,迅速赶到安康车站公安所,对案犯进行了盘问和审查。

这家伙嘴很硬,只说自己叫做余延军,家住陕西省旬阳县,其余就什么也不说了。

专案组首先对余延军身上发现的那把头发,进行技术比对,证明和受害孕妇被割走的头发完全一致。

通过笔迹对比,证明余延军的字迹和受害孕妇腹部刻字以及墓碑上的字迹高度相似。

连夜请小卖部妇女和道口工人赶来辨认凶手,他们都说余延军就是那个矮个小伙。

由此,余延军有重大作案嫌疑。

这边,警方判断余延军作案不可能带着行李作案,很可能存在火车站附近。

经过对火车站周边旅店走访,在一个旅店找到了余延军暂存的行李。

打开行李,发现里面有几个受害者的遗物,包括皮夹、金戒指甚至还有受害者杨兴福老人被脱走的上衣。

罪证确凿,余延军怎么抵赖也不行了。

警方同时对余延军背景进行调查,发现这家伙劣迹斑斑,真不是好东西。

余延军生于1969年4月5日,家住陕西省旬阳县长沙乡枣园村一组。旬阳县距离安康市大约60公里,直到2000年才归属安康市管理。

余延军从小丧母,父亲为了养活孩子,常年在安康市打工,家里只有他和2个哥哥。

缺乏父母的管教,余延军这小子从小就不学好,是村里的惯偷。从12岁开始,余延军多次因为盗窃被抓捕,但屡教不改。

余延军的盗窃都是在周边农村。可惜旬阳县地处秦巴山区内,是全国著名的扶贫县,农村尤其贫困。余延军反复盗窃,也偷不到多少钱,开始转而其他犯罪。

见拐卖妇女更为赚钱,余延军就伙同别村人贩子,将本地妇女拐卖到河南。

卖了几次以后,一个被拐卖妇女逃出报警,警方顺藤摸瓜,将年仅20岁的余延军抓获。

同年,余延军因拐卖妇女罪和盗窃罪,被旬阳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

1995年7月19日余延军刑满释放,此时他已经26岁。

入狱之前,余延军曾经有个女朋友,两人关系不错,女友甚至已经怀孕。被捕以后,余延军就失去了和女友的联络。

出狱以后,余延军四处寻找女友,发现她早就打掉孩子,远嫁他乡,不知去向。

这也容易理解,哪个女孩愿意为这种人生孩子呢?

但余延军不这么想,他认为女友背叛自己,极为恼怒,发誓要报复。

释放回到旬阳县老家后,他的两个哥哥都在家务农,都已经成家,家境都不太好,对他也很冷淡。

父亲还在安康打工,写信让他来这里一起工作。但余延军好逸恶劳,不愿意吃苦,断然拒绝。他住在家里旧屋内,继续以盗窃为生。

实际上,余延军一出狱就开始犯罪。

在专案组预审专家讯问下,余延军很快承认在安康做了3起杀人案。

 

余延军:我在2月27日晚上21点坐523次列车,从老家旬阳到安康,开始寻找猎物。找到23点多,我看到那个农村老头杨兴福,和他攀谈。杨兴福说自己没有赶上回家的184次列车,又和同伴走散了,决定去车站外小旅店睡一晚,明天再走。我就骗他,说我哥是货车押运人员,能带他立即上车不要票,给2包烟钱就行了。这个老头老实巴交,很快相信了我,要跟我走。我骗他说不能在车站里面上车,要去车站西北头的路基上车。

警方:他就同意了?没怀疑你?

余延军:他怎么会怀疑我呢?你说他一个50多岁农村老头,身上又没几个钱,谁会打他注意?我顺利的把他骗到车站西头北侧路基边。我看左右没人,趁他不备,掏出锤子,一下子将他打翻。他倒在地上,大声呼救。火车站里面人多,但外面根本没人。加上这又是凌晨,他的呼喊没人听到。我赶上去又砸了他10多下,将他砸死了。从他身上搜出370元钱,我都带走了。我看他的上衣挺暖和,就脱下了穿走了。走之前,我看他满头都是血。我坐牢时听人说,人血很补,我就凑过去喝了几口。但人血太腥气,我差点吐出来,就赶忙走了。

警方:你这种事情也做的出来?你是不是人?我问你,3月2日,你是怎么杀害严志光的?

余延军:还不是一样。我当天18点从旬阳坐车到了安康,找了几个小时,发现农村老头严志光独自在火车站小卖部买烟。我就和他搭讪。他说没挤上车,又有着急的事。我就说我哥是货车押运人员,能带他上车。他很高兴,答应给我20元钱。他跟我走到车站东头扳道房的北侧一号道岔的路基边,我从后面用锤子将他砸死,搜出他身上140多元钱。

警方:你小子还真笨啊。告诉你,我们发现严志光行李里面还有1200元,你都没发现?

余延军:我做这些事,主要是为了杀人发泄,钱只是顺带手拿走的,不太在意。我杀了严志光这老头以后,也没有耐心仔细检查行李,草草搜索一通就走了。

警方:你这种人,早就该打头了。那个孕妇呢?她身上就10元钱,你为什么杀她?为了劫色?

余延军:当然不是了。劫色的话,安康街上那么多漂亮女孩,随便找哪个不行?干嘛找个大肚子?我劫色也是顺带手的,主要是为了报复女人。我最恨三种人,第一是警察,他们把我抓进去关了6年;第二是女人,我女友跟我海誓山盟。我出了事,她就打掉我的孩子跑了;第三是农村老人,就是我爸那样的。我爸从小就不管我,我根本就没父爱,才变成今天的样子。我恨这种老人。我平时基本都寻找这三种人杀,这个孕妇就是我找到的。

 

警方:你是在火车站遇到她的?

余延军:对。3月5日晚上,我又从旬阳到安康。我先看到站外有个民警在走夜路,我就跟着他,想把他杀了。没想到这个民警身体好,走路很快,我追了半天没追上,只能又回来。当时已经是晚上23点,正好看到那个大肚子孕妇在广场,就跟她攀谈。她说她老公常年不回家,今年过年都不回来。她说不想跟丈夫过了,想去石家庄表姐家住。但她身上就10块钱,一时走不了,只能找机会混进车站。我看到她的大肚子,就想起我女友怀孕以后打了胎。这娘们还不是一样,怀着孩子还要和丈夫离婚,离家出走,也不是好东西,该死。

警方:你就将她杀了?

余延军:是啊!我先骗她,说看她一个孕妇很可怜,想热心帮助她。我哥在铁路上工作,送她上车不要钱。她可能觉得自己没钱,又是大肚子不怕别人劫色,就跟我走了。我们路过一个道口,道口工人盯着我们看了一会。我当时挺紧张的,就想算了,放她走了。后来想起这种女人真可恨,就是该杀。我把她带到车站西头护坡上一处坟墓,恐吓她,让她脱衣服。没想到这娘们很硬,一边大声叫救命,一边和我厮打。我好不容易将她打倒,她还躺在地上乱踢。我拿出锤子对她胸口肚子用力砸了几下,将她骨头都砸断了。她受了重伤,对我说“你这是为啥?”我说“我啥也不为,就要你的命”。后来她就昏了过去,我就把她强奸再砸死。然后我还不解气,把她割了喉,在她的肚子上刻字,又割走了她的头发作纪念。

警方:你刻的字什么意思?

余延军:我在她肚子上刻仇字,是说我是为了报仇杀她。在墓碑上刻的杀尽天下负情人,意思是这种女人和我女友一样负情,该杀。至于说杀公安局长全家,主要是向你们挑衅。我觉得我和这些死者都不认识,我又是四处流窜杀人,你们根本捉不住我。

警方:你说说其他的案子。

余延军:后来我又在十堰市和汉中市杀了3个人,都是同样的手法,都没抢到几个钱。杀死那对夫妻,我就抢到160元。我先砸死那个50多岁男人,他40多岁老婆吓得拔腿就跑。我追了半天才追上她,吓得跪在地上求我饶命。我没理她,几锤子就将她砸死了,结果她身上只有20元钱。

警方:你怎么没强奸她?

余延军:我说过了,我就是为杀人,不是为强奸,也不为劫色,这些都是顺带手的。

警方:你这次来安康,也是准备杀人?

余延军:当然了。这次我回到安康,先是在列车上跟踪了一个30来岁的妇女,下车后准备伺机杀掉。她出了安康站,我就跟着她。顺着公路跟了一段,这个妇女走进了路边一户人家。我没想到她就住在火车站附近,没来得及下手,就只能走了。我回到车站,看到车站外面有一个高个子民警在走夜路。我最恨警察,就想杀他,跟着他走了一会。后来我发现,这民警个子有1米8几,身体壮的很。我才1米65,怕一锤子砸不倒他,反而被他抓住,就又放弃了。晚上2点,我又回到车站,骗了那对老夫妻,说可以带他们上车。谁知道,刚刚准备往外走,就被你们捉住了。也算这2人运气好,不然肯定没命了

余延军承认了自己的几个案子,但警方还是有些狐疑。

 

余延军杀人手法非常熟练,作案时候情绪稳定,毫不慌张,似乎是1个惯犯。

在安康杀死杨兴福老人,恐怕并不是余延军做的第一个杀人案件。

经过警方再三讯问,余延军自觉怎么都是死,彻底放弃抵抗,承认他还杀了好几个人。

1995年7月19日这小子刑满释放。仅仅2个月后,他就开始重操旧业,以盗窃为生。

9月某一天,余延军潜入旬阳县金洞乡1户农家,盗窃了一些民国时候的银元。回家的时候,他发现路边一户农家的门没有关,就顺道溜进去,想拿一些财物。

这家男主人已经50多岁,一个人独住,家里也没什么钱。在盗窃期间,余延军被男主人发现,两人发生打斗。男主人虽老,身体挺壮,余延军个子矮小,不是男主人对手,厮打中连连中拳,吃了亏。恼怒之下,余延军操起一旁的铁棍,对男主人头部猛砸数下,然后慌忙逃走。

第二天,邻居发现男主人倒在门外,急忙将他送入医院,最终抢救无效死亡。

余延军当时并没有外逃。听说男主人死亡后,他自知犯了大案。非常惊恐。

只是,这个案件却因县城警方水平,搞成了一起冤案。

余延军杀人后急于逃走,并没有拿走这家的财物。当地警方发现财物没有丢失,没想到是盗窃杀人,误以为是因家庭矛盾行凶。警方将同男主人有尖锐矛盾的儿子和儿媳抓捕起来,后来的事情大家可以想得到。

由此,余延军倒是没事了,他继续在旬阳晃悠。

11月一天,余延军心情郁闷,喝完酒后在县城溜达。走到体育场对面,余延军看到2个甘肃妇女刚刚从长途车上下来。其中1个妇女长的很像他的前女友,就涌起杀人的心思。

他谎称热心带路,将这两个老实巴交的农村妇女,骗到体育场对面的小河边。乘其不备,余延军用匕首将2人先后捅死后搜身,仅仅找到50元钱。

随后,余延军将2具尸体踢入河内。

发现2名外地妇女遇害后,旬阳警方开始四处侦查。

余延军见风声紧,觉得不能继续在老家旬阳杀人,开始乘火车以安康为中心流窜杀人。

为什么选择安康?余延军父亲曾经在安康长时间打工,余延军也在这里住过几年,对城市尤其是火车站周边比较熟悉。

1995年12月20日凌晨,余延军在襄渝铁路线一个小站下车,在车站外突袭了一个河南籍妇女。余延军用钢轨夹板,将这个妇女活活砸死,抢走950余元和一个600元的存折,尸体就丢在原地。

当年没有监控探头,又没有目击者,加上余延军和受害妇女素不相识,该案成为一个无头案。

2个月后,1996年2月27日余延军来到安康火车站,杀死了杨兴福老汉,这就是警方掌握的第1起案件。

其实,警方还有一个没有掌握的案子。

1996年3月9日21时许,余延军路过陕西省白河县境内白河一号隧道,发现一个男子独自走夜路。他追上去,用锤子将他活活砸死,抢走370元现金。

至此,余延军在短短8个月内作案11起,杀死12人。

警方询问余延军为什么要杀人?

余延军回答:不为什么!就是想杀人。我出狱以后一无所无,感觉生活没意思,又不愿意再进去坐牢,就想乱杀一通,寻求个枪毙。我准备一直杀人,直到你们捉住我为止。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火车站内的变态奸杀狂魔:余延军连续作案11起杀12人 | 上海娱乐网
分类:初中作文 标签: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