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台大陆三地的潜伏:间谍还需写贺信

2016-10-11 09:25 评论 0 条

1986年一月的一天,在凛冽的寒风中,一列广九直通车徐徐驶进广州站。在人头攒动的站台上,一个旅客跟着人流走出站台,钻进一辆出租车,住进了白云宾馆2225号房。此人就是接受台湾间谍组织派遣来广州与潜伏间谍联络的胡汉池。

1

上世纪80年代的广州白云宾馆。(资料图)

世居香港的胡汉池,时年33岁。由于在生意上连连亏本,至1983年,他已欠下别人三、四万港元。这时一个叫黄波的人“慷慨”地借给胡汉池10000港元,缓解了他的债务困境。胡汉池喜出望外,改行干起印刷业来。但是没过多久,他又破产了。

1985年7、8月间,黄波装出一副同情的样子,又解囊相助他7000港元,但和欠债总额相比,这点钱无异于杯水车薪。沉重的债务压得胡汉池喘不过气来,黄波眼看对方已上钩,便直接说:“只要你跟着我干,不仅借给你的钱一笔勾销,还可以帮你还清别的债务。”

胡汉池很清楚当间谍的风险,但为了钱,只好答应。1985年9月,他写自传、填履历表、复印证件,正式加入台湾间谍组织。并接受了专业训练,按月领取间谍活动经费。

这次胡汉池接受黄波的派遣,心里十分恐慌,一住进白云宾馆就用电话与一个潜伏间谍接头。这个潜伏的间谍,从1983年开始,就多次向香港某报馆投寄“新闻图片”,并诉说自己的爱好,要求赞助摄影器材和资金。但他所投寄的图片与信件,全部落在了黄波手里。从此以后,黄波曾多次给他寄钱购买摄影器材,还在回信中要求他多寄一些广州的治安、交通事故等内容的“新闻图片”。

1986年1月24日,这个间谍在接到白云宾馆的电话后,即按照黄波的授意,与胡汉池接头。心里十分恐慌的胡汉池,为了逃避我国家安全机关的打击,于次日突然提出要这名潜伏间谍陪他到肇庆旅游。当天晚上阴雨不断,胡汉池冒雨在肇庆华侨大厦的林荫道上,向其传授了密写、收听台湾广播的频率代号,并布置他去搜集“我打击经济领域犯罪活动”的情报。

1月26日,胡汉池返回广州,走时交给潜伏间谍密写工具、联络代号后溜回香港。1986年4月,胡汉池在黄波的授意下,携带大量经费和收集情报的提纲,再次潜入广州与潜伏间谍联络。并布置了向国民党十二届三中全会写“贺信”和收集我经济、军事情报等任务。

4月27日,胡汉池再次踏入广州后十分害怕我国家安全机关的侦察,即窜到洲头咀买好了当晚返回香港的船票。当天下午7时,胡汉池趁晚饭时间,在花园酒店咖啡厅与潜伏间谍接头后企图逃离,但他的一举一动,全部在我国家安全机关的掌握中。晚上9时,当胡汉池乘坐出租车前往洲头咀码头的途中,落入法网。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港台大陆三地的潜伏:间谍还需写贺信 | 上海娱乐网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