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香港大佬向华强与京城道上人物的恩怨冲突

2020-02-22 09:20 评论 0 条

九十年代京城的歌厅就像雨后春笋一样,一家一家不断的开了起来,那时的歌厅可真算是高消费了,一间包房一晚上的消费动辄就是几千上万,但哪时大型的歌厅还不是很多,当时香港影视业的一位大佬向华强也看上了北京的这个商机,在北京东四十条也开了一家夜总会,取名叫演歌台。

  大厅里雇的是菲律宾乐队每天演唱,装修也是极尽豪华,请的是香港人来管理,,开业时黎明跟梅艳芳都来给现场助威演唱,当时的市局长也被请来,向华强亲自作陪,后面站着刘德华给负责沏茶倒水,官道上各方面关系走的是没的说,并还特意请了离职下海的一位老公安,据说黑白两道都买他账的人,在哪里负责对外关系。但是向华强也忽略了一样,对京城的黑道没太重视,大概他认为没这个必要。

  演歌台开业时生意很是火爆,几乎天天爆满,当时天上人间还没有开,演歌台在京城里绝对是算数得上的高档夜总会。那个时候的高档歌厅实际上比现在消费高得多,还不提供小姐,每间KTV包房里就配两名女服务员,只是除了给客人上酒水点歌以外允许陪客人喝酒。那次向华强来到北京自然晚上要在自己的店里请请客人,向华强他们当时正在一间包房里唱歌,这时屋外有一个香港人看到是向华强在屋里,突然就冲进向华强他们的哪间包房里,随即扑通一声跪在向华强面前大哭,这一举动当时就把向华强惊住了,又是当着客人的面,感觉很没面子,向华强随即面露不悦,把这人给架出去后,他手下的一个得力助手就直接把这里雇的香港经理叫马克的给叫了出去,走到大厅时抬手就给了这个马克一个大嘴巴。

  刚好这时市局二处四队队长田状从这里经过看到了,因为田状他们经常来这里玩,都是马克给签单,所以他们关系都很好,田状当时就不干了,骂道你他么是谁啊?敢打我大哥!这时向华强那几个保镖见状跑了过来,推搡中打了田状几拳,田状当时就急了,一个电话给当时的一个黑道大哥,不久从外面进来几十号人,把向华强那几个保镖打得四处跑,最后就来围向华强,那几个保镖也急忙都掏出了身上带的枪护住了向华强,双方对峙起来,向华强也不愧是一方大佬,见多识广,临危不惧,说话得体不卑不亢,最后双方言和了。第二天向华强在香港美食城摆了十几桌请对方吃饭,双方又成朋友了。虽然这次向华强处理得体,但也让他深深明白了一个道理,强龙不压地头蛇。

  但接下来这一次几乎让向华强颜面扫地,当时京城里各路大哥级人物,也都爱到演歌台去玩,北京的黑道大哥级人物几乎还都要点面子,他们来玩很多都给钱,但是你要给他大的关照他才会觉得有面子,当时有一个大哥级人物叫闫京的,那几次演歌台收他的钱都挺多,这让闫京就有些不高兴,后来他又听下面的兄弟说,有不少道上的其它人物来玩都是这里给签单的,这就让他觉得更没面子。这一步开心,那次闫京接着酒意找个茬就在演歌台里大砸了一通,随后演歌台报警就把闫京给抓进去了,但当天夜里闫京就被人给接出来了,虽然没什么事,但是闫京跟演歌台算是结上梁子了。

  这闫京手下有一个兄弟叫白小航,道上都叫他白航,是海淀大院的,外表文质彬彬是个小白脸,白航平时总是西服革履的,外表看着很斯文,但是却极其能打,就连手握砍刀去打架时都是一身西服革履。那时浙江人在北京有个浙江村,人数众多势力极大,经常打架斗殴,几乎没人敢惹,有一天白航的一个发小哥们是个开出租的,那次拉了浙江村里几个人,下车后不但没给钱,还揍了他一顿,临走还撂了一句话,我是浙江村里的谁谁,有本事就它么找我要来。

  那哥们回家时刚好碰到白航,白航见他挨大了,就脸一沉问谁打的他?他把经过一说,第二天白航西服革履的身上揣了一把菜刀一个人就进了浙江村了,进去后直接找事主,刚好那几个人也都在屋子里,白航问完了,那家伙刚一点头,白航就二话不说掏出刀就砍,当时一个人打八个,最后都被他打倒在地,等村里刚反应过来,他已经跑出来了。但到了半夜白航带了几十号人又杀回来了,把那些里面有头脸的人挨个从屋中的被窝里给揪了出来,就是一通乱砍。此后白航又跟浙江村干了几场恶仗,浙江村的势力彻底被他给打服了,答应了白航的一切条件,还把村中最漂亮的一枝花。。。给白航送上了门去,听说后来跟白航还处出了感情,再轰都不走了。可自此浙江村在京城名声就一落千丈了,没多久就关门了。

  一次白航刚进到号里,那间屋子里的牢头要给他先上堂课,刚好赶上他那天烦,索性他就说今后这屋子里的头板是我了,当时屋子里的二十多个犯人都站了起来,那白航一个人在屋子里跟二十二个犯人打,最后都让他给打趴下了,有的犯人还趴在铁栏杆上惊恐的大喊着;管教...!

  大哥不高兴了,白航自然要过来,这天白航带人就去演歌台折腾起来了,那天刚好向华强跟田状也在演歌台包房里唱歌,白航他们闹事,一会惊动了向华强跟田状,田状出来一看认识,是闫京的兄弟白航,就想当个和事佬把事给说开了,那想他把白航带进屋来,跟向华强刚引荐完,白航当着他的面掏出枪就顶住了向华强的脑袋,大家赶紧给劝止住了。

  这让向华强可太没面子了,随后调集人马来在京城就跟白航开打了,向华强虽然势力大,但这终归不是在香港,那白航又是个极能打不要命的主,加上那白航的大哥闫京在京城也是个背景深很有势力的大佬,向华强最后也只好忍气吞声离开了北京。向华强回去后是越想越搓火,随后就又去了深圳,在深圳时向华强竟放出话来,要出重金买白航的脑袋。不久当白航知道了后当时就不干了,随后就带了十几个得力兄弟直奔深圳找向华强来了。

  这天在深圳的北京帮帮主乔逸夫[绰号大乔倍儿]接了一个电话,是闫京打来的,闫京告诉他;白航瞒着他带人去了深圳要打向华强,让他务必设法把白航给劝回来。撂下电话后乔帮主感到这事很棘手,他知道白航是个认死理的人,哪有那么好劝,再说你闫京都没能管住他,他能听我的吗。

  他也觉得这白航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在京城地面上你惹了向华强也就惹了,终归他向华强在京城算是外来户,这强龙不压地头蛇,可现在你跑深圳来要打向华强,那角色可就变换了,向华强在广东的势力可是极大,哪个帮会不买他几分面子,轻易是没人敢惹,你白航就是再能打,可来深圳要跟向华强硬碰,那无异于就是鸡蛋碰石头。但是闫京既然把事给托过来了,如果白航真在这里出了什么闪失差错,那以后跟闫京可没法交代,这闫京的背后人物跟老板的交情可也是非同一般。

  深圳那里的帮派众多盘根错节非常复杂,当时在深圳的前三大帮派,第一自然是本地的潮汕帮,跟向家关系也极密切。这第二就是北京帮,背景深厚。第三是湖南帮,人多势众。帮派之间也经常为了各自利益爆发冲突,乔帮主深知这里的帮会都来自全国各地,远不比在京城的那些各路大哥们好沟通,所以在与各帮派接触时都很谨慎。正当他愁眉不展之际,忽然这时二帮主佳代推门进来了,当乔帮主看到佳代时忽然才恍然大悟,一拍脑门高兴的说;嗨,我怎么把你给忘了!

  这乔帮主属于甩手掌柜子形的,平时帮中的日常事务都是由佳代来打理,这佳代清秀俊朗,虽然年轻但却精明干练,做事沉稳,关键他跟白航以前在一起混过,他们两个关系又极好,由他来劝白航那是再合适不过了。佳代听说白航来深圳了也是又忧又喜,喜的是哥俩好久不见了,忧的是听说白航来这里是要打向华强,立刻也替他捏了把汗。而就在这时忽然佳代的大哥大手机响了,佳代接起电话随即笑了,正是白航打来的电话。

  佳代与白航见面后分外的亲热,又给他们安排好了住处,晚上佳代在香格里拉大摆酒宴为白航一众人接风。酒桌上大家推杯换盏都是格外高兴,佳代跟白航也不聊别的就是喝酒叙旧。喝到一半时忽然有个男子推门走了进来,看着大约有个三十多岁的样子,这人进来后向桌面上的人都扫了一眼,随即露出惊讶的神情连说,啊,对不起,我走错门了。。。。。随后就又走出门去。

  大家也都没在意继续喝酒,可这引起了佳代的警觉,一会佳代借口上卫生间走了出来,刚好迎面过来一个保安,佳代给了那个保安一百块钱,让他到酒店大门口四处看看有没有什么异常,随后他又给手下打了个电话让赶快带人过来。一会那个保安回来了,说在酒店外面看到四周从远到近处已经聚集了大批的人员,好像就在盯着酒店门口,看样子是要出什么大事。佳代点点头随后又打了一个电话。。。。。

  回到包房后一会白航又要跟他喝,这时佳代凑到白航耳边小声的对他说,别喝了外面有情况。白航听完一愣,随即放下酒杯问他怎么了?佳代说;让兄弟们也都别喝了,赶紧都吃点饭,一会都听我安排。白航知道佳代做事沉稳从来不开这种玩笑,所以也不细问就站了起来,让大家把杯中酒喝了以后就不许再喝了,然后赶紧吃饭。

  大家立刻都明白有事了,都没说话开始低头吃饭,佳代刚把帐结完手机就响了,手下告诉他已经到了,还开来了几辆面包车就在酒店门口接他们,佳代接完电话站起来说;现在大家都跟我走。他们走出酒店门口只见佳代的手下已经带着一大群人在哪里等他们了,几辆面包车已经打开门就停在门口,就在佳代他们刚要上车时,突然远处传来几声哨子响,随即就看到在远处四周出现了大批黑压压的人群,都是手拿一根钢管向他们围拢过来。 

  白航一看到这阵势就明白了,看来今天这是冲他来的,他来到佳代身边说;这些人都是冲我来的,你把你的人都带进酒店去,让他们把带的家伙都留下,我早想痛痛快快的大打一场了。佳代听完眉头一皱说到;你他么拿我当外人啊,我们是兄弟,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亏你他么说的出口!白航连忙一搂佳代的肩膀笑着说;别介意啊,那咱们兄弟就还跟以前一样有事一起并肩子上了。

  佳代又说先别着急;看来你刚一到深圳就被人给盯上了,今天他们是有备而来,我们是仓促应战,硬拼肯定我们要吃亏,我自有安排,援兵马上就到。白航知道佳代做事冷静缜密就没再说话,但眼看着四周的那些人离他们是越来越近,这时佳代也有些沉不住气了,急忙让手下从一辆车内拉出几个大包,包里都是砍刀,佳代刚要招呼大家去拿,突然就在这时从远方传来尖厉刺耳的警笛声,随后大批的警车呼啸而至。。。。。。。

  夜间佳代又重新给白航他们安排了住处,然后佳代把白航单独叫到一间屋子里,开门见山的就问;你打算怎么办?白航说,向华强不是放话说要买我的人头吗?我就是来这里找向华强送人头来的,如果他没本事拿,那我就拿他的。佳代听完脸一沉说到;如果你这样冒失的前来,那你的人头随时会被人拿去。这除了闫京也就是佳代敢跟白航这么说话了。白航听完大声说到;我光棍一条无所谓,大不了交代这里了!佳代也大声的说到;那跟你来的这些兄弟们哪?让他们也跟你无谓的陪葬?白航听完沉默了。

  佳代又接着说;这事你也有不对的地方,本来在京城你打向华强也露脸了,向华强跑到广东肯定郁闷,但你还不让人家发泄一下吹吹牛比给自己找个台阶下,说要买你人头这不都是气话吗?或者人家就是想要故意激怒你,诱你到广东来收拾你。那向华强在广东可是树大根深势力极大,你跟他根本就不在一个量级上,硬拼你都近不了人家的身,说实话他就是用钱都能砸死你,到时这里的各路人马也都会与你为敌,你就是三头六臂也应付不过来,人家取你的头那是早晚的事。白航彻底不说话了,沉默了一阵对佳代说;那你说怎么办?我既然来了,又经过今晚这件事,就这样回去了我不甘心,也不可能。

  佳代知道白航的性格,认死理的劲头一上来九头牛都拉不回来,谁再劝什么都没用,随后一笑脸色缓和一些对白航说到;我现在只能在暗中帮你,既不把帮会给扯进来,还要把事给办了,但你决不可鲁莽行事,现在你的目标太大了,向华强在这里势力大不算,而且现在你在明处他在暗处,他算计你那是轻而易举,这样你早晚会着了他的道儿。白航又问,那你说怎么办?佳代接着说,角色转换啊,你转变成在暗处让他在明处啊,这样你就会有机会了。

  白航被说服了不住地点头,其实这也是佳代的无奈之举,他知道此时硬劝白航回去肯定行不通,只能一步一步来,既要能保护住白航然后渐渐的让他知难而退才行。第二天中午佳代在外大摆酒宴为白航一众送行,下午就派出大量的会众把白航他们一直给护送到了机场,佳代真是个聪明人,这样做既不得罪向华强,对闫京也有交代了,你看白航来了我们把他保护的挺好,还把他给劝回去了。白航在机场让大部分兄弟都上飞机回去了,然后他只留下最得力的两个兄弟又悄悄返回来了,佳代也提前在深圳郊外的一座体育场旁边,给他们秘密安排了一间独门小院住处。

  第二天佳代一大早就来找白航,笑着说;咱哥俩可是好长时间没过招了,走,出去比试比试。屋里白航那两个兄弟还再睡着懒觉,白航也刚好想练练拳脚,就跟佳代出来了,哥俩来到操场上先预热一下然后拉架势刚要过招,突然这时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密集的枪声,他俩都吃了一惊,然后顺着枪声响处一看,不好,那里正是白航他们的住处,他俩急忙撒腿就向住处那里跑去,等到了那里发现院门是大开着的,进了院里只见屋门上弹痕累累,窗户玻璃都被打碎了,白航一个箭步就先冲到屋里,只见他的那两个兄弟已然身上弹痕累累的倒在血泊中身亡了。 

  佳代跑进来一看也傻了,这昨天才刚秘密住进来,今天一早就出事了,对方的消息竟然这么灵通,这是他也没意料到的,他急忙拉住白航说;这里太危险了,我们先要赶紧离开这里,我随后马上就打电话让人来处理这里的后事。佳代硬拉着白航出了院子上了自己的车,一路上白航脸色铁青咬着牙一声不吭,佳代知道现在再说什么都没用了,白航跟向华强的这个梁子是彻底解不开了。

  路上佳代给手下打了电话,让赶紧去到那屋子里收尸善后,如果警察没来就不要报警。佳代找了处安全所在跟白航商议,劝他把死去的哪两个兄弟后事办完就回去,因为在这里他根本就斗不过向华强。而这时看白航的样子却是出奇的冷静,他只是铁青着脸说;我先把我俩兄弟的后事给办了吧。佳代预感到要出大事了,只是点点头,第二天佳代给白航送来一把手枪五十发子弹跟一把德国砍刀,让他防身用。

  白航办完那俩兄弟的后事,找到佳代问他现在向华强到底在不在深圳?如果不在就托他把自己偷渡到香港去。佳代知道他现在也无法左右白航了,白航两个兄弟的死对他触动也很大,于是点点头说;我让下面去摸清楚就告诉你。第二天下面人就摸清楚了,说向华强已经来深圳十多天了,目前还在深圳,并把他的私人住所跟经常出入的场所及行动路线都搞清楚了。佳代都用笔记录在一张纸上,然后给了白航,又给他拿了些钱,白航紧紧握住佳代的手神情冷峻的向他点点头,然后扭身就走了。

  白航走后佳代也是天天为他提心吊胆,就在他走后的第三天,向华强在深圳水库边上的私人住所夜间有个人翻了进去,幸亏那天晚上向华强没住在那里,但几个看家的护院却都被人杀死了。随后过了两天向华强坐的车在郊区行驶中遭到有人开枪伏击,亏得司机反应快迅速逃离了,向的司机负伤。又过了几日这天向华强夜间回酒店休息,刚下车往酒店门里走,忽然这时旁边的一个穿清洁工制服的人扔下条扫,从怀里掏出一把砍刀就直奔他冲了过来,亏得向的几个保镖反应也快拦住了那个人,向华强趁机逃脱了,向的几个保镖经过与那人一场恶战两个被砍死其余负伤,那个人随后逃脱。

  向华强经历了几次遇险,深圳是不敢在呆了,随后坐私家游艇连夜离开了深圳回香港了。这半个多月以来深圳竟闹出了这么大动静,把在那里的各路人马都给惊住了,到底是谁这么大胆子?竟敢在这里惹向华强?各帮会都在震惊之余观望打听。

  向华强回到香港后也急忙召集手下来开会商议对策,他的首席军师就是在演歌台给了马克一个大嘴巴的那人,这时他说道,就凭白航那小子在深圳根本就不可能知道老板那么多的具体情况,这里肯定有北京帮的参与,据我所知白航跟北京帮的二帮主佳代关系非常好,哪我们索性就跟深圳北京帮摊牌,问问他们想要干什么?是不是得罪了我们后他们就能在广东顺风顺水了?然后跟他们要白航这人。

  向华强听完点点头,但又叮嘱说;北京帮背景深厚,实力也不容小觑,前去交涉时一定要先礼后兵。这首席军师又说;听说哪白航的大哥闫京在京城的靠山很硬,但咱们在京城也有重要关系啊,还可以通过咱们在京城的关系找到闫京的靠山,再给闫京施压。如果这样还不行,最后就召集咱们的所有手下再知会潮汕帮,一起去向深圳北京帮兴师问罪。北京帮的乔帮主是个老江湖了遇事老练沉稳,我就不信他会为了一个白航,就会跟咱们全面开战,这对于他们的损失那也是无法估量的,这个他们老板恐怕也不会答应的。向华强听完一拍桌子大声说;就这么干!

  这天北京帮的乔帮主给佳代叫进来,阴沉着脸问他;这白航不是已经被你送走了吗?怎么他又回来了?竟还在这里闹出这么动静来,追杀了几次向华强。佳代故作惊讶的说道;这个我也是才听说,当初送走白航的时候下面人可是都看到了啊,谁知道他又偷偷跑回来了?乔帮主听完笑了,理解的一摆手说;我知道你是个很重情义的人,跟白航的关系又极好,但这回你也替他扛不住了,老板已经打来电话,让咱们要保持和谐,要迅速把这个事情平息了,决不能跟向家发生冲突。刚才闫京也打来电话了,说白航根本就没回去,还知道他在深圳又惹出了大事,让咱们想尽一切办法就是绑也要把白航给绑回北京。你掂量掂量这事已经有多严重了吧?但我相信你的办事能力,你还是要尽快找到白航把这事赶紧给办圆妥了吧。

  佳代出来不久,正在发愁怎么能找到白航,忽然这时他的大哥大手机响了,正是白航打来的,佳代急忙问他你现在哪里?我马上去找你,我有非常要紧的事跟你商量。两个人见面后,还没等佳代说话;白航就问;你能不能帮我偷渡到香港去?我一定要找到向华强才行。

  佳代这时却沉脸看着白航说到;现在你必须该回去了。但白航却说;我必须找到向华强跟他做个了断才行。这时佳代也有些急躁了,对他喊到;你还觉得闹的不够大吗?他们是杀了你两个兄弟,但你也把向华强的手下杀死了几个,随后向华强都不敢在深圳待了跑回了香港,这还不够吗?而白航却摇摇头斩钉截铁的说;不够!

  佳代又说;你已经把动静整的太大了,如今已经惊动了老板跟上面,你大哥闫京也是一天打来好几个电话问你的消息,而且现在外面都以为是北京帮要跟向华强开战,各路人马已经开始要蠢蠢欲动了,眼看着就要演变成一场血雨腥风了,你也为我想想。我们现在都马上是而立之年的人了,不能总跟以前那样脑子一热举刀就往前冲了,起码要为下面跟你混的兄弟们考虑一下了。

  白航听完低头默不作声了,就在这时佳代的大哥大响了,佳代接起电话正是闫京打来的,闫京问他白航在他旁边吗?佳代心说这电话来的正是时候,于是将大哥大递给了白航说;你大哥让你听电话。白航只得接过电话来,电话那头闫京并没骂他,只是平静的对白航说;兄弟,你知道你走后这么多天我是天天为你提心吊胆,还好你现在没事就好。但随即就语气一变,厉声的对白航说;如果你现在还认我这个大哥,那你马上就给我回北京来。。。。。。白航接完电话对佳代说了一句话;明天我就回北京。

  佳代听完高兴的打了白航一拳说;这就对了!这才是我的好哥们,今晚咱哥俩好好喝一顿,这阵子我可真为你提心吊胆的。白航连忙苦笑着说;这段我可是真没少给兄弟你添麻烦。佳代随即不悦道;你说什么哪?咱们是兄弟。晚上佳代跟白航一直喝到了深夜,走时佳代拉着白航非要回自己的住处,他现在是生怕白航跑了再惹出什么大事来,打算在送他上飞机之前都寸步不离了。

  刚回到住处,佳代发现自己的门口已经站了不少自己的手下在哪里。佳代立刻知道有大事了。他一个手下也急忙跑过来对他说;佳哥,我们找了你很久了,手机也打不通,可急死我们了,帮里出事了,今晚湖南帮的人突然向我们发难,我们猝不及防一晚上就被他们抢走了很多地盘,很多帮里的弟兄还都被他们给打伤了。佳代听完脑子翁的一下酒立刻就醒了,再一看手机原来是没电了。他手下又继续说;帮主让跟你联系上后立刻让你回帮里,帮主已经在那里等你了。白航一听说佳代这里有事了,立刻也要跟佳代一起去。

  路上才听佳代手下说,最近湖南帮来了个新人叫段虎,有个二十几岁,打架极其凶悍,今天晚上就是他带着人抢了咱们的很多场子,还打伤了咱们很多的弟兄。还说你们北京帮现在不是有能打的吗,叫过来我就都给废了。当时气得佳代把大哥大都摔了,而白航这时坐在他身边到是异常的冷静,一句话没说。

  乔帮主见到佳代后一脸的冷峻神情,佳代先汇报了说白航已经找到了,他也答应回北京了。乔帮主听完点点头。只说了一句;那就好。然后乔帮主问他;对于今晚发生的湖南帮来抢地盘的事,你看应该怎么办?佳代现在也恢复了冷静,说到;我们自从跟湖南帮在老街一战以后,一直都相安无事,最近我们又没去招惹他们,按理说不应该啊?我认为今晚发生的事情没那么简单,肯定是背后有人在操纵指使。

  乔帮主听完赞许的点点头说,没错,前天下面人来汇报说,当天见到向华强的首席参谋来到深圳跟湖南帮主在一起吃饭。佳代点点头说,这就对了,看来白航把向华强惹得不善,他现在是怀疑我们暗中帮助指使的白航对他下手,但又吃不准,所以就先用湖南帮来这里试水,如果我们应付不了湖南帮,那么下一步潮汕帮跟香港的向家马上也会向我们发难,到那时我们可就麻烦大了。乔帮主点头说;是这样的,如果到时惊动了老板,即使是摆平了这事,那也终归是我等办事不力。

  佳代说;这样吧,明天帮主你可以先给向华强打个电话,就明讲咱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让他派人过来我跟他们谈谈,只要稳住向华强,潮汕帮那里也不会轻举妄动。至于湖南帮既然已经出招了,我们如果不迅速的教训并镇住他们,那向华强也不会重视我们,以后其它帮派也会瞧不起我们。乔帮主听完连连点头说;好,明天我就给向华强打电话,但你打算怎么反击湖南帮?佳代说;反击湖南帮这事我已经想好了,不用大动干戈,我会以最小的代价只要达到目的即为止,这个帮主你就等着瞧好吧。佳代出来后心中想到,这回确实要用到白航了。 

  这天晚上湖南帮的悍将段虎在一家酒楼里带着十几号手下,在一家酒楼里要了一个最大的包间正在里面喝酒,段虎这两天带人抢了北京帮不少的地盘,打砸的痛快,还得到了帮主的夸奖赏识,心中高兴就带了手下十几个得力弟兄出来喝酒庆祝,喝得很高兴。

  一会段虎出去要方便一下,拉开包房们刚好迎面一个男服生端菜进来,段虎也没在意就出去上卫生间了,过了几分钟后等段虎回来再推开包房门,当他见到包房里的情形时立刻就惊呆了,只见那个刚才进来的服务生小伙子就一个人坐在餐桌的上首微笑的看着他,再看他的哪些兄弟都已横七竖八的被打倒在地上了。段虎立刻明白了,急忙问那扮成服务生的小伙子你是北京帮的人,那小伙子却摇摇头笑着说;我不是北京帮的,但你得罪了我北京帮的朋友。随后两个人都不再废话,在包间里就动起手来,段虎的功夫确实也不错,但十几招后还是被打倒在地了,随后那人直接把段虎脚上的两条大筋给挑断了,又砍下了段虎的一只胳膊,然后扬长而去。

  当天夜里湖南帮主正在屋里睡觉,睡的正香时忽然在他床边出现了一个人轻轻把他给推醒了,他以为是帮里的人有急事找他,打开床头灯刚要责怪,随即就感到不对,他发现站在他床边的这个人他根本不认识,而且这人手里还拿着一条血淋林人的胳膊。他刚想要喊人,这时那个人说话了,对他说;别费劲了,你外面的人都已被我给摆平了。说完那人把那条血淋林的胳膊扔到了他床上,随后冷冷的对他说;这是你手下段虎的胳膊,如果你还要继续搞事,那下次我就来卸你的胳膊。说完扬长而去。

  第二天湖南帮的二帮主就来到北京帮,见到乔帮主就是一通的道歉赔不是,说他们帮里最近新来的一个愣头青叫段虎,想要急于立功却不懂规矩,冲撞了乔帮主的北京帮,帮里已经责罚他了,并立刻就把抢占了北京帮的地盘都给退出来,以后大家还是要和睦相处。乔帮主听完也很大度,笑着说既然是误会,那咱们以后还是朋友,还要互相多理解关照。随后向华强派来的人也跟佳代见面了,双方都很客气,佳代说;我们一直就非常尊重向老板,不管向老板以前跟白航有什么过节,可是我们一直就在劝白航回北京息事宁人。并保证立刻把白航送回北京,回到北京以后也绝不让他再去演歌台捣乱了。双方谈的都很愉快。

  白航回到北京后凑了些钱,给他那两个死去的兄弟每家送去了二十万。可白航仍是余怒未消,想把演歌台给砸了,但被大哥闫京给严厉制止了。随后闫京又去了趟演歌台包了一个大包间,演歌台经理怕他又闹事提心吊胆的给招待的很好,临走时闫京客气的说结帐,经理连忙过来笑着说不用结了,他给免单了。但闫京却一摆手说;必须照单全结,一分折扣都不许打。闫京结完帐走时对经理说;这里不好玩,以后我跟兄弟们都不会再来了。

  随后几天京城的各路大哥都纷纷去演歌台订房,都是照单全结,走时也都撂下一句话;这里不好玩,以后不再来了。这原本应该是好事,没人来捣乱了以后可以踏实经营了,肯定算是好事啊。可是你别忘了,干娱乐夜场的本身也不是正行,干夜店娱乐的都清楚,经营是一方面,但也需要大家来捧场才能红火起来。如果黑道联合抵制你,哪你也玩不转。那些消费群体跟黑道之间也都有着千丝万缕的瓜葛,而娱乐场所有的是,他们也犯不着惹这些大哥们不高兴,非要去演歌台消费吧。

  渐渐的演歌台也是越来越没人气了,生意一天比一天差,天上人间开业后没多久演歌台就关张了。白航回到北京后名声大噪,以至于京城的各路大哥都吩咐下面的兄弟如果遇到白航时都要让一让先给三分面,但白航一直就尊闫京为大哥,始终拒绝他下面的兄弟鼓动他另起炉灶单干。后来白航染上了毒瘾又因为他在外面犯事太多被通缉了,白航在外面躲了很久,有一天他实在闷得慌,就带着几个兄弟去天上人间玩去了,可天上人间那里成分太复杂了,虽然白航他们悄悄去的,但还是被人发现了,随后警察就包围了那里。

  白航在包间里知道自己出不去了,他也清楚自己犯的事太多了,进去了也是个死,他让陪他的那两个小姐留下,然后让他手下跟其它人都先出去,并让给外面带句话,如果不想发生冲突就给他十分钟时间,随后他自己会出去自首。

  大家都出去后,白航看着陪他的那两个已吓得心惊胆颤的小姐笑了,他从身上拿出一沓钱来说,别怕,我不会伤害你们,这钱是给你们俩的,再陪我最后喝杯酒吧。白航倒满了三杯XO白兰地酒,又在自己的酒杯里放入了一些大烟膏,然后举起酒杯说;来,我们干了这杯酒,干完了我们就是朋友了。干完了后,他又倒满了三杯酒,对那俩位小姐说;再干完这杯,我们就是一辈子的朋友了。随后白航感到头晕了,就笑着对一个小姐说;太累了,我想躺你怀里歇会了。那天白航死在了小姐怀里,当向华强知道了白航死讯后,沉默了很久并没说话,此后向华强才又开始来北京了。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当年香港大佬向华强与京城道上人物的恩怨冲突 | 上海娱乐网
分类:Blog, 时事热点 标签:,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