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6柏林奥运会:”死神放假了”?纳粹的谎言

2016-08-01 16:24 评论 0 条

1936年8月1日,阴天。这是纳粹上台后第三年,第十一届奥运会在柏林举行。

柏林奥林匹克馆座无虚席,世界上最大的飞船兴登堡号低空飞过来,拖曳着奥运旗帜飘在场馆上空;火炬手举着从雅典一路传递过来的奥运圣火奔入场內。在场馆内乌压压十万人面前,希特勒宣布奥运会开幕。

1

奥运旗帜飘扬在柏林奥运馆

柏林奥运被当时的国际社会认为是个大成功。耗费巨资、宏大的奥运场地,高效的组织和管理,以及豪华阔气、130英亩的奥运村,让当时的国际社会赞誉有加。

不过,希特勒并不是一开始就情愿办奥运的。而为了办成奥运,他需要向对纳粹帝国心存疑虑的西方国家和国际奥委会再三保证,所有种族和宗教在柏林奥运会上均有平等机会。然而奥运会的场内外,种族主义的阴影始终弥漫在柏林的上空。

希特勒的算盘

1936年是德国第一次举办奥运会,二十年前,柏林曾与奥运擦身而过。国际奥委会原本决定1916的夏季奥运在柏林举行,后来被突然爆发的一战中断。战后,国际奥委会将德国视为“战争的发动者”而禁止其参加奥运会,直到1925年。

1931年,德国柏林再度获得奥运举办权,这是国际社会对魏玛共和国的信任投票,代表战后德国重归国际社会大家庭。然而,两年后,纳粹就推翻了魏玛共和国,建立了第三帝国。

纳粹党人一开始是对奥运精神不买账的。促进“跨越文化和民族的理解”(Völkerverständigung)云云,这是什么劳什子!纳粹党人认为奥运会是“精神错乱”的事情,而且和低劣民族也没什么好比的,有失雅利安人的身份。

宣传部部长戈培尔说服了希特勒操办奥运:奥运会将对提高第三帝国的声誉大有裨益,更可以借此宣扬雅利安人的种族优越性。尤其,奥运会将提高德国民众对运动的热情,而这符合纳粹国家意识形态中对体育运动的推崇——为了推翻战败后不平等的凡尔赛条约,德国人必须强身健体,培养健康的“国民体质”,以备日后战时需要。

另一个重要的考虑是,纳粹帝国当时经济萧条,失业率居高不下。在解释耗资庞大的奥运场地工程时,希特勒说:“当你有四百万失业人口,你就得考虑劳动就业问题。”

1

柏林街景,菩提树下大街,卐字旗和奥运旗帜同时飘扬。

死神放假了”?

不过,希特勒要想办成奥运,还要过一关。由于纳粹上台后颁布一系列种族主义政策,对“帝国的敌人”(共产党人、犹太人等)进行残酷无情的迫害,种种倒行逆施引发国际关注,国际奥委会和西方国家一直犹豫是否让希特勒办这届奥运 。

最大的冲突是,纳粹帝国的种族主义理念和奥林匹克宪章的精神是南辕北辙的。奥林匹克宪章规定奥运会上不论任何种族和宗教都享有同等机会。然而纳粹党媒很早就高调地宣称,犹太人和黑人不该被允许参加奥运会。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为此不惜抵制奥运,这让希特勒政权必须做调整。于是,对于奥委会和国际社会的要求,希特勒政权尽量配合,公开宣誓将遵守奥运会宪章,让所有种族都有均等机会参与。如此,国际社会才放弃抵制,让柏林奥运如期举行。

国际媒体报道说,“死神放假了”,意思是在奥运期间,纳粹政权暂时停止迫害“帝国的敌人”。希特勒努力把德国营造出开放、和平、宽容的面貌。仇恨犹太人的言语和运动在奥运期间暂停,街头原本随处可见的“犹太人不受欢迎”的标示被撤走,甚至最激进反犹的右翼周报《前锋》也临时下架。

当然,犹太人的恐惧和忧虑并不因此降低。希特勒青年团当时流行唱一句:“奥运过后,我们把犹太人揍成果酱。”

“被缺席”的犹太人运动员

为了消弭西方社会尤其是美国的抵制,纳粹政府特别允诺,原则上不排除德国犹太人运动员进入德国国家代表团参加奥运。为此,他们找了一个犹太人充点门面,当时已经定居美国的击剑运动员海伦·玛雅(Helene Mayer),她最后赢得了银牌。 整个德国代表中,玛雅是唯一一个犹太人,且是只有二分之一血统的所谓“半犹太人”。

事实上,尽管国际社会努力让希特勒信守诺言,绝大多数德国犹太人运动员还是“被缺席”了,跳高运动员格蕾塔·伯格曼(Gretel Bergmann)的悲情故事是最具代表性的例子。

1914年,伯格曼出生于乌尔姆市罗普海姆小镇一个世俗化的犹太人家庭。她的父亲是当地企业家,家族在1933年以前就已融入德国社会。伯格曼从小展露体育天分,参加当地各种体育协会,十七岁就打破德国跳高纪录。

1933年纳粹上台,罗普海姆小镇也一夜变天。伯格曼很快收到乌尔姆体育协会发来的通知:“在这里你不再被欢迎,因为你是犹太人。希特勒万岁!”被体育协会除名意味着运动员生涯基本被中断。于是,十九岁的伯格曼远赴英格兰求学,次年夺得英国跳高冠军。

伯格曼后来说,她是想替犹太人争口气,证明给纳粹分子看:“看这里,浑蛋!一个犹太人女孩就是可以这么优秀!”在纳粹意识形态中,犹太人被认为是身体羸弱的种族;而“雅利安人”则充满了元气活力,身体更强健。

1936年,为了向世界展现“宽容、开放”的面貌,纳粹政权逼迫伯格曼回德国参加奥运,否则将对她的家族不利。返德后的训练条件很差,由于早被当地体育协会除名,她得驱车数小时去一个很破的犹太人体育协会训练。愤怒却让她越跳越高。在奥运开幕前一个月,她在符腾堡州的一个跳高比赛中再次刷新纪录,奥运金牌几乎近在咫尺。

1936年7月15日,距离奥运会开幕两个星期,366个美国代表队成员从纽约港起锚扬帆。次日7月16日,纳粹政府就给伯格曼发出一封信,表示她的成绩表现不符要求,因此不予参加奥运;她被提供观摩奥运会的一张站票,车马费得自己掏。此时,起航的美国代表队已经来不及抵制了。

事实上,这封信应该绝大多数德国犹太人运动员都收到了。为了让西方国家放弃抵制,纳粹政府假装让犹太人运动员参加奥运参赛资格甄选。然而早在纳粹上台后,犹太人运动员就都被当地体育协会除名了,而犹太人专属体育训练设施通常很差,许多人因此无法继续高水准的竞技运动员生涯。因此,许多德国犹太人运动员无法在资格赛中有好的表现。

还有一些德国犹太人运动员仍然有世界级的优秀水平,但还是被封杀,例如伯格曼。说她表现不够格是荒谬的,她的状态正达巅峰,拥有无可争议的夺金实力。希特勒就是不想看到犹太人为德国夺得金牌。德国国家代表队宣称,伯格曼因病未能参加此次奥运。

1937年,愤怒而绝望的伯格曼远赴美国。在那里,她又拿到两次美国跳高冠军,直到1939年二战爆发,她的奥运梦才结束。

抢了雅利安种族风头的黑人

希特勒眼皮底下的这场赛事原本应是雅利安种族的大胜利。某种程度上是如此:奖牌榜上,德国奥运代表团毫无悬念地领跑第一,拉开第二名美国亦有不小差距。然而,作为个体获得金牌最多的运动员却不是金发碧眼的“雅利安人”,而是来自美国的黑人田径运动员杰西·欧文斯(Jesse Owens),夺得100米、200米、跳远和4x100米接力四枚金牌的世界飞人。

雅利安种族的优越性被欧文斯打破了!欧文斯的胜利轰动了德国,尤其是在跳远比赛的最后大对决中,他力压当时夺冠大热门、金发碧眼的德国运动员卡尔·朗(Carl Ludwig Long),夺得金牌。次日,《新莱比锡报》刊载评论文章道,“肤色的战争结束了。黑人是成绩最好的,无懈可击的最好,比白人远十七厘米。”

1

夺得金牌的是欧文斯,银牌获得者是行纳粹礼的朗。

对黑人参加奥运,纳粹党是难掩厌恶之情的。在他们看来,黑人显然是比雅利安人更低劣的种族。他们嘲笑美国队靠黑人打奥运。一个德国官员甚至抱怨说,美国人居然让“那些‘非人类’(non-humans)——类似欧文斯和其他黑鬼”来比赛。宣传部部长戈培尔更直言黑人取得胜利是一种“耻辱”。

不过,纳粹政权究竟是更厌恶黑人还是犹太人,似乎有答案。柏林奥运的一个丑闻是,在开赛前一天,美国代表团中仅有的两位犹太人运动员被从4x100米接力赛美国队阵容中撤掉,换上了两位黑人运动员(其中一位就是欧文斯)。美国奥委会的说法是基于竞赛表现,但许多人揣测这是美国奥委会主席为了让希特勒不要看到两个犹太人夺得金牌的画面而做的“绥靖政策”。

战后流行一个故事,说欧文斯夺金之后,希特勒由于雅利安种族被黑人抢了风头,愤而离席,径直走出场馆,以避免跟他握手道贺。几十年后另一个说法又浮出台面,说希特勒在赛事开始第一天接见并祝贺了几位获得金牌的德国运动员,但国际奥委会认为这有违主办国保持中立原则,要求他要么接见所有的金牌获得者,要么全部都不。希特勒选择了后者。也因此,希特勒从第二天开始就没有跟任何金牌获得者握手道贺。

事实上,让这位黑人运动员倍感羞辱的是大西洋彼岸的美国社会。欧文斯夺金返美,在纽约华尔道夫酒店参加奥运代表团庆功,居然得坐货运电梯上去。 “尽管关于希特勒怠慢我的故事那么多,但是,当我回到我的祖国,我还是没法在公交车前排落座,我必须走到车厢后半段。我甚至没有被邀请和罗斯福总统握手。”彼时的罗斯福总统正在竞选期间,给一个“黑鬼”太高的礼遇会惹恼了南部的几个州。因此,他拒绝在白宫接见欧文斯,甚至连封贺电都没发给他。

平权运动开花结果后,欧文斯陆续被政府追认诸多殊荣,其非凡的奥运成就被重新刻入美国社会的历史记忆。1976年,福特总统授予欧文斯和平勋章——美国公民能享有的最高荣誉。1990年,老布什总统赞扬他是“奥林匹克运动以及美国的英雄”。

今天人们想起这位世界飞人时,会记得他的两大成就:他史无前例地一口气夺得四枚奥运金牌,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运动员之一;在希特勒面前,他击碎了“雅利安种族”的神话。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1936柏林奥运会:”死神放假了”?纳粹的谎言 | 上海娱乐网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