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洪文1妻3子女生活现状

2017-12-26 10:24 评论 0 条

那次,他们和王洪文在一起呆了一天,上午2个小时,下午2个小时,总共4个小时。那天,他们早早就等在秦城监狱的接见室里。王洪文被叫出来,坐在他们对 面。王洪武初见王洪文时曾有一阵感到陌生,但觉得眼前的大哥和电影、电视里出现的没什么两样,只是瘦了些,脸色苍白,有些浮肿。后来,王洪武看见大嫂流泪 了,心里也涌起了酸楚。他拉了一下王洪文的胳膊,说:“大哥,听说抓你时开枪了,你的胳膊给打断了,是真的吗?”王洪文举了举胳膊,让他们看看自己的胳膊 并没受伤,然后告诉他们,抓他时并没开枪,只是说开秘密会,不让带警卫员,去到会场就给抓起来了。王洪文叮嘱弟弟妹妹们要好好劳动,不要背包袱;叮嘱他们 好好过日子,照顾好自己的身体,照顾好母亲的身体。他说过这些后,话就很少了。

    1974年9月,王洪武到大寨去参观,回来时路过北京,在北京住了一宿,想见见大哥。那天晚上,他在招待所里给大哥打电话,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打通了,是大 哥的秘书接的。秘书说,王洪文没在,要想见王洪文得半夜以后。王洪武虽然十分想见大哥,但想到大哥那么忙,不忍再劳累他,于是打消了见他的想法,第二天就 回长春去了。

    在秦城监狱同大哥说话时,王洪武说起那年到北京想看他的事,王洪文眼里闪出了亮光,问了王洪武在北京给他打电话的具体日期,细算了算时间,然后对王洪武说,那天他在北京,可是秘书没告诉他说他弟弟来了。说完,王洪文眼神里流露出遗憾。

    王洪武兄妹4人从秦城监狱看了大哥回来的第二年,即1981年,王洪文的母亲就因脑血管破裂去世了。

    “我们没沾王洪文的光”

    同王洪文的父亲一样,王洪武也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早些年在村里当过队长,后来又当了村里的治保主任。王洪文进了北京后,王家在当地成了旺族,王洪武也成了 让人刮目相看的人物,常常有村里乡里的人来请他出去帮着办事。他到哪里,只要一说是王洪文的弟弟,想办的事立刻就办成了。那些年,他帮着村里乡里办了许多 事,给乡里买过一台汽车,还买过其他便宜的农用、建筑用的生产资料等等。王洪文的母亲也受到了村里乡里人的尊敬,乡里有许多次开会,都把王洪文的母亲请 去,让老太太坐在主席台的正中,上台下台、上厕所都让红卫兵搀扶着,一口一个“王奶奶”地叫着。

    1974年,王家扒了旧房想盖新房,王洪武托人买来砖瓦、木料。房架子、门窗都做好了,村里说要帮着盖房子。王洪武的母亲做事小心谨慎,不同意村里帮着 盖,怕有什么影响。可村里却非要帮着盖不可。为此,盖房的事就这么僵持着,一拖就拖了一个多月,最后,还是村里帮着给盖上了。

    王洪文在北京被捕后,王家压力很大。王洪文刚被抓起来,村里就来人撵王家的人搬出家门,并拿着铁镐、二齿子把王家4间房子给扒了,扒下来的砖瓦木料全拉走了。

    王洪文的母亲和弟弟

    王洪武平时为人挺好,房子被扒了后,没了住的地方,村民们见状主动帮王洪武盖房子。王洪武已没钱再盖砖挂面的房子了,只好盖了3间土房。王家就在这3间土房里住了20多年,一直没有能力再盖新房。

    因受王洪文的影响,王洪武的村治保主任的职务很快就给撤了下来。

    曾听人传说:王洪文在北京当党中央副主席时,国家曾给过王洪文母亲一些钱。从市内到西新乡再到开源村的这条路也是因为王洪文的缘故而专门修的。采访时,我 把两件事提出来问王洪武和他的妻子。关于修路,王洪武想也没想就回答说:“路是修了,当年不是柏油路,是用山皮土修的。但不是因为王洪文出生在开源村才修 的,就算王洪文不在这个村出生,路也要修。”至于国家给王洪文母亲钱一事,王洪武的妻子说:当时听人传说国家给钱了,但我们没花着,没人把钱给到我们手 里。 据“两案”审讯组组长汪文风回忆,在审讯王洪文时,他“对于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等同伙的一般罪行和错误,谈得很细,很具体,竭力想表现出‘悔过自新’的样子。”见汪文风《从“童怀周”到审江青》,当代中国出版社2004年版)王洪文也确实交待了一些问题。

    王洪文交待的最重要也最有价值的问题有两个。一个是1974年在人民大会堂开政治局会议,邓小平顶撞了江青,江青大发雷霆,张春桥攻击邓小平说“你又跳出 来了”之后,他们四个人相约,去钓鱼台17号楼开秘密会议,作出了阻止毛泽东任命邓小平为国务院第一副总理的决定。当晚回去就寝时,他接到了好几个电话, 然后密调三叉戟飞机飞到长沙,向毛泽东告周恩来和邓小平的状,毛泽东斥责了他,他因此心情不舒畅,没有按毛泽东的指示在长沙多住几天,而是买了许多桔子, 就飞回北京,跟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海容、唐闻生一边吃桔子,一边发牢骚。王洪文对这个问题交待得很细,情节也对。王洪文交待的另一个重要问题是,毛 泽东逝世后,江青、张春桥、姚文元派他回上海组织民兵,他回到上海后,马上建立了第二武装,还突击发了枪支弹药,还对民兵头头动员说:要准备打内战。王洪 文交待的这两件事,是十分关键的,因为这两件事足以证明“四人帮”结党营私,要篡党夺权,发动武装叛乱。这两件事,是对“四人帮”定性的关键问题。此外, 王洪文还对他自己在“文化大革命”中搞打砸抢、挑动武斗等问题作了交待。

    但是,王洪文对他反周恩来的事情不肯交待。这大概是因为周恩来的威信高,反对周恩来容易引起民愤,也因为周恩来生前曾经真心诚意地帮助过他,拉过他,可是 他却反对周恩来,这在道义上是站不住的,因此,他不承认他反对周恩来。当问到他这个问题时,他就装聋作哑地说:“我去长沙提到周总理了吗?我会那样做吗? 我好像只说了邓小平与江青吵架的事,没有说周总理的事。”当审讯人员问他:“那你去长沙之前为什么没有向周总理报告?”王洪文就故作吃惊地说:“哎呀!这 么重要的事情,我怎么忘记了呢?我怎么没去请示周总理呢?”当问他为什么回上海搞所谓“伍豪事件”(即“四人帮”诬陷周恩来叛变而搞的假材料)的材料时, 王洪文发誓说:“我绝对没有搞诬陷周总理的假材料。”当审讯人员向他出示他亲笔批的字时,他大汗淋漓,口中喃喃自语地说:“这倒是我的字。”

    王洪文入狱后,政府方面给他提供的生活待遇是很好的。当时党和政府出于人道主义考虑,给“四人帮”定的伙食标准是每月30元,约是当时干部机关食堂伙食费 的两倍。关押王洪文的地方,自然环境也很好,四周青山绿水,鸟语花香,还有泉水从山上流下来,汇到房屋前边的湖泊里,到处都是树林,花坛里一年三季(除去 冬天)都开有鲜花。王洪文住的是楼房,生活设备、用具一应俱全。他每餐都是一荤一素一汤,每星期发二斤水果,喝两次奶粉冲的牛奶,吃一顿饺子,餐餐都供应 大米饭、白馒头,任其挑选。王洪文刚入狱时,是很能吃的。他年轻,身体也好,所以吃得也多,对他的供应就更多一些。但是,后来他心事重重,饭量也减少了。 监狱方面为了做王洪文的工作,除了开导他外,还对他格外关照,让他的妻子崔根娣来监狱探望他。王洪文见到他的妻子时,百感交集,对他妻子说了很多话。他告 诉他妻子,要好好保重身体,教育子女好好学习。妻子来探望他以后,他的心情好了许多。

    1981年,经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审理,王洪文被判处无期徒刑。王洪文被判处无期徒刑后,他母亲王杨氏得知消息,着急上火,得了脑溢血在长春去世。王洪 文得到这个消息,内心很悲痛,加上他的刑期长,从此情绪低落,再也没有振作起来。王洪文毕竟阅历浅,心理承受力差,怎么开导也不起作用。他心情苦闷,长吁 短叹,愁眉苦脸。沉重的心理压力,加上对其母亲的思念,使他于1985年患上了严重的肝病。他的病一开始自己也没有感觉,是经过例行体检发现的。发现后, 狱方就给予及时治疗。后来发展得比较重,就被迁离秦城监狱,送到公安部所属的北京复兴医院住院治疗,与张春桥同住一个医院。这个医院的医疗条件是很好的, 王洪文得到了很好的治疗,但他病得太重了,不久就转入病危阶段。尽管医院对他进行了全力抢救,但仍然没有留住他的生命。1992年8月3日,王洪文在医院 里病亡。

    王洪文病亡后,有关方面为他处理了后事。为王洪文送行的,有他的兄弟、妹妹,他的妻子,他的三个子女。王洪文的兄弟和他长得很像,兄弟感情很深。兄弟们对 于王洪文的病逝,很悲痛。王洪文无论是在上海当领导还是到中央任副主席,他们都没有沾到王洪文的光,而是继续在长春郊区当菜农。他们现在仍然在长春郊区当 菜农。

    《人民日报》于1992年8月5日刊登了王洪文病亡的电讯:“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主犯王洪文因患肝病,于一九九二年八月三日在北京病亡。王洪文五十八 岁,于一九八一年一月经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力终身。王于一九八六年患病后即被送医院治疗。”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王洪文1妻3子女生活现状 | 上海娱乐网
分类:初中作文 标签: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