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年前解放军关闭所有妓院:妓女们一哭二闹三上吊四脱衣服

2017-11-22 09:49 评论 0 条

1949年11月21日(距今68年),北京市第二届各界人民代表会议通过了关于封闭妓院的决议,当天就由驻军执行。有意思的是,并不是所有的妓女都愿意被改造,很多人闹得不可开交。甚至有妓女脱了衣服吓住看守的解放军战士,借机逃走。

1

妓女在中国甚至世界上存在几千年之久,任何国家也都有这样的人,只是形式和名字不同罢了。

甚至在阿拉伯社会,如伊拉克、伊朗都存在妓女。萨达姆曾经对妓女几次直接的抓捕枪决,仍然不能消灭她们。

为什么呢?有买就有卖。

想要彻底消灭所谓名妓和暗娼,恐怕只能让全世界男人全部去练葵花宝典了。

扯远了。

 

中国妓女至少有3000年历史,到了清代和民国时期娼妓也是非常之多的,形成了自己特有的文化。

最兴旺的1917年,北京注册妓院达391家,妓女3500人,私娼估计不下7000人。

上海则更夸张。作为中国最繁华的城市,建国后上海统计妓女和各种名义的私娼高达近3万人。

很多认为妓院就是直接脱裤子的地方,至少民国不是如此。民国的妓院在很多时候是一个社交场所,里面也有很多艺人。

民国期间的妓院分为四等,一等妓院被称为“清吟小班”,二等的称为“茶室”,三等的叫“下处”,四等的才是众所周知的“窑子”。

“清吟小班”为四级之首,基本就是一个有女人的社交场所。这里面妓女的素质比较高,年轻加花容月貌,很多还是从小学习琴棋书画,说拉弹唱。客人来这里多是谈生意、会朋友或者个人消遣。这种妓院妓女一般不留住宿的客人,只和客人隔着桌子聊天。当然,如果客人真的愿意出重金,妓女还是会陪睡的。

至于茶室和前者差不多,妓女才貌则差了一截,这里可以留宿客人。

下处以卖身为主,妓女相对年龄较大、相貌一般,客人档次相对较高,普通市民。

至于窑子就完全是付钱过瘾的地方,房屋极为简陋,一般仅有简桌铺炕,而来者多为社会最底层:脚夫、车工和苦力之流。

窑子里的妓女一天接待二三十个嫖客都不算新鲜,当时有一种说法就是四等妓院的妓女卖身卖到提不上裤子。

 

妓院这么多种,妓女也有很多种类型。

自然,绝大部分妓女都是穷人家的孩子,是生活所迫。但也有些妓女是好逸恶劳,不愿意做苦工而走上这条路的。

事实上,绝大部分妓女对于改造是恐惧的,甚至是抗拒的。

1948年,国民政府机关某报纸对上海市500名妓女的调查,发现56%的妓女对她们的职业表示满意。有一半人表示无意改换职业,而有略微四分之一的人表示愿意从良,但要找一个有钱的丈夫。

占领上海后,因这里妓女实在太多,无法短时间解决她们生活问题,只能一批批的关闭妓院。

于是,上海还是到处都是妓女,只是大部分成为暗娼。

1

当时民警回忆:马路上一个电线杆子下面一两个妓女,到处都是。她们穿得妖里妖气,脸上擦着厚厚的脂粉,嘴唇上的口红涂得像朵喇叭花儿,有的甚至撩起衣襟,露出白生生的大腿。

为此,一些群众有意见,认为:国民党都被打跑了,大上海街上还有妓女拉客,成何体统。

1951年11月13日,上海警方通知全市剩下妓院的老板马上关门,准备将所有妓女收容改造。

这下,妓女们就炸了锅。

当时很多谣言,一种说法是要将妓女都送到新疆东北做苦工,嫁给残疾军人,一个女人配十个;另一种更可怕,就是朝鲜在打仗,前线缺血,要把妓女养起来专门抽血。

女干部回忆:用汽车把她们从妓院装上的时候,这些妓女都哭了,都不上车。每一个人都管老鸨叫老妈妈,管大茶壶叫爸爸,共产党要杀我们啊,我们不愿意去,又要卖我们了。我们愿意跟着妈妈爸爸啊,又哭又叫,唧唧哇哇。

 

将妓女们带入妇教所,一下车,妓女就开始大哭大闹。

还是女干部回忆:有一个妓女喊了,姐姐妹妹,哭!很灵,她这么一喊,三百多人一齐哭。有的叫妈妈啊(老鸨),你在哪里啊,孩子在这里连通信给你都不行啊。我坐在那里,叫警卫营长搬来一个凳子,看着哭。哭了几个小时,送饭来,盛完了,都泼在地上,没有一个吃的。

还有的女干部回忆:扑面而来的是一片哭天抢地的号叫,一个个花红柳绿,又披头散发、捶胸顿足。又哭又闹的,上房逃跑的,寻死上吊的,往外冲的,还有凿墙洞的,无所不有。

还有更厉害的。

女干部裴棣回忆:就在女干部去打饭时,一名妓女突然对着站岗的战士敞开上衣,露出乳房。战士才18岁,当即吓得背过身去。半裸的妓女喊“姐妹们快跑,解放军不敢向我们开枪!”我们见势不好,拔腿往大门口冲,站岗的战士也回过神来,但仍挡不住妓女们疯狂的外涌。

 

过了几天,妓女们倒是吃饭了,但又有大事发生。

妇教所根据上面命令,要先给妓女们检查身体。当时医疗很差,大部分妓女都有各种各样的性病,有的还非常严重。

结果,医生一来,拿出针管要抽血,妓女们立即炸窝了。

之前就谣传要将她们抽血抽死,这下个个又吵又闹,躺在地上打滚,把瓶子也摔了,桌子也推倒了,最终大部分人还是被抽了血。

妓女们也很聪明,她们发现抽的血并不多,才松了一口气。

过了几天,医生们又回来,通知一些有病的妓女需要入院治疗,她们才相信真是为了他们治病。

 

各种事情还多很。

告诉大家,千万不要小瞧妓女。很多妓女走南闯北,接触过三教九流的人物,她们的见识绝对比一般男人多,至于大家闺秀、小家碧玉的良家女孩,就更别和她们比了。

进去以后,妓女们妇教所一切都瞧不上,觉得根本没有妓院好。

那些管理她们的女干部,妓女们也不放在眼里。

这些多是农村出身的女孩,一般也就是20岁不到的年级,到上海之前大部分没见过电灯。

这些女干部绝大部分没有结婚,在当年自然百分之百是处女了。

那个年代,上海是笑贫不笑娼,妓女么自认为女干部又土又呆,纷纷说“一个个男不男女不女的,什么玩意!”“别说去百乐门,我看他们大菜都没吃过!”“就凭她管我们?她见过屁!”

平时这些妓女都围在一起,疯疯癫癫地大谈男人话题。女干部一靠近,她们就故意说得色情些,将女干部们羞走。

女干部还回忆:有几个似乎是在谈男人,谈着谈着,竟尖声怪叫起来“没有男人,闷死我了。”

又一次妇教所组织她们去看教育电影,女干部回忆:妓女们穿着妖艳的旗袍,扭着腰排着队,一路上遇见老相好的,还飞眼。我们看见了,生气说“严肃点!”她们就嗲声嗲气地哼一声“哟!”

 

又过了一段时间,开始准备将妓女们送到各个工厂或者作坊,教授他们一些技能。

这些妓女又大闹:姐妹们,动手了啊,准备把我们送到东北开荒了。

于是一些妓女大哭大吵,一些以死相逼,要撞墙上吊,就是不出门。

但还是有一些人去了,当晚就又回来,告诉别人自己学了什么。时间长了,妓女们也就不怕了,也都去学学摇纱、织袜、织毛巾、缝纫之内的活。

总体来说,绝大部分妓女还是想好好嫁个人,生几个孩子过日子的。几年内,她们大多变得安分守己,也服从管理。

最后妓女们怎么样了?都有个归宿了。

 

以上海为例:1953年,教养所开始陆续释放改造好的妓女,标准是政治表现好;疾病痊愈,无恶习;有技术,社会上能接收。家在乡下,在上海没有亲戚的,一般都送交她们的老家,上海有亲人的,被分配到城镇工厂里工作。而第三类无家可归的,由劳教所的一些工作人员陪着,送到甘肃、宁夏和新疆的国营农场中,很多嫁给军人。她们中很多人同意去,因为有结婚从良的机会。1955年,上海教养所有1000多妇女自愿报名参加新疆建设兵团的援建工作,最后去了920个。这批妇女去了之后,几乎都很顺利地找到对象,也有一些和当地人结婚生子,留在了新疆。

由此,新中国宣布消灭娼妓。在1972年版的《新华字典》里,连娼、妓、嫖这几个字都没有了。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68年前解放军关闭所有妓院:妓女们一哭二闹三上吊四脱衣服 | 上海娱乐网
分类:初中作文 标签: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