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子顶风捞钱 民国政坛不倒翁孔祥熙倒台

2016-07-30 16:52 评论 0 条

孔祥熙(1880年9月11日-1967年8月16日),山西省太谷县人,妻子是宋霭龄。孔曾任中华民国南京国民政府行政院长,财政部长。耶鲁大学化学专业硕士。孔祥熙是民国政坛上的著名不倒翁。他早年虽然亦曾赴美留学,却恪守中庸之道,为人世故圆滑,态度和蔼,驯服听话,人称Yesman或哈哈孔(H.H.Kung),就中国官场应付技巧言,可称之为超群的上等人才。

然而孔祥熙用人唯亲,凡山西同乡及旧时同僚,都优为安插,又纵容夫人、儿子聚敛金钱,奢侈、豪华,"实为国人所痛恶"。蒋介石通过孔宋家族,获得经济财政上的支持;而孔宋则借助蒋介石获得权力,进而利用职权,大发其财。这个家族的裙带关系和其成员的贪污腐败,招致民众的不满,应该说是导致国民党政权在大陆失败的原因之一。

孔祥熙撮合蒋宋联姻 自赞“最能把握时机”

  孔祥熙,字庸之,号子渊,1880年9月11日(清光绪六年八月初七)出生于山西太谷一个没落的商人家庭。孔家祖籍山东曲阜,其先祖孔宏用于明代万历年间到山西做官,后人遂落籍山西,经商谋生。到孔祥熙的祖父孔庆鲜时,因接掌堂叔孔宪仁所经营的票号,才渐臻富有。孔祥熙的父亲孔繁慈是个贡生,曾在票号担任过文案,因染上吸鸦片恶习,家境逐渐衰落。

孔祥熙五岁时由母亲庞氏启蒙教读,七岁时母亲去世,其父到太谷城西张村设私塾授课,他随父读书,从而打下国学知识的基础。1901年秋,孔祥熙在麦美德教士护送下赴美,入俄亥俄州欧伯林大学,起初主修理化,后来改修社会科学。1905年考入耶鲁大学研究院,研习矿物学。1907年耶鲁毕业时,获得理化硕士学位。孔自称对未来的抱负是:“提倡教育,振兴实业。”

1907年秋,孔祥熙回到北京。那时正值清政府重用留学生之际,邮传部、北洋大学堂和长沙旅京士绅曾先后派人来邀请,孔均婉辞,决心返回太谷办学。起初,孔接办太谷南街基督教公理会明道院附设小学,继而在原址扩充增加中学课程,成为太谷的第一所中学。学校取名“铭贤学堂”(英文名OberlinSansi Memorial School),寓有纪念庚子年死难教友的意思。孔自任监督(校长)兼授史地、矿物等课程,教员多半由传教士担任,祥熙的父亲孔繁慈也在该校教授经史课。

“二次革命”失败后国内政治形势恶化,孔祥熙由于上年丧偶后心情不佳,于是答应耶鲁校友、当时担任中华基督教青年全国协会总干事王正廷的邀约,东渡日本担任东京中华留日基督教青年会总干事。孔在东京除了负责青年会的活动外,还为中华革命党人筹募经费,并帮助孙中山处理文书函电。那时,宋霭龄是孙中山的英文秘书,孔宋接触较多,彼此了解感情日增。宋称赞孔为人谦和,“赚钱赚得很得法”,“似乎天生有一种理财的本领”;而孔对宋则“在在佩服”。由于双方情投意合,1914年春孔祥熙和宋霭龄在横滨结婚。婚后,宋霭龄向孙中山辞去秘书职务,推荐她的妹妹庆龄接替。他们有两双儿女:长女令仪,1915年生;长男令侃,1916年生;次女令伟,1919年生;次男令杰1921年生。

1926年孔祥熙到达广州后被任命为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广东分会委员和广东省财政厅长兼理后方财政事务,从此正式跻身于国民党政界。孔祥熙曾自我赞许说,当“做大官”的“时会机遇”翩然来临,自己是“最能把握时机”的。

1927年三月武汉国民政府增设实业部,任命孔祥熙为部长,可是孔却于是月底从广州赶到上海,为蒋介石做拉拢各方势力的工作。 4月1日汪精卫由欧洲回到上海,孔祥熙和宋霭龄出面宴请汪精卫和蒋介石,捏合“合作”。“四一二”政变后南京政府成立,孔祥熙和宋霭龄极力劝诱内弟宋子文背弃武汉政府投蒋,为南京政府理财。在宁汉分裂期间,孔暗中奉蒋介石之命,奔走于沪、宁、豫、晋各地,拉拢冯玉祥、阎锡山等支持蒋介石。在蒋介石和宋美龄的婚事上,孔和宋霭龄说服了宋子文和宋母,促成这一影响深远的政治婚姻获得成功。蒋、宋联姻,便于蒋介石通过宋子文和孔祥熙密切与江浙财阀们的联系,对外则有利于争取英美政府的支持和外国资本对华投资,从而稳定南京政府的财政基础和外交阵脚;而孔宋家族则可通过蒋介石掌握的政权,轻而易举地获得政治上的地位,并为家族增殖财富取得可靠的政治保证。

孔祥熙于1928年3月27日正式就任工商部长,1930年工商、农矿两部合并为实业部,孔继续担任部长。就任之初,孔曾发表施政宣言,声称“自当以休养生息恢复元气为第一步,以积极准备力图发展为第二步”,“并以全民福利为主旨,以中外合作为方术”,“谨遵总理民生主义及建国实业计划,力谋发展国家富源,改善人民生计”等。1933年4月6日,孔祥熙被南京政府任命为中央银行总裁。10月29日,蒋批准宋子文的辞呈,以孔祥熙继任行政院副院长兼财政部长并仍兼中央银行总裁。

抗战期间,国民党政府口头上也号召“举国抗战”,“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而孔祥熙及其家属则利用所掌握的权力,谋取私利,大发国难财。国民党统治区的广大民众,对“四大家族”在抗战后期的独裁、贪婪、不恤民生的所作所为,日益不满。其后美国总统罗斯福又通过宋子文转达提议,要求中国政府更换已成众矢之的的军政部长和财政部长。1944年11月,蒋介石只好发表以陈诚、俞鸿钧接替何应钦和孔祥熙的命令。孔自担任财政部长到去职,在任长达11年之久,可见受蒋宠信之专。

1949年蒋介石集团退处台湾,曾聘孔祥熙为“资政”。1962年孔赴台湾暂住。1966年宿疾复发赴美治病,1967年8月16日因心脏病在纽约去世。

一副财神脸孔 用人“任人唯亲”、“任人唯晋”

  孔祥熙早年虽然亦曾赴美留学,但他却恪守中庸之道,不像宋子文那样西化,为人世故圆滑,态度和蔼,驯服听话,人称Yesman或哈哈孔(H.H.Kung),特别是在演讲时更是满面笑容。孔祥熙的部属、行政院参事陈克文曾这样形容:“其实他的笑痕是时刻挂在嘴上的,加以他丰满光彩的面颊,令人一见便联想到戏台上天官赐福的面具。他真是生成财神的脸孔,他这样的脸孔也是政治活动上一种帮助, 可以使人易于亲近。

孔祥熙在其起始和后来执政间,所用之人皆成系统,一为铭贤学校的门生,如国民党中央银行财政部人事司司长太谷人高晓楼等,凡铭贤学校毕业的学生,不论成绩优劣,几乎都可以飞黄腾达。而且这些人因为与孔有师生关系,均自命不凡,高人一等;二为公馆系,即宋蔼龄系统,如徐堪、吴启鼎、盛苹臣、席德懋、郭景琨、陈炳章、林世良等;三为儿女系统,如李耀煌、王巽之、边定远、顾心逸等;四为山东派,如高秉坊、李毓万等。高为山东博山人,金陵大学农科林业系毕业,在鲁案督办署实业处任科长。时孔祥熙为实业处长,因而与孔来往密切。后经高的网罗,形成了孔门的山东派。另外如杨虎、范绍增、樊光、潘益民等与孔亦有密切关系。

时人谓孔的用人之道是“任人唯亲”、“任人唯晋”、“任人唯贤”(贤者,铭贤学校之人也)、“任人唯貌”。孔常对人云,说曾国藩用人极注重面貌,所以才成大事。并引四书上“眸子不正,则心不正”来作引证,说明用人取貌的重要性。

关于任人唯晋,孔自有一套理论:“有人说我多用山西人,不错,我用的山西人是多些,我为甚要用山西人呢?为甚多用铭贤毕业的山西人呢?这其中有个道理,在当今世界,最会理财,最会办金融事业的,是犹太人;在英国,最会理财的是英格兰人,而我们山西人,自远古以来就善理财,善做生意,是中国的犹太人,中国的英格兰人。山西人办了几百年的票号,在金融理财方面是天才,有传统的经验,因此我在财政金融方面,大量使用山西人,用其所长。我也因为是山西人,才能在财政金融上身负重任,做出一些成绩。我用山西人,是因为他们善于理财,有理财的头脑才用的。决不因为他们是我老乡,是我的学生才用,国家的金融事业还要发展,所以今后我还要起用大批的山西人。”

孔令侃:爸爸在朝当宰相,人人称我小霸王

  蒋介石通过孔宋家族,获得经济财政上的支持;而孔宋则借助蒋介石获得权力,进而利用职权,大发其财。这个家族的裙带关系和其成员的贪污腐败,招致民众的不满,应该说是导致国民党政权在大陆失败的原因之一。孔宋家族之所以赚钱,是因为他们的政治地位以及掌握政府的资讯。

孔令侃字刚父,英文名David,1916年12月10日生于上海,1992年8月1日因肺癌死于纽约,终年七十五足岁。他是孔祥熙的长子,颇得其父“真传”,也被称为“理财高手”。在父亲和小姨的保驾护航下,年纪轻轻的孔令侃坐到了财政部秘书的位子。1935年国府成立中央信托局,孔祥熙以中央银行总裁身份兼任理事长,从此中信局成为孔家的禁脔。全面抗战初期,中信局迁至香港,二十出头的孔令侃以常务理事的资格直接掌控中信局的业务和人事,他在九龙弥敦道设立一个秘密电台,每天与孔祥熙官邸联络,报告香港及国外外汇、金银、公债证券、美国股票行情。据美国联邦调查局的档案,孔令侃和他的小舅舅宋子安合设的秘密电台,曾使孔夫人宋蔼龄在外汇、金融、股市赚进五千万美元。当中国人谴责日本人扰乱中国经济时,美国财政部驻上海调查员尼柯生(Martin R.Nicholson)说:“伤害中国货币的不是日本,而是孔夫人。”(It's Mme.Kung, not Japan, who is killing the Chinese dollar.)孔令侃的秘密电台遭香港英国当局查获后,孔即于1939年秋天被驱逐出境。

孔令侃在香港亦发了一笔军火财,孔祥熙的秘书谭光说:“当时任务除抢运已订军火外,还续订飞机械弹,这就给了孔令侃发财机会;同时利用香港自由商港,大量做私人进口买卖,扬子公司就是在那时奠定了基础。”抗战结束后,孔令侃回到上海创办扬子建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扬子公司。这个公司经营的特点是只做现货交易,不做订货交易;只收美元黄金,不收法币。例如,公司从美国进口的“雪佛兰”、“奥斯汀”等汽车,进口价格是每辆1500美元,而孔令侃却以“只此一家,别无分号”的优越条件,经常保持5000美元一辆的高价向市场出售。仅此一项,他就攫取了大量的美金。1947年国民党统治区市场物价暴涨,马口铁奇缺(制作罐头盒的原料),扬子公司从美国共和钢铁企业搞到一批马口铁原料,由于海关拒不签发进口许可证,以致无法进口,这就触犯了扬子公司的利益。孔令侃大发雷霆,一方面在《大陆报》上向海关当局发起攻击,同时以“降低物价、扶持工业”为理由,与海关当局大打笔墨官司;另一方面,则在海关职员中进行活动,终于迫使海关让步,签发了进口许可证。货物到手之后,孔令侃即以高价向市场抛售,获取暴利。

孔令侃在机关时,经常驾驶着汽车在繁华街道上横冲直撞,经常违章肇事。南京新街口广场交通拥挤,按照当时的交通法则,汽车必须沿左边环行道绕行,而孔令侃的汽车却往往抄近道从右边拐弯,警察往往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1939年,香港《大公报》曾发表过一篇讽刺小品文,标题是:《爸爸在朝当宰相,人人称我小霸王》,就是对孔令侃的如实报道。

还有一种“官二代”既不做官,也不经商,不务正业,而是一门心思地纵情声色,吃喝玩乐。外加飞扬跋扈,惹事生非。孔祥熙的二女儿孔令俊(又名孔令伟)就是这样一种人。官二代们喜欢飚车,从民国时代就开始了,孔令俊对于飚车的兴趣尤其大。爱飚车难免违章,违章难免就有警察过问。但孔令俊对付警察的办法令人瞠目结舌,一次遭遇警察拦车,她居然大踩油门,将警察撞成重伤。另外一次则一枪打死了警察。事后,她却没有受到任何追究。孔二小姐的恶名于是传遍南京,以至于当时流传开一句诅咒人的话:“叫你出门遇到孔二小姐”。

傅作义:蒋介石要美人不要江山,我们还给他干什么!

  孔令侃一生充满神秘与争议,其中最具震撼性的两件事为:(1)1947年其所主持的扬子建业公司伙同宋氏家族经营的孚中公司,利用特权方式套汇,经国民党《中央日报》揭发;(2)1948年扬子公司囤积居奇,遭蒋经国查获,孔令侃央求姨妈出面援救,导致在上海整顿财经的蒋“太子”铩羽而退,并蒙受“只拍苍蝇,不打老虎”之冷嘲热讽,而使小蒋与孔宋家族(尤其是孔家子女)结下深仇大恨。

1944年7月24日,蒋介石发布命令,准予孔祥熙辞去中央银行总裁一职。同日,又手谕孔祥熙:“姑念抗战以来努力金融,苦心维持,不无微劳足录。兹既将其经办不合手续之款如数缴还国库,特予从宽议处。准将国库局局长吕咸、业务局局长郭锦坤免职,以示惩戒为要。”蒋介石这样写,是一种大事化小的办法,旨在为以后的进一步调查定下基调。事实上,他并不想彻底查清。8月16日日记云:“晚检讨中央银行美债案,处置全案,即令速了,以免夜长梦多,授人口实。惟庸之不法失德,令人不能想象也。”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提高行政效率,蒋介石愿意在一定程度上和一定范围内反贪腐现象,但是彻底查下去,反下去,就会“夜长梦多,授人口实”,产生影响,危害自己的统治。所以他要下令“速了”。17日,他约请司法部部长谢冠生、俞鸿钧及陈其采会商办法。8月26日,陈、俞二人向蒋书面报告,将此案的性质轻描淡写地定性为:“未按通常手续办理,容有未合”,“亦有未妥”。蒋接到报告后,未有新指示,一场轰动一时的舞弊案件就此画上休止符。

1944年9月5日,国民参政会三届三次会议开幕。第二天,财政部次长俞鸿钧代表孔祥熙作财政报告。傅斯年带头开炮,要求"办贪污首先从最大的开刀"。他提出四大问题:一是孔祥熙及其家族经营商业问题。他说:"'法之不行,自上犯之','官之失德,窃贿彰也',所以应自上层起。"他一一列举孔氏家族所设祥记公司、广茂新商号、裕华银行等企业后指出:所有孔氏之各项营业,已成立联合办事处,设于林森路裕华银行三楼,并以其家人为总经理。他要求调查:1.祥记公司、广茂新商号等等机构是否合法?2.这些公司借款囤积操纵之事。3、彻查并公布裕华与国家银行历年往来帐目。4.政府要员私用其地位经营商业之影响。二是中央银行问题。傅斯年称:"中央银行是一谜"。"山西同乡多";梁子美、郭景昆,是孔祥熙的"义子";"私人用款,予取予求"。三是美金储蓄券舞弊问题。傅斯年称:市场忽有忽无,但中央信托局局员、中央银行属员却可以提前买到;孔家某氏竟"自分五万"!四是黄金买卖问题。傅斯年称:"裕华(银行)在今春发了大财。"

1948年11月4日,《中央日报》曾发表殷海光执笔写作的社论《赶快收拾人心》,批判“豪门”贪财横行,“享有特权的人享有特权,人民莫可如何。靠着私人政治关系而发横财的豪门之辈,不是逍遥海外,即是依势豪强如故”。孔祥熙当时在美国,孔令侃在扬子公司被查封后不久也经香港去了美国。社论指认“豪门”为“人民公敌”,斥责国民党和政府“甚至不曾用指甲轻轻弹他们一下”。社论说:“革命与反革命的试金石,就看是走数派的路线,还是走少数派的路线。如果走少数派的路线,只顾全少数人的利益权势,那末尽管口里喊革命,事实上是反革命。”《中央日报》是国民党的机关报。人们已经很难分清,这些言论和当时中共批判国民党的言论有多大区别了。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蒋介石、宋美龄包庇孔氏家族的情节迅速在社会流传、发酵,蒋介石父子和宋美龄都受到社会,包括国民党内部的广泛批评,它使国民党和政府陷入人心尽失的严重危机。当时守卫北平的将领傅作义就曾为此事对杜聿明说:“蒋介石要美人不要江山,我们还给他干什么!”此事成为傅对蒋“失去信仰”的重要原因。“太子系”干将、曾任预备干部局副局长的贾亦斌在向蒋经国劝谏不成后也对他最后失望,“决心同蒋家王朝决裂,同蒋经国分道扬镳,去寻找新的道路”。1949年4月,在浙江嘉兴起义,投向中共。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长子顶风捞钱 民国政坛不倒翁孔祥熙倒台 | 上海娱乐网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