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为了蒋经国接班,拿下了多少功臣

2018-03-30 09:25 评论 0 条

1-jpeg岁月不饶人,蒋介石为了儿子的接班问题,可谓煞费苦心。到台后,蒋看到他的部下亲信在解放战争中纷纷投降中共,愈觉军政要员并不可信,传子之心更加迫切。

为了便于长子继位,蒋介石对党政部门进行了改革。首先委任蒋经国为台湾省国民党党部主任。1949年8月20日,蒋在台北园山成立“政治行动委员会”,由唐纵任主任委员。到了1950年,改由蒋经国任此职。从此,蒋经国掌握了台湾最高特务机关。

1950年3月,蒋经国任国防部总政治部主任、中央改造委员会委员。1964年2月,蒋经国任行政院政务委员兼国防部部长、二级上将。次年升为一级上将。1967年政治行动委员会改为国家安全会议,仍由蒋经国主持。

1972年,任行政院长,已控制了台湾的党、政、军、特大权。为了便于蒋经国培植自己的亲信,建立自己的军政干部体系,1950年9月,国民党在蒋介石的指示下,专门建立了一所军政干部学校。该校标榜信仰“伟大领袖蒋介石”和“青年导师蒋经国”,其真正的目的是为蒋经国时代做准备。

蒋介石在安排长子的同时,也把二陈的势力打击殆尽,为自己的长子腾出位子。1950年陈果夫已多病缠身,在政治上如同废人,陈立夫成为真正头头。蒋介石于是把陈立夫放逐到美国。蒋经国接手特务机构后对其进行了整编。

中统解散后,军统被改成“国防部情报局”,主要是搜集大陆“中共的军事情报”。这时,蒋经国一手抓总政,一手抓台湾的特务总部,成了名副其实的大特务头子。为了使蒋经国能够顺利地“登基”,蒋介石搞的最大的动作是吴国桢和孙立人两案。

1950年代前中期,美国想在台湾国民党各派中扶持一文、一武:文的是吴国桢,武的是孙立人。但这两人都没有好下场:一个被迫远走美国,一个被软禁多年。

对此,美国纽约《中报》1988年4月17日发表声明说:“国民党退台之初,最具有国际声望的文武官员吴国桢、孙立人,在‘侯门深似海’的中国官场上,首先充当了蒋氏父子权力重新组合的牺牲品。”而今,吴、孙均已经谢世,但台湾的官民对此仍愤愤不平。

蒋介石把吴国桢和孙立人两个具有广泛影响的强人打倒的同时,又把国民党内部曾经反对过他的人,统统打入冷宫,这样既可以使他们不致惹是生非,又可以使他们不再碍手碍脚。蒋介石把李宗仁陈立夫逼至美国后,接着又收拾了阎锡山、何应钦和白崇禧等人。

通过清除异己,蒋经国的地位步步高升,掌握了台湾的军政大权。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成为台湾最具有势力的政治强人。

油尽灯枯蒋介石到台湾后依然过着大陆时期刻板而有规律的生活。据曾当过蒋贴身侍卫的翁元披露,蒋介石一天的工作、生活安排大致是这样的:每天早晨6点起床(冬天7点左右)。

起床之后,为了不吵醒喜欢晚睡的宋美龄,蒋介石不打开灯,在黑暗中摸出一支钢笔手电,蹑手蹑脚地到盥洗室进行洗漱。当蒋介石轻轻带动门把的那一瞬间,在外值班的警卫就知道蒋已经起床,于是按下电铃,告诉当班的贴身副官前来服侍蒋介石。

洗漱完毕后,蒋介石在阳台上做自编的一套体操,然后唱圣诗。奇怪的是,蒋介石一唱到“天父”或是“圣哉、圣哉”的时候,他都要面朝东方行脱帽礼。唱完圣诗后,蒋介石就回到书房静坐祈祷。

静坐祈祷前,先是用毛毯把自己的膝盖盖好,接着给自己上眼药水,他的眼药水是特制的,主要起保健作用。点完眼药水后,蒋介石就开始静坐。每次静坐的时间差不多都是40分钟。

做完静坐和祷告后,蒋介石就到他的书房里做“早课”,也就是写日记和读报。与常人不同,蒋的日记不是当天晚上写,而是隔天早上写,这样做一是蒋不习惯熬夜,二是早晨头脑清醒,便于回忆,三是利于对前一天的事进行检讨和反省。他喜欢看的报纸主要是台湾出版的《中央日报》《中国时报》和《联合报》。

如有喜欢的内容,他就叫他的秘书在吃早餐的时候读给他听。

看过当天的报纸后,蒋就吩咐副官和侍卫为他准备早餐。副官推着一辆可折叠的餐桌,放到蒋介石所坐的沙发前,他就坐在沙发上进餐。蒋介石是非常重视饮食的,他吃的食品非常的精致,而且是中西结合。蒋介石的厨师是不好当的。既要天天变换花样,又要照顾他的牙口,还要兼顾风味和营养,让他吃得舒服称心。

蒋介石特别喜欢喝鸡汤,所以厨师每天都要为他准备一只老母鸡。不管是中餐还是晚餐,至少要有五道菜,菜肴通常是二荤三素或三荤二素。除此之外,蒋介石还特别喜欢家乡浙江的一些小菜。

吃完早餐后,蒋介石就动身到总统府去办公。他每次出行要动用大批的军警为其“保驾”,风光依旧。蒋介石每次外出,经常有同一类型的小汽车四五辆组成的车队同行,以防不测。车队经过的各道口所有的红绿灯装置,一律开绿灯。

但在中山路北段,有一处通往基隆、宜兰、苏澳的铁路公路平交道,每天火车来往频繁,在经过这段平交道时,必须停车等候,对蒋介石的安全构成威胁。于是有善于拍马屁者向台湾省主席严家淦建议,希望在这一地段建一座公路天桥。严家淦深谙为官之道,立即下令建桥。桥建好后,许多市民想在桥下做点小买卖,但有人认为这对蒋介石的安全会构成威胁。

严家淦认为,既然建桥的最初目的就是为了考虑总统的安全,于是下令不许在桥下设摊营业。蒋介石对严家淦此举很高兴,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严主席深谋远虑,殊堪嘉奖。”蒋介石一般是每天上午10点钟左右开始到总统府办公。他上班的内容不外乎是接见外宾或者召见部属讨论公事。下了班,他就直接回官邸吃午饭,然后再睡个午觉。

午觉睡好后,他就习惯性地在院子里散散步,下午就在自己的家中办公。其实也就是看看报纸,剪贴一些自己喜欢的报道,顶多再处理几件比较紧要的公文。到了下午4点钟左右,如果宋美龄愿意的话,蒋介石就和她一起到台北的近郊去兜兜风,然后再回来吃晚饭。

蒋介石到台湾后的夜生活十分的单调,一般都是在家里看看电影。其实这多少也是受到宋美龄的影响。宋美龄喜欢看各式各样最新版的中外电影,并且经常被影片中的故事情节吸引得废寝忘食。蒋介石则不然,到了睡觉的时间,他一定会叫暂停,等第二天接着看。

晚上睡觉之前,蒋介石会习惯地静坐祈祷40分钟左右,再散步片刻,然后才回房间睡觉。

1972年3月,蒋介石做了前列腺手术,后转为慢性的前列腺炎,健康状况从此一蹶不振。

就在这一年5月,第五届“国大”召开,蒋介石第四次“当选”连任总统。20日,蒋介石到阳台上接受20万民众的欢呼。台湾电视公司担任实况转播,该公司副控室在总统接受欢呼的画面转到副总统的特写时,屏幕下端居然出现电视连续剧的对白字幕:“大哥,不好了……”对于这样一个大喜日子来说,真是大煞风景。事后,台湾当局即派人调查。

阳明山一次意外车祸,对蒋介石的身体造成极大的伤害,此后更是疾病缠身。蒋介石自己有一次也十分苦恼地对前来探望他的一位老部下说:“自从这次阳明山车祸之后,我的身体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不但腿不行了,身体也不行了。”

时隔不久,蒋介石又因便秘导致肛门肌肉侵蚀,经旷日持久的治疗,吃尽了苦头。1974年12月,也就是小蒋任“行政院长”的第二个月,蒋介石因感冒引起肺炎,随即住进荣民总医院。次年1月,发生心肌缺氧症,经紧急抢救转危为安。

后腹部不适,心脏功能欠佳,血液循环不畅,又陷入危机。“4月5日下午8时1刻,病情进一步的恶化。医生发现老人脉搏突然转慢,当即实行心脏按摩及人工呼吸,并注射药物等急救,一二分钟后,心脏跳动及呼吸即恢复正常。

但四五分钟后,心脏又停止跳动。于是再实行心脏按摩、人工呼吸及药物急救,然而此次效果不佳,心脏虽尚时跳时停,呼吸终未恢复,需赖电击以终止不正常心律,脉搏、血压已不能测出。至11时30分许,蒋公双目瞳孔已行放大,急救工作仍继续实行……但回天无术。”

1975年4月5日11时50分,蒋介石寿终正寝,终年88岁,台湾按传统计岁法宣布为89岁。4月6日,长子蒋经国亲自撰悼词,以示哀念:“天上的主啊,请垂听我的呼声!

“我父亲蒙你的恩召,这是他老人家伟大一生的最高潮,这是光荣的胜利,因为他已经冲破魔鬼对他的一切困挠、压迫、刺激和侮辱,我们感情上的损失固大,但我们不能为了自己的悲哀而影响了他老人家的光荣。”

蒋介石之死,使蒋氏全族和许多国民党官员十分悲恸。这天晚上,台北上空雷电交加,倾盆大雨,蒋经国称为风云异色,天地同哀。很多党政要员联想认为,美国可以放弃阮文绍和他的越南土地,同样地,一个没有蒋介石的台湾,前途将极为暗淡。

蒋介石病逝后,台湾当局开动一切宣传机器以表示对蒋介石死亡的“隆重哀悼”,并规定4月6日起,历时一月为“国丧”期,停止一切娱乐。4月9日,蒋的灵柩移入国父纪念馆,供民众瞻谒遗容。

就在4月9日这天下午,经过蒋经国的允许,张学良携赵四小姐前来吊唁。张学良站在水晶棺旁,久久凝视着双眼紧闭的蒋介石。在呼风唤雨、叱咤风雨六十年后,这位中国历史上一代强人终于永久地泯灭了。

张学良难免要想到自己同这位逝者之间的恩怨。在自己的一生中,他居然近五十年的时间是受着蒋介石的支配!先是支配他的政治生涯,接着支配他的个人命运,支配他的自由生死。他的生命因蒋介石的存在而完全改变了自己的轨迹!他抬起头来,看看自己写给蒋介石的挽联:

关怀之殷,情同骨肉

政见之争,宛若仇雠

为了这副挽联,张学良足足想了3天。这16个字又岂能道白他与蒋介石之间的恩恩怨怨。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蒋介石为了蒋经国接班,拿下了多少功臣 | 上海娱乐网
分类:高中作文 标签: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