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3年美国拒绝蒋氏父子的求援

2016-10-03 09:55 评论 0 条

1“大跃进”失败后蒋氏父子向美国求援

肯尼迪宣誓就职美国总统时,中国实施“大跃进”政策却酿出大乱的相关消息频频传出。

自从1949年以来,这是第一次“反攻大陆”的希望乍现曙光!但是蒋介石不愿孤注一掷,采取大动作。1961和1962年大陆状况并未符合这些条件。但是,鉴于大陆经济大乱、难民大量逃出、中印(度)争端上升,北京与莫斯科交恶也不再是秘密,蒋介石必须表现得已经按捺不住。

因此,蒋介石在1961年初指示蒋经国,开始秘密规划突袭中国大陆。“参谋总长”鼓孟缉提出两套方案:一是由缅甸反攻进去,一是直接跨越台湾海峡进攻。蒋介石比较偏向由缅甸出兵的方案。过去两年,经国奉父亲命令,业已运送数千名精锐的特种部队士兵进入缅甸北部地区。这支精锐雄师与1953、1954年“撤离”之后留在缅甸的5500多名游击队及其眷属会合,开始对大陆进行新的试探性突击。美国国务卿鲁斯克大为震怒,台北1953-1954年曾明确保证会与滇缅边区游击队切断一切关系,现在已经违背此一保证。鲁斯克指责蒋介石行动“卤莽”,并要求所有的“国军”部队完全撤离这一地区。

 

蒋家父子只能再次同意撤出军队

1961年6月,中央情报局“台北站”报告,蒋介石又在规划跨越台湾海峡的反攻计划。蒋经国告知美国中央情报局“台北站站长”克莱恩,台北将在8月1日开始动员,定于1962年1月或2月发动作战。

克莱恩在呈报给华盛顿当局的报告中,并没有表达出怀疑蒋介石会放手一搏,赌定了美国一定伸出援手的鲁莽。一旦“国军”“反攻大陆”失败,中共进击台湾,台湾抵抗又失利,这项计划已规划好,蒋介石和其他一小群政府领导人,“将由台湾疏散到某一安全地点”。后面这一点明显意在让美国人心里有数,“反攻”一旦失败,台湾有可能丢掉。7月间,克莱恩回到华盛顿述职时,他向肯尼迪总统的国家安全事务特别助理麦克乔治·彭岱提出,“国民政府”对于美国的政策方向十分不安,他们有可能真正执行起自杀性的反攻登陆作战。克莱恩主张,为了安抚蒋介石,美国应该和他联手“对大陆进行某种侦察任务”。在克莱恩不懈地推动下,肯尼迪总统批准了蒋经国“特战中心”幕僚拟定的一项计划,空投6支由20人组成的突击队进入华南。几个月之后,两支突击队空降进入大陆,但是很快,队员不是被杀、就是被捕。

彭岱对克莱恩有了深刻印象。10月间,在彭岱的授意下,没有告知庄莱德“大使”或驻华盛顿的叶公超,克莱恩与蒋经国就处理外蒙古加入联合国问题达成协议。台北原本决定否决外蒙古入会,即使因此失掉在联合国中攸关重大的支持亦在所不惜。然而后来,蒋家父子与克莱恩交涉时,却同意了台北不会否决外蒙古加入联合国,但是台北方面这项“让步”,换来了肯尼迪的保证,如有必要,美国将动用否决权,否决北京加入联合国。蒋介石果然再次以不利的动作要挟,争取到美方重大承诺。

虽然克莱恩已赢得彭岱的信赖,肯尼迪总统的远东事务助理国务卿哈理曼却对庄莱德“大使”产生偏见,认为他已被国民党掌握,太过倾向接受台北当局的立场。庄莱德在台北“驻节”4年之后,奉调离开;过后不久,哈理曼飞到台北与蒋介石会晤。蒋介石告诉哈理曼,“反攻大陆”的时机已经成熟,他若没有动作,“可能会失去控制”。哈理曼答说,他不怕蒋先生会失去控制,他强调要忍耐,对大陆情势需要有更好的情报。哈理曼离开台北几周,蒋介石要求克莱恩转达另一个口信给肯尼迪总统,如果“国民政府”不能呼应“民意”压力,尽早有行动对付大陆,会有丧失“对台湾领导及控制”的风险。蒋经国也提醒克莱恩,万一蒋介石下台,可能会爆发军事政变,或许就爆发“反美运动”。蒋经国表示,过去空投进入大陆的突击队一队20人,规模太小。如果要保持成功的希望,空降的突击队每队至少200人,比较有胜算。

克莱恩回到华盛顿,力陈蒋介石所说,一旦蒋介石被赶下台,台湾必然陷入不安定的乱局。克莱恩在国家安全会议开会时,当着肯尼迪总统的面,大力促销蒋经国的最新方案。鲁斯克国务卿指责这是“愚蠢”,但是哈理曼赞成再以一些动作安抚蒋介石。肯尼迪同意可以开始联合训练与规划200人一队的空降部队,但是他强调,在双方同意条件成熟之前,不得有空投的动作。

新任驻台“大使”、海军退役上将柯克,直到7月才到任。这段时候,蒋经国加紧在山区秘密进行军事训练,并在金门、马祖增加兵力部署。

克莱恩在5月17日的会议中向肯尼迪总统报告,大陆当局的控制“正在崩溃中”,蒋介石很难把军事行动推迟到10月以后。这次会议过后几天,蒋经国交给中情局“台北站”一份计划大纲:拟派出游击队发动及支援福建及广东的“反抗运动”,然后抢攻登陆台湾对岸4个地方。克莱恩不屈不挠地争取到中央情报局局长麦康的支持,麦康力促鲁斯克和肯尼迪批准美军开始准备空战及两栖作战器材,以便随时支援国民党“反攻大陆”。

毛泽东显然对于肯尼迪要派一个诺曼底登陆战的海军宿将到台北当“大使”,有他自己一套解读:在国民党军队一旦“反攻”时,柯克可以对国民党提供专业意见。因此,人民解放军沿着华东海岸大幅加强兵力部署。这时候,肯尼迪和身边顾问认为,日本式的歌舞伎已经演得差不多了。6月23日,美方代表在华沙会谈上告诉中国方面,表示美国将在言行上与国民党军的“反攻大陆”划分界线,如果台湾真的“反攻”,美国会寻求恢复和平。肯尼迪接着针对这个议题,发表了一份更含糊其辞的公开声明。

柯克终于到达台北履新,他进见了蒋介石。柯克的意见是,没有美国大规模的海、空、后勤支援,蒋介石的计划肯定要失败。他说,美国不能支持“中华民国”“反攻大陆”,也不会暗助台湾跨海“进攻大陆”。台湾若有“反攻大陆”的行动,势必严重扰乱区域之稳定。他又告诉蒋介石,肯尼迪已经裁定目前的状况还不宜提供轰炸机及登陆舰艇给台湾。9月份这次会谈之后,蒋介石不肯再接见柯克了。

不久,柯克因心脏病辞职,新“大使”赖特又是一位退役海军将领,对“反攻大陆”同样带来负面讯息。尽管有这些挫折,蒋介石公开谈话依然宣称要“光复大陆”,私底下亦不断拿出新计划缠住美国人不放。

1963年9月,蒋经国到达华盛顿与美方会谈。他带着蒋介石提议进攻大陆的一封信。这项计划代号“秘龙”,“国军”预备海、空并进,空降许多支100至300人为一队的游击队,以及由海面潜入多支300至500人为一队的部队。它的目标还是与往常一样,意图引发大陆“革命抗暴”。蒋经国还要求美方提供五架c-130运输机,他表示有把握可以把300至500人的特种部队空降到中共核设施附近。肯尼迪再次强调,必须对中国大陆内部情势掌握更充分的资讯。

蒋经国提议针对大陆核设施下手,有可能是刻意呼应美国中央情报局本身当时提出的方案。按照克莱恩的说法,根据u2侦察机取得的资料研究判断,中情局预料北京将在1年内试爆第一颗原子弹。

然而,接下来几个月,美国政府研判得到结论:中国的核能力不大,只会产生边际的战略及政治冲击,因此,借重“国军”突击队针对深处中国大陆核设施攻击的构想,就此搁置。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1963年美国拒绝蒋氏父子的求援 | 上海娱乐网
分类:初中作文 标签: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