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份1965年的布告

2017-12-13 11:07 评论 0 条

11 那份1965年的布告

这是一份布告,题目是《残匪覃国卿田玉莲被歼》:

“湘西历史上数百年的匪患,在解放后的短短时间里,就被我强大的人民解放军消灭了,剩下的一些散匪,也先后落网。漏网残存的匪首覃国卿、惯匪田玉莲,虽长期挣扎,也逃不脱人民的巨掌,终于被我歼灭!”

“匪首覃国卿、惯匪田玉莲,血债累累,恶惯满盈,解放前烧杀掳抢,敲诈勒索,残害人民,无恶不作;解放后又在大庸、桑植、永顺等县交界地区,凭借其反动的旧社会基础和山高林密、地形复杂等条件,明抢暗偷,杀人放火,捣乱治安,破坏生产,严重危害着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坚决与人民为敌,梦想卷土重来,群众无不咬牙世齿,愤恨万分:‘土匪覃国卿、田玉莲真该千刀万剐,血债血还

"……尽管覃、田二匪隐藏巧妙,活动狡猾诡诈,终于1965年3月24日,在桑植县利福塔公社苦竹河大队的小缸钵洞被我击毙,为湘西各族人民铲除了大害……"  落款是吉首军分区、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公安局,时间为1965年4月8日。

在这之前,击毙覃国卿、田玉莲的报告到了中央。但毛泽东主席作出的批示对此并没有表扬,而是问,湖南还有土匪,你们准备还养多久?

不久,中央军委发言人郑重宣布,中国最后一个匪首被歼灭!

2 布告隐含的那一幕

1965年1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已经16个年头了,可巨匪覃国卿、田玉莲还是没有落网。但种种事实证明,覃、田就藏身在大庸、桑植一带。于是,1月1日,湖南省军区司令员刘子云下达剿灭覃国卿的命令。

3月23日下午4时许,桑植县利福公社棉花大队的社员收工回家,49岁的贫农组长余天明和民兵排长余世德发现山岩上的刺丛中有许多刺树被踩倒,有着明显的人行痕迹。是不是覃国卿?正寻思间,忽然一股臭味扑鼻而来,前面岩石下有一堆新鲜人粪。两人沿着踩踏痕迹爬上一座大岩,果然发现在不远的岩石下面坐着一男一女,破烂衣衫,身边还有步枪。这不就是来无影去无踪的覃国卿和田玉莲吗?二余悄悄而退,准备回去报告,孰料行走的响声惊动了覃国卿,他举枪便打。余世德抱着余天明滚下岩坎,子弹与他们擦身而过。

覃国卿持枪追赶,二余已拐过岩头。这时,覃国卿见远处有一男人正背着一捆柴走路,一枪打去,那人当场毙命。这个无辜的人叫余构良,家有60岁老母和5个孩子。10里之外的剿匪分队接到报告,当晚便组织部队、民兵、群众7000多人围剿。

3月24日,剿匪部队和民兵数千人围住丛林,进行地毯式的搜捕。上午8时,青安坪田家岗大队民兵排搜到小缸钵洞前。

"有声音!"搜在前头的排长田奇左一声喊。"砰"的一声,田奇左倒在血泊中。

军民们闻声迅速向小缸钵洞靠拢。公安大队3中队副指导员向南书迅速抢前一步,向洞里喊话:"覃国卿,快投降吧,你今天插翅难飞了!""缴枪不杀!"搜寻队伍也架起喇叭向覃国卿喊话。

洞内传出覃国卿尖细的回声:"解放军,哪个要听你们的话?缴枪不杀骗他妈大脑壳去吧!"骂着,"砰砰"几枪,公安少尉谢茂双的军帽被打飞了,向南书胸部连中两弹壮烈牺牲。

围洞的军民立即还击。一线指挥员下达命令:"用手榴弹炸!"霎时,轰炸声响遍山谷,硝烟弥漫大地,但洞子被又高又密的树木荆棘覆盖着,手榴弹扔不进去。

谢茂双仔细观察一下地形后,借着浓烟的掩护,迂回爬到岩包的侧顶,将一颗手榴弹顺着岩槽投进洞内。

"轰隆"一声,手榴弹爆炸了,覃国卿哼了一声,晃了晃,一头栽倒在地。

隐蔽在附近的军民乘机占领大岩包,十几支枪一起开火。

洞里没有了声音,战士们争先恐后冲进洞内,发现距洞口不远处倒着断气的覃、田二人。人们在洞里发现石磨、米筛、菜刀、钢锅、钢盘、油筒、盐筒、大米、腊肉、土碗、瓦坛、烟斗……

3 一对土匪夫妻

覃国卿是大庸(现张家界市永定区)人,1918年出生在一个名叫青安坪的地方。这里西与永顺县砂坝乡接界,北与桑植县利福塔乡相邻,是一个三不管的地方。他的父亲覃新斋,是拥有几十条人枪的一方恶霸。

1934年11月,贺龙率领的红军打下大庸城,建立了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覃国卿的父亲在打土豪分田地时被红军处决。父死母嫁,覃国卿怀着对革命力量的一腔深仇,到土着武装义安乡民团当了兵,并练就一手"百步穿杨"、左右开弓的好枪法。

1936年,义安乡民团团长石寿丰死了,队伍也散了,覃国卿又投靠身为青安坪联保主任的堂叔覃学吾。不到一个月,覃国卿当上了乡自卫队的队长。色胆包天的覃国卿竟然先是强奸继而勾搭上堂婶。一天,两人正翻云覆雨,被覃学吾撞个正着。覃学吾正待发作,却不料覃国卿一步跃起,从床头摘下枪,照准覃学吾的头"叭"地就是一枪。覃国卿从倒在地上的堂叔身上摘下左轮,转身又给了堂婶一枪。这一年,覃国卿19岁。

覃国卿杀了堂叔堂婶后,有了两条枪,就邀了民团几个人投奔大庸县匪首覃天宝。覃天宝有60余人枪,盘踞在青安坪及澧水河岸神堂坪一带,是当地一霸。覃国卿跟着覃天宝打家劫舍,杀人放火,曾在两天之内抢了三伙客商,因而得到覃天宝的赏识,被提升为中队长。在湖北鹤峰,覃天宝有一次与他打赌,赌敢不敢用人心下酒。覃国卿当即把一青年农民绑到树上,剖腹挖心,叫匪兵炒熟端上,与覃天宝对饮。

在桑植,有个寨子的人鸣枪抵抗,打伤了一名匪兵。覃国卿调集人马攻下山寨后,人杀得不留一个活口,房烧得不剩一块木板。覃天宝料定自己日后不是覃国卿的对手,便给覃国卿送了10条枪,让他"另投高门"。覃国卿得了枪,返回青安坪,自封队长,扩充势力,不久吞并了另一支较大的股匪,势力范围扩大到义安乡全境。

覃国卿成了这一带的山大王。他要谁送耕牛,谁就得送耕牛;要谁家送光洋,谁就得送光洋;要谁家送媳妇、送姑娘,就得送媳妇、送姑娘。四里八乡但凡眉清目秀、略有姿色的妇女,都难逃他的掌心。一次,他正在强奸一名妇女,被女方的丈夫发觉了,覃国卿举起枪,说:"是你撞在我的枪口上了。"说完将他打死,强奸之后又将妇女打死。他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杀猪还要用盐腌,老子杀个人,比挑根灯草还轻巧!"

数年间,死在覃国卿枪口下的百姓难以计数,被强奸和霸占妇女近百人,百姓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但又无可奈何。

1948年3月,覃国卿在桑植县上河溪桃树湾打家劫舍时,路遇一户人家迎娶新娘。覃国卿上前撩开花轿门帘,见新娘子生的面如桃花,便连人带轿,强掳而去。回到青安坪当晚,覃国卿就和她拜堂成亲。这位被抢走的姑娘,名叫田玉莲,当时刚好18岁。

近赤者朱,近墨者黑。在覃国卿的影响下,田玉莲渐渐地变成了为虎作伥、杀人不眨眼的女匪首。田玉莲第一次杀人,是在1949年10月。国民党122军一股西去溃军途径青安坪,覃国卿带领众匪截抢武器弹药。一名青年军官不肯缴枪,田玉莲抬手一枪结果了他。据目击者说,她在开枪之后,还学着老手的样子,吹散了枪口上的青烟。

4 洞中藏身16年

覃、田在湘西解放前夕,已由一般土匪演变成具有政治性质的土匪了,被国民党军队收编为暂编第五师第六团,覃任团长。但覃却自称司令,田称副司令。

1950年1月,解放军141师423团奉命进驻大庸剿匪,许多土匪迫于压力,缴械投降。可覃国卿竟变本加厉地带领匪徒继续作恶。他们阻断交通,杀人放火。

据永定区党史办有关史料记载:"1950年3月24日,覃国卿带着土匪在罗塔乡黄土界村伏击解放军剿匪部队,打死解放军战士22人;又在温塘镇鱼潭打死解放军战士6人。1950年7月,覃国卿与匪徒30 多人,在桑植县神竹村吃喝,被解放军剿匪部队包围,覃国卿与田玉莲跳进红薯洞逃脱。从此覃、田流窜在桑植、永顺、大庸三县交界的深山老林之中,一藏8年,负隅顽抗。1954年,覃国卿将一老妇人和农民叶大群一家4口杀害,接着又疯狂地将一位给解放军剿匪部队报信的老人杀害,极其残酷地将老人尸首劈成两半。被人发现后,覃、田又逃回大庸县青安坪乡……"

这一带是世上罕见的洞穴区,山山有洞、洞中有洞,深不可测、绝无人迹。田玉莲与覃国卿藏匿于九天洞的子洞缸钵洞,白天不生烟火,夜间潜入附近乡村去偷米、偷盐油和生活必需品,苟延残喘。懂得草医草药的田玉莲还装扮成当地农妇,混到利福塔、桃子溪等集镇上,摆地摊卖药材,换钱买米买盐油。一天夜里,田玉莲碰了到住在附近的过去的勤务兵樊世泽,她用匕首抵住他的喉咙,威逼他今后定时到黄家岗给自己送粮。樊世泽害怕田祸害家人,不得不每个月筹集一斗米、二斤猪板油、半斤盐,在夜间送到指定地点。但田玉莲对樊世泽也不完全放心,每次接东西,都强令樊一样样地用口尝过,才敢取走。

覃、田没有想到,他们最狡猾、最小心,也抗不住天下大势,最终命丧缸钵洞。

至此,湘西数百年匪患得以平息,闻名全国的湘西剿匪斗争真正落幕。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那份1965年的布告 | 上海娱乐网
分类:初中作文 标签:,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