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笠的后代今何在?儿子被枪决,孙子定居美国

2018-01-11 11:10 评论 0 条

1戴笠1897年出生于浙江江山县,小时候就是一个不安定分子,经常在学校与同学打架,18岁那样与毛秀丛结婚,随后一人闯荡上海,混的并不好,但是在上海他认识了改变其一生命运的蒋介石,1926年考入了黄埔军校,由此开始成为蒋介石的心腹和耳目,后来蒋介石为扫除异己建立了骇人听闻的军统局,戴笠任军长,戴笠权力达到顶峰。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1946年戴笠飞机失事身亡,就此结束了他争议而又传奇的一生,那么戴笠去世以后他的后代过的怎么样呢?戴笠和原配毛秀丛1915年生下了儿子戴藏宜,戴藏宜和妻子郑锡英养育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分别是戴以宽、戴以宏、戴以昶、戴眉曼和戴璐璐,下面就带大家看下戴笠后代的命运是怎么样的。

儿子戴藏宜被枪决

戴藏宜也叫戴善武,是戴笠的唯一儿子,曾经在上海同济大学读书,但是没有完成学业,工作后做过小学校长,后来被戴笠安排成为一名特务,在戴笠牺牲以后,特别到了1949年,他感觉大陆已经不安全了,于是便偷偷的去福建,想从福建逃亡台湾,结果被解放军抓获,后来审讯其曾经杀害共产党员华春荣,因此在1951年被公开枪决。

戴笠的三个孙子和两个孙女

其中一个孙女戴璐璐很小就夭折了,在戴藏宜被枪决以后,他的妻子郑锡英将唯一的一个女儿交给了厨师汤好珠收养,后来平安幸福的长大成人,1960年和一位普通百姓的小伙结婚。戴笠的三个孙子中有两个戴以宽和戴以昶被蒋介石派来的台湾特务接走,在台湾长大,戴以宏则因户口被顶替了,没有能去成台湾。

戴以宏本来由台湾在大陆的一名特务抚养,后来特务被发现逮捕,戴以宏只得去了孤儿院,但是在孤儿院里戴以宏过的并不差,相反条件很好,因为这家孤儿院正是有宋庆龄一手办理的,因为经常受到国际上的援助。长大后的戴以宏在1976年与一名上海女子结了婚。

戴以宽在台湾上了大学,毕业以后留学了美国,后来在美国结婚生子,现在仍然在美国工作,戴以昶在台湾也上了大学,目前生活在台湾,1991年在大陆的戴以宏和戴眉曼一起去台湾看望母亲和另外另个兄弟,一家人分开了近40年再次团聚,眼里禁不住的流了下来,当时身患重病的郑锡英很想回大陆老家看看,不知还有机会没。

戴笠一生玩过多少女人,谁也说不清,这里说的几位不过是沧海一粟。

毛秀丛:毛秀丛,人长得虽然不十分漂亮,但容貌却很端庄,性格也很温柔。结婚那天,春宵一夜,戴笠第一次体会到男女之间的欢愉。

戴笠最初和毛秀丛感情还好,一家人过得挺和美。但不久戴笠便不理她了,不仅不与她一同吃饭,甚至连办公室都不准她进去。

他已经厌倦了这个农村的妻子。外面的花花世界、漂亮女人让他垂涎不已。抗战初期,毛秀丛因病死在上海。

戴笠虽然对着毛秀丛在南京时照的惟一一张照片,烧纸祭奠了一番,但是第二天,就又开始追逐一个又一个女人。戴笠从小就是好色之徒,当他手握军统大权之后,追逐女人便无所不用其极了。

戴笠经常和自己属下的女特务上床,其实这些都是逢场作戏,以满足一时的生理需要。

周志英:自妻子毛秀丛死后,曾经与戴笠有染的几个女特务,都在做“老板娘”的美梦,周志英就是这些女人中的一个。

她与戴笠同床后,自以为戴笠相中了她,常常来纠缠。一天,戴笠听说老友郁达夫在南洋离婚了,颇有感触地说:“没想到富春江上的神仙伴侣,如今竟也反目成仇。看来女人都是些水性杨花,靠不住的。”

周志英当即激动地表白:“戴先生,我对你可是真心的啊!”“那也很难说!”戴笠不过是信口胡说,怎料周志英当真,愈发纠缠得厉害了。

戴一气之下,把她囚禁到息烽监狱,关了两年才放出来。她满以为戴笠回心转意了,到重庆第二天,就打扮得花枝招展去找戴笠。

刚到戴公馆门口,嘴里就喊:“戴先生,戴先生!”警卫一看,不由得吃了一惊,来人竟是周志英,赶紧把她拦在外面,随后又说:“戴先生不在这里,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放明白点!”

于是,戴笠又把她关了起来,至死也没敢再释放她。

佘淑恒:戴笠第一次见到佘淑恒是在老友唐生明家里。她长得极标致,面若凝脂,明眸皓齿,看上去不过二十三四岁,身材匀称,丰满而又亭亭玉立。

她是南京中央大学外语系的高材生,而戴此时正缺外语人才,何不一箭双雕。于是,佘小姐就成了戴的女秘书。

佘淑恒自从跟了戴笠,暗自庆幸,只要能博得戴的欢心,日后定有机会出国深造。戴笠似乎也看上了佘淑恒。

后来,戴把佘的家人也接到了重庆。自关起周志英后,戴就明确表示,抗战胜利后,就跟佘结婚。甚至把自己的工作化名都改为“佘龙”,以示自己是佘家的“乘龙快婿”。

实际上,他也确实像个女婿,对佘母及弟妹在生活上照顾得无微不至。一辈子工于心计的戴笠,这一次却打错了算盘,佘小姐只不过是想借戴的权势和财力,达到留学的目的。

当戴笠想方设法要与美国人合作时,她就知道,出国的日子不远了。戴早就说过,要把她培养成“师母”(宋美龄)那样的“美国通”。

戴笠终于要把她送出国了,而她也更加小心,饯行的那天晚上,她表演的惟妙惟肖。佘淑恒撒娇似的偎依在戴的怀里,依依不舍地说:“我们连婚礼都没举行,就要分离……”说着,眼圈还有点发红。

那一夜,两人是山盟海誓,如胶似漆。然而,出国不到一年,佘就在美国另交了男朋友。戴笠听到这个消息竟毫无反应,依然发给她生活费。

戴笠此时此刻的心思,也已另有他属。而此时让他心有所属的就是电影界的皇后胡蝶。

胡蝶:胡蝶当时不到四十岁,正是成熟女人最有魅力的时候,妩媚动人,丰腴端庄。戴笠是胡蝶的忠实影迷,工作之余,他总爱看胡主演的《啼笑姻缘》《空谷幽兰》《火烧红莲寺》《姊妹花》等影片。

戴笠深知,以胡蝶的身份、地位和声誉,不可轻易委身,也不易用权势去强占。因此,为取悦于胡蝶,戴真可谓是绞尽脑汁。

1943年的除夕,他邀胡蝶一家三口来吃年饭,还请来从美国回来述职的肖勃,以及曾任法国领事的黄天迈夫妇。

酒席宴上,戴笠的表演给胡留下深刻的印象。新年过后,戴笠将潘有声推荐到昆明担任财政部广东区货运处专员。

另一方面,为取悦胡蝶,让肖勃在美国按胡的失物清单,照样购回一些胡喜欢的物品,如法国香水、意大利真皮装等东西,亲自送到胡的住所。

胡见戴如此关心她,便抓住戴的双手激动地说:“戴先生,你叫我怎样报答你才好?”

“只要你高兴,身体尽快康复,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已不知玩弄过多少女人的戴笠,今天却极具绅士风度。他要钓大鱼。

戴笠最终如愿以偿了。他决心抗战一胜利,就让胡与潘离婚,自己再正式大办婚礼迎娶她。当时,胡蝶在重庆常被邀参加援助抗战的义演活动及拍摄电影,文艺界的人又常去看她。

这样,为自己和她的名声,戴决定把神仙洞街的一座独处的花园洋房改建一番,作为他金屋藏娇的行乐宫。

抗战期间,戴就在此与胡秘密同居。抗战胜利后,他把胡蝶送到了上海。本打算肃奸工作告一段落后,与胡结婚。岂料,重庆一别竟然是永别。

李太太:戴笠从自己的侄女、女佣、女特务到特务家属、朋友妻女,只要能找到的,无所不玩。

戴笠认为家乡人都有根可查,老实可靠,易用同乡感情进行笼络。1940年,戴笠命妻舅毛宗亮从江山县招收四名年轻女性分别安排在四个公馆里,除为戴作女佣外,还要供其蹂躏。特务家属如被戴看中,不但要被其糟蹋,而且有被丈夫抛弃的危险。

军统局人事处李修凯平时很受戴的宠信。有一次,戴发现李太太长得有几分姿色,回去就派专为他“拉皮条”的秘书王汉光把李太太请来,强制他在戴公馆过了一夜。李修凯下班,听两个孩子说妈妈被戴笠找去,如五雷轰顶,一夜不曾合眼,坐等到第二天早上。

李太太一进家门,李修凯拿起一把剪刀,不由分说将太太的满头青丝剪去。从此,俩人感情破裂,又另娶了一个老婆。可怜李太太,不但被戴强奸,羞辱难当,又遭丈夫抛弃,苦不堪言。

妹妹:随着戴笠地位不断提高,其生活上也更加放荡,1942年3月,戴到西安主持“查缉”干部训练班第一期毕业典礼。

会后,他听说西安开源寺妓馆有个妓女叫妹妹,在当地嫖客中颇有些名声,一时色兴大发,化名河南的王姓商人,找到17号房中的妹妹,胡混了两夜,给了六千元钱和四件上等衣料便了结了此事。

言慧珠:1945年"九三"之后,戴笠到了北京,亲自主持"肃奸"。既抓共产党,也抓汉奸。戴笠在北京住他朋友吴泰勋家,吴泰勋的老婆陪他过夜。

这种卑鄙的勾当特务们都知道。有一次开晚会,找言慧珠唱戏。先唱了一段《凤还巢》,后来宋子文又点了一段《金玉奴》。唱完戏,戴笠不叫走了。那夜就把她带到他的临时公馆过了夜。

叶霞翟:叶霞翟毕业于浙江警察学校特训班。她在三机无线电学校当事务员时,戴笠看上了她。她成了戴笠的情妇后,他便决定让她住到上海警备司令部司令杨虎的公馆里,学一套上层风度。

戴笠是杨家的密友,也是杨家在环龙路公馆的常客,他对这位国民党将军能够在身边围起一大堆女人替他应付社交的能力非常羡慕;而他对杨虎的情妇们能够牺牲色相,并奉命对将军的要客给予性便利印象非常之深。

在叶霞翟学会了这方面的做法后,戴笠替她安排了到美国学习政治经济学。她回国后,他又安排她在成都华西大学教书。后来,戴笠把叶霞翟嫁给了他最好的朋友胡宗南当妻子。

赵霭兰:戴笠把赵霭兰玩够了,就将她许配给了一个朋友。赵霭兰最终嫁给了军统电讯处处长魏大铭。但这些联姻对这些女人来说并不总是如意。但赵霭兰只有认命了。

陈华:陈华与戴笠私处的时候,常被陈华调侃,“小气鬼、铁公鸡,还是我掏腰包,免得你肉痛”而戴笠反陪笑脸,不以为忤。

陈华在上海间谍战立下汗马功劳,受戴笠之邀飞到重庆,住戴笠曾家岩寓所。戴笠摆下的庆功宴,竟然是四菜一汤,而且色香味俱无。

不仅如此,戴笠见陈华身穿貂皮大衣、长统皮鞋全是舶来品,而战时重庆物质十分缺乏,竟然提出将这套行头留下,用作送礼。

就这样,陈华裹着一床棉被飞到香港的家中。

1946年3月,戴笠去北平之前,在陈华处过夜,这是陈华与戴笠最后一次见面。就在那一夜,戴笠郑重地对陈华说:“华妹,我老实告诉你听,老头子(蒋介石)不要我,我就死”。

陈华认为此时戴笠已抱有死的决心。因为当时抗战结束,特务组织势必取消,而戴笠风头正劲,其组织连同外围有数十万之众,又有美国人撑腰,戴笠想先当警政部长,后谋海军司令的位置,引起了蒋介石的猜疑与不满,因此心事重重。

自从戴笠离开,陈华一直忐忑不安。3月17日,王新衡电话告知陈华,戴笠从青岛飞往上海,中午一起吃饭。陈华在王新衡家等了很久,王回来告诉她说:“飞机没接到”。

陈华脱口而出:“飞机摔掉了”。在场的人大吃一惊。陈华露出一丝苦笑,勉强支撑走出了王家大门,乘车绝尘而去。

事后,军统局人员拿出十三张遗留的残骸照片要陈华辨认,她一眼就认出了戴笠。

除了她熟悉的那几颗金牙以外,那高高举着的右手,右拳呈捏着的状态,她可以想象到戴笠临死前的情形,那是他开枪射击后的习惯,子弹发出后,总是挺帅气地将手往上一扬……

她始终认为戴笠是自杀,开枪打死了驾驶员,以致飞机失控。

陈华后来赴香港,开了一家理发店谋生。40多年以后,82岁的陈华出了一本回忆录讲述这段往事。不久后,老死于香港。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戴笠的后代今何在?儿子被枪决,孙子定居美国 | 上海娱乐网
分类:小学作文 标签: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