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征路上有多少女红军生了孩子

2016-09-28 10:55 评论 0 条

1“脚不缠,发不盘,剪个毛盖变红男,跟上队伍打江山。”

当历史的目光聚焦在几万名参加长征的男红军身上时,不足3000名女红军的长征历程却少有人提起。

有的女红军在长征途中生下孩子,生下的同时又要被迫扔掉孩子;有的女红军身背大刀、手握步枪,与男战士一样浴血杀敌,枕着死人的头骨入睡……长征结束后,红四方面军当初参加长征的2000多名女红军只剩下1000多人。有的女红军,牺牲时连名字也没有留下。有的孩子,从此一辈子再没见过母亲。

读懂这些女红军,读懂这种在柔弱中迸发的坚强,才能真正读懂长征。

长征前苛刻的体检

刘英在赣南于都河畔寂静的于都县搞了几周的扩红工作了。

26岁的刘英生得很娇小,像个布娃娃。但任务还未完成,她就接到命令,赶回中央苏区报到。

大约65公里,刘英走了两天。相比几天后即将开始的长征,这“仅仅算是一次散步”。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决定撤离苏区。红军中的女人们,谁能跟大部队走,谁会被留下面对几十万国民党军队打游击呢?这是个很艰难的选择。

其实,一个月前,随主力转移的女红军名单已经出来了。挑选的条件只有三项:共产党员,思想政治上可靠;有独立工作能力,会做群众工作;身体好,能适应艰苦环境。

100多名女红军被通知参加体检,她们第一次见到据说能照透身体的神秘的X光机。

患病、怀孕、身高不够、体重不足都是淘汰的因素,最终合格的只有20人。

这种挑选很残酷。跟随大部队转移,从某种程度上看,是一种安全的保证。战争环境下,这是无奈的丛林法则。

每个人的命运,因为走或者留,就此改变。

一同跟随转移的还有10名女红军,她们担任要职,也是党政军领导的配偶。

陈碧英没想到,自己被留下了,因为低于标准体重一斤,且怀有身孕。她是党的主要领导人董必武的妻子,但也只能服从安排。

月光皎洁的夜色中,30名女红军跟着大部队跨过于都河上的浮桥。和刘英同行的女人还有:邓颖超、贺子珍、康克清……

每人带着换洗的衣服和日用品,按规定不能超过15斤,部队配发了大搪瓷缸子,里面塞着毛巾和牙刷。

女红军并没有因为是女人而受到特殊的照顾。

长征出发过去72年后,当年中央红军队伍中的江西省委妇女部干事危秀英发表了一篇回忆30位女红军的文章。

危秀英记得,长征中女红军要照顾伤病员,分派担架,做伤病员和民工的思想工作。身体健壮的女红军,一人要负责三四个担架。抬担架的民工是临时雇来的,一天一块银元。女人们不用打仗,但琐碎的工作却很多,要筹备粮食、探路。偶尔闲暇时,能享受泡脚的惬意时光。

走到1935年3月,有一次,敌人追来了,民工走散了3个。危秀英和剩下的一个民工抬着担架,翻过两座山头。

危秀英身高不到1.5米,姐妹们开玩笑叫她“矮子”。有人形容她“像小白胡桃一样娇小”。

在长征中,谈恋爱是违反禁令的。当时的规定是,没恋爱的不准恋爱,谈了恋爱的不准结婚,结了婚的不准怀孕。

中央领导的夫人们,同样要和丈夫分开。只有周末或休整时,夫妻才能见上一面。

这是一个兼顾革命与人道的方法。

但这样的规定对23岁的康克清并不奏效。长征途中,康克清和丈夫朱德几乎没分开过。

康克清是位健壮的农妇,并不比男兵逊色。她很少骑马,随身带着两把手枪和一支长枪,有时替别人肩扛三四支步枪。

长征结束后,她对《西行漫记》作者斯诺的妻子海伦·斯诺说,长征并不十分艰难,“就像每天出去散散步一样”。

降生,意味着分离

女红军在长征途中怀孕、产子,这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

刘英曾暗暗发誓:五年不结婚。

这个决定是明智的,结婚就有可能生孩子,大麻烦会接连不断:怀孕了要走路,不走路就会掉队,掉队很可能被俘虏。没有担架、没有马,肚子再大也只能自己走。

1935年3月,清晨的薄雾在山间绿树中袅袅升起时,中央红军正快速通过贵州境内的一处山口。

这时,陈慧清要分娩了。抬着她的担架只得闪出了队伍。

路边有一间破旧的草屋。

一干人陪着陈慧清等待分娩。这是难产,没有药物,无法手术,只有等待。26岁的闽粤省委书记陈慧清捂着肚子疼得不停翻滚,边哭边大骂丈夫邓发,希望以此减轻痛苦。

邓发是国家政治保卫局的局长。几个月前经过云南时,邓发曾建议妻子留在当地,陈慧清硬是没有答应。

当地没有革命群众基础,语言又不通,留下,就意味着死亡。

追兵在枪声中越来越近,婴儿却迟迟无法出生。

负责断后保卫的是第五军团,陈慧清所在的休养连党总支书记董必武派人找到军团长董振堂,让他务必顶住敌人的进攻。“因为什么?就因为有个女红军在生孩子。”

“孩子多长时间生出来就顶多长时间!”董振堂把这一命令传达给三十九团。

战斗在一公里之外的地方打响。

枪声炮火中,一个个成年生命在用死亡争取时间,等待一个婴儿的新生。

羊水、血水和汗水把陈慧清折磨得筋疲力尽,两个多小时后,孩子终于出生了。

但孩子一生下来,就要和母亲分离。

长征出发前,中央红军就做出严格规定:无论职务高低,谁也不允许带孩子行军。

好不容易生下孩子却又要立刻抛弃,这样的喜悦和痛苦,在一瞬间袭来。命运在这一刻也如此矛盾而复杂。

陈慧清是不幸却又幸运的。孩子出生时,她因疼痛而昏迷了,所以不必承受母子分离的更大痛苦。

空气里还弥漫着浓重的硝烟味,这个刚出生的孩子就被放在路边。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长征路上有多少女红军生了孩子 | 上海娱乐网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