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二战场或陷生死存亡危机:美国导演货币战争

2016-07-14 09:04 评论 0 条

昨天,菲律宾南海仲裁案靴子落地,仲裁庭作出非法无效的所谓最终裁决。对此,官媒新华社撰文称,菲律宾共和国阿基诺三世政府单方面提起仲裁违背国际法,仲裁庭没有管辖权,中国不接受,不承认。

中国决心不接受国际仲裁庭下周就南海争议作出的裁决,这种做法虽然不常见,但并非没有先例。美国就是一个大国无视国际法庭裁决的尤其突出例子。

1986年,位于海牙的联合国国际法院(InternationalCourtofJustice)裁定,尼加拉瓜在诉美国案中胜诉。该中美洲国家指控美国支持其国内的反政府武装分子,并且在该国多个港口布雷,企图破坏该国的社会主义政府。

当时美国抵制了大部分诉讼程序,称法院没有管辖权,并且拒绝执行法院作出的向尼加拉瓜首先支付3.7亿美元的判决。

美国随后利用其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地位,否决了要求其执行有关尼加拉瓜判决的决议,并且无视联合国大会后来就此事通过的另一项决议,美国直到1988年才因美国国会的阻止而停止支持尼加拉瓜的反政府武装分子。

与此类似,此次在海牙常设仲裁法庭(PermanentCourtofArbitration)涉及中国的案件也是小国控告其强大邻国。菲律宾认为,中国对“九段线”(nine-dashline)内南海大片水域拥有主权的主张违反了国际法。

中国同样认为该法庭没有管辖权,并且拒绝参与诉讼程序。可以想见,如果该法庭在多个事项上作出不利中国的裁决,中国将采取类似美国30年前的做法,即无视裁决,坚持强硬立场。

海牙国际法庭对南海领土仲裁做出裁决,而这只不过是美国导演的另一场货币战争而已,正如2012年中日钓鱼岛背后的货币战争一样。

已故的新加坡独裁者李光耀就曾说过:“这个世界上没有所谓的台湾问题,只有中美问题。”如果把这个结论用在南海,我想同样是适用的。南海问题,本来就是一个可大可小的问题,把它放到南海,它是一个大问题,可是当把南海问题放到中美之间,你会发现这亦不过是两个重量级对手在博弈的时候其中一方布下的一个小障碍。

专家指出,美国利用南海问题挑起货币战争和贸易战争并非首次。2012年,美国曾用挑起中日钓鱼岛争端的方式,成功瓦解了中日货币联盟与中日韩自贸区。

为了瓦解人民币在东南亚的国际化之路,美国又故伎重演,挑起中国和东南亚国家的领土争端,如果中国和这些国家的领土争端越来越激烈,若发生战争,中国与这些国家的货币联盟、贸易联盟也就随之瓦解了。

2012年之前,中国、日本、韩国这三个美元储备大国,在美国次贷危机发生后,无法忍受美国多次宽松货币,使得外汇储备不断缩水,同时每年向美国进贡无数的铸币税,终于下定决心组建一个货币联盟,成立一个亚元,组建东亚自贸区。

日本不但和中国签订了货币互换协议,日本央行还准备购入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一旦日本央行储备人民币,这将是中国人民币国际化历史划时代意义的大事,标志着人民币国际化的成功。

一旦世界上第一外汇储备国中国、第二外汇储备国日本,互相成为储备货币,那么必然大大降低美元的储备比重,那接下来美元在国际上将受到最重大的打击。

美国当时处于次贷危机后的紧急状态中,如果中、日两大美国最大的债权国抛售美元债券,美国必然爆发新的一次危机,而且因为中日货币互为储备货币,美国还无法通过印刷钞票来偿还所欠中日的庞大债务。

美国于是就采取了挑起中日钓鱼岛争端,来瓦解中日货币联盟,瓦解东亚自贸区。结果中国和日本在领土争端面前,谁也不会退让,于是中日货币联盟和东亚自贸区也就不了了之。

美国用了最险恶的一招,也最见效的一招,瓦解了东亚的联盟,重创了人民币的国际化,捍卫了美元的霸权。通过领土争端,是瓦解中国和周边国家结盟的最好方法。

在东亚自贸区被瓦解后,中国的战略转向了与东盟进行自由贸易,因为东盟是中国在亚洲最重要的战略利益所在。中国的战略经济利益有二,一是东亚,二是东盟。

而且这几年中国与东盟的贸易每年以百分之几百的速度增长,从过去年贸易额几百亿美元不到,发展到现在几千亿美元,最为重要的是,人民币在东盟地区的影响力太大了,很多东南亚国家都将人民币作为流通货币。

一旦中国的人民币在东盟国际化成功,那么人民币的国际化可以说成功了一半,将东南亚纳入人民币的范围,这是美国非常害怕的事情。

为了瓦解中国人民币在东南亚的国际化成功,美国又用了瓦解中国和日本的套路,挑起中国和东南亚国家的领土争端,只要中国和这些国家的领土争端越来越激烈,或发生一场战争,中国与这些国家的货币联盟、贸易联盟也就瓦解了。

这一招对于中国屡试不爽,对于亚洲国家也是屡试不爽,只要涉及到领土争端,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都不会妥协、退让,因为这涉及到国家主权。

在整个21世纪里,全球争夺的是什么?表面上看是资源的争夺,能源的争夺,地缘的争夺,但是实际上最重要只有一个东西:对全球资本的争夺。

谁能吸引全球最大量的资本,谁就能获得发展的机遇。哪个国家能获得资本的追捧,哪个国家就可以建立起对其它国家的不对称优势。

实际上,美国现在要跟全球其它地区争夺的既不是能源,也不是资源,更不是地缘,美国让日本、菲律宾对中国挑起领土之争,并不是它想要这些地区和领土,作为一个金融帝国,对它来说只有一样东西是最重要的,那就是维系整个帝国运行的血液:资本。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中国的外储意外增加之后,萨德系统会在第二天立马宣布入韩。军事从来都不服务于军事,军事从来只服务于政治,而政治,本质上只服务于经济。

不管是东北亚,还是钓鱼岛,又或者南海,在这些红灯不断亮起闪烁的热点背后,都只有一条主线,那就是对资本流动方向的驱赶和引导。

所以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南海问题,只有中美对全球资本的争夺问题。

英国脱欧只是整个欧元区解体的一个开端,而我看不到任何人或组织能够阻挡整个欧元区在未来20年逐步滑向解体的趋势。曾经有一句老话说:“如果你在森林里遇到了熊,那么赶紧蹲下来系鞋带。因为你未必快得过熊,但你只要比身边的人更快就够了。”很明显欧洲现在就是那个躺到在血泊里被熊大快朵颐的家伙,欧洲的血流到哪里,就会给哪里带来局部的滋润。

在此之前,资本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把美国当成避险的地方,但现在,明显多了一个选择。对于美国而言,这可不是什么值得庆祝的消息。而且资本不单止追求收益,更追求安全。

如果以后的世界变得越来越动荡,中国现在这种相对保守但对社会管控能力更为强大,可以带来一个更稳定更安全社会的国家,搞不好会越来越显示出自己的“制度性优势”。

如果越来越多的资本逐步意识到这点,那么作为一个靠对外输出巨额逆差,再依靠其它国家流入大量资本购买国债来输入流动性维持整个循环的国家而言,无异于像看见了一个逐步逼近自己脖子的绞索。

对于中国来说,真正严峻的形势不是海洋权益被人蚕食,不是岛礁岛屿被人蚕食,而是中国的发展可能因为我们自己急于去解决这些眼前利益,而中断发展进程,这才是我们面临的真正严峻的形势。别人占一个岛一个礁并不能决定国家的生死存亡,但如果处理不当,却完全有可能让自己陷入生死存亡的危机。

中国的核心利益从来就不在哪个小岛,而是如何通过不断升级自己的核心产业,吸引全球资本,同时向外扩散人民币的影响力,从东北亚到东南亚甚至到中东和非洲,把美元的影响力挤出去。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中国第二战场或陷生死存亡危机:美国导演货币战争 | 上海娱乐网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