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云龙兵败朝鲜,被俘虏近万人,惊动毛主席

2018-01-11 09:36 评论 0 条

1李云龙原型王近山,授勋中将,有着百胜将军的称呼,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他率队入朝参战,谁知上帝跟他玩了一个游戏,底下60军180师消耗7000多人,几乎被全灭,而此事件震惊了主席。

此事发生在第五次战斗,彭德怀命各个兵团,因为后勤补给跟不上,西线美军又打算东援,我们难度加大为此第五次战役暂时停止,司令部发出了撤离和转移的命令,王近山收到命令之后,马上组织60军180师阻拦敌人掩护撤退

其他部队离开,就在此时180师主力和敌人交手,阵地来回易手,直到第二天部队才收到离开的命令,可是旁边友军已经离开,当天180师周围部队都已经撤退完毕,可180师已经被围住,只好与敌人鏖战,一万人队伍,剩下三千人归队,7000余名士官战死被俘,此战成为抗美援朝史上的一大损失。

但是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我们还是终于打赢了对手,作为后人要正看历史上的失败,以史为例,勇敢去面对我们的失败,才会迎接更后的胜利。

上甘岭战役,王近山向林彪请教该如何打,林彪只说了一个字“熬”!一语中的。

王近山是刘伯承、邓小平、徐向前倚重的战将。他在战争年代7次负伤,其中4次重伤。王近山的“烧铺草”精神全军闻名,毛泽东曾称赞:“这个’王疯子‘,疯得有水平呢。”

1951年参加抗美援朝,任志愿军三兵团副司令员、代司令员,指挥15军和12军进行了上甘岭战役。战前,他向林彪讨教上甘岭战役如何打,林彪只说了一个字:“熬”。王近山要求部队不急不躁,依托坑道坚守,集中炮火消灭表面阵地的敌人,量敌用兵,坚守坑道与反击配合,大小反击结合,以小兵群灵活作战为主,同时组织了强大的后勤保障,赢得了关键性行胜利。王近山两次获朝鲜一级自由独立勋章。

回国后,历任山东军区副司令员、代司令员、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公安部副部长。王近山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不幸的是,王近山的家庭出现破裂,王将军陷入与他大学生妻妹的感情纠葛,组织上也是百般做工作。但王天生“牛”性,妻子又和他“针尖对锋芒”,因此无济于事,后来影响太大只能让他去农场。他的夫人向组织上告了状,王近山向组织上打了离婚报告。上级反复批评教育,他说:我王近山好马不吃回头草,我认了,你组织爱咋办就咋办!结果王近山被撤职,降为副军级,开除党籍,1964年调往河南西华县黄泛区农场担任副场长。他家的小保姆黄振荣自愿跟他而去,后来成为他的夫人。

农场的一位知青回忆道:王近山剑眉高扬,刮得净的下巴泛着青光,没有帽徽的军帽戴得端端正正,旧军装上没有领章,但风衣扣仍是几十年如一日地系得紧紧的,胸脯挺得高高地,衣服上面毛主席的头像和“为人民服务”的像章闪烁金光。他房子里除了正面墙上一张毛主席像外,四壁皆空,没有任何装修和装饰,房后接了间厨房,由将军湖北老家的亲弟弟任炊事员。里间一张农场木匠自制的大木床和一张桌子两把椅子,上面吊着一只带罩的25瓦灯泡,床对面用砖头垫起两只大木箱和一个皮箱,这就是将军当时的全部家当,还有一个从北京带来听新闻的进口收音机。

农场几次放映电影《上甘岭》,他因看不下去而退场,说“哪有这么容易”。九大期间,许世友向毛泽东进言:我们现在要准备打仗,有几个人有战功,也有错误,能否起用?毛泽东问是谁,许世友答:王近山、周志坚。毛泽东说:“王疯子”呵,我知道,可以。毛泽东又问:放虎归山,谁敢要?许世友连忙说:我们要!

1969年7月,王近山回南京,27军军长尤太忠,60军军长吴世宏,南京军区装甲兵司令员肖永银到车站迎候。1970年9月,王近山复出,任南京军区副参谋长,分管作战和战备工作。1972年,美国恢复对越南北方的大规模轰炸,王近山对越南战争进行了研究,对其结局做出了科学预测。同年,他筹备召开了军区四级参谋长会议。

丁盛调任南京军区司令员后,认为“南京军区批林批孔全国倒数第一”,“军区机关前一阶段运动搞得差,盖子还没有揭开,迷信还没有打破,路线还没有分清,颠倒的历史还没有颠倒过来”,丁盛还攻击了许世友。在一次会议上,丁盛指责司令部机关“死水一潭”,王近山当即反问:你看应该怎么办?丁盛无言以对。会上有人发言批判许世友,王近山宣布散会。有一次一位领导在会议上讲了一些违心的话,王近山不满意地说:“我们共产党人不能人云亦云,更不能看风使舵”。那位领导问他“你在讲谁?”王近山一拍桌子:“我说的就是你!”,个性刚烈可见一斑。在南京军区,聂凤智是副司令员,后任司令员,聂过去是王近山部下,但王近山经常到聂凤智那里请示报告工作。副司令员兼参谋长萧永银过去是他手下的旅长,但王近山从不越权处理问题。

王近山患癌症,邓小平指示:王近山同志的病要想尽一切办法抢救。

王近山1978年去世,终年63岁。临终前昏迷时问:“敌人打到哪里了?我们谁在那里?”“他娘的,老子不信打不死你!”。他是听着专门为他播放的军号去世的。王近山去世后,刘伯承躺在病榻上,老泪长流,叨念着他的名字!邓小平说:王近山有很大的战功,他的后事一定要办好。悼词我要看。

他亲自审阅了悼词,增加了“一员有名的战将”一句,并将其职务改为南京军区顾问。次日中央军委补发通知,任命已去世的王近山为南京军区顾问。1992年,邓小平为纪念军事科学院出版的纪念王近山的文集题写书名:“一代战将”。他对“王疯子”的诠释是:那不叫疯,那叫革命的英雄主义!刘伯承说:一人投命,足惧万夫。狭路相逢勇者胜,没有点疯劲,没有不怕死的精神是不行的。

王近山,因为与小姨子恋爱被一撸到底,那么在革除军职,开除党籍的日子里,王近山是如何度过的呢?

将军被撸掉军职和开除党籍后

2008年7月10日下午,采访车停在武昌凤凰山万源昌小区门口,就见一个身材壮实的汉子站在那里,微笑着与我们打招呼。我心里还纳闷,王近山的侄儿怎么还这么年轻?当我向他求证年龄时,他说自己年满六旬了。我夸他真年轻,他大笑着打了打自己厚实的胸膛说:“没办法,谁让王家的‘种’好呢?”我们一起笑了。

王斌的家是一套错层房,宽敞而洁净。为招待我们,王斌端茶倒水切西瓜,忙得不亦乐乎,然后才搬出一大堆关于王近山的照片和传记,如数家珍,娓娓道来。

王近山兄弟三个,老大是王近山,老二叫王连山,一生未婚无孩,一直跟着王近山南来北往。老三叫王迏山,育有三个孩子,王斌就是王迏山的长子,他称王近山的前妻韩岫岩为大姆,称王近山的第二个妻子黄振荣为大妈。小时的王斌太可爱了,三岁起就被大伯大姆带在身边,让他与堂哥堂姐们快乐地生活在一起。说到这里,王斌叹了一口气,说86岁的大姆韩岫岩2007年去世了,不知她与大伯在黄泉相见时,彼此是否还有怨恨,彼此会不会坐下来握个手?但他又摇着头说:“不太可能。当年‘一撸到底’,对大伯的伤害太大了。”

没有了军职,王近山还不太在乎,可是连党籍、军籍也都开掉了,真使他心里感到一片冰凉。他负气地收拾东西准备去河南,没想到组织上要他将收藏了几十年的枪支也交出来。原来,韩岫岩抱着蛮蛮找到王近山的上级,说这场“离婚风波”让王近山的情绪很不稳,家里又有这么多枪,万一他想不开而自杀就出大事了。组织上一听,马上就去了王家。王近山有一间屋子,专门陈放各类枪支,这是他戎马倥偬大半生的至爱,其中不少手枪都有特殊纪念意义,既有日军指挥官的,也有国民党高级将领的。可以说,每支枪背后都有一场传奇的战斗。闲时,王近山总爱走进枪屋,把每支枪都擦拭一下,或者扣几下扳机,回忆一下当年战场上的味道。而王斌和堂哥堂姐们,总爱跑进王近山的枪屋,每人拿一把手枪(无子弹),一边做出闪展腾挪的样子,一边对射。王近山发现后,不但不制止,反而赞许地点头。

现在,组织上要其全部上交,说要陈放到军博馆里去,王近山万分不舍。最后,他恳求组织上给他留下一支作纪念,却遭到了组织上的坚决拒绝,说你没有军职了,留枪干什么?王近山怕惹来别的“帽子”,只好含泪全部上交了。但他自此对发妻韩岫岩恨得咬牙切齿,如果不是她向组织反映“离婚家事”,自己怎会落得如此下场?他曾愤愤地说,自己在战场上所向披靡,那么多军队都未能打倒他,却被自己的老婆打倒了。于是,他铁了心与韩岫岩分道扬镳,发誓跟她老死不相往来。后来果真做到了,将军的倔强脾气可见一斑。

心跳坚持10天,“争”来军区正职葬礼

王近山重回军队后,前妻与后妻一直不相往来,但前妻的子女经常到父亲这边来。同父异母的孩子在一块,有时可能会起点纷争,而王斌却能两边讨好,多次充当灭火队员,是两边关系的润滑剂。所以,他既得大姆韩岫岩的宠爱,又得大妈黄振荣的扶助,更加深得王近山喜爱。有一次,王斌吃了两个苹果,谁知疼得满地打滚。大姆韩岫岩抱着他,满北京城找医生给他治疗,一时也没能有效缓解病痛,大姆心疼的泪水落到王斌脸上,像妈妈的泪水那样滚烫。而大妈黄振荣,更是将王斌当亲儿子养。每当王斌从部队探亲归来,黄振荣都会亲自下厨,在那么艰难的岁月中,她总会设法弄点猪肉和鸡蛋给侄儿吃。

王斌透露,王近山临终时出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医生称,1978年5月1日,除了心脏还在跳动外,将军全身的其他器官都衰竭了,而且这颗心脏一刻也不停地跳,似乎是心有不甘,在等待着什么。鉴于王近山的病情回天无力,南京军区开始拟定悼词,但不好下笔,再三斟酌后,定了一个悼词初稿。很快,初稿送到了中央军委,军委主席邓小平仔细审读悼词后,字斟句酌,最后,在悼词中最重要的地方添了一句,改了一笔。添的一句是:“一员有名的战将”;改的一笔是:“副参谋长”改为“顾问”。王近山的心脏从5月1日跳到5月10日时,中央军委补发任命通知,任命南京军区副参谋长王近山为南京军区顾问,丧事按大军区领导待遇办理,王近山的心脏这才正式永久休息了。

王斌感叹地一笑:“就是心脏这10天不屈跳动,为王近山争来了一个大军区的正职葬礼。大伯在天有灵,当是十分欣慰。”

逝人两眼一闭,就将全世界都撂下了,可活着的人就会受到巨大煎熬。前夫病逝时,大姆韩岫岩不方便参加葬礼,只能默默在家垂泪,那一刻的心情想必没有一个合适的词去形容。王斌说,大姆好多天都没吃下什么东西,毕竟,她与将军共同育有一大群孩子,在最患难的时候同甘共苦过。如果没有后来的“离婚风波”,王近山的晚年就会是另一个样子了。至于大姆是否后悔当初的“举报”,后人谁也不敢去问,这成了永久的谜。大姆去逝前,留下一句意味深长地话:“好了,我要去见好朋友了。”谁是她的好朋友呢?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李云龙兵败朝鲜,被俘虏近万人,惊动毛主席 | 上海娱乐网
分类:高中作文 标签: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