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将掌舵宝武集团:会是曾任浙江副省长的陈德荣吗

2016-10-03 10:05 评论 0 条

整整十年前,也是一个秋天,111位特邀人士走进位于英格兰东部赫特福德郡宏丽的布罗克特摄政庄园。漫长的红地毯,打扮成传奇的詹姆斯·迪恩和玛丽莲·梦露模样的男女主持人,一切,仿若奥斯卡颁奖典礼。1

为了迎合东道主的口味,有人曾提议将地点选在希腊雅典卫城46根大理石柱环绕的帕特农神庙。没所谓了,伴随007系列电影之一《金手指》主题曲,腾空而起的大型烟火照映下,宾主们个个心满意足。

这是《冷酷的钢铁》一书最后向世人呈现颇为魔幻的犒劳一幕。这本商业传记还有一个副题——一场耗资332亿美元的全球钢铁并购大战。

毫无疑问,到访庄园的是“奥林匹斯计划”的全体成员,正是在他们的全力协助下,仅仅五个月,那个出生拉贾斯坦邦的印裔英国首富拉克希尔·米塔尔如愿以偿。随着米塔尔钢铁公司与欧洲最大钢铁集团安赛乐公司完全合并,这个世界首次出现一家年产量超过1亿吨、接近全行业10%市场份额的庞然大物。

从2004年45亿美元拿下美国国民钢铁公司,到2005年48.4亿美元入主乌克兰克里沃罗格钢铁公司,再到完成世纪并购,米塔尔有理由感到满意,尽管代价不菲——仅仅支付银行、法律、政府游说公司和媒体宣传的费用每天就高达100万美元。

他甚至还花费24亿人民币在遥远的东方布下棋子,获得当时排名中国同业第八名的华菱管线36.67%股份。要知道,迅速扩张的中国基建市场此刻几乎消化了其所有本土钢铁企业膨胀的产出。为了减少阻力,他“心甘情愿”向湖南一所属地大学贡献了500万美元的助学金。

怎能让这个酷爱炫耀的家伙独自享受光环?!受到米塔尔系列并购战略的刺激,印度最大商业集团塔塔不久之后便以129亿美元购入英荷科鲁斯钢铁集团,且凭此晋升全球同行第五。相比这个出价,之前塔塔并购鼎鼎大名的捷豹路虎汽车公司的23亿美元,不值一提。

支票在漫天飞舞,谁会是下一个对象?2006年前后全球钢铁产业不断发生的大型并购案,几乎让所有人忽视了整个行业正步入微利乃至负利润的绵长冬天。资本推动横向整合及纵向产业链贯通,从而最大程度实现集约化生产,同时尽可能在重点销售地区以市占率换取价格操控主导权,远较持续投入技术革新更具吸引力和胜算。

果真如此吗?作为米塔尔谈判对手的安赛乐公司前CEO盖伊·多莱,曾在并购结束之后留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像这种大规模的合并,要等5到10年后才能看出成功与否”。

就来看看十年后的数据吧。安赛乐米塔尔2016半年报显示,该集团今年第一财季年收入亏损4亿美元,而去年同期是正向2亿美元;二季度则录得11亿美元净收入,原因是“员工福利一次性收益和钢材价位上涨推动销售增加”。

自今年3月以来,无论是中国市场还是中国以外全球其他地区,行业回暖已令相当部分钢铁企业改善了业绩表现。不如以“史上最糟”的2015年来观照貌似更有说服力吧。

这一年,安赛乐米塔尔销售收入达635.78亿美元,同比下降19.8%;EBITDA为52.31亿美元,同比下滑27.7%;营业利润由上一年的30.34亿美元变成亏损41.61亿美元,净利则由上一年的负10.86亿美元大幅扩大至负79.46亿美元。

必须说明,最后一项指标中包括一次性48亿美元的资产减记。但即便如此,近3倍的亏损缺口扩大仍是不争之实。幸好已近65岁的米塔尔有一位毕业于宾大沃顿学院的首席财务官公子,一系列调整后净利亏损奇迹般缩小为负3亿美元,较2014年甚至减亏了1亿美元。

米记华菱命运又当如何?查查000932的历年财报自然一目了然——怎一个亏字了得?多年业绩下滑早已是板上钉钉,去年更出现29.6亿元的净亏空,而今年上半年的阳春也未给其带来好运,负9.4亿元的半年报净亏损,只因有重庆钢企的存在方暂免垫底。

米塔尔方面在股权锁定期结束后一直试图摆脱这一噩梦,幸亏,在壳资源利用上大有心得的中方伙伴。一个“金融加钢铁”重组方案外加11亿元人民币对应的股权置换,至今年9月下旬,缘尽于此。

虽说兵败远东,但全球钢铁老大至少没有血本无归,而追随前者脚步的塔塔钢铁就少了毗湿奴的神佑。

基于多年来始终无法止亏——一度每天亏损100万镑,2016年4月中旬,该集团以1英镑的象征性价格将科鲁斯钢铁英国工厂悉数转售予该国格雷伯尔资本管理公司,并由后者全权承担所有债务。为了甩锅,塔塔已与英方谈判了两年时间,最后时刻甚至有劳时任英国首相卡梅伦紧急结束外事访问回国参与协调。

就在钢厂易手一个月后,钢厂所在地位属的斯旺西海湾,也是这个星球潮差最大的海岸线上漂来一具长约3.5米不知名的动物腐尸,侥幸保全饭碗的工人们不免议论纷纷浮想联翩。

迷失的时候,就选择更艰辛的那条路,或许那样反能置于死地而后生。但钢铁森林里的巨人们对于荆棘的理解,未必一致。

比如,以唯一一家钢企入替2015全球可持续发展100强的韩国浦项集团,就前后采取了两项措施。

先是由权五俊出任第八任会长。此公历任浦项技术研究所所长、集团技术首席社长等职,一个显见的学院派。上位后,权氏自然对降低成本、创造需求、提升新品核心竞争力极为上心。同时,其亦大幅扭转前任多元化快速扩张战略,将包括釜山中心广场、澳洲铜矿等二十余项购入不久的资产打包出售。

至于实力仅次于米塔尔集团的日本新日铁住金集团,就是另一番况味。

日元不断升值、本土需求减少,特别是一海之隔中国同行蛮霸式成长带来的压力——仅2015年中国1.124亿吨钢材出口即超过日本全年产量,都让一贯强调“不追求规模,以质量生存”的它寝食不安。

以国内同业互相参股并大肆抛出毒丸计划,固然在2006年前后挫败米塔尔的窥伺之心,保全了日本民族特有的自尊之心。不过面对不景气的市场环境,似乎需要在进一步去产能的同时以“集团军”方式抱团渡过难关,互补式强强合并或为唯一可行的手筋。

在2012年新日铁与住友金属结束十年软联盟正式通过合并换股成为一家之后,目前排名日本国内第四的日新制铁又成为新的并购目标。有消息称,整个合并工作将于2017年3月完成。至此,日本列岛上的炼钢高炉将只剩三个东家。

当然,2016年9月22日,中国国资委正式批准宝钢股份(4.900, 0.00, 0.00%)武钢股份(2.760, 0.00, 0.00%)以1∶0.56换股比例完成吸收合并,从而成立中国宝武钢铁集团的举动,也被业界视为全球产能过剩背景下中国单极最重要也很可能是拉开序幕的一步棋。

关于此次整合,三个数据被提及最多——6000亿总资产,7000万吨总产能,全球规模第二。或者还有一些数字的曝光度也不错,诸如宝钢人均千吨钢,而武钢只及三分之一;宝钢的资产负债率为48%,而武钢70%强;上半年包钢股份(2.780, -0.01, -0.36%)净利达34亿人民币,而武钢仅2.7亿人民币。

有些数字其实带有欺骗性:所谓规模第二仅以极低附加值的粗钢为主力的产能而言,以综合实力计,作为中国翘楚的宝钢在全球亦只能排在第23位,而被称为新中国第一个特大型钢企的武钢则更逊一筹。

5月23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视察武钢时,后者精心准备了两个地点,一个是已主动停产的二炼钢高炉,一个是其产品强项硅钢事业部。目的不言自明。甚至在6月16日的股东大会上,出身宝钢转任武钢方两年的一把手马国强仍坚定否认整合事宜。三天后,国资委以“告知”方式通知双方实施合并。

又隔一周,两家上市公司对外宣布停牌。

围绕未来宝武集团舵手的猜测,市场正津津乐道。是年数最长、宝钢集团现任董事长徐乐江,还是财务精熟的马国强,或是曾经浙江省副省长、温州市委书记一肩挑,2014年空降宝钢担纲总经理的陈德荣?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谁将掌舵宝武集团:会是曾任浙江副省长的陈德荣吗 | 上海娱乐网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