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结下什么“梁子”,陈赓竟然“逮捕”张云逸

2018-03-28 09:56 评论 0 条

1-jpeg_meitu_1陈赓与张云逸同是开国大将,两人结下什么“梁子”,陈赓竟然“逮捕”张云逸?

1928年8月的一个深夜。上海新闸路一栋小楼上,两位中年男子正用广东话低声交谈。

“胜之兄,由于国内局势突变,中央决定要你放弃去苏联学习的机会,另行安排去处。”说这话的是中共中央军事部部长杨殷。

被称为“胜之兄”的男子眉头一动,说:“眼下革命处于低潮,党需要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好,现在周恩来同志要求我们到各地组织军事斗争,准备东山再起。”

“此着甚合我意。连日来东躲西藏,隐姓埋名,我早就不甘受此屈辱了。”

停了一会儿,“胜之兄”问道:“党准备派我到哪里去?”

“广西。”

“广西?”“胜之兄”略有迟疑,因为他曾栽在桂系军阀手中。但作为共产党员,他知道命令就是一切,“我服从命令,我一定尽快赶到广西去。”

“胜之兄”回到寓所,订好船票,准备出发。“天有不测风云”,在他即将动身之际,四名警察突然闯进了“胜之兄的住处,不由分说,扯下了他的长袍马褂,给他换上了一套西服,并且还在头上安了一个假发。

“你们这是干什么?”“胜之兄”大怒。

“从现在起,你就是毒品贩子!”警察头目笑着说。

“放肆,我是正经生意人,哪有什么毒品,放开我!”

“正经生意人?”警察头目冷笑一声,下令一名警察打开“胜之兄”的皮箱,打开之后,“胜之兄”目瞪口呆:皮箱里面竟然有十几袋“白面”!

“你们这是栽赃陷害!”“胜之兄”大叫。

“带走!”

刚走出公寓,又有一伙人拦住了去路:“干什么的?”

“抓住一个贩毒的。”警察头目洋洋得意地说。

“等一下,我们要检查!”那伙人强硬地说。

“胜之兄”一看这阵势,伸冤的机会来了,大喊起来:“我不是毒品贩子,放开……”话音未落,一条手帕塞进他的嘴里。警察头目又扬起一只巴掌,照“胜之兄”脸上劈了下来。又把眼睛一瞪,向拦路的便衣喝道:“执行你们的任务去,看什么热闹?小心放跑了狐狸。”

便衣们一看这架势,便不再纠缠,各就各位,继续守株待兔。

警察把“胜之兄”押上车,警察头目望着他,戏谑地笑道:“怎么样,生意还好吧?”

“胜之兄”已被扯掉手帕,他似乎觉得有什么蹊跷:“你们要把我带到哪里去?”

“贩毒,自然要把你押到警察局了。”

“我不是毒品贩子。”

“哼,”警察头目打开了“胜之兄”的箱子。“胜之兄”紧张起来。当警察头目拿出一叠文件时,他大叫一声,欲扑过去,无奈被反绑,动弹不得。

“哈哈,本来只想发点小财,没想到抓个共产党,大名鼎鼎的张云逸。兄弟们,发财了!”

“胜之兄”就是中共著名领导人之一张云逸。

过了一会儿,车停了下来。张云逸被反绑着押下了车。他已经做好牺牲的准备。

“报告局长,犯人押到!”警察头目笑哈哈地说。

“怎么搞的,还扭着双手?”

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张云逸抬起头,天哪这不是周恩来吗?

“云逸同志,委屈你了。”周恩来快步迎了上来,又扭头向警察头目训了一句:“你这个陈赓,什么时候还开玩笑!”

陈赓则哈哈大笑:“我这场戏演得好啊!”扑上来,一把抱住张云逸:“张大哥,小弟失礼了。”

张云逸恍然大悟,一拳打过去:“你呀,真会装神弄鬼,也不怕我跟你拚命?”

“我要不这样,你会这么配合吗?我虽然打了你几个耳光,你也划算呀!没有被敌人活捉啊!”

原来党内出了叛徒,好几名同志已经被捕,刚才与张云逸见面的杨殷也被抓了。如果不是陈赓演那场戏,张云逸说不定早在门口就被那四个便衣抓了起来。

如果不是陈赓“逮捕”张云逸这场戏,后来的百色起义也会少了一笔。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两人结下什么“梁子”,陈赓竟然“逮捕”张云逸 | 上海娱乐网
分类:高中作文 标签: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