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电影还扯:假冒中央代表团的叛逃者

2016-09-08 14:43 评论 0 条

1980年10月23日下午,三个陌生人来找云南畹町边防检查站的领导,边检站王副站长接待了他们。进入办公室后,其中一个叫国炳然的自称是国家保密局秘书,他拿出一个红色塑料皮证件—“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密局护照”,傲慢地递给王副站长说:“我们要在此地同缅共中央会谈。”

王副站长打开护照,见里面写着“国保0152”的编号,注明“执行特种任务”,还盖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国家保密局”的红色印章。持证人姓名“国炳然”,贴有照片,并有代理局长叶剑英的签署。里面还附有一张硬纸卡片,上面打印着他在北京的住址:狮子胡同,053首长。王副站长仔细查看护照,发现照片和印章没有加盖钢印。印章中没有国徽,而是一颗五星,护照的字排列不整齐、墨迹不匀、护照外壳的字特别小。长期在边疆工作、经验丰富的王副站长熟悉各种护照的式样,却从没见过这种护照。

他警惕地询问“你们要跟缅共的什么人谈判?”国炳然回答:“中央一级的。”他还翘着腿居高临下地说,“具体的你们就不要问了,这是秘密,来了你们就知道了。我们临来时叶副主席指示只能让检查站知道,不能和其他单位接触,要搞好警卫工作。由于奈温政府要来访问,不便在北京谈。这次任务完成后,站领导跟我们一起到北京,叶副主席要接见。随同来的叶副主席的四个亲戚顺便来玩玩,同时也使这一秘密代表团增加保密性,起到伪装作用。我们一共十一人,负责伪装的七人,其中小孩三人。”

王副站长一边观察国炳然等人的表情,一边问:“奈温到北京没有?”“没,没有。”他回答得很不自然,略显慌张。他这一慌张没有逃过王副站长机警的目光。奈温10月20日就到了北京,报纸登了、广播播了,而他们这个从北京来的代表团竟然不知道。再说,与兄弟党谈判是由中联部等专门机构负责,其他单位没有这一任务,上级也没有通知检查站有此项重大外事活动。还有他们十一人,只有国炳然一人有护照,其余的人没有任何证件。王副站长初步判断护照是伪造的。

为了证实疑点,使他们露出更多的破绽,王副站长继续问:“公安部赵部长知不知道你们来?”国炳然回答说:“我们来时赵部长不在家,是叶副主席亲自布置的,要了解情况,给他的秘书打电话都不行,只有跟叶副主席亲自通话才行。”王副站长说:“给叶副主席打电话,太麻烦他了。”国炳然说:“是的,最好不要打,他老人家也可能不在家,去广东了,我们别再谈下去了,要保密。”国炳然不自然地搓着双手,停了一会儿接着说:“真不凑巧,我小孩病了,肚子疼得厉害,请你们找个可靠的部队医院给看看,要绝对保密。”王副站长说:“看病可以,请你给我们开个名单,护照也暂时放在这里,我们好安排警卫工作。”

名单开好了,秘书国炳然,联络组长商志义,警卫屈钢,防务组长郑枢,伪装叶屏、叶铎、叶锁、叶静、吴云碧(女)、陈维平(女)、尚风姿。王副站长收好名单、护照,安排医生给小孩看病,并送他们到大门口,说:“你们放心,我们一定做好警卫工作。”在检查站办公室,有关领导同志参加了案情研究,王副站长介绍了国炳然等人前来联系的经过和查证的情况以及监视措施,有关领导说:“上级指示国务院没有保密局这个单位,证件属伪造,立即扣留审查这些人。”

行动时间到,公安局、检查站全体出动,迅速拘捕了“代表团”的成员。经审讯,国炳然交待了伪造“国务院保密局”护照一事,冒充叶帅亲戚的六个人,实际上是他的妻子、三个小孩及弟弟,伙同其他几个人带着800多港币准备逃往缅甸。同时还查获香港、澳门、缅甸仰光和美国费城的英文联系地址,中国地图,指北针,三棱刀等物。据同行人员交待和福建长乐县公安局证实,国炳然真名叫陈权,因越境叛逃被判刑20年,现保外就医。这伙人后被福建长乐县公安局押回,并受到了法律的严惩。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比电影还扯:假冒中央代表团的叛逃者 | 上海娱乐网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