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壮的回眸(1):中国维和柬埔寨 两名士兵遇袭长眠

2016-07-15 09:20 评论 0 条

1从联合国总部,到联合国维和任务区,在联合国的旗帜下,在各种岗位上,从普通士兵,到任务区司令,中国军人代表着中国,代表着中国军队,履行职责,完成使命,为了人类的和平,用艰辛和汗水,乃至鲜血和生命。

2016年北京时间6月1日4时50分,中国赴马里维和部队遭遇袭击,1人牺牲,7人负伤。仅仅一个月后的7月10日中国驻扎南苏丹维和部队遇袭,2人牺牲,5人负伤。

在中国军队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的历史上,除了今年在马里与南苏丹的遇袭事件外,还曾有过3次遭遇袭击或在战火冲突中被炸……

按照联合国巴黎会议精神,柬埔寨制宪议会大选于1993年5月23日至28日在柬埔寨全国举行。此时,尽管联合国和国际社会为了柬埔寨的和平不懈努力着,但随着大选的临近,柬埔寨各派政治力量之间的斗争不断加剧,柬埔寨的安全形势一天天紧张起来,仅1993年4月就有6名联柬人员被袭身亡。

2

中国维和工兵部队抵达柬埔寨。(资料图)

一进入5月份,随着大选的逼近,柬埔寨的安全形势更加恶化,联柬总部不断发出联合国维和人员及维和部队遭遇袭击的通告。

5月1日联柬维和部队乌拉圭营地遭到两枚手榴弹袭击,伤2人。

5月4日11时30分,联柬维和警察遭到火箭弹和机枪等武器袭击,1人当场死亡,1人重伤。

此时,中国维和部队各营地附近不明武装派别的军事冲突也日益增多。面对错综复杂的安全态势,大队长马继东指挥作战科长袁春国带领作战科根据各营区的地形地貌和周边情况,反复修改了原先拟定的《应急自卫方案》。

1993年5月4日,这是一个和平常一样闷热的夜晚,大队长马继东在听取作战科长袁春国的汇报后,向他的部下口述了这样的命令:“种种迹象表明随时可能发生武装冲突。我们各分队营地都处于战区靠前位置,目标非常暴露,是最敏感、最容易遭受袭击的位置。各级指挥员在遇到突发事件的时候,一定要保持冷静、清醒的头脑。

3

中国维和工兵正在勘察被炸毁的桥梁(资料图)

就在这个夜晚,中国工兵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1993年5月5日,中国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节目的荧屏上打出了一行醒目的标题:中国赴柬工程兵驻磅同营地遭袭击。播音员深沉地播报新华社消息:联合国驻柬埔寨临时权力机构总部发言人法特尔今天中午说,参加联合国驻柬埔寨维持和平部队的中国工程兵大队驻磅同的营地4日晚遭到炮火袭击。法特尔说,4日晚9时,民柬国民军用火箭筒、迫击炮及其它小火器攻击了中国工程兵大队驻磅同省磅同市的营地。中国工程兵大队长马继东证实,营地两排共20间营房不同程度受损,但无人员伤亡。

尽管没有人员伤亡,但中国维和部队随之进入高度戒备状态。然而,灾难却在防不胜防中再一次降临中国维和部队。

1993年5月21日夜,中国维和部队驻斯昆营区中劳累一天的官兵们陆续进入了梦乡。哨兵王春林和何文生警觉地守卫在哨位上观察营区四周情况。异国他乡的柬埔寨,月光还是那么皎洁,天气还是那么闷热,但往日常常可听到的零星的枪声和稀稀落落的信号弹却不知为何销声匿迹,夜晚出奇地寂静。

4

中国维和工兵正在架设桥梁。(资料图)

突然,一道红光伴随着刺耳的呼啸声从南面向北营区飞来,哨兵王春林和何文生惊愕地张大嘴巴还没有来得及喊出声音,“轰”地一声巨响,一颗炮弹在中国维和部队营区3分队8班宿舍爆炸。继而,一发发炮弹在营区掩蔽部原来的两个出入口四周爆炸。如此看来,袭击者是用心险恶的。他们断定首发炮弹爆炸后,中国工兵会一窝蜂似地从宿舍拥向掩蔽部的入口,这样追踪射来的炮弹便会在慌乱的人群中开花。

然而,中国工兵在安全形势紧张之后,特别是5月4日驻磅同营地遭遇袭击之后,立即对防御坑道进行了改造和伪装,暴露在外的两个掩蔽部入口实际上成了一个掩人耳目的摆设,它是中国工兵伪装专业隐真示假的杰作。而真正的坑道入口其实全部在宿舍内,有的坑道口干脆就在床下,官兵们一骨碌就可以从床上直接进入坑道。

第一发炮弹爆炸的那一刻,上等兵陈元辉的腰部被重重一击,感觉到自己肯定是受伤了。他忍痛爬到坑道口,这时听见背后有微弱的叫喊声,陈元辉又不顾安危寻声爬回来。在炮火的闪光中,陈元辉见自己的同乡、副班长陈知国仍然躺在床上,便大声问:“知国,你怎么了?”陈知国痛苦地回答:“我伤着了。”陈元辉拖起陈知国便往坑道口爬去。上等兵许志军在那声巨响过后觉得耳朵什么也听不见了,当他从茫然不知所措中缓过神来时,看见陈元辉艰难地拖着陈知国,就上前帮着陈元辉将陈知国往坑道里拖。

5

在柬埔寨遇袭牺牲的陈知国烈士。(资料图)

坑道内,政工科长仇忙喜一边组织抢救伤员,一边通知各班清点人员。3分队8班报告:余仕利不见了。

仇忙喜赶紧组织人员进行搜找。这个时候,不断有子弹打在木板上冒出火花,官兵们不敢开灯,也不敢站立,只能跪着趴在地上摸索。和余仕利同班的专业军士楚海臣沿着余仕利床铺的大概位置爬去,他首先摸到的是一条断腿。原来余仕利被首发炮弹直接命中腹部,整个人都被炸碎了。

仇忙喜指挥官兵们在夜色中一面紧张地为陈知国等受伤官兵止血,一面焦急地等待着救护的直升飞机。然而直升机却迟迟未到。流血过多的陈知国渐渐地坚持不住了,最终停止了呼吸。

余仕利烈士(左1)生前在施工现场。(资料图)

原来联柬总部从金边派出的救援直升机的飞行员担心降落点离交火点太近,为避免遭遇袭击,就把直升机降落在距离中国维和部队营区2公里远的一个简易机场。虽然中国工兵得知情况后迅即赶赴降落点,但陈知国却未能得救。

余仕利、陈知国永远地告别了战友,把鲜血和生命留在了异国他乡。

英灵已逝,长歌当哭。为了人类的和平,中国维和军人余仕利、陈知国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哀乐低回,空气凝固,烈士的音容笑貌犹在,稚气未脱的年轻生命却从此定格。

面对世界各国媒体,马继东大队长哽咽道:“尽管联柬机构和各级首长对余仕利、陈知国烈士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对我们赴柬维和工程兵大队给予了无微不至的关怀,但我毕竟失去了两位可爱的战友。没有能够完完整整地把他们带回祖国,交给他们的亲人,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遗憾!”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悲壮的回眸(1):中国维和柬埔寨 两名士兵遇袭长眠 | 上海娱乐网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