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战争后中国军队获得了什么? 全面苏化?

2016-08-14 11:17 评论 0 条

敌人是最好的老师,尤其是强大而全新的敌人。朝鲜战争后,中国军队效法苏联,一度进行过一场从军事思想、军事理论到军队组织建设、军事教育、训练的革命,从强调革命军队到强调现代化军队,使中国军队初具现代化军队的形态。令人惋惜的是,后来由于国内政治原因,朝鲜战争带来的积极成果未能延续。

朝鲜战争对于中国军队,很有些像苏联卫国战争对苏联红军的影响。

二战期间,苏联进行了一系列淡化其革命军队色彩、强化现代军队色彩的巨大的变革。苏军恢复“旧制”,是从战场上极其惨重的伤亡中获得的经验,二战结束后,苏联高层对二战的全面反思检讨,强化了这一方向的转变。

对一直效法苏联的中国来说,抗日战争和国内战争经验与苏联的巨大差异,形成了中国军队与苏共军队战争观念的巨大分野,而中国军队在朝鲜与世界头号强国交手的经验教训,使中国军队全面向苏联学习的意识空前增强,朝鲜战争后,中国军队获得了空前的发展契机。

  全面反思

1949年10月的金门之战,让中国军队高层意识到仅靠人民战争,虽可纵横陆地,却只能望洋兴叹。而朝鲜战争则第一次让中国军队真正意识到,仅靠一支革命化的军队是无法打赢一场现代化战争的。

抗美援朝开始后,战争的形势让中国军队高层意识到,军队的现代化迫在眉睫,并且在内部形成一股人人争说军事现代化正规化的风潮。随着苏联军援的深入,苏联军事顾问影响的加大,这种讨论氛围日益热烈。也是在这种情况下,曾经出现了以“国防军”之名替代“解放军”称谓的趋势,以体现出正规化色彩。而对过去游击习气浓厚的军事思想,在中国军队高层的讨论中,也进行了从未有过的尖锐反省。

1953年10月2日,彭德怀在全军高级干部会议上批评一些将官,只满足于过去经验,不认识今天已经改变了的客观情况(指与美军作战),也不认识今天已经改变并正在继续改变的主观条件(指多兵种合成作战),盲目地骄傲自满,不虚心学习,不加分析,企图以不适应今天情况的老一套工作方法来蛮干的精神。

彭德怀强调现代化军队并不简单是步兵加上飞机坦克,而是从分散的作战到集中的现代正规作战。建设现代化军队,首先必须掌握现代的军事业务技术和科学知识。

毛泽东虽未曾如其他将领那样高调宣扬“军事现代化”说法,但他1952年7月10日给军事学院不公开的训词中说,在尚未获得全国胜利之前,由于条件限制,军事建设处于比较低级阶段,装备低劣,编制制度不正规,缺乏严格军纪,作战指挥不集中、不统一,带有游击性,这在过去是必然的。

次年1月,毛给高级步兵学校的训词又指出,依靠过去和较为落后的国内敌人作战的装备和战术是不够的了,我们必须掌握最新装备和随之而来的最新技术。1954年10月国防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他还说:“我们的军队距离现代化很远。”

毛对游击战与正规化的效用与看法历史上却多次摇摆,类似前述的话在抗战前即已说过,抗战中又转向,朝鲜战争后转回来,1960年代再次大幅度转回去。综合来看,与当时中苏关系、个人经验以及党内政治斗争等具体情境高度相关,不过,毛对武器、资源等因素从来高度重视。

陈毅在1950年12月15日出席南京汤山华东军区炮兵司令部、炮兵学校成立大会上,也要求与会者“学会新知识新技术,使用新武器,强调陆海空各兵种的联合作战,这是我们军队的一个历史任务”,过去因为条件限制,只能“打夜战、近战、游击战”。

陈毅总结说:“二十几年来,我们虽然取得了胜利,但是伤亡很大。比如过去我们攻取敌人一个碉堡,都要付出相当代价。攻击一个小村庄,往往要打几天几夜。这说明我们的装备不好,过去打仗只能在夜间,白天受到敌人的空军和炮兵威胁。现在,我们有了强大的炮兵,并有了空军,将来我们掌握了制空权,白天黑夜都是消灭敌人的时候。因此,不愿学,看不起技术,认为自己有本事,是不好的。”

1951年1月15日,解放军事学院在南京成立,题词是:“为建设现代化正规化的国防军而奋斗。”那个时期,中国军队一心向往正规化现代化,在苏联顾问的帮助下,构建出一幅从军事思想、国防体制到装备训练、军队管理、军事工业的发展图景,已有的进行革新,没有的着手创立。

  全面“苏化”

中国军队在建立大军区制、国防领导体制上,虽积极学习苏联,但稍有不同。建政之初,中央人民政府中央军事委员会改名为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下辖总参谋部、总政治部等八个部,直辖13个军区以及海军、空军、防空军、公安部队。1958年再次精简为总参、总政、总后勤三个部。

正规化和执政后的需要,必须得有属于政府体系的国防部,彭德怀成为1954年建立的国防部首任部长。在苏联,国防部高于总参,而在中国,总参实际权力大于国防部,可国防部长是元帅,总参谋长是大将。

总参谋长粟裕1957年访苏时,与苏联国防部长索科洛夫斯基会谈后,突然提出索要“参谋部与国防部职务职权分工”的资料,索科洛夫斯基吃了一惊,只敢以口述形式谈了一谈。粟裕声称这是“向苏军学习”的需要,不过此事为后来诸多政治斗争悲剧埋下伏笔。这也说明当时学习苏军的氛围之浓厚。

朝鲜战争后实施的三大国防制度:征兵制、军衔制、军官薪金制,这也是深受朝鲜战争和苏军顾问现代化正规化建议影响的结果。

这些制度与中国军队传统的意识形态宣传有相当冲突,因为其体现出强制性、等级化差异,以前实行这些制度的国民党一直被痛斥责为“拉壮丁”和“官兵不平等”,是“资产阶级军队”的产物。但主政之后渐渐意识到,这些制度是走向正规化和现代化不可或缺的。所以,在苏军顾问的强烈要求下,中国军队深感确有必要,并开始逐步实施了。

经过繁琐的评级和准备工作,这些制度终于在1950年代全部落实,后来又加了一个勋章奖章制度。其间曾闹出不少风波和故事,如有很多人不满意所获军衔,声称要“挂到狗脖子”上去,还有人认为这些制度的实施破坏了军队平等,后来中共军史研究者也认为,元帅和大将的评定,有点“梁山好汉排座次”的意味,有些人的功劳与军衔不符。

不管怎样,经过苏联顾问指导,军制现代化建设上迈出了第一步。正如彭德怀所说,“实行这些制度,刻不容缓,不如此,就将使我军停滞不前,延缓现代化正规化建设,就将使我军不能应付大规模现代化战争”。

根据苏联军事顾问提供的资料和提议,在几大制度实施过程中,还颁布诸多军事内务、纪律、队列条令,其目的就是加强军官权威,强化惩戒制度和等级差别,加强军队纪律建设。但这些措施在实施与学习过程中,一些细节却导致了中苏双方的争论,这源于一些条令引进 后“水土不服”产生了不良后果。实际上,这是因为中国军队的构成与苏军有异。

如苏军过度重视惩戒制度,重视誓词,重视对军旗的保管和尊重,这些条令被引入后,中国军队基层非常不适应。1956年11月,总政送来基层党支部提供的材料,全军当年按纪律条令受到惩戒的达10万人次,被关禁闭者3万多人次;对9个连队进行的详细调查,受惩戒者90多人,惩戒错误或处罚不当的占71%,有的连队惩罚偏重率达100%,受罚原因有些令人喷饭,如打靶不及格、不愿看电影、胃口不适不愿喝辣子汤。因不堪忍受惩罚,全军士兵逃亡4000余人,自杀400余人。官兵矛盾激化,开枪开炮行凶事件55起。有一名士兵开动三七高射炮到处乱打,并说:教训你们这些官僚主义者。(《彭德怀军事参谋的回忆》)

所有制度中,双方争议较大,而中方最终坚持己见,未受苏联军事顾问太大影响的改革是“一长制”问题。军队政委制度创自列宁和托洛茨基。当时,苏维埃为应付大规模内战,将原沙皇军队的专业人员派到红军中工作,并另派党员进行监督,即政委的来历。

苏联在历史上也曾数次取消和恢复政委制,党政军高层中,要求取消政委制的观点最终占了上风,理由是大规模战争需要集中指挥权迅速决策,也为避免外行牵制内行,导致决策混乱,指挥失误。1942年,苏联第三次取消政委制,此后一直实行“一长制”。

苏联军事顾问认为党委制是一种低级领导形式,强烈要求中国军队推行“一长制”,苏军驻解放军副总顾问柯托夫向彭德怀详细讲解“一长制”的来历与沿革,并以二战中苏联的经验教训为例:战线宽,纵深大,众多集团军群、战术兵团参与,必须在瞬息万变的广阔战场上服从统一的一个指挥员的意志和决断,“战争无可辩驳地证明了‘一长制’是适合现代战争的优越制度”。

彭德怀、萧克、萧华等深受柯托夫影响,均认为“一长制”是方向,打算在1953年开始推行,并用十年时间完成过渡。但党内对此事争论日甚,有人提出说解放军普遍缺乏军政双全的军事人才,有人认为双首长制不影响现代化和正规化,同样能适应现代化战争,国内战争和朝鲜战争就是例证。

此后,彭德怀态度发生了转变,决定保留党委领导下的双首长分工负责制,毛泽东在审阅政治工作条例草案时,恢复了被删去的“中国共产党在中国人民解放军中的政治工作是我军生命线”的表述。这一条例1954年4月15日正式颁布,条例明确了团以下政工人员职责,但也因受到苏军影响,取消了基层的革命军人委员会。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朝鲜战争后中国军队获得了什么? 全面苏化? | 上海娱乐网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