栽倒在石榴裙下的沈国放

2016-09-14 16:07 评论 0 条

十年弹指一挥间,现在还有人记得沈国放吗?能说出他原来是干什么的?80后的年轻一代应该鲜有人知了。沈国放曾是1990年代在CCTV曝光率最高的外交部发言人,我对他的印象就是在回答记者问题时不是很切题,有点答非所问,让人不知所云。总说些“我们注意到……的表态”、“我们注意到……的报道”、“我们将继续关注……”等没有什么意义的话,好像总在说废话。
确实,外交部发言人的表态有时虽然答非所问、让人感觉是在说套话,但是,外交语言在某种程度上与常态语言是有所不同的。外交语言往往更委婉、含蓄、模糊。所谓委婉,就是有些问题不便或不能直说,就用婉转、含蓄的语言表达出来,在不失本意的情况下让对方领悟。因此,外交语言有时就不是直白式的一问一答,会绕点弯子,或声东击西,需要注意其字里行间、或留意其弦外之音。我总结如下:

一、亲切友好的交谈——谈的不错;

二、坦率交谈——分歧很大,无法沟通;

三、交换了意见——基本各说各的,没有达成协议;

四、双方充分交换意见——双方吵得厉害;

五、增进了双方的了解——分歧很大;

六、严重关切——可能要干预,但很可能歇菜;

七、表示极大愤慨——拿人家真没辙。

外交舞台的“超新星”

沈国放,1953年出生于江苏常熟一个普通工人家庭。1969年文革期间,高中毕业后的沈国放到常熟农村插队,他以自学方式苦读英文,用三年时间自学完相当外语学院的英语系课程。1971年当工人的他开始学日语。1974年,他在没有单位推荐信的情形下,毛遂自荐,用日语写了一封信给北京外国语学院的教授,最后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北外。1978年毕业后分配到外文部新闻司工作。

1984年,沈国放担任当时外交部长钱其琛的秘书,得到钱的赏识,是钱重点栽培的六名外交尖子之一。1994年出任外交部新闻司副司长,1996年升任新闻司司长兼外交部发言人。新闻司经常与媒体打交道,新闻司官员在任内若表现杰出,升调很快。外交部发言人是个难度非常高的位置,因为每天要面对国内外媒体的各种尖锐发问,人家一个问题扔过来,不能等2分钟之后再回答,必须要锻炼成“条件反射”,一秒钟之内就得发出符合体制要求的声音来,有时即使底气不足,也要说的比真话更“严正”。现在的发言人常常要口气严厉外加革命手势,其实就是为了拖延时间、缓解压力。

沈国放当发言人时,作风与他们不同,官媒是这样评价他的:“任外交部发言人期间,经常面对的是外国记者轰炸式的提问,他以睿智的谈吐和柔软的身段,出现在海内外公众面前,树立了我国发言人开明的形象,获得一致好评,享有极高的声誉。沈国放面对棘手提问,表现从容不迫,有理有礼有节,有效地宣传了中国政府在重大国际问题上的立场和观点,开了我国发言人体制之先河。”沈国放担任外交部发言人时,得到江总赏识,职位一再升高。

在沈国放出任外交部新闻司副司长不到两年,1996年他又升任新闻司司长。又不到两年,1998年至2003年,沈国放获任命为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公使级副代表,这是他职位中最长的一次任期。江对沈在联合国的表现很满意,2003年把他列为继李肇星之后的2008年新一届外交部长五名准人选之一。当时虽有五名人选,但沈国放是最热门,外交部的很多人以为下一个外交部长非他莫属了。因为已经任命他为外交部副部长级别的部长助理,只等2008年3月人大走个形式后当外长。

“放”出界的外交官

沈国放多才多艺,他精通英语,还能掌握法语、西班牙语,他能弹吉它、拉提琴,还是舞林高手。由于他担任外交部发言人时,在电视新闻中频频亮相,加上作风开明,人缘颇佳,于是俨然成了外交舞台上的明星,又风靡了不。李肇星就提醒过他:要注意身份,要约束,不要“放”!
2003年9月,沈国放五十岁生辰,他搞了个祝贺自己五十岁的生日派对。刚卸任的副总理钱其琛、外长唐家璇等都到场祝贺。钱其琛在同事为沈国放三次敬酒后,特地对沈国放说了这样一句祝词:“我敬一杯是建议,生活多姿多彩,但不能放,放出界要吃苦酒、闷酒的。”沈国放当即表示:“由衷地感谢恩师的教诲,喝了恩师一杯酒,永志不忘!”1

婚姻和绯闻

沈国放在一路升迁中,除了风流之外,据说还有过三次登记的婚姻。2003年初,他和第三任妻子(据知,是海政文工团的小提琴演奏员)结束了八年的夫妻关系。然而就在这年,沈国放这颗外交明星却骤失光芒。

这次令他翻船的人,是外交学院做翻译工作的一位新婚仅一年多的女士,她的丈夫是国防大学的高级教官。这位教官知情后,向中央军委、国务院举报沈国放是插足他家庭的第三者,要求组织出面予以解决。这份举报转到外交部时,沈国放正随李肇星陪同胡总出访欧州、韩国等地,并出席亚太非正式首脑会议。

返国后仅二个星期,沈国放的厄运便降临了。李肇星找沈国放谈话,说:事情搞大了,叫部里怎么办,你看看怎么办?老部长(指钱其琛)不放心,也是你的生活太“放”了。家璇部长不赞成你到英、法、德任大使,也是担心你在生活上太“放”了。

官运戛然而止

2005年即将翻过去的时候,12月26日,国务委员唐家璇在外交部党组扩大会议上,突然宣布免去沈国放外交部部长助理职务,撤销沈国放外交部党组成员。唐家璇说:我是很沉痛地代表国务院作出宣布的。一个很有前途的外交官员倒在生活上,是不值得的,也应引起其他同志的警惕。
同日,外交部纪委宣布:对沈国放给予纪律警告处分,行政降一级为司局级。外交部部委宣布:沈国放调任世界知识出版社任总编辑。那天是沈国放的“黑色星期五”,他的仕途就此打住。

部委不少同事为沈国放惋惜。有些网络帖子用党内高官的普遍腐化为沈鸣不平,说:“生活问题算什么,部长、省长、书记搞婚外情,早已见怪不怪。”“有几个遵守党的行为准则的高干!”“数以百计的俱乐部、渡假村、内部宾馆里面声色犬马,灯红酒绿,那不是一批高干在鬼混?”“社会开放,你情我愿。沈国放错什么,错在他的官还不够档次。”

对于沈国放的突然罢官,外界有不少揣测,众说纷纭。有的推断是权力斗争的结果,有传因中银纽约分行诈骗案受牵连,还有传言指因为与香港记者太亲近而被指生活不够检点,莫衷一是。但据北京外交消息人士透露,沈国放是因为外交部内部的派系斗争,被唐家璇一系排挤而离开,肯定并非经济问题,沈国放是中国外交教父钱其琛嫡系,而同是钱其琛爱将的时任外长李肇星次年将届退休年龄,沈国放这次被调是人事斗争的结果。据北京政界人士分析,如果沈国放牵涉上述任何一种情况,应该会有更严重的惩罚。
再度露面仍风流
沈国放的情况与两年前被贬到国家外文局当副局长的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前副主任周明伟情况相似。周因外形斯文潇洒、为人谦和,又曾经留学美国哈佛大学,一时成为政坛新星,被看作是国台办主任的热门继任人。周调至北京以后,和上海的妻子长期分离,以致婚姻亮起了红灯。而涉入其中的第三者,则直接导致了其“中箭落马”。
周明伟被贬为外文局副局长后,其级别未降仍为正局级,保留副部级待遇。这为中国处理类似涉及桃色纠葛的官员形成了一种模式:保留待遇,撤除要职。也为这些官员今后的重新启用预留了空间。
被流放到世界知识出版社之后,正飞黄腾达的外交“明日之星”很快被人们淡忘。但2006年8月10日《江泽民文选》在全国统一上市前,沈国放又一次进入媒体的视线。
7月份,在汇集江总出访轶闻的《为了世界更美好》一书发行式上,钱其琛、唐家璇双双剪彩。被贬到《世界知识出版社》担任总编辑的沈国放到北京王府井新华书店公开亮相签名,促销这本涂脂抹粉的书。
同年11月,沈国放又出麻烦事,他被举报借“十一”假期与某有夫之妇双宿双飞到青岛渡假,再次被责令检查。

移民德国被拒

2010年,这位57岁的外交部前部长助理兼外交部发言人,看着身边的人都哗啦哗啦的往国外跑,也动了移民德国的念头。

沈国放把全家移民德国的申请递交上去之后,就开始做走前的一切准备。实际上,沈国放的女儿早已在外国上大学,2006年4月7日沈国放在主持世界知识出版社举办的“世界互联网的发展及对中国的影响”论坛上透露,他经常上网看女儿的博客,以便了解女儿,和女儿交谈。
不久,组织就发下话来,不是世界知识出版社的党组织,而是上面的党组织发下话来:沈国放不能移民任何国家,理由是“因在机要部门工作过”。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栽倒在石榴裙下的沈国放 | 上海娱乐网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