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波黑将军普拉亚克当庭自杀:残酷的屠夫死有余辜

2017-12-01 09:08 评论 0 条

今天波黑克族将军在海牙当庭服毒自尽,这并不稀奇。他们是民族仇杀的施暴者,也是受害者。波黑内战,是二战以后,白人中最可怕的流血战争,也是最可怕的民族仇杀。男人和儿童被残杀,妇女被强奸。

报道是这么写的:在对波黑战争时期6名前军队和政坛高官的上诉案进行宣判时,被告之一、现年72岁的克罗地亚将军斯洛博丹普拉亚克被宣判20年监禁,他当庭表示“绝不认罪”,随后喝下了一杯液体,他声称那是毒药。审判长当即中断庭审,并强调“不要拿走他用的玻璃杯”。晚些时候,克罗地亚官方新闻通讯社报道称,普拉亚克在医院死亡。

90年代,随着苏联的瓦解和铁托的去世,南斯拉夫也风雨飘渺。

巴尔干地区各民族有着很大的民族仇恨,几百年来各种仇杀不断。更要命的是,这里的民族没有一个是好惹的。为什么?好惹的民族早就被屠杀消灭了。

仅仅二战期间,塞族、克族、穆族分别组织自己的武装力量,互相仇杀。其中尤以塞族的切特尼克最为疯狂。他们宣扬:把塞尔维亚的土地扩张到每一个有塞尔维亚人居住的地方,然后清洗所有的异族!

大量穆斯林和克罗地亚的男性被他们屠杀,女人则被他们强暴。

当然,克族政权乌斯塔沙也好不到哪里去,一丘之貉而已。

1

这些极端民族政权随着铁托的胜利而垮台,但民族仇恨却隐藏了下来。

铁托时代,南斯拉夫大体稳定,内部仍然问题重重。

铁托的去世加上国家经济恶化,原本民族矛盾有激烈的爆发,最终导致南斯拉夫解体,各民族纷纷独立。

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的独立,都伴随着战争,其中克罗地亚的战争还持续数年,伤亡惨重。

不过,这两个国家的民族成分相对单一,民族对立并不激烈。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人都占据人口的大多数,绝大部分支持独立。

而400多万人口的波黑就不同了。波黑是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的简称,它处于南斯拉夫的中部,是民族聚居区。该国的首府,就是大家都听过的萨拉热窝。

在战争爆发之前,这里居住者6个民族,其中3个民族占据了几乎全部的人口,分别是:穆斯林(或者叫做波斯尼亚人)、克罗地亚人和塞尔维亚人。

南斯拉夫本来没有穆斯林,更谈不上成为一个独立的民族。

在奥匈帝国控制南斯拉夫之前,土耳其人一手拿着弯刀一手拿着古兰经,征服了这里长达300多年。

土耳其人宣布,如果当地老百姓信仰伊斯兰教,农民可以少交税、男人可以做军官和官员、有钱的可以进入上流社会。

对于坚持基督教和犹太教信仰的当地人,土耳其人把他们叫做畜生,是压榨的对象。

因此,很多当地人改信了伊斯兰教,形成了大量的穆斯林群体。

此时波黑的民族中,穆斯林占人口约一半,克罗地亚人占人口的百分之二十,其余三百分之三十是塞尔维亚人。

随着别国独立的风潮,波黑的穆斯林和克罗地亚人,不愿意再被塞尔维亚人管辖,试图独立。

因为人口占优势,1992年3月3日,波黑议会进行的合法投票中,穆族和克族顺利通过了独立提议,宣布波黑独立。

波黑塞族人自然不可能坐视不理,在南联盟的支持下,进行武力攻势。

穆斯林和克罗地亚人也纷纷组织了自己的部队,穆族军队11万、塞族8万、克族5万。三军开始激战。战争初期,塞族有绝对的优势。他们多是前南人民军的官兵,拥有大量重型武器和丰富作战经验。

穆斯林和克罗地亚人则基本没有重武器,战斗力悬殊,塞族控制了国土的百分之七十。

直到1995年,塞族仍然掌握战争的优势。处在优势地位,塞族极为嚣张,肆意妄为,甚至敢于大举攻击维和部队。

随着战争的继续,三个民族的冲突很快演变为种族仇杀,各民族都有大量人员死亡。

北约再三干涉,甚至直接出动空军轰炸,抑制了塞族的攻势。从1995年,开始塞族逐步走向颓势。克族和穆族在北约空军帮助下反攻,大体恢复了战前的控制区,三军停战,国家分为两个部分高度自治。穆克联邦控制波黑领土51%,塞族控制49%。

波黑战争中是民族仇杀,战争的对象并不仅仅是军人,也包括平民。对于拼命的屠杀是无处不在的。

440万人口几乎人人都遭了大难,有27.8万人死亡,伤者无数,200多万人沦为难民;全国85%以上的经济设施遭到破坏,国家成为一片废墟,直到今天经济也没有恢复。

因是民族战争,塞族一些军官认为必须将敌人不分男女彻底消灭,才能保证和平。

塞族在波黑战争中的屠杀很多,最有名的就是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

1995年7月11日,已经陷入颓势的塞族攻入北约划定的安全区斯雷布雷尼察镇,将600名荷兰维和部队缴械和包围。

斯雷布雷尼察是深入塞族控制区的一块飞地,塞族人对他如骨鲠在喉,已经封锁了1年。

从11日开始,塞族人认为必须一劳永逸解决这个问题,对这里的2万穆斯林展开了大屠杀。

穆族指挥官姆拉迪奇以胜利者的姿态步入斯雷布雷尼察,宣布:“报复这里的土耳其人(穆斯林)的时刻终于来临了。”

11天内,共有8000穆斯林男人、少年甚至儿童,被集体杀死,穆斯林妇女很多被强奸或者轮奸。

前南斯拉夫国际刑事法庭这样描述了屠杀的过程:“绝大多数遇难者坐卡车和客车来到关押地和处决地;许多人被蒙住眼睛,他们的手被捆绑;他们按照小组被叫出卡车和客车,然后被射杀。尸体在处决地或者靠近处决地的地方被立即掩埋。为了防止日后作证,军队强迫负责运送的汽车司机也要至少杀死1人。”

当时的场面是万分残酷的,幸存者回忆:几千名男人被处死埋入万人冢,几百名男人被活埋,男人和女人被肢解屠杀,儿童在母亲面前被杀,一名祖父被迫吃自己孙子的肝。这是真正的地狱景象,写在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

还有幸存者回忆:7月11日那天,我们这一家被塞军强行分开。没有多少挣扎,爸爸和哥哥被拉上一辆卡车,别看我现在挺高的,当时由于发育得晚,14岁时还是班里最矮的个头,因此就跟妈妈和姐姐一辆车,开去了图兹拉,而我那些同班同学大多就永远没了。从图兹拉到战后的萨拉热窝,我们都一直等着亲人的消息。2008年,爸爸尸骨的DNA被验出,去年,哥哥也被证实遇害。

幸存者还有很多,迈维路丁回忆:我预感到塞族人要对我们下毒手。我试图想把我的堂弟拉过来,好让我们死在一起。但还没等我把手伸过去,他们就向我们开了火,哈里斯和另外几个站在前面的应声倒在血泊里,我也随之扑倒在地上。我清楚地听到怒吼的枪声和痛苦的尖叫声。哈里斯的尸体压在我身上。正是这样,我才保住了性命。

这是二战结束以后,全世界极少见的种族灭绝行为。

战后,塞族对此百般抵赖。随着证据和证人的不断出现,尤其是埋藏尸体的万人坑的发现,塞族人也逐步承认了罪行。

2004年,波黑政府才承认杀害了7000余名穆族男人。

2010年,塞尔维亚议会以微弱多数通过一份决议,就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事件道歉。

因反人类罪和种族灭绝罪,波黑塞族共和国前领导人拉多万·卡拉季奇被判处40年监禁,幕后主使的姆拉迪奇将军被判处无期徒刑。

还有很多将军因此被判刑。

当然,屠杀并不仅仅是在斯雷布雷尼察,而是遍布全国。

屠杀者也不仅仅是塞族,也包括克族和穆族。

此次服毒自尽的克族将军普拉亚克,不过是这些屠夫中的1个人而已。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前波黑将军普拉亚克当庭自杀:残酷的屠夫死有余辜 | 上海娱乐网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