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派”绑架杀害德国企业巨头施莱耶

2017-01-14 17:14 评论 0 条

1红军派”脱胎于1968年的联邦德国学潮,受极左的思潮影响,他们认为当时的西德是“法西斯国家的延续”,因而要用暴力去推翻这个所谓的“帝国主义”制度。1968年4月2日晚,“红军派”的鼻祖安德列亚斯·巴德尔和古德伦·恩斯林(女)伙同另两人,在法兰克福的一家百货公司用自制的燃烧物纵火,声称以此“发出反对越南战争的信号”,拉开了恐怖活动的序幕。两人很快落入法网,当年10月被判处三年徒刑。1970年5月14日,巴德尔的女同伙乌尔丽克·迈因霍夫找到可乘之机,用武力把他解救出来,并随即潜入地下。此后,他们第一代恐怖分子落网之后,“红军派”的同情者又组成了第二代。这批人不再提什么“反帝”云云,而是不断制造恐怖事件,要挟政府释放第一批恐怖分子。

1975年4月,6个“红军派”分子占领联邦德国驻瑞典大使馆,开枪打死武官和一经济处官员,劫持了13名使馆工作人员作为人质。由于他们在使馆里安放的炸弹提前爆炸,2名恐怖分子被炸死,其余被捕。1977年,在狱中的恐怖分子头目遥控指挥,发动了所谓的“七七攻势”。4月7日“红军派”杀害了联邦总检察长布巴克;7月30日劫持未成,杀害了德累斯顿银行理事会发言人庞托;9月又绑架了联邦德国工业联合会主席施莱耶;10月13日劫持了总共乘有91人的汉莎航空公司“兰茨胡特号”客机,并于4天之后杀害了机长舒曼。当时的联邦德国总理施密特断然拒绝接受恐怖分子的讹诈而派出反恐怖精锐部队——联邦边防第九大队在索马里的摩加迪沙成功地解救了被扣人质。

讹诈政府的意图落空之后,10月18日在押的“红军派”头目巴德尔、恩斯林和拉斯佩在狱中自杀身亡,第二天“红军派”出于报复杀害了被绑架的施莱耶。这一连串惊心动魄的恐怖事件被新闻界称为“德国之秋”。这里讲述的是绑架施莱耶的故事。到中东接受极端组织的军事训练,并给自己取了“红军派”的名字,开始了一连串的针对国家机器、政界经济界要人、北约机构的恐怖活动。第一次大行动是1972年5月攻击美军在法兰克福的基地,使1人被害,13人受伤。但不久,联邦德国警方于6月将其6个头目全部逮捕归案。

施莱耶是德国企业界的重要人物,是德国工业联合会主席和戴姆勒—奔驰董事会成员。1977年9月5日傍晚,大腹便便的施莱耶像往日一样,在科隆的资方联合会总部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下午5时28分,疲惫的施莱耶和他的警卫乘坐两辆豪华奔驰车驶上了联邦德国文森兹—斯特兹大街。在豪华的轿车里,施莱耶神态怡然,微闭双目,正构思当晚的一次演说。突然间,一辆蓝色婴儿车从左面被推到了街道中央,横在施莱耶所乘轿车前方。与此同时,另一辆黄色轿车从路边猛冲出来,斜停在路中央,恰好挡住了警卫的去路。

“红军派”蓄谋已久的绑架行动,终于开始实施。几位素有神枪手之称的警卫,尚未拔出手枪,已被打得血流如注,命赴黄泉。坐在前面那辆车里的施莱耶已被暴徒拖了出来。与此同时,恐怖分子强行把施莱耶推到路边,扔进了一辆事先准备好的大众牌白色轿车中。汽车呼啸而去,迅速消失在夜色中。这次绑架案,在3分钟内全部结束。当警察闻讯赶来,现场只剩下2辆破车、4具尸体和满街的子弹壳。

几小时后,联邦德国总理施密特心情沉重地走进波恩电视台演播室,亲自向全国观众发布了施莱耶被绑架的消息。为了搜捕“红军派”,营救施莱耶,联邦德国的整个国家机器投入了高速运转。政府在全国展开了紧张的搜查行动,却没有打捞到一点有价值的线索。谁也不知道,绑架分子此刻隐身于何方。

“红军派”首先打破了沉默。9月6日下午,恐怖分子通过一位牧师给联邦德国政府送交了一封信。信中,“红军派”提出了条件——联邦政府必须立即停止一切搜查活动,并释放巴德尔、恩斯林等“红军派”分子。人们还在电视上看见了恐怖分子随信附的一张照片,照片上的施莱耶垂头丧气地坐在“红军派”那枚由一颗星和冲锋枪组成的徽章前。施莱耶手中拿着一张纸,上面写着几个大字:“‘红军派’6·9·77号战俘。”

联邦德国政府一开始就非常明确:决不向恐怖分子低头。为了稳住恐怖分子,政府表面上做出一副妥协的姿态。同时,“红军派”的恐吓与要挟活动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到10月31日止,“红军派”接连给联邦政府送去47封信。恐怖分子多次送出录有施氏形象的录像磁带,并要求政府在电视上播放。一场斗智的持久战,更像是一场狮子与狼的赌博游戏。

联邦德国政府假意询问巴德尔一伙在押犯愿意去的国家。不久,国务部长开始逐个访问,假装在请求有关国家出面接受即将被释放的恐怖分子。很快,阿尔及利亚、南也门、利比亚、伊拉克和越南,全部声明不打算接受联邦德国的任何恐怖分子。绑架案无限期地延续下去。新的恐怖活动再次牵动了世界公众的视线。“红军派”看到扣押一个施莱耶不足以令联邦政府屈服,便准备更大的活动。国内戒备森严,“红军派”想在海外袭击以博取声势。

“红军派”的老盟友、某巴勒斯坦极端组织跃跃欲试,主动表示要助“红军派”一臂之力。他们从自身训练班中挑选了4名心狠手毒、技艺高超的家伙派往欧洲。

1977年10月13日,西班牙马略卡岛的帕尔马机场。这伙恐怖分子混上了联邦德国汉莎航空公司的波音737客机,并在起飞后武装劫持了该机。机上82名乘客和5名机组人员不幸沦为人质。这架飞机在恐怖分子控制下又经过了5天的恐怖航行。为了获得燃料,飞机曾先后6次在意大利、塞浦路斯、巴林、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南也门等国着陆,最后降落在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

凌晨近2点,随着一声声爆炸,飞机安全门全部被炸开,一支联邦德国反恐部队的突击队迅速投掷出晕眩弹。这种声光炸弹爆炸时不产生碎片,只发出震耳欲聋的喧嚣以及刺眼白光,使恐怖分子几秒钟内失明失聪。激烈战斗在6秒钟内结束。这次反恐行动不仅打击了“红军派”的嚣张气焰,而且还成了反恐史上的成功范例。当日下午,凯旋的突击队员和人质返回德国,受到了鲜花和掌声的欢迎。

巴德尔他们是从收音机中听到了摩加迪沙袭击的消息,并在绝望中商定集体自杀。10月19日,人们的担心终于变成了现实。“红军派”在巴黎《解放报》上发布了一条公告:“经过43天之后,我们结束了施莱耶可悲又腐朽的生命。施密特先生从一开始就拿施莱耶的生命打赌,他现在可以到法国米尔兹的夏尔·帕吉大街一辆绿色汽车中去领取施莱耶的尸体了。”

当日晚上,在恐怖分子指定的地点,法国警察从一辆汽车的行李箱中找到了施莱耶的尸体。死者的身上有一摊已凝固的黑血,在他那灰白色的短发下面,依稀可以看见3个血糊糊的弹孔。“红军派”与联邦政府的空前较量,终于以施莱耶的死告一段落。

以后“红军派”分子又陆续制造了一些恐怖事件:1985年2月杀害MTU公司总裁齐默曼,同年在法兰克福美国空军基地制造爆炸事件,2名美国人丧生,11人受伤;1986年7月杀害了西门子公司总裁贝库茨;10月在波恩杀害了外交部高级官员布劳恩米尔;1989年10月炸死德意志银行行长赫尔豪森;最后一次恐怖活动发生在德国统一之后的1991年4月,德国托管局局长罗韦德尔在杜塞尔多夫家中被打死。近年来“红军派”活动已基本沉寂。

在28年的“红军派”恐怖活动中,包括警察、司机在内的受害者总计为34人,26个恐怖分子因各种原因先后死去,还有9个“红军派”成员目前在押。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红军派”绑架杀害德国企业巨头施莱耶 | 上海娱乐网
分类:初中作文 标签:,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