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过90年代长春的刨锛团伙吗?3个月作案40多起打残20多人

2018-02-01 10:42 评论 0 条

很多读者让说说,90年代长春刨锛的案件。刨锛不是涉枪涉爆的重大案件,但社会危害巨大,更容易造成极大的恐慌心理。长春的3个刨锛团伙嚣张长达6年之久,打死打伤的市民不计其数,甚至还打死了民警副大队长,一度造成全市人人自危

刨锛是什么呢?

之前也不知道,这是东北的方言。

刨锛是一种泥瓦匠的工具,也就是南方人说的锤子、榔头。刨锛并不大,一头是小方锤,一头是扁状,可以用来敲砖头之内的东西。

这玩意既然可以敲砖头,自然也可以敲脑袋。

刨锛团队就是南方所说的打闷棍,区别只是工具的不同。

南方打闷棍基本是用铁棍、木棍甚至红砖之内突然袭击,砸人后脑,然后洗劫昏倒的受害者财物后逃走。

这种打闷棍的社会危害很大,一来它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作案。打闷棍作战时间很短,短则十几秒,长则几分钟,打完就跑。等到民警赶来,歹徒早已不知去向。

二来它防不胜防。歹徒持刀正面抢劫,如果像这种壮汉不说空手夺白刃,终究有搏斗获胜的余地。况且受害者如果也带着家伙,大家谁怕谁还不一定(包里都带着甩棍)。但打闷棍是偷袭,直接砸你后脑。你就算是泰森也防不住,中了一下也得完蛋,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三来打闷棍的致死致伤极高。大家都知道后脑很脆弱,一旦被钝器打击就非常危险。打闷棍的家伙即便控制力道,一棍下去也很容易造成严重颅脑损伤,不死也是残废甚至植物人。这比遭遇持刀抢劫,被捅一二刀还可怕。

打闷棍可怕,刨锛就更可怕。

刨锛的工具更恶劣,杀伤力更大。一旦刨锛砸到人的后脑,比铁棍、木棍要重的多。被打到的人,运气最好也是个轻伤,稍微惨一点就是残疾。

95年,东北开始大下岗,这引起了多米诺骨牌效应。有的单位下岗工人能分几万元钱,还可以吃几年老本;有的单位给钱很少甚至分文不给,这就将下岗工人逼到绝境。特别是那些成双成对在一个企业的职工,一旦下岗基本生活无望。

做买卖,下岗工人哪里有资金,也没有经验;打工,下岗工人缺少技能,年纪大了学东西也慢;出苦力,那么多二十多岁小伙子,谁用你三四十岁的老家伙。

于是,大批下岗工人难以就业,或者是就业很快又失业。

听同学说,当时东北的情况非常惨。大家听了别生气,没有地域黑的意思,客观说说实情而已。

一些男人下岗以后还可以出苦力,一些妇女下岗后连苦力都出不了。无奈之下,一些急需要钱的下岗妇女,被迫从事色情行当。

在下岗潮之前,社会上卖淫女的年龄不会很大,基本都是26岁以下,30岁左右的都没人去嫖!

但下岗女工年龄通常不会小。

于是,90年代东北就出现了特殊的卖淫群体,三四十岁的半老徐娘,甚至还有年近50岁的大姐。

因年纪大,这些女工只能廉价推销自己(甚至到有几块钱就收几块钱的地步),对象也多是中老年男人,进城民工之类。

和普通卖淫女不同的是,这些中年妇女基本都是清一色的良家妇女,以前做梦也没想到会干这一行。卖的时候偶尔遇到熟人,她们都会羞愧无比。

本来卖淫女几乎都是在外地卖淫(怕遇到熟人),九成都是农村出身的女孩(进城不容易找到理想的工作)。

从95年下岗潮开始,东北卖淫业发生很大的改变,卖淫女变为只有五成来自农村,其余都是城市人。

同时,大部分城市出身的卖淫女,尤其是下岗女工,都在本地卖淫。他们还有老人和孩子需要照顾,不能去外地。

更可悲的是,这些女工卖淫并不是遮遮掩掩的,很多丈夫也知道老婆在干什么。

听过个故事,一个丈夫因为慢性疾病,基本失去劳动能力,只能给人看大门,收入微薄。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实在没钱可用。万般无奈下,摆小摊为生的老婆只好出去卖淫。每天丈夫将30多岁的老婆送到卖淫的发廊,自己去看门,中午还给老婆送饭,晚上再接回去家。

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了1年,家里开支勉强可以应付。

一天他中午去送饭的时候,发现发廊门口围了很多人,还有警车。进去一看,原来一个吸毒的嫖客不给钱(压根就没钱),他老婆拉着不让走,被用匕首刺死了。吸毒者后来被判处死刑,但这家伙也不在乎,他早就有艾滋病。办案民警向丈夫介绍了案情,这个男人一语不发,麻木的听着。最后,民警同情的给了他一根烟(相当于今天10元一包)。抽完以后,这个丈夫才说了一句话:好久没抽过这么好的烟了。

好了,不多说了,省得又说反社会。

大量城市工人失业,一些人被迫从事原本进城农民才做的苦活累活,这又导致周边农民大量找不到工作。

社会上就业非常难,两劳释放人员就更难。雇主本来就不愿意找这种人,现在既然不缺劳动力,谁还会找释放人员。两劳释放人员就业,还不如进城农民。

这样一来,失业工人、失业农民尤其是失业的两劳释放人员生存艰难,在社会上乱窜,治安恶化也就是正常的。

从1995年开始到2001年,长春连续出现了3个刨锛团伙,引起了严重社会恐慌。

今天就说说第一个团伙。

1

1995年夏天开始,长春市的南关、宽城、朝阳、二道、汽车厂区连续发生恶性刨锛案件。

歹徒一般跟随拎着包的单身中年男女,在楼道或者僻静处下手。

歹徒用刨锛猛砸这些受害者的后脑,将他们打昏,抢劫现金、首饰等各种财物,然后迅速逃走。

在短短2个多月时间,歹徒作案高达40多起,平均每月高达10多起,平均3天一起。

最早的案子在1995年6月8日。

下午16点,南关区解民小区一个女住户被袭击。民警赶到医院,这个女人已经陷入昏迷,正在抢救。

他的丈夫介绍:我当时在上班,接到邻居电话,说我媳妇被人打了,我赶快到医院。邻居大妈说,他们是听到我媳妇呼救出门查看,发现我媳妇躺在我家门口。当时我媳妇还没失去意识,对邻居说被人用什么东西砸到后脑,昏了过去。醒来以后,我媳妇就赶快呼救。

民警:丢了什么东西吗?

丈夫:我媳妇带的一条金项链没了,随身的钱包和拎包都没了。她一般包里都有五六百元现金,应该是被抢了。对了,我家门口还捡到一个刨锛,外面包着花衬衫。真见鬼了,歹徒大白天的就敢在别人家门口作案,真吓人。

警方经过现场检查,发现歹徒是一个人作案。歹徒应该跟踪这个女人爬到6楼,然后用刨锛猛砸她的后脑,洗劫财物后离开。

歹徒没有留下什么证据,这个刨锛是常见的东西,花衬衫看来是在垃圾堆捡的,没有发现指纹。

受害者没有看到歹徒长相,当年又没监控,也就没有人证。

案件没有线索,自然无法侦破。

这个女人被砸成重伤,休养了好几个月才基本恢复,万幸的是性命保住了。

让民警没有想到,歹徒很快又做了第二个案子。

6月15日晚上8点,南关区西五小区群众报案,说有人被刨锛团伙打伤。

民警立即赶到现场,受害者已经被群众紧急送往医院抢救。

根据群众反应,受害者家住43栋3楼,是一个姓魏的女大学生。

这个女孩提着包,开家门的时候,突然被人用刨锛打中后脑,倒地昏迷。歹徒将女孩身上的金项链、金耳环和200元现金的钱包拿走,迅速逃离现场。

女孩被打倒时,尖叫了一声。对门邻居听到叫声,觉得情况不对,开门查看,才发现了女孩。

女孩受伤比较严重,送到医院时呼吸已经停止。医院紧急抢救,加上女孩生命力顽抗,最终保住性命。但女孩脑部受伤很重,留下终身残疾,被迫辍学。

 

从这起案件以后,又连续发生了近40起类似案件。歹徒的手段越来越凶狠,作案工具也不仅仅是刨锛,开始使用斧头之类。

7月24日上午10点,青天白日之下,南关区清明街的某公司经理姜某,在家门口被人袭击。歹徒一斧头砸中姜某后脑,姜某当场昏死过去,随身携带的大哥大(当时这玩意很值钱)、BP机和钱包都被抢走。

姜某家人听到门口有声音,立即开门查看,才将他及时送到医院。

姜某后脑被斧头劈的骨折,脑部严重血肿,在医院躺了大半年才能下地,真是无妄之灾。

8月6日晚上19点,这次竟然是在大街上。某厂副厂长张某突然被人用刨锛打中后脑,随身携带的大哥大、金项链、金手链和3200元现金被洗劫一空。张某受重伤,治疗多年始终半身不遂。

从8月6日的案子开始,刨锛团伙似乎对长春警方办案能力很蔑视,变得肆无忌惮。

原本几天甚至一二周才做一起案子,突然增加到平均1天2起。

刨锛团伙本来下手还是有分寸的,尽量避免搞出人命。此时他们更为凶残,不惜杀人。

之前刨锛团伙一般不选择老年人或者未成年人作案,主要是怕他们比较脆弱,容易被打死,现在也没有这种顾虑。

先是8月16日上午10点,南关区永春小区的赵某,被人用斧头砍倒在家门前。赵某身体较为强壮,一时没有昏迷,高深呼喊救命。

歹徒见他喊叫,又砍了几斧头,将赵某当场砍死。

赵某身上并没有携带财物,歹徒仅仅抢走了他带的1个金戒指。

接着,2天后的8月18日上午,福寿小区1个女中学生被歹徒连续重击后脑,当场死在家门口。

更惨的是1个怀孕7个月的孕妇。在经过一条偏僻小巷时,孕妇突然被人砸中后脑,身上财物被抢走。

被砸成重伤后,孕妇以惊人的毅力爬行200米,爬到小巷外呼救,最终被路人救走。即便如此,孕妇受伤很重,开颅手术后始终陷入昏迷状态,最终成为植物人。万幸的是,她的孩子顺利诞生。

 

从6月初到9月底,长春连续发生40多起刨锛案件,导致3人死亡,20多人重伤致残,抢走现金20多万元,各种首饰30多件,大哥大8部等等。

这系列案件的财物损失尚且其次,关键是性质极其恶劣。

刨锛团伙作案根本没有顾虑,不但敢在大白天下手,甚至敢在受害人家门口甚至大街上行凶。

按照他们的作案模式,任何人都是有危险的。

一时间,社会上各种谣言四起,群众非常惶恐。

听长春同学说,当时真是风声鹤唳,各种小道消息满天飞,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一说刨锛团伙每天都要打死一个人,不打死人不收工。

一说刨锛团伙是因为警察抓了他们老大,所以拼命打死人,让警方放人。

更有人说,刨锛团伙是下岗工人报复社会,专砸有钱人。

不管谣言如何,社会上都是很警惕的。

一些学校到了下午三点就提前放学,让学生结伴组队回家,以避免夜晚被袭击。女生必须至少4个人一组,男生也要2人一组。

一些大学和寄宿中学则干脆封校,命令任何人不得离校,去校门口小吃铺都不允许。当时就在这种寄宿中学,连吃了几个月食堂。当时中学食堂的饭菜非常难吃,和猪食差不多,而且吃来吃去就那几个。但也没有学生敢出校吃饭,怕被学校处罚。

同学怨声载道,痛骂学校。今天他们却感激学校,认为是对学生负责。

长春很多家长都用刨锛吓唬小孩,经常说你不听话就把你送给刨锛的。

很多小孩特别怕刨锛团伙,甚至怕锤子。

听过一个笑话,有个长春同学当年看到入党宣誓的党旗里面的锤子,心头都一颤。

学校如此,社会上更乱。

很多偏僻的街道,下午6点以后就没人行走了,就是壮汉也不敢走。

很多人走路都是三步一回头,看到后面有人靠近就停步,等这人走过去。

但后面的人看到前面的人停下,也不敢随便靠近,两个人就会对峙起来,有时候能对峙几十分钟。

最后不是后面的人转身向其他方向走,就是前面的人突然加速狂奔。

 

因为刨锛多袭击女人,很多女人上下班都要丈夫或者父亲接送,根本不敢一个人走路。

一些单身女性没办法,只能临时让男同事或者男性朋友护送,据说这样还促进了不少男女结了婚。

即便有人护送,一般女人也不敢走夜路,更不敢上夜班,给再多加班费也没人敢去。

又因为刨锛很多在楼道里袭击,一些单身男女哪怕走到家门口,都不敢随便上楼,往往打公用电话让家里下来一个人来接。

刨锛团伙的恶名甚至远播国外,美国媒体幸灾乐祸的将长春形容为恐怖之城、犯罪之城。

早在6月第一起案件发生时,长春警方就高度重视刨锛团伙。没有多久,该案就成为长春第一大案,成立了专案组。

随着案情逐步升级,该案又上升为省厅督办案件,层层加码。

但刨锛团伙作案隐蔽,打完就跑,不留证据,长达2个月时间警方一无所获。

到了8月21日,专案组再次分析案情,认为这系列案件都是同一个团伙所为。

通过反复走访群众,尤其是询问一个看到过歹徒的受害者(被打倒之前他曾经回过一次头,还听到歹徒说过一句话),警方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其中一名歹徒,大约在25岁到28岁之间,身高体壮,操长春口音的东北话。

同时,警方认为歹徒作案手段熟练且凶残,不像是初犯,应该是有过前科的犯罪分子。

还有,歹徒刨锛并不仅仅是为了钱财,还有明显报复社会的目的。

很多被刨锛团伙打死打伤的受害者,比如那个孕妇,一看就没什么钱,正常来说不会选择这种人。

歹徒应该因某种原因,对社会和警方有很大仇恨,通过肆无忌惮刨锛作案来扰乱社会,进行报复。

鉴于歹徒不会主动停止作案,专案组先后调集了多达数百人,又集中全市警力四处巡逻,同时大力追查赃物。

巡逻盘查也是很夸张,长春街头只要携带刨锛、锤子、斧头的人,都有被请入公安局的可能。

当年做木匠、石匠、泥瓦匠的最背,三条两头被盘查询问,一些还被直接抓进公安局,让工头来领人。

有个笑话,一个老头子因腰不好,买了一把木质的锤子用于捶腰。结果走在路上遇到联防队员,也被请进了公安局。反正宁可错杀,不能错放。

就在警方四处巡逻期间,刨锛团伙仍然不断犯案,不断有人死伤。

 

8月25日,警方突然有了意外的收获。

被刨锛抢走的一部大哥大电话,突然进行了通话。警方立即赶到现场,发现这里是回收手机的小店。

在警方严厉审讯下,老板承认自己收购了一部电话,卖主自称是有人欠账抵押给他的。

卖主叫做陈立武,是长春市下面的榆树市人。

老板说知道陈立武以前因为盗窃坐过牢,猜测这部电话是偷来的,但没想到居然是刨锛团伙的赃物。

警方立即对陈立武进行调查。

陈立武生于1969年,是榆树市正阳街人。这家伙也算是一门“英烈”,全家都是混混。他兄弟5人都是当地有名的地痞流氓,被称为榆树5虎。

他们的大哥因故意杀人,已经被执行了枪决。

也许是受哥哥们影响,陈立武从小就不学好。

1985年16岁时,陈立武就因打群架被拘留过多次,最长1次长达1个多月。

1987年18岁的陈立武因为盗窃和故意伤害,被正式判刑7年。

因在狱中表现良好,1992年陈立武被提前2年释放。

没想到,出狱以后陈立武又和流氓朋友混在一起,将1人打成重伤。此次作案后,陈立武负案在逃,不知去向。

根据情报,陈立武有3个同伙,1个叫做杨忠格,曾经因为盗窃被判刑3年;1个叫做王会杰,曾经因为盗窃判刑7年;还有1个叫做聂晶,也是地痞流氓。

目前,这4个人的去向都不明。

由此,陈立武团伙就有重大作案嫌疑。

但问题来了,这伙人早已不知去向,陈立武还是逃犯,到哪里找去?

就在警方调查陈立武团伙时,9月6日长春市又有人被刨锛团伙袭击。

13点30分,长春市典当行宽城分行,发生刨锛案件。典当行经理张军一人在店的时候,突然被人从后面几斧头砸倒。

典当行内价值4万多元的财物被歹徒抢走,只留下1把斧头,其他没有任何痕迹。

这伙歹徒的胆子实在是大,因为半小时前刚刚有2名民警来典当行内巡逻。

经理张军被打成重伤,不能说话,大部分时间都在昏睡,只是偶尔清醒。

警方无法对张军进行询问,但张清醒时主动写下了“77克金链子”几个字。

民警立即调查这条金链,发现是一个叫做赵明哲的榆树市人抵押的。

陈立武也是榆树市人,两人会不会有什么关系?

警方赶到榆树市找到年仅19岁的赵明哲,后者说自己压根就没去过长春,自然谈不上典当链子。

赵明哲供述,他的身份证1年前被邻居王莱借走,一直没有归还。警方找到王莱,后者交代将身份证转送给了邻居陈立武。

由此,我们几乎可以肯定,陈立武就是刨锛团伙主犯。

 

只是,抓捕陈立武的难度很大。

故意伤人逃走以后,榆树市警方曾经在陈家和陈立武媳妇高景玉家布控半年,连根毛也没有抓住。

陈立武从16岁开始进拘留所,有丰富的逃亡和反侦察经验。

半年前陈立武的妻子高景玉也突然失踪,有可能和丈夫回合一起逃亡了。

这边警方侦查到9月26日,还是毫无收获,只是听说有个女人赵某同陈立武的媳妇高景玉的关系很好,是铁姐妹。

警方找到赵某,赵却一问三不知,自称和高景玉不熟。

根据情报,赵某和高景玉关系很好,交往十多年,天天黏在一起,怎么会不熟悉呢?

经过专案组的宽城刑警大队长亲自做工作,赵某才承认确实和高景玉关系很好。

赵某说:高景玉跟我说过,在长春搞刨锛的就是她男人陈立武。她还说了一些事情,但我实在不敢跟你们说。高景玉不是一般女人,她男人陈立武更不好惹。陈立武这人凶残狠毒,一旦知道是我点炮,肯定要杀我全家。

警方:你不要怕。我们找到你,自然会保护你,不会让你受到伤害。况且,你知情不举,也属于包庇罪,我们随时可以逮捕你。陈立武这人是杀人的恶魔,你包庇他,就等于是帮凶。你自己想清楚。

赵某犹豫再三,终于交代了一个重要线索。

陈立武的媳妇高景玉曾经一度和陈分手,在外面认识了一个有妇之夫田某,两人同居过半年。

高景玉这个人只有23岁,但视财如命,哪个男人有钱他就跟着谁。

在跟着陈立武之前,高景玉就跟着别的男人混过。

后来陈立武通过刨锛发了财,高景玉就将情夫田某甩掉,跑去找陈立武。

但高景玉也明白,陈立武随时可能被警方抓住枪毙,所以仍然脚踩两条船,暗中和田某保持联系。

这个秘密只有闺蜜赵某知道,其他人一律不知情。

赵某认为,只要找到田某,就能知道高景玉和陈立武的去向。

警方大喜之下,立即找到了田某。

 

田某这家伙是国企的小干部,人模狗样,非常油滑,不好对付。

田某被请进公安局以后,根本不承认和高景玉有关系。

田某:谁他妈造谣?我跟高景玉那骚娘们能有什么关系?我是国家正式干部,自己有老婆孩子的,作风一向正派,可以请组织上去调查。

警方:你别瞎扯了。我们这次是要抓陈立武,没兴趣管你和高景玉那点破事。

田某:哎,你们话说清楚,谁跟高景玉有事?你们有凭有据再说话,不要乱栽赃我。这话传出去,被我领导听到怎么办?万一我老婆信了怎么办?

警方用力拍桌子:你还瞎扯?你们两人同居半年多,那么多人知道,你还装什么装?要不要找人来跟你对质?

田某:这。。就算我搞婚外恋,也不管你们警察的事情吧。

警方:跟你说了,我们是搞专案的,就是为了捉陈立武。

田某:你们捉陈立武,找我干嘛?我又不知道陈立武的事情,我都没见过她。

警方:现在高景玉就和陈立武在一起,你告诉我们高景玉在哪里就行。

田某:这。。这不关我的事吧。高景玉好歹也和我好过的,我随便出卖她,以后上街怎么见人?

警方:你背着你老婆搞女人,就能见人了?我们告诉你,长春的刨锛团伙你听说过吗?

田某:听说过啊,说什么1天打死1个人,不打死人不停手。

警方:我告诉你,刨锛团伙领头的就是陈立武。这家伙是个杀人狂,你搞了他媳妇,他能放过你。他肯定得要你的命啊,说不你连你老婆孩子都不放过!你还不跟我们合作?想找死?

田某。。。

这一下,就把田某吓住了。

田某这家伙很聪明,两害权衡取其轻。他立即主动交代,确实和高景玉暗中有联系,但都是高主动联络他,他根本不知道高在哪里。

警方告诉田某,只要高景玉联系他,就立即汇报。

为了保命,田某也只能同意了。

 

没几天,10月7日,田某向警方报告,高景玉打电话联系他,自称在沈阳。

警方立即调查高景玉打来的电话,发现是用辽阳市一个公用电话打来的。看来,狡猾的高景玉对情夫田某,也没说真话。

警方继续耐心等待,10月19日,高景玉电话给闺蜜赵某,声称自己在榆树市,各路刑警立即赶赴榆树。

21日,高景玉果然电话给情夫田某,声称自己在榆树,但当晚会去长春市银都酒店,约田某见面。

此时,专案组面前就有一个难题,究竟要不要抓捕高景玉?

通过和榆树市刑警的交流,专案组认为不能抓捕高景玉。

榆树市警方介绍,高景玉能够和陈立武结婚,自然也不是善类。

这东北娘们性格强硬,为人狡诈。

陈立武案发以后,榆树市警方多次传讯高景玉。

谁知道,高景玉在公安局里软硬不吃,动不动装疯卖傻,大哭大闹,搞得民警们都没办法。榆树市警方和高景玉打了这么久的交道,竟然没有从她嘴里得到任何信息。

榆树市警方认为,抓捕高景玉后,以她的个性,绝对不可能合作。

而高景玉和陈立武肯定是频繁联络。一旦陈立武发现连续几天联络不上高景玉,肯定会迅速转移,切断和高的联络,这条线就断了。

以后再想捉住陈立武,可就难了。

 

于是,专案组只得转为跟踪高景玉,放长线钓大鱼。

当晚,田某和高景玉在酒店见面,随后又去吃饭、跳舞、逛街。本来高景玉还要一起过夜,但田某心虚,谎称家中有事,两人在晚上10点分手。

第二天,田某又和高景玉混在一起,玩了大半天。

两人中午吃完饭时,高景玉突然说马上要去沈阳。

田某一面装作帮她买票以拖延时间,一面紧急向警方汇报。

于是,下午3点高景玉上火车的时候,已经有6名刑警跟上了她。

高景玉很狡猾,为了不穿帮,警方也下了苦功。

6名刑警是3男3女,伪装成3对夫妻和情侣。

其中4个年轻男女刑警,假扮成2对情侣。

呵呵,但有纪律不能假戏真做,趁机揩油(两厢情愿的再议)。

男刑警对女刑警不能抱不能摸,这就不太像了。

大家想想,年轻情侣哪有这样谈恋爱的。

警方怕狡诈的高景玉识破,让这2对年轻刑警,在同车厢较远地方跟踪。

坐在高景玉附近的,是1对退休的老刑警装成的老年夫妻。

高景玉就算再狡猾,也不会想到对面头发花白的老头老太会是刑警。

这边,沈阳市的刑警也已经埋伏在火车站。

晚上,火车进入了沈阳北站,高景玉不急不忙下了车,拎着行李走向一个公用电话亭。

跟踪的那对老刑警非常有经验,认为高景玉肯定是让陈立武亲自或者派人来接她,立即向指挥部汇报。

于是,几组刑警赶到,远远的四面包围高景玉,等待猎物出现。

大概半个小时后,1个男青年走来,和高景玉说了几句话。高就跟着他走向停车场,刑警们远远的跟着

刑警们辨认,这个男青年并不是陈立武,可能是个喽啰。

 

指挥部让大家不要急躁,不要立即抓捕。狡猾的陈立武可能就在附近观望,随时准备开溜。一旦此时抓捕了高景玉和喽啰,陈立武可能撒腿就跑,再也找不到他。

果然,高景玉跟着男青年走到1辆出租车,一个大个子男人坐在车内。出租车很快开出车站,2辆警方的车也尾随追击。

期间,警车两次超越这辆出租车,刑警们清楚的看到了大个子的脸,这就是刨锛恶魔陈立武。

经过向专案组请示,决定立即抓捕。

在一个红绿灯路口,一辆警车突然加速,卡在出租车前。另一辆警车则顶在出租车后。车子还没有停稳,6名刑警跳下车子,用手枪对准车内的3个人:陈立武!快出来,手抱着头,不然开枪了。

车里的大个子像泄了气的皮球:不要开枪,不要开枪!

警方将陈立武拖出出租车,将他带上手铐:你是不是陈立武?

陈立武回答:我就是陈立武。过了一会,他又嘀咕:这下完了。

高景玉和另一个喽啰,也被警方制服。

由此,刨锛团伙主犯陈立武落网。

被捕后,陈立武很快交代,他92年犯案后,一直在长春躲藏。之前陈立武多以打零工为生,也在建筑工地做些体力活,生活上大体还过得去。

没想到,95年前后长春工人大下岗,大批失业工人被迫在社会上找工作,给再少的钱也愿意。结果就是,榆树人陈立武经常连续几个月找不到活干,几乎吃不上饭。

这家伙本来就是个逃犯,这种情况下当然不可能仍由自己饿死,很快决定通过犯罪为生。

陈立武从8月开始刨锛作案,1个人连续做了18起,打死打伤多人,抢到了好几万。

随后,他找到聂晶、杨忠格、王会杰等几个同伙,开始在长春搞刨锛团伙,连续作案20多起,直到被抓住。

陈立武团伙作案时间并不长,一共只有3个多月,前后打死3人、打伤致残20多人,更造成严重的社会恐慌。

陈立武恶贯满盈,很快被宣判死刑,执行枪决。

 

杀了陈立武,不能解决刨锛团伙。

就像萨多警察朋友说的一样:很多案件其实是社会问题,不是我们抓就能抓的完的。

仅仅2年后的1997年,长春又出现了闫文江刨锛团伙,前后打死11人。这伙歹徒甚至将拦路盘查他们的南关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赵秋生,残忍打死,抛尸伊通河。

打掉闫文江团伙同时,1997年付光仁刨锛团伙又出现,前后嚣张了3年才被彻底摧毁。期间这个团伙打死4人,打伤的人不计其数。

其实,刨锛也不是长春的特产,当年东北各地都有这种团伙。

直到2007年,沈阳还有高宏伟刨锛案件,导致4人死亡、23人重伤。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听说过90年代长春的刨锛团伙吗?3个月作案40多起打残20多人 | 上海娱乐网
分类:高中作文 标签: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