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说法节目十大逆天奇案4

2016-10-01 17:02 评论 0 条

案例4:金蝉脱壳

期号:20150119

2014年5月8日,江苏徐州赵家集村的村民清早6点起床,发现村里发生了不得了的事情--一辆小型面包车侧翻在村道边的旱水沟内,已经烧得只剩下车架了。随后,他们报了警。

在等待警察蜀黍来的时候,村民中的眼尖者突然提出了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发现--驾驶座上好像有个人形!

随后警察的现场勘查也证实了这一点。车内发现了一具已经烧得高度碳化的尸体,面容肢体烧毁极其严重,只能隐约看见个人形。不过警方还是从尸体残留物中找到了男性的外生殖器,并据此判断死者大约40多岁上下。死者随身物品已经全部烧毁,没有可以证明身份的证件,只剩下一个烧坏的手机和一个皮带扣。而根据村民的说法,昨晚大家睡觉前没有发生火灾,晚上也没有听见车祸声响。于是警方推断,事件应该发生在5月7日深夜至5月8日凌晨。

到此为止,这起案件似乎看上去是一起单纯的交通事故--村道夜晚没有路灯,道路狭窄,驾驶员不小心侧翻旱水沟内,并且掉入1米多高的旱水沟昏迷。昏迷中汽车发生爆炸,酿成悲剧。

然而在警方对车进行进一步检查时,意想不到的情况却出现了。

车辆发生燃烧主要有2个可能,其一是发生自燃,其二是人为纵火。但发生自燃的车有一个显著特征,就是发动机和油箱必定会被烧毁。而现场这辆车的油箱和发动机却完好无损。这就说明,这辆车是人为纵火导致燃烧的,而车上的死者很有可能就是被人谋杀的。

就此,案件由单纯的交通事故变成了一起刑事案件。

接下来,就要确定死者身份了。很自然的,通过现场的车牌,警方找到了车主--徐州本地人牛广俊。

牛广俊的妻儿证实牛的确失踪了,随后他们前往现场认尸,牛的儿子发现现场的皮带扣和手机是属于他父亲的。于是警察推测牛广俊已经被杀了。然而随着调查牛广俊的个人背景,警方发现牛广俊在2013年年底至2014年年初购买了4家保险公司的保额高达150w的人身意外险。而牛妻对此的解释是,牛因为从事装修行业,经常外出,所以对购买保险一事一直比较注意。

接着,现场发现的重要物证改变了整个案情的走向,并且直接锁定了真正的凶手。

在高度碳化的尸体上,警察发现了一小撮死者的头发。这一撮头发位于大脑的后枕部,由于头靠车的靠背,没有和空气直接接触,所以没有被烧掉。

而更奇怪的是,这搓头发的长度居然长达6厘米。普通男性的后枕部头发都是较短的,长达6厘米只有可能是死者的发型是中长发。于是,警方将头发上的DNA和牛广俊儿子的DNA进行比对。

与此同时,法医大大还发现,死者的头骨上有多处被钝物打击的痕迹,其中几处还造成头骨粉碎性骨折。而这种程度的骨伤是不可能在车翻下旱水沟发生的,因为旱水沟高度仅1米多,车辆不可能进行多次翻滚导致头在车里碰来碰去。也就是说,死者是死于头骨粉碎性骨折,之后和汽车一起烧焦的。而DNA的结果也显示,死者并非牛广俊。

那么,死者到底是谁?失踪的牛广俊又去哪了呢?

既然身为车主的牛广俊不是死者,且车烧毁后又下落不明,警方有理由认为牛广俊是这起烧车杀人案的犯罪嫌疑人。于是一路调取监控追踪,从徐州一直追到新疆,终于把牛广俊捉拿归案。

补充一下:现场遗留的长发说明死者应该是从事艺术行当,或是流浪汉。

事情的真相是这样的。

牛广俊投资失败,欠高利贷50万还不起,于是就想到了杀人骗保这一个办法。他在徐州寻觅了很久,终于在一个菜市场附近锁定了他的“替死”目标--一个流浪汉“憨子”。憨子在附近居民眼中是一个好人,他虽然脑子有些问题,但是几年下来却从来不打扰大家的生活。大家平常还时不时会接济他一些食物衣物。而牛广俊就在5月7日的晚上,来到了憨子身边,用砖头重击他的头部,将失去知觉的他拖上自己的车。把车开到旱水沟里后,牛把手机,皮带扣,衣物等放置在憨子的身上,一把火连车带人烧了。

LZ放这个案子其实是想告诉大家,骗保这种手段在刑侦技术发达的今天,是不可能做到的。而像牛广俊这种自以为杀害流浪汉就不会被人发现的恶劣人渣,必须会受到法律的严惩。

之前LZ说这个案子和东野圭吾的嫌疑人X的献身有点像,就是牛和石神都以为杀流浪汉就不会被人发现,但事实是,没有人有资格剥夺一个和你无冤无仇无瓜无葛的人的生命!

最后,办此案的警察蜀黍一直对于找不到憨子的真实身份表示耿耿于怀,所以他们还在找憨子的家人。已知他徐州口音,40多岁。下面是警察的联络方式。如果在徐州的大家有线索可以联系他们。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今日说法节目十大逆天奇案4 | 上海娱乐网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