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快乐的国王”—–西哈努克

2017-11-19 09:51 评论 0 条

3在君主制国家中,大家都会有这样一种感慨:人民快乐,被罢权的国王幽闭宫中,一生也不快乐。但是,就在中南半岛的柬埔寨,就有一个国王,一生快乐,无忧无虑,甚至有些孩子般的童真。 他,就是西哈努克——柬埔寨的国父,两国人民的的朋友。

他的经历,足以打动找不到快乐的人。

智取独立

西哈努克1922年出生于柬埔寨首都金边。1941年,他的外祖父西索瓦·莫尼旺国王病逝,正在越南西贡市(现胡志明市)留学的他回国继承王位。

当时法国人把持着柬埔寨,19岁的西哈努克被法国人扶植上台:他在之前是一位风流的王子,喜欢吃鹅肝酱和黑松露、喝葡萄酒,打扑克,坐过山车。甚至与十几名妃子发生过恋爱关系!法国人认为总算找到一个“傀儡”了:他,似乎就是殖民者的牵线木偶。

1945年8月15日日本无条件投降,西哈努克一方面宣布3月13日为柬埔寨的独立日,一方面又出于对越南入侵的恐惧,认可了法军的重新回归。此后,他展开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诸国一系列的外交访问,通过国际舆论诉求柬埔寨的独立,终于于1949年获得在法兰西联邦内的独立地位,但同时,警察权和军事权依然掌握在法国手中。

不过,让法国人没想到的是,看似风流放荡的西哈努克对此状况无法满意,并在离宫发表了“在完全独立达成之前绝不返回首都金边”的宣言,终于使得全国范围内的反法示威运动达到高潮。法国人重新控制柬埔寨的阴谋破产,为西哈努克强硬姿态所震惊的法国最后承认了柬埔寨的完全独立,1953年11月9日,新生的柬埔寨王国成立。那年,他正值而立之年。

政治生涯

经历了独立运动的成功,充满信心的西哈努克希望进一步深入参与政治,但在君主立宪制的宪法制约下,国王的活动范围受到很大限制。于是西哈努克于1955年3月3日将王位让予其父诺罗敦·苏拉玛里特,同年4月7日,组建政治团体“社会主义人民共同体”并担任总裁。退位后的西哈努克被国民称呼为“殿下”。社会主义人民共同体于同年的总选举中获得压倒性胜利,控制了国会中全部议席,西哈努克则出任首相并兼外交大臣。1960年3月,苏拉玛里特国王去世,在王位空缺的情况下,西哈努克又就任新设的“国家元首”之职,成为柬埔寨的最高政治领袖。西哈努克将自己的政治理念称为“佛教社会主义”:在佛教的保护和君主制的体制下实行社会主义式的政策(本质上属于“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的一种)。同时,在外交上严守中立,在当时冷战愈演愈烈的国际情势下,柬埔寨也得以同时获得东西两阵营的经济援助,并在邻国越南和老挝都陷入内战时,独善其身式地维持了国内的稳定。然而在这一时期,政府内左右两派的对立不断激化,西哈努克对于左派的态度在重用和弹压之间不断摇摆,最终逼使波尔布特、英沙里、乔森潘等一批左派领导人进入边境丛林区展开武装斗争,为日后红色高棉运动埋下种子。2

1970年3月,首相兼国防大臣朗诺将军和副首相施里玛达殿下(西哈努克的表兄弟)趁西哈努克在莫斯科国事访问期间发动政变。在此次政变之前,西哈努克已经被认为是同情北越的亲共主义者。西哈努克对于遍布柬埔寨境内的越共补给基地以及“胡志明小道”都采取默认态度,又对1969年发生的美国对柬轰炸发表公开谴责,并于1970年1月,就美军在越南南方攻击行动中所造成的数千件平民死亡事件发布了政府公报。此外,南越的“被压制民族斗争统一战线(FULRO)”在发动叛乱后,也每每逃入柬埔寨境内逃避追击。这一切都使当时的美国政府逐渐与西哈努克疏远,并尝试支援亲美派的朗诺以期取而代之。20世纪70年代,柬埔寨发生了历史性的悲剧。1970年3月,美国扩大侵略越南战争,鼓励柬埔寨内阁首相朗诺发动军事政变,推翻国家元首西哈努克,建立亲美叛国的反动政权。在这种情形下,中国领导人毛泽东、周恩来亲切接待了流亡到北京的西哈努克亲王,同意他及其家属长期留住北京。与此同时,还大力支持和帮助他在北京成立了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和团结政府。在中国的全力支持下,柬埔寨解放力量经过五年多的艰苦奋斗,终于取得了最后的胜利。1970年3月18日,柬埔寨内阁首相朗诺在美国的指挥下,发动了军事政变,废黜西哈努克国家元首,后又判处他死刑。当时,西哈努克正在访问法国、苏联期间,并将路过中国返回金边。在他离开莫斯科之前,苏联领导人将柬埔寨发生政变的消息告诉了他。西哈努克极为悲痛,在飞往中国的飞机上他失声痛哭。政变后,朗诺政权开始执行激烈的反越南政策,柬埔寨境内的越南裔住民遭到迫害、流放乃至虐杀。此外,朗诺也放任美军及南越军队以“追击越共”的名义侵入柬埔寨境内,美军的轰炸范围也在这一时期扩大到柬埔寨全境。仅仅一年半时间内,就造成了数十万农民的牺牲以及200万难民的产生。农村基础设施遭到大量破坏,也使原本是粮食出口国的柬埔寨转落为粮食净进口国,这一状况使柬埔寨原本的稳定局面受到动摇,也为红色高棉的势力扩大营造了有利环境。周恩来总理获悉中国驻柬大使馆关于柬国内发生政变的报告,决定亲自迎接被废黜的西哈努克元首来中国。19日上午,周恩来、叶剑英、李先念等几位领导人到机场亲自迎接西哈努克亲王,还邀请了46位外国驻华大使参加。飞机降落后,西哈努克快步走下飞机与周总理等人亲切握手,热情拥抱。周总理深情地说:“热烈欢迎西哈努克亲王来华访问!您仍然是柬埔寨的国家元首,我们永远承认您,决不认同别人!”面对中国人民为他举行的欢迎仪式,西哈努克心情十分激动。在随后的两三天里,周恩来总理又到宾馆同他进行了两次交谈,西哈努克表示,为了国家的独立和民族解放,必须成立团结一致的民族统一阵线和联合政府,希望中国给予大力帮助。

柬埔寨民族团结政府成立后,为支持他们的和平解放,中国政府同民柬团结政府每年都签署无偿军事援助的协议。当时,由于柬埔寨伪军控制着交通要道,中方运输武器装备的惟一通道就是著名的“胡志明小道”。这条道路从越南北方经过老挝南部进入柬埔寨东北部地区,全长1200多公里。周总理决定,中方要同越方全面合作,进一步改建和扩建“胡志明小道”。随着道路的开通,车辆运输时间从半个月缩减到五天,中国政府派军事人员把武器装备和援助资金运送到柬埔寨。最初运输车辆只有几十部,后来猛增到1974年的1500辆,几年里中国援助柬埔寨的物资总金额达到几亿元人民币。1973年2月至4月,西哈努克曾从北京经过越南河内,经过这条“胡志明小道”回国。1975年4月17日,朗诺伪政权被打败,首都金边获得了彻底解放。

1975年,红色高棉终于占领柬埔寨全境,朗诺政权崩溃。在民主柬埔寨执政期间,西哈努克表面上是国家的最高领导人,但并无任何实权,日常生活除去由柬共安排的地方视察之外,即是被软禁在王宫之中。被允许与西哈努克共同居住的,仅有其第六位夫人莫尼克王妃和两位王子(分别是现任柬埔寨国王西哈莫尼和日后加入红色高棉的王子诺林达拉那)、以及为数很少的侧近侍从。至于其他尚留在国内的王室成员则被全体流放至地方,西哈努克的五个儿子和十四个孙子在此过程中被虐杀。甚至在一段时期,西哈努克自身都身处被处决危险之中,只是在中国政府向波尔布特政府施压后才幸免于难。此后西哈努克以患病为由希望能够出国疗养,但遭到政府拒绝。1976年4月,西哈努克辞去国家元首之职,并被幽禁在王宫中,与外界失去联系。1979年1月,柬埔寨遭到越南入侵,越南军队逼近金边。波尔布特首相重新找到西哈努克,请求其参加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向大会控诉越南军入侵的不正当性。西哈努克终于得以与家人和侧近一同离柬出国。同年,越南在柬埔寨建立傀儡政府并成立柬埔寨人民共和国,此后的十多年中,西哈努克创建了奉辛比克党,出任流亡政权 民主柬埔寨联合政府的首脑,并接受美国的有限援助。

1992年3月,联合国驻柬埔寨临时权力机构维和行动开始。1993年4月至6月,联合国组织在柬埔寨进行了总选举,由西哈努克的次子诺罗敦·拉那烈率领的奉辛比克党成为第一大党。同年9月,制宪议会颁布新宪法,确认柬埔寨重新实行君主立宪制,诺罗敦·西哈努克再次继位成为国王。1994年,柬埔寨发生未遂政变,事件最终以王子诺罗敦·夏卡朋遭到流放而告终,在整个政变过程中,西哈努克国王都在北京接受住院治疗。

2004年10月29日西哈努克国王再次退位,王子诺罗敦·西哈莫尼继位。他本人则于2008年定居北京。

2012年10月15日,陛下在北京逝世,我国政府为他降半旗致哀。1

轶事两则

作为国王,他有着无穷的快乐。他曾说:“柬埔寨人民都是淘气的孩子,这里面包括我。”

他多才多艺:电影(经常是兼导演、编剧、指导于一身)、照相、摄影、词曲、吉他、小提琴、象棋他无一不通。

他大方开朗:1979年,邓小平副总理访美时,见到他,恰好逢尼克松宴请他吃饭。他带着陛下一起去。尼克松性格豪爽,将一大盘西冷牛肉摆在陛下面前,而陛下是佛教徒,尼克松的家人告诉他说陛下不吃牛排,但是还没等尼克松叫服务员,陛下已经吃的津津有味了;有一次在青岛访问,吃饭时,他叫随从给他点一份鸭血汤,随从很吃惊。汤端上来后,陛下连喝了5碗才不喝了。

爱吃鱼和螃蟹,爱喝青岛啤酒。有人开玩笑说,他只差一件北京户口簿了。

在生命的最后几年,他都和普通人一样快快乐乐地生活着。

他每次出行,都会浮现孩子一般天真浪漫的笑容。

西哈努克陛下说,他为能与毛主席、周总理、邓大人、江总和胡总等中国领导人建立深厚友谊感到荣幸。历史证明,柬中友谊是经得起时间和世界风云变幻考验的。陛下说:“我始终把中国作为自己的第二故乡,希望柬中传统友谊世代相传。”

结尾

他是柬埔寨人民和中国人民之中永远淘气的孩子。他不慕王宫的繁华,愿意按照自己的快乐来做自己,世界上能有几个国王如此呢?

天真快乐的陛下啊,我们永远怀念您!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世界上最快乐的国王”—–西哈努克 | 上海娱乐网
分类:小学作文 标签: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