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为红军女团长曾被俘做妾 再遇前夫他已是副国级

2016-07-27 11:37 评论 0 条

1西路军,指1936年10月由中国工农红军红一、四方面军主力0.6万人,刀棍队七千左右,非战斗人员0.9万,遵照中央和军委命令,西渡黄河作战,在河西走廊,西路军孤军奋战,伏尸盈雪,由于兵力悬殊,最后粮绝弹尽,惨遭失败,穿着单衣草鞋的西路军健儿视死如归,无后勤补助,无任何救援,与二十余万敌军飞机、重炮、骑兵组成的强悍火力敌军,顽强战斗半年,完成上级给予的所有任务后,战死7000人,宁死不屈,歼灭敌人3.5万人,在中国革命战争史上写下了悲壮的篇章。 而老红军王泉媛就是当时的一名普通的西路军女战士。

王泉媛江西省吉安县人,1930年3月参加革命,先后担任吉安县少共区委妇女部长、湘赣省妇女主席团副主席等职,1934年入党,参加长征,在干部休养连担任战士,1935年与王首道结婚;后被编入红四方面军;1935年任四川省委妇女部长;1936年10月被任命为由女战士组成的红军西路军妇女抗日先锋团团长;西路军失利后被俘,饱受严刑凌辱,脱险后与党失去联系,沿途乞讨回乡,自食其力;解放后先后当过生产队长、妇联主任、敬老院院长、江西省政协委员;被国家确认应享受老红军战士待遇时,已76岁高龄。 这是王泉媛老奶奶百科关于她老人家的介绍。 可是她的经历不是这么简短的一句话能说得清楚的。

1937年,西路军在河西走廊与马步芳的马家军经过40多天的血战后,损失惨重。西路军总指挥部、九军、三十军和妇女先锋团被敌人重重包围。王泉媛时任西路军妇女先锋团团长,她回忆说:“2万多人的西路军,只剩下不足5000人,伤病员又多。整个部队打得都没有子弹、炮弹”。 最终部队选择突围,在部队的突围前,每个西路军战士只能分到5发子弹、2颗手榴弹的补充。王泉媛率这支不足1000人的妇女独立团进入梨园口阵地,为大部队掩护,她和很多女战士不幸被俘。 妇女独立团的女战士被俘后,遭受的苦难比男战士更加的苦重。被俘的女红军战士被马步芳、马步青作为战利品赏赐给各级军官做妻妾,在这些人眼中,女红军成为了他们打胜战后获得的胜利品。 有的女红军被转卖多次,有的被迫自杀,有的惨遭杀害。王泉媛被工兵团团长马进昌看中,成了他不知道第几房小妾,王泉媛回忆说,当时心里想的是“我没死,没打死,存一刻就抗一刻,打死了就没办法。我就想点办法,走得脱就走”。 1939年3月,马进昌的部队换防,王泉媛借机逃出虎口,历经艰辛去到了兰州。然后又经过千辛万苦,终于找到兰州八路军办事处,可是办事处却说:组织上不要。因为当时对西路军被俘人员的规定是:一年归来收留,两年归来审查,三年归来不留。 王泉媛说:“八路军办事处给了我五块大洋。这时候,是我最痛苦的时候。敌人打我,我没有哭。历经艰难逃回来得不到党组织的信任,我痛苦至极。就是说,西路军失利我没有掉泪,可这回得不到党组织的信任让我掉了泪。” 拿着这五块大洋,王泉媛又沿着当年长征走过的路,靠乞讨回到了老家江西,从此隐姓埋名。

一直到改革开放后,王泉媛来到了北京,找到了朱德元帅的夫人,同时也是长征时干部休养连战友康可清同志,在康可清同志的证明下,王泉媛终于恢复党籍和老红军的身份。 在长征路上,在蔡畅同志的撮合下,王泉媛和王首道成为了革命夫妻,不过俩人只过了两天的夫妻生活。王泉媛回忆说:“ 新婚之夜,王首道送我一把三号小手枪和八粒子弹。按照我们家乡的风俗,我该送他一双亲手纳的千层底布鞋。但是,长征中哪有时间和材料做呀,只好欠着了。”

1982年,已担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副国级)的王首道同志要去江西看她,王泉媛听到这个消息,眼泪立即“哗哗”地流个不停,嘴里不停地念叨着:“总算见到了,总算见到了……” 1995年,王泉媛再次到北京时,再次见到了病中的王首道。王泉媛带来了一双亲手做的千层底黑布鞋。王首道双手颤抖着接过布鞋,老泪纵横,说:“你没有忘记遵义时的诺言!” 随后,王首道挽起王泉媛的胳膊,两位老人留下了他们有生以来的第一张也是最后一张合影。

2009年4月5日,这位饱经风霜、战功赫赫的老红军女战士在江西省泰和县人民医院不幸逝世,享年96岁。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她为红军女团长曾被俘做妾 再遇前夫他已是副国级 | 上海娱乐网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