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死洛杉矶的“宁夏王”马鸿逵

2018-01-03 10:14 评论 0 条

1-png马鸿逵(1892~1970),乳名三元,字少云,回族,西北军阀“三马”之一,先依附冯玉祥,后投靠蒋介石,任宁夏省主席长达十七年,集军政大权于一身,被人称为宁夏的“土皇帝”。

八岁见慈禧,羽翼丰得志

马鸿逵,1892年3月9日出生于甘肃河州(今临夏县)韩家集阳洼山村。祖父马千龄,在同治年间陕甘回民起义时,因劝说马占鳌(马千龄的同族侄女婿)降清,被左宗棠称之为“良回”。这就是马鸿逵后来自诩他家“不是造反的回回”一语的缘由。光绪初年,马千龄次子马福禄中武举人、武进士。

马鸿逵父亲马福祥先后任清政府西宁镇总兵兼阿尔泰护军使、绥远都统。1925年,依附冯玉祥,任西北边防会办(冯为督办)。1928年,马福祥转投蒋介石。1932年病卒于涿州琉璃河旅途中。其政治手腕灵活,长于交际,善于游说,常以在政争中当“调人”自居。这些都为马鸿逵进入军界政坛打开了广阔的门路。

马鸿逵8岁在西安行宫中得见慈禧、光绪、隆裕、李莲英、小德张。12岁,其父马福祥以1000两纹银为他买得“蓝翎知县”虚缺。

1914年至1917年,马鸿逵在北京先后为袁世凯、黎元洪当侍从武官,对统治阶级最高层官场的活动颇多了解。袁氏称帝,马福祥错估形势,上京劝进,被封为男爵。及张勋复辟,马福祥通电拒绝复辟“朝廷”委其的甘肃提督的任命。此后马氏父子对前事讳莫如深,对后事则大肆宣扬。其时,马鸿逵还悄悄离开北京,跑到天津,参加段祺瑞的马厂誓师,当了讨逆军的中将参谋。段祺瑞重新上台后,欲收马鸿逵为羽翼,拨给日式轻重武器及经费6万元,授他为第五混成旅旅长,令其扩编宁夏新军。

先附冯后投蒋,左右逢源军阀间

1925年3月,冯玉祥正式就任西北边防督办后,开始着力经营张家口以西地区。马福祥父子迫于冯军势力,仍采取以退求存手法,对冯表示顺从。马福祥将绥远都统交给冯军大将李鸣钟,自己担任了没有实权的西北边防会办,其部队则交马鸿逵带领。冯为安慰马氏父子,委马鸿逵为第七师师长。

1929年春,蒋介石一手包揽大权的编遣会议和国民党“三大”召开之后,新的军阀战争开始酝酿。

1929年5月,冯玉祥决定反蒋,命所部由山东、河南向郑州、洛阳集中。

马鸿逵为摆脱冯玉祥的军事围困,率兵东走郑州;并沿途炸毁桥梁,以阻冯军追击。郑州是冯玉祥军需供应中心。马鸿逵在此获得大批军火、粮草。冯玉祥为扭转局面,屡电马鸿逵,温婉慰劝,望马部归返。蒋介石闻讯后,即派钱大钧、贺耀祖、邵力子等前往郑州宣慰,给马鸿逵带去百万元的重赏,并在南京召见马。款待马的宴会,甚为隆重,宋美龄及国民党政府各院、部长均出席。最后又拨款几十万补充马的部队。因此,马鸿逵决心投靠蒋介石;不久,马部奉蒋介石之命调驻徐州。

1931年1月,蒋介石“围剿”鄂豫皖苏区时,调马鸿逵部到河南许昌、漯河一带。马鸿逵设总指挥部于信阳,指挥其部参与了对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进攻。但他鉴于黄杰和曾万钟部俱被红军击溃、岳维峻被红军活捉,一度装病,迟迟其行,招致蒋介石的不满。后又发生刘峙部包围马部的事件,主要原因是马鸿逵丢失了鸡公山,堂堂“国军”败在了共产党的一支游击部队手下,不能不使身为河南绥靖主任的刘峙大为震怒。后由马福祥出面斡旋才罢休。

星夜兼程返老巢,扩军独裁敛钱财

1932年8月,蒋介石已任命马鸿逵为宁夏省主席。但马鸿逵希冀任河南省主席一职,长期滞留中原,宁夏省政由他人代理。蒋介石亦曾有意给他河南地盘,后来因刘峙报称马鸿逵贻误军机,蒋介石改变主意,不仅不发表新职,反以刘峙压迫马鸿逵,马处境窘迫呼援无门(马福祥于1932年夏死)。恰这时甘、宁政局紊乱,蒋介石要他回宁夏就职,于是急急赶回西北。

离开河南时,接蒋介石的命令,马鸿逵部队基本不动,由马鸿宾接带,马鸿宾在宁夏部队则交马鸿逵,双方互换番号。马鸿逵借蒋允其可带直属部队返宁为理由,连夜选拔精壮人员,密藏优良武器,于隆冬寒天,将部队运往包头,再由包头步行,星夜兼程进驻宁夏。留在河南的队伍,只是一些老弱病残而已。后马鸿宾又托词留在了宁夏。此后,两马之间为利益和军饷产生了许多矛盾。

1933年年初,马鸿逵正式就任宁夏省主席职务。他摆出一副励精图治的姿态,提出了“实行三民主义”、“消灭烟毒土匪”两大施政目标,制定公务员“行为准则”的八项要求,甚至连官吏、职员的着装都有规定(必须一律短装)。马鸿逵真正的信条是他常说的一句话:“有兵就有权,有权就有钱。”他的一切活动无不是以“抓兵”、“抓权”、“刮钱”为目的展开的。

为了独自控制地方政权,马鸿逵处处安插亲信。宁夏当时交通落后,生产极不发达,加上位置边远,蒋介石感到无须控制太严,决定宁夏省政府委员、各厅、处长,除教育厅长外,其他均由马鸿逵自行提名保荐。

尽管如此,马仍然一连赶走了五个国民党政府派来宁夏的教育厅长,最后由他自己保荐亲信杨作荣上任。马鸿逵以军管政,以政管党,国民党宁夏省党部及各县党部,都在他的操纵之下。

马鸿逵在宁夏长期实行所谓“合署办公”,其总司令部和省政府主管各部门的人员,每天早上到马的办公室外等候召见。前者出,后者进,依次问安、汇报、请示。马鸿逵高坐太师椅上,根据自己的好恶发号施令。他的办公桌旁不另设椅凳,召入者只能站着回答,如同蒙童背早课。僚属们谓这种做法为“上朝”。马遇事外出,军政事务则由其次子马敦静代行。马敦静每于此时昂然出入省政府办公厅,执笔乱批公文,各属官恭敬听命之态,一如对马鸿逵本人。

显赫威风随风去,分崩离析死异乡

1949年春,因西北军政长官张治中北上参加和谈,所遗之职,遂为马鸿逵与马步芳争夺目标。马步芳军阶虽不如马鸿逵高,但是所部作战实力强于马鸿逵军,同时又不惜巨资大肆活动,抢先达到成熟程度。

1949年5月,马鸿逵应代总统李宗仁电召,由银川直飞南京。经与马步芳几番争斗,终于弄到甘肃省政府主席任命。不久,解放军合围兰州,马步芳于无奈中,忙向马鸿逵求援。马鸿逵表面派兵驰援,其实是在坐观其成败。兰州解放的消息传到宁夏,马鸿逵且惊且喜,幸灾乐祸道:“我不相信把你(指马步芳)放不倒!”马鸿逵估计宁夏迟早必失,便在4月就开始大量转移财产,在台北、香港和美国购买房产,做流亡的安排。

8月26日,兰州解放后,马鸿逵打算让其部队在宁夏顽抗。他对部下说:“要效法阎锡山,损失尽净也在所不计,最后阎锡山还是当了行政院长嘛!”另一方面,他早做了逃跑准备,外运黄金,亲自到台湾布置房产。

这年9月底,马鸿逵到了台湾,原国民党西北军政要员郭寄峤与马步芳父子等纷纷责其要对西北败局负责。受命为“国防部”次长的郭寄峤,在马鸿逵前去祝贺其乔迁新居时竟拍桌大骂,马只好忍辱徐退。当晚,宪兵到招待所搬出马的行李,令其自寻旅社。

后来台湾当局又公开发表给予他“撤职查办”的处分。马鸿逵处境艰难,自谓“落得在台无容身之地”。他心灰意冷之下,设法请准“赴美就医”。抵美后,马鸿逵先住旧金山,后来迁居洛杉矶郊区,办起一家“普马拿”牧场,以养马为业。

1954年,台湾召开“国民大会”二次会议,马鸿逵以尚存的“国大代表”资格打算返台出席,忽闻“监察院”委员苏锦泉提出弹劾,说他已被“撤职查办”,不能与会。收拾好行装的马鸿逵只好却步。

1970年1月14日,马鸿逵病死于美国洛杉矶。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病死洛杉矶的“宁夏王”马鸿逵 | 上海娱乐网
分类:高中作文 标签: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