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2726特务站在大陆的覆灭记

2016-07-19 13:15 评论 0 条

1台湾“军情局”2726特务站被破获时缴获的部分器材。

1986年10月6号,福建省省会福州市的一条大街上。

8个30岁左右的男人正匆匆行走,突然他们每人身边都跟上来两个身强力壮的人,还未等他们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分别送进了停在路旁的几辆小汽车内。待看清对方出示的逮捕证,他们才如梦初醒,象一堆烂泥一样瘫倒在座椅上。

被捕的是台湾军事情报局2726特务站潜伏特务:陈良全,28岁,福建省福清县人,特务站站长;陈能新,26岁,福建省长乐县人,特务站副站长;林凤妹,30岁,福建省长乐县人,特务站电台台长……

随后几天,这个特务组织的徐汉生、杨斌等另外七名成员也纷纷落网,有的在潜逃时被捕,有的慑于大陆安全机关的威力而投案自首,有的在再度潜入时被捕。大陆安全机关从这批特务身上和他们的住所里搜缴了一批手枪、子弹、快速发报机、微型复印机和其它特务活动器材,以及指令、活动经费。至此,这个阴谋在大陆进行恐怖活动的台湾军事情报局的特务组织被一网打尽。

这个特务组织的事情要从三年前说起:1983年夏季,一艘名为“金德才一号”的“台湾渔轮”开始在福建省长乐、平潭一带沿海水域频繁出入。船主是个年近60岁的老头,叫杨斌,原是福建省平潭县人。他以贸易、经商、探亲的名义在沿海活动,实际上却负有台湾情报局的特殊使命。杨斌是1949年逃到台湾的,后来参加了特务组织。这次他是受台湾情报局的派遣,利用大陆对台湾进行民间贸易的机会到大陆搞特务活动的。他的任务除搜集情报外,主要是伺机物色对象,进行爆炸、暗杀等恐怖活动,还企图建立所谓“敌后游击武装”。

1984年1月,杨斌到老家平潭县大练岛渔限村“探亲”时,一个十分理想的“发展对象”主动上门找他了。此人叫陈能新,是渔民,长乐县江田乡塘屿村人。

陈能新与杨斌原来就有过接触。一次在海上打渔时,陈能新碰到了“金德才一号”。在杨斌这个“台湾商人”的劝诱下,他用捕捞到的石斑鱼、黄花鱼等海产品与杨斌换了一批手表、麻将、衣服等走私货,尝到了甜头。后来他又多次和杨斌进行这种违法交易。数次接触使他对这个出手阔绰的“台商”甚为敬慕。不久后,陈能新又从母亲的口中得知杨斌是他父亲过去的朋友,便动了与他拉关系的念头。碰巧又听到杨斌回大练岛探亲的消息,他便迫不及待地拉着与自己臭味相投的陈良全一起驾船到大练岛,将杨斌接到长乐县塘屿村自己的家中,奉若上宾,盛情款待。

杨斌心里明白陈能新并非念及他与其父的故交旧情,而是看中了他腰包里鼓鼓囊囊的钞票。他从侧面也早已得知,这二人并非良善之辈。他俩从小就不务正业,从1981年开始,两人就合伙在福建沿海海面上做走私买卖,1982年4月,陈能新因走私犯罪被通缉在逃,继续进行违法走私活动,梦想发横财。

杨斌正愁找不到可以发展为特务的对象,见这两个合适的人选主动来靠拢,不由得暗自高兴。到陈能新家后,老奸巨猾的杨斌先将带来的几件西装分送给陈能新和他的家人,随即不动声色地开始“洒饵”、“放钩”。在餐桌上,杨斌滔滔不绝地谈起台湾的繁荣和自由来。他用炫耀的口吻告诉两人,他在台湾的生活是如何自在,想干啥就干啥,他开“三春咖啡厅”(妓院)时是如何风光,他平时又如何挥金如土。他连吹带编,真真假假,把台湾吹成了天堂。

对有信念有头脑的人来说,杨斌的话许多都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他谈的情况固然也掺杂着一些事实,但从有限的事实也可以看出,就广大群众而言,台湾绝非是天堂。然而对于那些被私欲迷住了心窍的人,他们已很难分辨是非真伪。

杨斌一番话,让陈能新、陈良全听得耳热心跳,直咽口水,连饭也忘了吃。看到二人如醉如痴的神情,杨斌暗自得意,感觉到“鱼”快上钩了。果然陈能新忍不住了,脱口而出说:“杨大叔,你若能带我去台湾玩一下,我死了也心甘。”

杨斌装出为难的样子说:“去倒是可以的,不过到台湾去很危险呀!你不怕吗?有这个胆量吗?”已经鬼迷心窍的陈能新满不在乎地说:“我不怕!”听了这句话,杨斌微微一笑,他知道“鱼”已经上钩了,只要松松线,就可以拉上船了。

陈能新见杨斌未立即作答,便急切地问:“你看怎样去?”杨斌颇含深意地说:“要去台湾并不难,但要看你们肯不肯做一笔鬼生意。”

什么叫“鬼生意”?二人就象赌棍看见了一个能赢大钱的筹码,一起伸长了脖子。

杨斌觉得时机已成熟,便小心翼翼地向他们摊了牌:“鬼生意就是去搭台湾情报局的线,你们只要写张简历给我,再填一张志愿书,就可以去台湾。”

他虽未言明,但二人对所谓鬼生意是何种性质已经心领神会了。陈能新早已铁了心,干脆地说:“这好办!”陈良全虽未喜形于色,但也暗自高兴。

杨斌又继续给他们打气鼓劲:“做这种生意,不费劲就能赚大钱,别人又不容易知道,比搞走私稳当多了。”

二人当即下决心做这笔“鬼生意”。陈能新拿来一张纸给陈良全,让他写下了两人的姓名、籍贯、年龄及简历,并写了“我们愿意为你们做事”。

杨斌回台湾后,立即将二人的情况向情报局作了汇报。在情报局的授意下,杨斌于1984年7月再次来到大练岛,并托人通知二人来岛会面。见面后,杨斌对他们说:“你们尽快搜集一些大陆的报刊、杂志,在开一批你们朋友的名单,盖上章交给我,我就可以给你们在台湾领到钱。”第二天,二人每人开了20多个朋友的名单,并在平潭县城关、潭东镇等处刻了30多枚私章盖在名单上。陈良全拿了七八张《福建日报》,陈能新带了两本《党员必读》,连同名单一起交给了杨斌。杨斌见后非常高兴,约定下次见面后带他们去台湾。

农历7月17日,当地民间称作“鬼节”。 陈能新、陈良全恰巧在这一天正式开始了自己为鬼的生涯。他们坐小船来到东引岛附近海面,鬼鬼祟祟地登上了早已等候在那里的“金德财一号”驶向台湾。“金德财一号”抵达台湾基隆港后,台湾情报局派车将二人接到了情报局所在地—台北阳明山训练基地。

在阳明山,经过一番盘问后,他们被隔离开,分别接受了收听广播指示、密码翻译、密写等特务训练。他们还正式履行了参加特务组织的宣誓仪式,陈良全化名为“存义”、陈能新化名为“存忠”,每人还得到了1000美元的特务活动经费。特务头目对他们说:“今后你们就是一个组织了,代号为2726,你们要返回大陆继续发展成员,我们会及时向你们提供枪枝弹药、电台等装备,你们的任务除搜集中共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的情报外,还要根据总部指示进行暗杀和破坏活动,至于钱嘛,我们会尽量满足你们的需要。”

7天后,二人带着密码本、密写剂等特务活动工具,被派遣回大陆,开始按台湾情报局的旨意开展特务活动。

潜回大陆后,陈能新、陈良全先后给台湾特务机关发去了密写信。台湾特务机关接信后,又通过广播传递指令,要求他们“搜集情报、发展志同道合的朋友、扩大反共力量”。

二人忠实执行台湾特务机关的指示,开展了一系列特务活动。这两个过去很少读书看报的人,突然“关心”起政治来。他们四处探听消息,大量购买报刊杂志,搞到了不少情报。他们还用金钱引诱等办法,扩大了2726特务组织。

台湾情报局得知他们已发展了一些人,认为他们具有了进行恐怖活动的实力,便派杨斌驾船至日屿海面,与陈良全、陈能新、林凤妹等人会面。交给他们3支手枪、70余发子弹、两份指令和2500美元活动经费,并指示他们买一条供海上联络用的交通船。二陈趁机向台湾情报局要求再拨给3万美元,台湾方面对他们有求必应,1984年底通过广播通知二陈:“你们要的3万美元中央同意拨给,为安全起见,将分期付给。”

1985年初,杨斌再次潜回大陆,找到二陈,对他们说:“台湾方面对你们很重视,指示你们建一个电台,以便把情报及时发回总部,你们要物色一个合适的人,到台湾去接受电台报务培训。”二陈经过商议,决定让林凤妹去。林凤妹与陈能新是同村人,曾因走私罪被判刑,正在保外就医。他也是个贪财好色之徒,这一次听说要去台湾受训,以为可以到台湾去享清福,便一口答应下来。

1985年春节过后,陈能新带着林凤妹,在东引海域再次登上“金德财一号”赴台湾受训。抵台后,陈能新、林凤妹被带到阳明山情报学校,接受了电台使用、隐藏、报警等多项训练,林凤妹被委任为电台台长兼报务员,化名“存信”。13天以后,陈能新、林凤妹带着6500美元活动经费和一部TT-6型快速发报机、一本密码以及照相机、录音机、密写工具等物,返回大陆。台湾方面给他们6500美元是准备让他们购买一艘100马力的海上交通船的。陈能新回来后,只买了一艘40马力的渔船,剩下的钱他们几个人瓜分了。

带回TT-6型快速发报机后,2726特务站的成员们开始直接与台湾情报局联系。1985年6月的一天,陈能新和林凤妹秘密潜入福清县城头乡的鸡角山上,他们隐藏在树丛中,架起天线。这个特务组织的成员还企图在福清一带的山区建立所谓“敌后游击武装”。

1985年春季的一天,2726特务站站长陈良全登上了由福州开往重庆的列车,他此行带着一项特殊的使命。原来二陈在台湾受训时,情报局的上司曾让他们将自己的家庭成员、社会关系、亲戚朋友都说出来,尤其是在重要部门担任重要工作或有影响的人物,更要提供出来。只要合适,便不惜重金收买。陈良全左思右想,想到了自己老婆的表兄徐汉生。徐汉生在重庆市渝穗装饰材料贸易公司任业务员。陈良全搞海上走私时,曾把一些走私货通过徐汉生弄到重庆销售。他知道徐汉生不仅是个见钱眼开的人,而且对现实也明显不满,看来发展他当特务问题不大。陈良全将徐汉生的情况汇报后,情报局当即指示他发展徐汉生。

陈良全在重庆找到徐汉生后,在酒桌上向徐透露了自己的身份。他明确告诉徐汉生,只要同意加入“组织”,就能到台湾去受训,并且可以轻易得到一大笔钱。他明白此事关系重大,因而没有立即表态,只是说考虑考虑。

陈良全返回福建后,又接连两次给徐汉生写信,催他答复。徐汉生一番权衡之后,便要求让他先去台湾看一看。1985年9月,徐汉生从重庆来到陈良全家,准备去台湾。陈良全立即报告台湾方面,要求派人接应。台湾军事情报局(当年7月台湾情报局和特情室合并为军事情报局)立即于10月中旬派船将陈良全、徐汉生接去台湾。徐汉生到台湾后表示愿意为特务机关效劳,并正式办理了参加特务组织的手续,接受了特务训练。他的化名叫“存仁”,代号5220。一个星期后,徐汉生得到了一笔特务活动经费,与陈良全一起返回大陆。

徐汉生回到重庆后,频繁活动,先后多次写密信向台湾方面报告情报。台湾军情局为了让这颗埋藏在大陆腹地的“定时炸弹”发挥更大的威力,1986年4月,台湾军情局又通过2726特务组织的“海上交通线”,第二次把徐汉生接到台湾受训。徐汉生深得台湾军情局局长卢光义的赏识。卢光义亲自接见了徐汉生,布置了任务,一次就拨给他特务活动经费1万美元。

徐汉生在台湾的一个多月时间内,还接受了搜集传递情报、跟踪反跟踪、化装、格斗、爆破、射击等多项特务训练。5月下旬,在2726特务站交通船的接应下,徐汉生又潜回大陆。徐汉生回到重庆后,索性辞去了工作,当起了“职业特务”。

这伙被台湾特务机关用重金收买的亡命之徒,自以为得计,其实他们的犯罪活动,早已被我国家安全机关和人民群众所察觉。

在徐汉生回来时,陈能新就预感到前景不妙。他对送徐汉生前来的台湾军情局人员说:“我可能已经暴露了,让我到台湾避一避吧!”台军情局人员说:“没有命令,哪能随便接你回去?你在大陆避一避就是了。”后经他再三要求,军情局人员才同意将他带到台湾。

陈能新到台湾后,又接受了格斗、射击等项训练。避了几个月风头后,看到大陆方面并没有什么动静,陈良全、徐汉生等人仍在活动,便以为没事了,又壮着胆于9月下旬潜回了大陆,并带回军情局配发的手枪1支、子弹95发、备用快速发报机1部,以及活动指令等。

殊不知这伙特务的一举一动,均在我国家安全机关的掌控之中。陈能新回来后不久,就和陈良全、林凤妹一同落网,徐汉生等人也相继归案。

台湾特务机关为了在大陆进行暗杀、爆炸等恐怖活动,不择手段、不惜重金。他们先后多次把2726特务组织的成员接到台湾,进行各种恐怖活动训练。数次拨给他们特务活动经费合计人民币20多万元。但他们还没来得及实施恐怖活动,就被一网打尽。

最后,杨斌这个派遣特务也自投罗网。1986年11月,杨斌驾“三协兴号”又偷偷潜回平潭,他到老家大练岛渔限村不久后,我国家安全机关人员就出现在他面前,他只得束手就擒。这个以“金德财一号”、“三协兴号”船主身份出现的老特务做梦也没有想到连自己也赔了进去。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台湾2726特务站在大陆的覆灭记 | 上海娱乐网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