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委秘书成叛徒后果惨痛!周恩来差点被捕

2018-01-01 10:30 军委秘书成叛徒后果惨痛!周恩来差点被捕已关闭评论

1这是个叛徒:白鑫。

白鑫黄埔四期出身,黄埔毕业以后就加入了叶挺的独立团,参加过北伐,还参加过八一南昌起义,他原来的经历还是比较辉煌的。后来又到海陆丰,在海陆丰工作一段时间,最后又到上海来工作。到上海后很受信任,还当了军委的秘书。

彭湃,当年是鼎鼎大名的“农民运动大王”,是我们党的早期的重要领导人,他当时的职务是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委员兼江苏省的军委书记。而白鑫就相当于彭湃身边贴身工作的一个人。就是他出卖彭湃。

当时,在新闸路经远里白鑫的家中召开军委会议。参加会议的成员有周恩来、彭湃、杨殷、颜昌颐、邢士贞、张际春等。而掌握这个消息的白鑫将此转给了国民党。当时彭湃正在召开会议的时候被捕,不单是彭湃,还有当时中央政治局的候补委员,中央军事部长兼江苏省军事部长叫杨殷,还有其他几位比较重要的同志,像颜昌颐等人也都在开会,同时被捕。那一天万幸的是周恩来因生病,没参加会议。

像这种叛徒特别危险,他有斗争经验,他知道共产党的防范措施,于是他精心设计了这个抓捕行动。一切早有预谋,整个行动快速,快到什么程度?我们在街口放哨的同志,拔腿就来通知都赶不上。他们的装甲囚车直接冲到这儿,然后把屋子里的人全都抓走了。

 

这次被捕之后,我们马上就意识到,彭湃处在极为危险的境地,而且马上就要被引渡到龙华的上海警备司令部,也就是引渡到国民党方面。一旦引渡过去,国民党方面很可能就会杀害他。因为在此前,罗亦农被捕之后,只有6天就被蒋介石下令枪杀。所以当时我们特科,马上接到一个任务就是要营救彭湃。

当时特科就要设计怎么营救彭湃这些人。一般营救无非是两种重要手段:一个是劫法场,一个是劫囚车。按当时这个设计,还是劫囚车可能性大。因为这个法场不一定设在哪儿,只要押到国民党监狱里,他可能随时被枪毙,所以当时特科设计的是在路口劫囚车。

可是劫囚车也不容易,你得知道囚车的行动路线、行动的时间,而特科这些人平时又不能携带武器,还得把武器从储藏的地点取出来,运到劫囚车的地方,所以这个设计应该说也是相当难的。

而在国民党内部的杨登瀛,提供给中央特科相当一部分信息。路线摸准了,时间摸准了,特科开始做好准备工作。然而,武器这个环节出了问题。枪送到,把所有工作准备好,这样是最好的。结果这里面出了一个差错,第一,枪送来的时间有点迟了。第二,枪送来时没有把保养用的黄油擦掉,根本用不了。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囚车越开越近,周恩来忍痛宣布停止行动。因为没有枪赤手空拳根本劫不了囚车,只能造成更大的伤亡。所以他们眼睁睁地看着,我们党的领袖之一,就这么一步一步地被敌人押到刑场。后来彭湃就牺牲了。

这一次失败的行动,并没有结束任务。当时党下达的指示是这样,第一是营救彭湃,第二就是惩治叛徒。所以周恩来马上安排下一步任务,既然不能营救彭湃,那么一定要处死出卖彭湃的叛徒,也就是白鑫。

 

这个白鑫太危险了,他掌握咱们所有的秘密活动规律,而且还认识好多人,所以一定要除掉他,但是他也有防范措施。

当时国民党在报纸上发布一个公告,说白鑫已经到南京去了,受到蒋介石的接见。这个就应该是白鑫出的一招,迷惑特科的人,说我已经不在上海了,实际上他就一直躲在范争波的家里,范争波当时

是上海市党部的委员,而且是专门负责所谓公安工作的,就是等于是国民党,在上海的最高的公安指挥员之一,按说在他那儿是非常安全的。因此,处置白鑫的难度也是相当大的。

白鑫在范争波家住了一段时间以后,眼看着风声差不多了,就准备转移。但是实际上这个时候,第一特科已经查到了,他住在范争波家里,第二把范争波家里附近的所有地形,都勘察过了。就此,我们已经有了一套非常严密的计划。

伏击白鑫非常复杂,因为白鑫转移的设计是从住房里出来上汽车,汽车开到火车站,他坐火车就去南京了。汽车还是个防弹汽车,一旦进到车里,再想打就难了。所以在整个链条里边,真正能打他的距离只有是从房门出来,大概20几米上车,这么一段距离。

这就要求特科人选,第一,必须是神枪手,第二,艺高还要胆大,要贴进去打。结果“红队”一枪把白鑫打倒。

其实尽管国民党方面说的“红队”,对“红队”畏之如虎,但实际上他们真正所惧怕的是特科。因为我们的特科,它并不是一个仅仅是动枪的机构,特科是一个我们党非常完善、严密,而且有政治道德的一个组织。他们的整体运转起来,就像一台机器,有提供情报的,有提供掩护的,有提供对敌人进行直接惩治的。他们在上海滩就形成了中共的一支隐蔽战线上的“猛虎”。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军委秘书成叛徒后果惨痛!周恩来差点被捕 | 上海娱乐网
分类:初中作文 标签: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