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沟里隐藏的惊人罪恶:04年河北磁县奸杀开膛挖心大案

2017-12-11 11:56 评论 0 条
杀人案,并不稀奇。奸杀案,也不稀奇。但奸杀开膛挖心案,你听过吗?2004年磁县发生的可怕案件,侦破过程更是一波三折,险些成为一个冤案。好在主办民警具有高度的责任心和业务水平,最终擒获挖心的恶魔。
河北省的磁县,背靠太行上,境内有三分之二地区是山地的丘陵,地形相当复杂。
磁县人口只有50多万,却是晋、冀、鲁、豫四省的交汇处,社会治安很差。
仅仅2004年,小小的磁县就有16起凶杀案。
走出磁县县城,向西北走上五六里,就可以看到连绵的丘陵地带。西北丘陵属于光禄镇,老百姓叫做贺兰山,传说岳飞的岳家军曾经在这里重创金兵。光禄镇一共只有7个村庄,人口并不多,分散住在36平方公里内的山上山下。
没有树木只有茅草的荒山众多,平时鲜有人涉足。这些貌似美丽的原生态环境中,隐藏着可怕的罪恶。
2004年7月12日,一场暴雨后,光禄镇李家岗村的几个半大小子出去放牛。少年们玩心重,找了个遮阳的地方,痛痛快快的打起扑克来。这一打就是几个小时!等到他们回过神来,几头牛早就不知去向了。
少爷们赶忙分头去去找牛。
半个小时内,几乎所有的牛都被找到了。只有外号叫做强子的少年,没有找到自己家的牛。
强子吓呆了:糟了,要是牛不见了,我回家肯定被爹打死。
几个小伙伴一边劝他,一边四处寻找。
终于,爬上山包的一个少年眼尖,发现有个没人去的荒草沟内,露出牛的脊背和什么闪亮的东西。少年赶快喊:强子,你家的牛钻进山沟了,你快去赶。沟里面好像还有什么东西,你顺便看看,值不值钱?
强子很高兴,跳到沟里把牛牵了出来。这条沟的荆棘很多,牛不敢往里面走,这才一眼就看到了。
牵牛的时候,强子又发现,闪光的东西是1辆自行车的前车灯,就在距离牛二三米的地方。
强子说:奇怪了,谁把新自行车丢在这里?你们下来几个人帮我忙,扛去卖废铁也能换几个钱。
2个少年先后跳下来,3人一起去扛车。
强子走在最前面,一把扶起自行车。
一秒钟后,强子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惊叫,转身拨开两人就跑。
后面2个少年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了?你干嘛?有蛇?
强子已经惊慌失措,哪里还能回话。他不顾一切的爬上沟,跑得无影无踪,连牛都不管了。
2个少年莫名其妙,小心翼翼的走了几步,定睛一看。
我的妈呀?距离自行车不到2米处,赫然躺着一具白骨。骷髅的眼眶上两个黑洞,似乎阴森森的盯着他们。
年纪小的少年,被吓得当场尿了一裤子。
这几个半大小子完全被吓傻了,回家以后还惊魂未定。
直到第二天,他们缓过神来才告诉了家长,家长立即报警。
13日下午,当地派出所所长袁笑天接到报警,说发现一具尸骨。
袁笑天立即带着几个民警赶赴现场!
在确认这不是老坟的遗骨后,袁笑天赶忙上报磁县公安局。
杀人案件非同小可,几小时后,磁县公安局局长王毅林冒雨赶到现场,县里的法医等40多名刑警民警也一同赶到。
这些刑警短的从警10年,长的30年,却从没看过如此可怕的现场。
一个办案民警多年后回忆:干了20年,什么现场都看过,再惨的也不当回事。但那天我刚看了几眼,头皮就发炸,心里有点发颤,不敢往沟里面走。真的很吓人。
现场惨不忍睹!
这具尸骨所在的荒山沟,距离村村道路并不远,只有100多米。这条沟比较陡峭,沟里又有荆棘和蛇虫,平时几乎没有村民到这里来,也算偏僻。
通过骨骼来看,尸骨是个年轻女性,身材不高。受害者仰天躺着,双手被反绑,头部和上身已经成为白骨,下身也基本只剩骨头,剩一点没有腐烂的组织。
尸骨傍边放着辆崭新的凤凰牌女式自行车,还散落着一些女性的用品,梳子、镜子、护肤品之内。
根据自行车的情况来看,这个女性被害时间应该不长,只有1到2个月。尸体高度白骨化,现场被十多场雨完全冲毁,再加上距离作案时间太久,哪里还能找到什么线索。
县里的法医能力不足,磁县只能迅速将这起命案上报河北省公安厅,后者立即派多名法医专家赶赴现场。
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些法医的验尸结果让所有人目瞪口呆。
法医对这具白骨的检验结论如下。
死者是年龄不到20岁的女性,身高1米58左右,矮小瘦弱。
根据尸体腐烂情况分析,死者死亡时间并不长,只有不到1个月。
不到1个月就变成了白骨?这并不稀奇。6月这半个月内,磁县持续35度高温、还几乎天天下雨。经过高温和雨水的反复浸泡,尸体腐烂的速度是非常惊人的。
死者头部有明显的骨折痕迹,是被钝器打击的结果。这些骨折不是陈旧伤,而是最近受的伤,显然是歹徒所为。
不过,这些伤痕并不致命,顶多造成颅脑损伤导致昏迷。受害者真正的死因,是被开膛摘心。
你没看错,是开膛摘心。
根据对骨骼反复研究,专家通过计算机恢复了歹徒作案手段。
歹徒可能是先在路上袭击了受害者,将她打昏以后,再拖到这个沟里。
然后,歹徒可能怕受害者醒来,又用什么重器反复打击受害者头部,导致重伤。不过,因受害者年轻、生命力顽强,仍然没有死!
歹徒可能发现受害者还在喘气,就决定杀人灭口。他使用尖刀这类的凶器,从下到上割开了受害者的腹部和胸部,反复猛刺,割下了受害者的心脏,导致受害者惨死。
在行凶期间,歹徒手法极为凶残疯狂,导致骨骼上留下累累刀痕。
通过计算机对受损骨骼的还原,基本可以确定歹徒的作案手法。
至于受害女性是否遭到性侵害,因尸体成为白骨,已经无从检测。
根据现场情况分析,歹徒很有可能是劫色。受害者衣服被脱下扔在一边,她的财物也没有损失,崭新的自行车也没有被歹徒带走。
鉴定结果出来以后,所有人都被惊呆了。
河北省自建省以来,各种大案不少,还从没听过有开膛摘心杀人的。
这起案件震惊了河北省公安厅,迅速上升为省级督办案件。
河北省公安厅认为,歹徒如此凶残变态,说明是无人性的杀人狂。这种杀人狂对付社会危害是很大的,务必尽快抓捕。
于是,713专案组迅速成立,省里和磁县调集精兵强将,由磁县公安局局长王毅林担任组长。
省里提供大量财力人力,当然也确定了限期破案的时间。
专案组成立以后的第一件事,自然是确定死者身份。
根据法医的判断,磁县立即对1个月内失踪的女孩进行排查。
磁县人口不过50万,是个小地方,失踪人口有限。几小时后,警方就有突破。在6月25日失踪的刘姓女孩,很可能就是死者。
这个女孩名叫刘巧霞(化名)年仅18岁,是本地刘庄村人,在光禄镇安全帽工厂打工了1年。
2004年6月26日,刘巧霞上午9点多离开工厂,去漳村找男朋友张金龙(化名,省得又有人来找胡闹),当晚没有回家。
刘的家人连夜找到张金龙家,但张金龙说根本没见到刘巧霞。
刘家人紧张之余,集中几十名亲友分头寻找,却毫无收获。无奈下,刘家一边报警,一边在磁县到处张贴寻人启事。
快要一个月了,刘巧霞无影无踪。
根据刘家介绍,刘巧霞失踪时,骑一辆崭新的凤凰牌女式自行车,车子钢印为****。刘巧霞比较矮小,身高只有1米57,失踪时上身穿粉红色T恤,下身穿短裤。这同尸骨和现场高度吻合。
专案组组长王毅林,亲自带着刘家父母来辨认遗物。他们一眼就看出,这是女儿的东西和衣服。
在刘家父亲的强烈坚持下,王毅林又带着他看了那具白骨(之前怕家属承受不了,没敢给他们看)。通过一些警方没有掌握的特征,刘父确认了这就是自己的女儿。
知道女儿遇害后,老人们痛不欲生。刘巧霞的母亲当场晕倒公安局,送到医院后一二个月不能下床,每天以打点滴维持。刘父相对坚强,却也泣不成声,浑身颤抖,一个月内瘦了20斤。
闻讯而来的刘家的孩子和亲戚十多人,也在公安局里哭成一片。
看到刘家父母悲痛欲绝的样子,专案组组长王毅林心理很不好受。他也是有女儿的人,深知刘家父母受到的打击。千辛万苦的将女儿养这么大,还养的如花似玉,却这样不明不白的惨死,谁能受得了?
作为警察而不是神父,王毅林的责任不是劝慰老人,而是尽快抓住歹徒,还死者一个公道。
意外的是,知道女儿遇害后,刘家父母立即说他们知道凶手是谁?
他们一口咬定,凶手就是女儿的男友张金龙。
刘父愤怒的说:我女儿肯定是张金龙这小子害死的。孩子失踪后,我们多次上门找张金龙算账,他开始说不知情,没见过人。后来又说刘巧霞去石家庄打工了,还说了几个工厂的名字。我们立即赶到石家庄找人,一无所获。等到回到磁县的时候,张金龙已经跑到外地躲了起来。你们说,他不是做贼心虚,干嘛乱说还逃走?
这只是其中一个疑点,还有更大的疑点。
刘父说:张金龙和和我家巧霞是初中同学,两人从初一就谈恋爱。因早恋,他们都无心学习,初二就双双辍学。我们家的光景不好,女儿17岁开始去安全帽厂打工。张金龙家相对富裕一些。他的一个哥哥在国外打工,一个哥哥大学毕业分配到哪个国家机关。他是小儿子,家里一向很宠。他到现在也没有正式工作,在家游手好闲。我一直不喜欢张金龙,他人做事吊儿郎当,胆子又小,村里女人都敢抽他。我反复对女儿说,这种男人不能找,她就是不听。
刘父又说:相处时间长了,张金龙开始厌烦我家巧霞。一来是我家条件不好,张家觉得我们是高攀他们;二来我家女儿脾气比较爆,张金龙是软蛋又没主见,凡事都听我女儿的。张家父母觉得一旦结婚,儿子可能会被我家女儿欺负,不同意。我家巧霞多次要求结婚,张金龙借口年龄不够不能领证,多次拒绝。在农村,很多情侣十六七岁就结婚。他们不能领证,但办酒也就算结婚,哪有什么年龄一说。
警方:这也不能说明张金龙会杀人啊?
刘父:重要的我还没说呢!6月24日,张金龙的邻居,一个女孩牛琪琪到他家去,喊打麻将的父亲回去吃饭。进门以后,牛琪琪无意中听张金龙对表哥说,马上要去石家庄打工,借此甩掉刘巧霞。见牛琪琪进来,张金龙就不说话了。牛琪琪和刘巧霞是同工厂的工友,还住在一个宿舍,关系不错。牛琪琪考虑了一天,在6月26日上午把这事偷偷告诉了我家巧霞。
我家巧霞吃惊之下,不顾上班刚刚1个多小时,连假都没请,就赶去张金龙家去质问。工厂距离张金龙家很远,骑车也要40分钟,巧霞就向牛琪琪借了1辆崭新的凤凰牌自行车。听说巧霞失踪后,好心的牛琪琪跑到我家,说了这件事。牛琪琪还说,经常看到同村一个女孩和张金龙来往,怀疑张金龙喜新厌旧,勾搭上其他女孩,以打工为借口甩掉旧爱刘巧霞。
听了刘父这番介绍,民警们开始警惕起来。
穷生盗,奸生杀,感情纠纷是很容易搞出人命的。
那么,如果刘巧霞跑去张家质问甚至打闹,张金龙很有可能恼羞成怒而杀人,然后背到上山埋掉了
这种推论合情合理。因此,刘巧霞失踪后,刘家去张家大闹过几次。
听到刘家的说法以后,专案组立即部署抓捕张金龙。
奇怪的是,张家人并没有保护儿子。张家父母告诉警察,张金龙就在邻村表哥家躲着。
警察赶到张金龙表哥家,发现张正在和人打牌。见到警察来了,张金龙有些慌,但并没有跑。他主动跟警察上了车,到了磁县公安局。
在公安局里,张金龙坚决否认杀害了刘巧霞:天大的冤枉。我和她谈了这么多年,很有感情,哪里忍心杀她。我杀谁也不会杀她!
警方:有人反应你认识了新的女孩,要和刘巧霞分手,有没有这回事?
张金龙愣了一会:哎。。确实有。。刘巧霞这人太小气太霸道,我做什么都被她盯着,抽什么烟都被她管。我这人是蔫,也不是没脾气,时间长了就受不了啦。我不想和她谈了,想和同村的一个女孩谈,这女孩脾气好得多。我怕刘巧霞接受不了,一直拖着没开口。后来,我想干脆去石家庄打工躲一躲。还没来得及去,就出了这种事。
警方:你胡说!哪里有这么巧的事!刘巧霞发现你要抛弃她,赶来质问你,当天就失踪了。20天后发现刘巧霞被杀了,就是那天被人害的。你要是我,能相信你是无辜的?
张金龙:这。。我真的没有杀人。我可以对天发誓。我杀了人,全家不得好死。
警方:你发誓有什么用?来这里的杀人犯,有几个承认自己杀人的?我现在问你,你说当天没见到过刘巧霞,后来怎么对刘家父母说她去石家庄打工了?后来自己又躲起来了?是不是心里有鬼?
张金龙:那是我实在没办法了。刘巧霞他爸妈带着人到我家大闹,把我家锅灶都砸了,让我交人。我只能胡说她去石家庄了,暂时把他们支开,然后去表哥家躲一躲。我真没有杀人。对了,我看电视剧说有什么作案时间。我没有作案时间,当天都在邻村表哥家打麻将,一屋子有七八号人。你们可以去调查。
对于这种大案,又是上级限期督办的案件,是很容易成为冤案的。
即便张金龙并没有这样高度的嫌疑,进去几顿拳脚也能让你屈打成招。
别说现在高度怀疑你是歹徒,就算明知道你不是,也可以为了对上面有个交代,抓你去顶罪。
张金龙从各方面来说,都有杀害女友的嫌疑,也有作案动机,如果抓他顶罪怕是没有人会质疑。
专案组的民警们,却总觉得事有蹊跷!
他们和犯罪分子打了一辈子交道,什么坏人都看过。张金龙这个人年仅18岁,看起来老实木讷甚至可以说是懦弱,完全没有杀人犯的气质。从背景调查,张金龙是村里著名的软蛋,从不敢和人争执,也绝对没有前科。
自然,蔫人不代表不会杀人,但可能性终究比较小的。
于是,专案组派出民警火速去邻村,确认张金龙的有无作案时间。
通过多组村民确认,张金龙在案发当天睡到上午10点多,然后和几个朋友去邻村找表哥打麻将,直到傍晚才回家。期间,他根本没有离开过表哥家。打牌的和傍边围观的七八人,都可以证明。
根据刘巧霞9点多离开工厂,最迟应该10点半就赶到张金龙家。但张金龙还在睡觉,并没有起床。
张金龙的嫂子和其他村民也证明,当天没有人看到刘巧霞来过漳村,更别说去张金龙家。
铁证如此,张金龙没有作案的时间,看来凶手并不是他。
张金龙是幸运的,如果他遇到的是呼格吉乐图的办案民警,恐怕现在坟头上的草都三尺高了。
确认张金龙没有作案嫌疑后,专案组将他释放,案件回到0点。
1
专案组上下都很焦急,仍然耐下性子。他们采用传统的破案方法,开始调查刘巧霞的社会关系。
遗憾的是,刘巧霞是个18岁的农村少女,在工厂打工也仅仅1年。她的社会关系极为简单,不是亲戚、邻居,就是同学和几个工友。专案组反复排查,这些人总数太少,迅速都被排除了嫌疑。
专案组综合判断,认为熟人作案的可能性不大。理由也很简单。
刘巧霞在当天找张金龙算账,是突发事件。除了牛琪琪以外,根本没有别人知道这件事,更谈不上半路埋伏去暗算她。牛琪琪和刘巧霞无冤无仇,关系还不错,根本没有作案嫌疑,这是毫无疑问的。
那么,刘巧霞有可能是在路上,意外被陌生人杀害。
刘巧霞急于找张金龙算账,连钱包都没带。她遇害时候身上没带钱,崭新的自行车也没有被抢走,只有一块不值钱的手表丢失。看来歹徒劫财的可能性很低,基本可以确定劫色。
那么,下一步重点就是排查周边的性犯罪嫌疑人。
在重压下,专案组调集上千警力,拉网式搜索周边3个乡镇。没有多久,就有人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
按照一般常规,警方以案发现场为中心,向外辐射搜索。
在距离案发现场仅仅七八十米的民房里,警方遇到了2个打工者。
一个是本地人张某,一个是广平人林致,他们被人雇佣在这里放羊。张某平时只是白天来放羊,晚上就回家睡觉。而68岁老头林致,则一天24小时在附近活动。在民警走访期间,林致主动提供一个线索。
林致:案发时,我赶着羊到那个山沟附近,突然看到个男人从沟里站起来。他说我在大便,你走开点,我不好意思。我当时也没在意,后来想想有些可疑。一个男人大便有什么了不起,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林致还主动提供男子的特征,身高1米7左右,是个胖子,本地口音。上身穿着浅色短袖上衣,头发较长。
警方的画像师,根据林致的描述画出了模拟画像。
目前看来,这是最有价值的线索。
警方开始以林致提供的线索在周边乡镇进行排查,将成年男性几乎全部过了一遍,前后走访高达4万人。
期间,警方发现重点嫌疑人员40多人,其中犯罪分子为26人。26人中的8人因各种罪行被判刑,2人被劳教,治安处罚16人。
奇怪的是,这4万多人中,并没有符合举报人林致描述的嫌疑人。
2个月过去了,警方仍然没有收获。就快要到公安厅限期破案的时间了,专案组压力极大!这起案件性质非常恶劣,歹徒作案手段残忍疯狂。
很难说这种疯子会不会再作案,确实必须尽快抓住他。
本地没有这个人,难道歹徒是流窜犯,不是本地人?
不会的,林致说嫌疑人是本地口音。
更重要的是,根据现场分析,歹徒对于周边环境极为熟悉。这个山沟距离人来人往的道路并不远,因荆棘蛇虫较多,平时没有靠近。换句话说,这个山沟是一个闹中取静的地方,非常适合作案。
专案组民警认为,如果是外地流窜的歹徒,很难发现这里有个山沟,更没有胆量在这里作案,一定是本地人或者长期在本地居住的人。
专案组民警们认为:办案的方向没有错,需要加大力度进行排查。
于是,警方又将周边的男性全部撸了一遍,包括已经在外地打工的和外地在这里打工的。
这样,民警又走访了1万多人,付出巨大的精力。
前后走访了高达5万多人,工作量大的惊人,笔录就堆满了几张办公桌。
功夫不负有心人,8月20日,民警终于得到一条重要的线索。
走访期间,朱庄一个20多岁的蓝姓少妇犹豫再三,讲述了自己的经历。
在今年3个月前,这个少妇步行回娘家。路上,一个看起来挺老实的男人骑着摩托车路过。看到少妇是一个人,男人就和颜悦色的询问她要不要搭顺风车,不收钱。少妇贪图小便宜,就上了他的摩托车。没想到,搭乘期间,男人多次对她进行语言挑逗,说了一些下流话。少妇有些紧张,却误以为只是男人性格粗俗,并没有太当回事。没想到,到了案发现场附近时,男人借口小便而停车。少妇刚刚下车,突然间,男人强行对她进行搂抱、亲吻还乱摸。少妇大吃一惊,拼命反抗,但力气不足,还是被司机拉向路边草丛。少妇大声呼救,正好有几个村民驾驶农用车路过。男人受惊,慌忙放开少妇骑车逃走。
被非礼后,少妇考虑到自己只是被摸了几把,加上传出去不好听,也就没有报警,甚至连丈夫都没告诉。
少妇和这个男人相处时间较长,记住了他的长相甚至部分车牌号。司机1米65左右,个子不高却粗壮,长脸大鼻子,眼睛却是眯眯眼,很容易辨认。少妇回忆了部分车牌号,还记得男人在路上遇到过熟人。这个熟人喊他大杨。
这样还能抓不住人吗?
三天内,民警就锁定了杨庄的村民杨山。民警追到在粮食加工厂,遇到正在工作的杨山。杨山看到民警,吓得魂飞魄散,撒腿就跑!
几个人追到一块田埂上,一个民警见杨山跑得很快,逃出手枪对天开了一枪:再跑就开枪了。
杨山听到枪声顿时腿软,跪倒在地,被民警拷上押走。
经过少妇辨认,24岁的杨山就是当天试图非礼她的家伙。
杨山这家伙开始拒不交代,几顿拳脚以后就老实了。
杨山承认他确实猥亵过几个女人。
杨山说自己从小就有一些嗜好,喜欢偷窥和偷盗女人的内衣。到了24岁以后,杨山开始骚扰女性。他平时在一家粮食加工厂工作,休息期间就驾驶自己的摩托车,寻找猎物。
杨山谎称愿意顺路捎带,选择看起来瘦弱、矮小、年轻、胆小的女性进行侵犯。杨山通常将她们拖到草丛里面进行猥亵,乱摸一通,然后自己逃走。那个蓝姓少妇,就是其中一个受害者。
不过,杨山供述自己有严重的阳痿,根本不能和女性正常发生关系,从没有强奸过受害者。
杨山供述,他之所以一再犯事,主要是认为摸几下没什么风险。就算被抓住,猥亵妇女也不会坐牢,做多拘留几天。况且,受害者没有被强奸,受到伤害不大,大多会顾及脸面不会报案。
更重要的是,杨山供述自己没有作案时间。
那么,杨山说的是不是真话呢?
经过反复落实,警方确认发现杨山曾经猥亵过多名女性。
更重要的是,在案发的一周内,杨山和工厂老板一起在邻县收粮食搞加工,根本不在磁县,没有作案时间。
这样一来,杨山的嫌疑又被排除。
专案组空欢喜一场,再次回到0点。
此时,公安厅再三要求破案,连公安部也重视这起恶性开膛挖心案。
专案组受到的压力是巨大的。从案发以来的200多天内,整个专案组基本没有放过假。尤其核心成员,无论孩子生病、老婆受伤、甚至长辈去世,都只能不管不顾。
前后走访周边3个乡镇5万多人,将这里的人撸了几遍,民警付出了巨大的劳动,一些人因此累倒住院。
不过,刑事案件侦破是以抓住罪犯,作为衡量成功的唯一标准。你抓不住罪犯,再苦再累,老百姓也不会认可。
就在连续几次走入死胡同后,专案组组长王毅林和其他一些专家,却突然有了另外的发现。
在对于周边乡镇的反复排查中,始终没有找到举报者林致所说的那个男人。
警方像过筛子一样,前后过了5万多人,连在外地打工的也排查过,为什么始终找不到这个人呢?
这是非常奇怪的事情!
林致所说的事情,不符合情理。
更重要的是,民警和林致对话期间,都能感觉到林致相当紧张,有时候甚至语无伦次。
开始警方也没有多想,认为可能是农村老头子第一次进公安局,没见过世面吓着呢。
后来走访林致的雇主,雇主说林致平时老练圆滑,谈吐不俗。同时,林致并不是普通农村老汉,年轻时候也曾经走南闯北,社会阅历丰富,不存在被公安局随便吓住一说。
更重要的是,林致居住的小屋距离案发现场仅有不到100米,他又经常四处放羊。这么长的时间内,林致为什么没有发现遗体,甚至连尸体的恶臭也没有闻到。
根据警方分析,尸体腐烂期间的臭味是非常浓重的,周边几百米都应该闻到。显然,这更不符合逻辑。
再回到第一点,林致的报案非常可疑,警方根本没有找到他描述的人。
从心理学角度来说,歹徒一般都是心虚的。出于心虚,他不会像普通人一样说不知道,反而会相对激进的交代一些虚假的材料,以证明自己不但清白甚至还是对案件有利的积极分子。
公安厅的法医在现场反复分析,也有新的收获。
根据现场迹象分析,刘巧霞是在路上被人打倒,然后拖到这里的。因时间太久,拖曳痕迹早已不存在。
通过刘巧霞尸体几乎躺在沟口来看,说歹徒的力气似乎不足,不像是身强力壮的年轻人,反而像少年、老人或者女人。
为什么这么说呢?沟口并不太安全。如果有人站在高处,还是可以看到沟口的。比如找牛的少年,站在山包顶上就看到了发光的自行车。既然已经拉到山沟,为什么不再多用些力气将尸体和自行车拉到沟底呢?
如果真的将尸体和自行车办到沟底,恐怕几年后才会被人发现,那时候连是不是刘巧霞都很难确定了。
唯一的解释,就是歹徒力气不足,实在不能搬动。沟口往内荆棘较多,地还不平,只有身体较为强壮的男人才能拖动尸体。
同时,尸体腐烂无法确定刘巧霞是否被强奸,现场尸骨附近却出现了一根细短的木棍。
沟内没有树木,自然不会有木棍。这种木棍不能打人,刘巧霞身上也没有被木棍打击的痕迹。这根木棍是干什么用的呢?
另外,刘巧霞被打倒后,重伤没死。歹徒杀人灭口,完全可以手掐绳子勒,也可以随便用附近的石头砸。为什么歹徒残忍的将刘巧霞开膛破肚,还割走心脏呢?
这也不符合逻辑!
全国著名的犯罪心理学专家,对于这个案件很重视。在专案组的邀请下,他们开始绘制凶手的心理脸谱。
经过反复分析,心理学专家认为:歹徒很可能是年纪较大的性变态者。这个歹徒符合性变态且性无能杀人犯的基本特征。
他选择年仅18岁,身材矮小的刘巧霞,主要是他从心理和生理上畏惧成年女性,尤其是少妇,只敢对这种小女孩下手。
那根木棍,可能是歹徒试图强奸但因性无能无法成功后,使用木棍对女孩进行猥亵,作为一种发泄。
至于开膛破肚还割走心脏,符合强奸失败以后的代偿心态。就像白银杀人案,歹徒强奸不成后割走受害者乳房、阴部那样。磁县的凶手,也通过割走受害者的心脏作为替代品。
由此,心理学家就为案件侦破提供了新的思维。
显然,这些描述都和林致较为符合。
通过对林致背景调查,倒是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劣迹。
那么,年逾70的林致究竟是不是凶手呢?
这一切,要由科学来证明。
2005年2月25日,公安部邀请中国公安大学权威,武伯欣教授来到邯郸,对林致和另1个嫌疑人进行测谎。
让人震惊的是,测试中,林致的特异反应高达百分之百。武伯欣教授肯定的说:林致肯定是713命案的真凶。
当然,测谎准确度是百分之九十几,只能作为参考,不能作为证据。
不过,这也足够了。
有了把握以后,专案组立即对林致进行突审。
林致这个老家伙社会经验丰富,开始装作老实无辜,拒不交代问题。
自然,别说一个老头,就算江姐复生,这次恐怕也得招。
也许自觉风烛残年加不愿吃眼前亏,林致很快就主动交代了罪行。
林致:我是一个老光棍。因为家里穷,一辈子没娶过女人,到老了还为人打工。我是2004年2月8日来到磁县帮人放羊。我有个同伴,晚上不住这里,平时就我一个人孤零零的。我虽然老了,经常看一些色情书刊。我一辈子没碰过女人,现在快70了,活不了多久。我想我就这么死了,这一辈子不就白来一趟了。6月开始,我就计划强奸1个小女孩。我每天都在路边放羊,观察来往的女孩。没想到磁县治安不好,这里女孩都很谨慎,无论上班下班都是三五成群,我根本没机会。
警方:26日当天刘巧霞是一个人,所以你下手了?
林致:对。26日我在路边放羊,突然看到一个长得不错的小女孩,自己骑车急匆匆的赶来。我看看周边没人,跳过去一拳打在她的脸上。被我打中以后,这小女孩从车上摔下来,倒在公路上昏迷过去。我急忙把他向山沟里拖,但人老力衰,拖到沟口就实在拖不动了。这时我看她的手脚还在动,就拿起石头用力砸她,将她彻底砸得晕死过去,又撕下她的衣服将她反绑起来。我怕别人看到自行车,又回去把自行车也拖过来。然后,我想强奸她,没想到年纪大了力不从心,根本做不起来。我很恼怒,心想我真不中用,白白犯了强奸罪甚至杀人罪。恼怒之下,我在沟外捡了一根棍子,对女孩进行猥亵,她动也没动。我看她活不成了,就自己回屋里睡了。
警方:你开膛挖心是怎么回事?
林致:回屋以后,我特别害怕,怕女孩没死醒过来怎么办?我一咬牙,决定杀人灭口。我拿了一把剪刀,又返回现场。当时我也不知道她死了没死,就用剪刀剪开她的肚子,然后挖出心来带走,这样她肯定死了。
警方:那颗心脏,你放到哪里去了?
林致:后来你们来调查我,我吓得半死,急忙将心脏丢给狗吃了。
警方:我们问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主动举报?如果你不举报,我们一时半会也怀疑不到你。
林致:什么是做贼心虚,我就是啊!你们问我的时候,我差点吓尿裤子。向你们说的什么看到的男人大便,都是我信口胡说的,就是因为紧张。
警方:你自己快70岁了,受害的女孩才18岁。按照岁数来说,她也就是孙女的年龄。你做这些丧心病狂的事,就不怕报应吗?你知道不知道,磁县当地老百姓联名上书,要求将你千刀万剐?
林致:应该,应该。我做的这些事,真应该将我千刀万剐!
千刀万剐就不用了,建议恢复明代剥皮酷刑,专门对付这种人渣。大家支持我不?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山沟里隐藏的惊人罪恶:04年河北磁县奸杀开膛挖心大案 | 上海娱乐网
分类:高中作文 标签: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