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埃尔多安的政变最终变成了埃尔多安的政变

2016-07-18 11:05 评论 0 条

埃苏丹的“好”机会

上周六一大早,大家就被土耳其首都安卡拉发生军事政变的消息所震惊。对这个“军队为世俗化保驾护航”的国家而言,军事政变虽然是十多年一遇的大事,但基本剧情原本都差不多,无非是军队夺权再交权,防止土耳其在极端伊斯兰方向上走得太远。因此争辩之初,随着豹2A4和豹1A5主战坦克开上安卡拉街头,大家都觉得土耳其又会经历向世俗政权的一次纠偏。

政变军队心慈手软,坦克也没什么用

2

大出风头的反而是F-16

不过随后的事情却让人们大跌眼镜:先是大伙儿发现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并未在政变中被击毙或者控制,而是恰好在政府专机上。政变军队虽然有飞机,却并没有抓住机会将飞机击落;再是发现军队不是铁板一块,驻扎伊斯坦布尔地区的第一军宣布不支持政变,并让埃尔多安的飞机在当地顺利降落;之后人们发现政变部队不仅缺少政变常识,对政变的残酷性也估计不足。政变部队明明攻占了首都安卡拉的多处要地,却一没有控制住媒体二没有管住网络,任由埃尔多安号召居民上街的视频疯传,而当警察部队和支持政府的市民夺回这些要地时,政变部队居然未经激烈抵抗就纷纷投降(这些天真的士兵在投降后有不少被市民虐杀,显然是个天大的讽刺)。虽然目前安卡拉的情形尚不明晰,但政变失败已是大局已定,许多政变士兵已经向希腊军队寻求政治避难,原本是土耳其历史上重要一环的政变就这样轻易结束了。

3

没有控制住网络和电信是这次政变失策之一

4

比起政变士兵的菩萨心肠,埃尔多安的拥护者则要残忍得多,斩首视频就不放了

昨天下午,有朋友与笔者聊起此事,表示政变的失败程度堪比苏联的“八一九“事件,然而如果仔细看政变中并无任何军方高层出现,此次军事政变更像是日本“二二六”政变那样由中下级军官发动起来的。但“二二六”时的日军是干净利落地将首相以下的大部分”权贵“枪毙捅死,这些政变士兵则不仅没有面对残酷的觉悟,更是连软禁政变对象的觉悟也没有,从这点上说,这次土耳其政变倒像是“八一九”和“二二六”政变中不利因素的叠加,最后失败也就不足为奇了。

5

比起“二二六”兵变,土耳其政变军队还是naive

埃尔多安在政变之后一边继续宣布要清算军队中与其不友好的对手,一边把政变的脏水泼到了伊斯兰“极端”宗教势力和“境外分裂势力”头上。然而在安卡拉街头的视频中,那些反对政变军队甚至虐杀投降士兵的人分明喊的是真主至大之类的极端宗教口号——虽然这样的话几乎经不起任何推敲,但在今天的情况下,对内对外都是个交代。

目前来看,埃尔多安在平息政变后的权力必然会更加稳固,而其对军方的清洗也会更加彻底。不过对土耳其本国而言,是否会进一步走向极端伊斯兰化却并不好说,毕竟埃尔多安的选票里不仅有大批伊斯兰教的平民,也有资产阶级精英,在他试图两头通吃的政治路线下,不大可能明目张胆的搞极端伊斯兰化。不过土耳其本国的伊斯兰倾向则可能更加严重,尤其是在邻国叙利亚已经被ISIS占领半壁江山、伊拉克ISIS也势力不小,本国也几乎成为ISIS的销赃地的情况下,一旦土耳其军方和埃尔多安再放松对国内伊斯兰势力的管制,其在土耳其的发展壮大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6

最终反对埃尔多安的政变变成了埃尔多安的政变

这对于土耳其来说可能只是其本国伊斯兰传统的一次回归,但对于欧洲而言,这却显然不是一个好消息。原本无论是阻挡伊斯兰极端实力还是北非难民,土耳其都是整个欧洲的第一道屏障,而就像当年卡扎菲穷途末日时对西方警告的”你们正在毁坏一堵墙“一样,土耳其向伊斯兰宗教的靠拢不仅是一道屏障的消失,还是一个新的伊斯兰极端势力的出发基地所在。而这个基地背后,能够阻挡极端势力的第一个国家,是希腊——尽管希腊军队相当强悍,但其混乱的财政情况使其很难维持稳定的有效阻隔,总体来说,这道防线,很可能守不住,而欧洲则可能面临1578年勒托班海战以后伊斯兰势力距离欧洲最近的一次。

当然,欧洲人也可能完全不在乎这一切,毕竟德国已经接纳了百万北非难民,法国的穆斯林数量更是高达25%,在整个欧洲已经被极端宗教势力渗透得千疮百孔之际,远方所谓防线的崩溃,又算的了什么呢?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反对埃尔多安的政变最终变成了埃尔多安的政变 | 上海娱乐网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