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女权癌的风破不了韩寒直男癌的浪

2017-02-03 09:14 评论 0 条

1不知道该怎么开始这个评论的由头,因为它很容易被误解成对某种营销指控的推波助澜。好在韩寒执导的新片《乘风破浪》已经在社交媒体上引爆舆论,要不要在大年初一去看这部电影,成为公共争论的激烈部分。抵制与反抵制的呼声都很热烈,毫不妥协。

争论的导火索是该片的双主题曲之一,改编自日本歌曲,它以一个男性的口吻讲述他对婚姻中双方角色的理解与设置,因为在文字表达上被认为是重男轻女,强调女性付出与男性享受,被理解为是性别霸凌,韩寒也被一部分女权爱好者直接诊断为“直男癌”。

是的,你没看错,在严重的指控下,韩寒的电影并未公映,这也意味着主题曲很容易被从电影的完整性中孤立出来,让歌曲的表达脱离了电影的情境,也很容易遭到扭曲,被韩寒的批评者按照自己的理解竖为批判的标靶。但在激烈的舆论形塑中,这一点似乎没人关心。

更主要的在于,在给韩寒贴上直男癌的标签后,他的过去受到了极其严厉的审查。这些审查包括但不限于他的代笔风波、他与郭敬明的玩笑、他被媒体描绘成的“公民韩寒”形象、他片言只语的发言或者讽刺语调,甚至是他上次电影时的做法也被阴谋论淹没。

韩寒的所有事情都被再次牵扯出来,他的所有动机经受严格审查。当韩寒说“不要上纲上线”的时候,舆论中女权分子对他的审查已经蔚然成型:动机审查、言论规训、文化核验、历史审查等等。除了不是公权部门执行,韩寒所受到的审查涵盖他的公与私,这难道是正常吗?

对韩寒加以严厉的品质审查,概括批判者所持的理据,也就是他们自以为能够以最不堪的标签、最苛刻的标准去审核一个人,大致有三点:一是韩寒是公众人物,理应承受比一般人更严格的对待;二是他搞电影营销,所以必须经受这些;而第三点几乎很简单,谁叫他是韩寒?!

女权笔杆子利用一种空泛的说辞,制造特定的坏标签,引导舆论横加批判,这种本属于公权做法的套路,越来越娴熟地应用到韩寒身上。然而,如果你想要宣扬韩寒是邪恶的,是错的,那最好先证明你是对的,也就是证明韩寒在造成的事实伤害,而不是虚构伤害再转嫁给他。

比如说,韩寒是否在任何事件中对任何具体的女性有不检点?他是否实质性地妨碍了任何具体婚姻的幸福感知?他是否真的误导任何人?还比如,他是否有过对任何人进行过彻底的道德否定、是否有打倒任何人再踏上一只脚的欲望——就像狂热的批评者对他所做的那样?

如果这些都没有,现在对韩寒所做的严厉批判已经越过了正当批评的界限;如果批评者仅仅是想浇心中块垒,借韩寒放大自有立场,那这种近乎声誉劫持的方法恰恰违背了批评者想要听众相信的那些原则——即便能把韩寒糊到地上,恐怕也立不起大批判者的正派形象。

推己及人,或者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如果同样拿审查韩寒的那么多苛刻标准去检视大批判者自身,比如脱离语境断章取义,又有多少人自信能够全身而退?批判者争相论述:“韩寒倒掉了”,“韩寒从神变成了庸众/凡人”。问题是,批判者自立的标靶忽高忽低,关韩寒何事?

纵观韩寒遭遇非议的历史,那些在背后支撑这一污名化过程的心理,主要是因为他拒绝做什么领袖,拒绝带领谁去奔向什么地方。然而,更多的人从韩寒的拒绝中由爱生恨,直至将他确立为攻击的标靶。韩寒的大批判者,恐怕并非真的热爱什么,只是恨他而已。

最近一两年,在电影等文艺领域,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德性标准凌驾于文艺标准的剧烈批判,舆论成为审查的先导,乃至于成为钳制人或驱逐离场的操作手段。各种身份混编的批评者聚啸网络,担负起审查急先锋的角色,急于定点清除而后快,从小粉红到女权癌莫不如此,非常诡异。

总之,韩寒想要在作家电影中表现乘风破浪的集体回忆,但在现实中遭遇了想要他折戟沉沙的狂风激浪。舆论场中的狂躁成为难以驾驭的势力,它们以各种面目出现,自以为义,却视他人为地狱。在这种竭力碾压之下,号称纯洁的每片雪花真的不用为该死的雪崩负责吗?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乘女权癌的风破不了韩寒直男癌的浪 | 上海娱乐网
分类:花边新闻 标签: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