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法律说话:瓦良格号航母购买真相 并非徐增平购买

2017-02-07 09:43 评论 0 条

震惊中外的中国“辽宁舰”航母的前身瓦良格号航母,今日将揭开20年前中国购买瓦良格号航母,曲折艰难、重重迷雾的历史真相,再一次引起全球关注,瓦良格号航母不是徐增平先生购买的

80年代中后期,前苏联海军的库兹涅佐夫大元帅级航空母舰次舰瓦良格号。瓦良格号在乌克兰建造时时逢苏联解体,建造工程中断,完成度68%。1999年,中国购买了瓦良格号,于2002年3月3日,拖抵大连港。
中国军方的战略评论家张召忠少将公开声称:“它将成为中国的第一艘航母”。
2005年4月26日,由中国海军开始建造改进,解放军的目的将其用于科研、实验及训练用途。2012年9月25日,更名为“辽宁舰”,舷号16,正式交付予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成为中国海军第一艘可以搭载固定翼飞机的航空母舰。
2013年11月,辽宁舰航空母舰从青岛赴南海展开为期47天的海上综合演练,期间以辽宁舰航母为主、编组了大型远洋航空母舰战斗群,战斗群编列近20艘各类舰船。这是自冷战结束以来除美国海军外,中国海军在西太平洋地区最大的单国海上兵力集结演练,这标志着辽宁号航空母舰具备海上编队战斗群能力,国人为之喝彩,振我国威、扬我军威。然而,关于中国第一艘航母辽宁号前身瓦良格号航母购买经历,20年来,被香港商人以及所谓的全国政协委员,香港特约徐增平先生炒的沸沸扬扬。徐增平利用香港报刊、新闻媒体炒作把他自己描写成为购买瓦良格号航母的英雄 更令人震惊的是,他把购买瓦良格号航母的国家和军队有关部门的组织团队,谎编成瓦良格号航母是他自己购买的。甚至在2016年3月28日《南华早报》上扬言:“现在的**政府和军队一分钱都没有给我,还没认定我购买了这艘船。”徐增平近二十年来一再向**政府和军队施压,索要天价来补他所谓的为航母付出的高达一亿两千万美元的谎言。

20年后的今天,我们将拨开历史的重重迷雾,重现当年购买瓦良格号的真相,铁的事实证明:瓦良格号航母不是徐增平购买的,而是由原东方汇中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的戴岳和张勇两位同志与乌克兰方最终签字购买的。

能否定,徐增平及原澳门创律旅游股份有限公司,为购买瓦良格号航母早期投标、中标几个环节的进程中做了有效的开拓工作,为最终购买该航母开了一个好头。但是,终究因徐增平资金断链,不能实施最重要的购买航母和支付全款的最终进程。为此徐增平不得不将瓦良格号航母的中标书以作股的方式变卖、转让出80%的股权,而且分8次收回股权的现金共计2000万美元的空头中标书(徐增平尚未交付2000万美元中标资金),变作6000万美元现金作股。这样,徐增平空手套白狼已经赚了4000万美元。但是徐增平拿到这笔资金后不去乌克兰交付购船费用,而是去做了一笔投机生意,不幸又亏了老本。乌克兰方对徐增平一再违约付不出购船款发出了最后通牒:至1999年10月前不把航母拖走,乌方决定终止合同,重新拍卖瓦良格号航母。因而徐增平不得不中止了购买瓦良格号航母的最重要的进程。

就在这万分危急的关键时刻,1999年4月,东方汇中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接受了中国原总参有关部门涉外机关赋予的一项政治任务——排除万难继续完成购买瓦良格号航母的任务。由受领任务的东方汇中公司总经理戴岳同志带头组织了精干团队,数次赴乌克兰展开艰苦的工作。费了大量的财力物力,才与乌国防军工主管部门达成谅解,同意继续履行合同。同时,东方汇中投资控股公司规范完善借款的各项合同,筹足巨额资金,办妥接收瓦良格号航母80%的股权法律文件。在此,变更了澳门创律旅游股份公司股权全部法律文件由戴岳和张勇出资6000万美元收购原澳门创律旅游股份有限公司80%的股权,成立新的董事会,根据董事会决议免去徐增平公司的法人身份,只留其为股东。新的澳门创律法人身份由戴岳担任并为公司总经理、张勇为副总经理。他们代表公司董事会专门负责与乌克兰黑海造船厂厂长基哈宁可、总工程师维湟克、厂办主任及乌国防部有关人员于1999年10月24日双方在合同上签字、盖了章。在乌方黑海造船厂双方签署了购买瓦良格号航母合同。

终于获得了瓦良格号航母船主证等一系列所有权主证明文件,其中包括:1、船主证;2、造船证;3、无债务纠纷担保书;4、单程出航许可证;5、海事登记局验船报告;6、商会原产地证书;7、发票;8、船舱水流结构分布图;9、技术资料文件签收;10、合同399……备航发票。上述文件都是由戴岳和张勇两个人签字完成的,从而最终从法律上确定了我国对该航母的所有权。
戴岳和张勇与船厂签订了正式移交“瓦良格”航母后,兴奋地登上自己的“瓦良格”进行最后检查

此外,还做了两件大事:1、戴岳和张勇与尼古拉耶夫黑海造船厂签订了详细的合约,包括技术服务和管理、配件清单等;2、张勇同志利用香港永居居民身份和澳门居民身份,经过多次奔波办妥了瓦良格号的船籍证,有了船籍证之后,确保了瓦良格号完善法律手续,有了正式户口,方可实施将航母拖到中国港口;3、张勇向国家办理移交瓦良格号航母的所有资产法律文件,办妥交接、确保国家实施将瓦良格号航母拖回的任务。

1999年7月,瓦良格号航母开始启航(拖船),当该船驶抵土耳其北部黑海水域,通过土耳其控制的博斯普鲁斯海峡时,土耳其政府加以拦阻,强行命令瓦良格号退回黑海,最后,在时任中国国家****的出面多方协调下,土耳其政府得以放行。
2001年11月3日,瓦良格号航母启航(拖曳),中方用6艘拖船拖曳瓦良格号航母前行,当“瓦良格号”行驶至爱琴海斯基罗斯岛的国际海域时,狂风骤起,海浪冲天,瓦良格号连接的拖船钢缆被刮断,他像个脱缰的野马,在大海上失去了控制,横冲直撞,七名航员危在旦夕,瓦良格号航母以及6艘拖船将受到灭顶之灾。在这生死攸关时刻,中方试图用当时瓦良格号出发前安装无线装备向当地救援国际呼叫。7名航员生死未卜,6艘拖船及瓦良格号航母下落不名,希腊政府商业海运部听到呼救,派一架直升救援飞机进行搜救。瓦良格号航母脱离钢缆拖航之后漂向土矣维亚岛。希腊救援人员竭尽全力拯救,控制了船只,直升救援飞机在瓦良格号航母甲板上着陆。把船上的七名船员,包括三名俄罗斯船员、三名乌克兰船员和一名菲律宾船员送到雅典以西的一个军用机场。
瓦良格号航母从风暴脱险后,经过地中海、布罗陀海峡,出大西洋、经加那利群岛的拉斯帕尔马斯、绕过非洲好望角,2001年12月11日进入印度洋、经莫桑比克的马普托,于2002年2月5日通过马六甲海峡,2002年2月11日抵达新加坡外海,2月12日进入南中国海,2月20日进入中国领海,2002年3月3日,历尽艰险的瓦良格号航母抵达大连。
2002年3月3日12时正,瓦良格号抵达大连港。瓦良格号航母航程15200海里,耗时4个月(123天)的艰难远航。
瓦良格号航母停泊大连的第二天,创律集团的博彩许可证被吊销。
2011年7月27日,国防部举行记者发布会,国防部发言人耿雁生宣布:中国正在利用一艘废旧的航空母舰平台进行改造,用于科研试验和训练。
2012年9月25日,******、国家**、**军委****出席交接入列仪式;向海军接舰部队授予军旗,********、国务院总理**宣读党**、国务院、**军委贺电。中国首艘航空母舰“辽宁号”正式交接入列,舰长张峥大校,政委梅文大校。
2002年4月,中国大连造船厂厂长激昂的说:一、这艘航母是一条崭新的航母;二、这艘航母为我们国家研发航母提前了二十年;三、这条航母为我们国家节约了科研经费200亿人民币。
综上所述,可以断言:徐增平不是瓦良格号航母的购买人,而真正的购买人是戴岳和张勇两位同志。
徐增平利用香港报刊、新闻媒体炒作,并在《南华早报》放言:“他正式为中国买回第一艘航母,即现在的“辽宁舰”,**政府和军队一分钱都没有还给他,至今没有认定,这是什么行为。”微信自谓16号船长,《南华早报》并以用“中国航母之父”等称号。
今日揭开20年前的历史真相:瓦良格号航母不是徐增平购买的,真正的幕后英雄是戴岳和张勇两位同志,他们两位才是真正的爱国企业家、中国人的骄傲。20年前购买“辽宁舰”前身瓦良格号航母的历史真相,再度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我们将拭目以待,继续关注。在接受华夏证券要求的同时,与东方汇中有业务联系的北京兴昊源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兴元(该公司系原总参二部有关系企业,其本人为该部专职人员)也将此情况向总参二部领导作了汇报。二部首长明确表示:非常支持东方汇中公司勇于在危急时刻承担继续购买瓦良格号航母的任务。时任原总参二部北京局局长的顾国强少将带领刘兴元亲临东方汇中公司,向戴岳总经理口头传达了总参二部要求东方汇中参与继续购买瓦良格项目的指示。明确指示:东方汇中一旦接受此项任务,戴岳即成为总参二部的“委托工作关系”。整个项目应遵循“私人名义、商业运作”的模式进行运作,并规定了相关工作纪律;指定刘兴元为联系人,具体负责指导东方汇中的项目运作,直接对总参二部北京局负责。顾国强局长特别强调了完成此项任务的光荣性和艰巨性,传达了中央军委对新时期加强国防高科技资料和实物搜集要求的精神。戴岳总经理当即表示:这是一个利国利军的好项目,我是军人出身,热爱祖国、献身国防是我的终生追求。我愿意临危受命接受组织的委派,全力以赴完成好这一光荣而艰巨的任务。

为了落实总参二部赋予的任务,根据项目运作需要,东方汇中于1999年5月18日召开董事会,决定刘兴元为公司董事并任东方汇中公司香港“汇中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专门为运作瓦良格项目在香港设立的公司)董事。1999年6月,刘兴元接替高增厦任东方汇中董事长职务,同时担任香港汇中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全面负责瓦良格项目的领导。

东方汇中接手项目后,公司领导还向当时的国家计委国防司(现为发改委经济动员办公室)陈德弟主任做了汇报。陈主任当即表示,只要你们买回来,海军不用,我们可以用。这艘舰既可以促进国产航母研究,也可以由我们买过来改建成国防动员舰使用。陈主任还为我们联系了国内航母预研机构专家,参加东方汇中赴乌克兰购船小组进行技术考察和购船谈判。国家计委的明确支持,也为东方汇中接手瓦良格航母项目增加了信心和动力。

 

东方汇中受领任务后,根据任务特点、军队需要以及当时的国内外形势,公司董事会多次专题研究了整个项目推进的工作思路并作出了相应有关决定: 1.该项目继续以澳门创律旅游娱乐有限公司为操作平台;2.采用商业、民间、境外隐蔽方式运作,对外只讲商业用途,回避军事价值;3.对内积极配合军队有关部门,最大限度地开发利用其军事价值;4.项目涉及国家重大利益和军事机密,必须执行严格的涉密范围和保密纪律。项目运作从六个方面展开实施:

 

5

 

1998年11月11日香港召开“瓦良格”启航新闻发布会(张勇代表创律公司答记者问)

一是全力把舰买下。要力挽危局,不惜代价,克服困难,促使乌克兰方面履行原购舰合同,确保该舰所有权掌握在中方手中,绝不让任何其他买家把舰买走。

二是做好伪装。要利用各种手段向外界表明,购买该舰完全是商业行为,就是为了改建成大型博彩娱乐船。在该舰运作过程中要努力排除各种障碍,尽早通过土耳其博斯普鲁斯海峡等国际敏感水域,顺利回归祖国。

三是为该舰用于国防提供技术支持。特别要做好收集图纸资料、吸收乌方专业技术人才,以及利用原有舰载武器等方面的工作。

四是慎重处理购舰资金问题。要吸取项目前期运作的教训,积极稳妥地与华夏证券按商业法律规范完善贷款的各项合同,并以本公司持有的“五桂高速公路”和“重庆西南制药一厂”项目的实际资产做抵押担保,与华夏证券下属公司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质押合同》、《无条件不可撤销的独立担保函》等一系列文件,确保购舰资金全额、实时到位。

五是及时办理股权和人事变更事项。东方汇中与华夏证券签署受让澳门创律80%股权法律文件后,即在澳门商业及汽车登记局办理澳门创律旅游(娱乐)公司领导班子的变更登记,由戴岳出任澳门创律法人代表和总经理,张勇为副总经理。东方汇中全面接受了徐增平移交的所有乌克兰的来往文件、公章以及中标书手续等相关资料。完成法律手续,出面运作瓦良格项目,澳门林笑云大律师正式对上述变更依法出具了法律证明文件。

六是成立赴乌克兰购舰工作小组。由戴岳总经理牵头,张勇副总经理、刘继律师、崔正雄技术顾问(时任船舶工业集团701所航母设计组副总工程师)和杨秋实翻译五人组成,全面负责瓦良格号航母的商务洽谈、技术考察、签署购舰合同和协议,以及拖运备航等工作。明确规定,瓦良格项目重大决策必须由戴岳和张勇两人共同签字方为有效。

 

 

赴乌购舰工作小组初赴乌克兰时,由于前期中标后买方拖延后续付款造成违约的事实,乌克兰方面宣告将终止原有中标协议,收回瓦良格航母所有权进行重新拍卖,并以种种理由对赴乌购船小组工作制造障碍和阻挠,形势相当严峻。工作小组主要从三个方面做了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

1、在总参二部的具体指导和鼎力支持下,联系了乌克兰强力机关,与其领导人建立了良好的私人关系,在后续工作中获得大量很有价值的技术资料和相关情报,及时排除了其他国家和敌对势力的干扰破坏,确保了项目在乌的顺利实施。

2、安排技术顾问崔正雄对瓦良格号航母进行了详尽的现场技术考察,回国后与国内航母预研专家(中船总毛震亚研究员、朱玉龙高工、甄在龙高工等)认真分析了该舰所有的技术参数、技术特点和技术状态,联名向国家提交了《对瓦良格舰技术考察的简报》和《对改造利用“瓦良格”号航母的建议》,为国家最终决策提供了有力的技术参考。

3、由工作组刘继律师依据国际商业和贸易法规,起草了数十份文件和备忘录,减少了因项目前期违约所造成的资产损失,从法律上保障了国家利益。

 

与此同时,东方汇中公司国内团队积极配合华夏证券筹措了项目后续运作资金,并通过总参二部的工作关系,解决了项目所有对外支付资金的调汇问题,及时按照与乌方新签署的协议完成了所有购船资金的支付。

1999年10月24日,中乌双方在尼古拉耶夫市举行购买瓦良格号航母交接仪式。澳门创律代表戴岳总经理、张勇副总经理与乌克兰黑海造船厂基哈宁可厂长正式签署了瓦良格舰权属证明的交接文件,得到了经过乌克兰政府批准的瓦良格航空母舰船主证、建造证、原产地证明、无拖欠证明、无抵押证明、船厂检测报告、适航证、交接书等一系列瓦良格航母主权法律文件,并查验了黑海造船厂提供的所有文件资料,获得了该舰的完全产权。工作小组还按合同完成了在乌克兰黑海造船厂的接船验收,并于10月27日签署澳门创律委托黑海造船厂守护该舰的合同。至此,瓦良格号航母终于掌握在中国人的手里。

 

在东方汇中董事会安排下,张勇利用其香港居民身份多次往返香港、澳门,办理了瓦良格航母的船籍证,完善了法律手续,使瓦良格有了正式的落户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户口”。

之后,工作小组还为瓦良格舰拖回国内做了一些前期准备,主要包括与土耳其海峡管理部门对拖航过海峡问题进行接触,与国际专业拖船公司达成拖船初步意向,与国际船务代理公司就办理所有沿途停靠、过海峡、补给等事务进行协商,了解国际性保险公司办理拖航保险的基本方式与意向。

上述事实和曲折艰难的经历充分说明:东方汇中参与瓦良格项目是应华夏证券之邀,受总部机关之命,国家机关支持,所需资金是通过东方汇中公司承债和自有项目抵押获得贷款的方式,依法获得国有资金支持。显然,东方汇中购买瓦良格号航母纯属组织行为,而且发挥了关键作用,理应得到褒奖,遗憾的是东方汇中在完成收购瓦良格号航母过程中的重要作用和突出贡献迄今未能为世人所知。

 

赴乌工作小组于当年11月回国后,华夏证券对瓦良格项目的态度发生了变化,没有按照双方签署的协议办理澳门创律的股权转让手续,并要求东方汇中将项目运作权和瓦良格航母产权交给华夏证券。东方汇中董事长刘兴元由于没有得到其直接上级的明确指示,故依然按照原来确定的商业模式进行运作。

在瓦良格项目运作期间,东方汇中出于公司自身业务发展需要,曾经为五桂公路、西南制药一厂两个项目招商引资和筹措资金。有一家在香港注册的“新中华公司”表示愿意对上述项目进行融资。为证明其资金实力,该公司还向东方汇中出具了其在台湾某银行有八亿新台币的资信证明。为慎重起见,东方汇中专门派张勇副总经理到该公司香港注册地进行实地调查,发现该公司实际情况与其自我介绍不符,疑似皮包公司,于是东方汇中及时终止了与该公司的接触。华夏证券某领导得知这一消息后,在没有与东方汇中沟通、核实的情况下,张冠李戴,即向上级有关部门写了举报信,称东方汇中要将瓦良格航母卖给台湾。此情况立即引起国家上层的高度重视,当即责成中纪委、北京金融工委、公安部经济侦察局、北京市经济侦查处共同组成联合专案小组,查抄了东方汇中,并于2000年4月对董事长刘兴元、总经理戴岳、办公室主任王毅民和律师刘继进行了拘留审查。

经专案组调查,发现实际情况与举报内容不符。专案组还对东方汇中受总参二部委托运作瓦良格项目情况进行了重点核查。此时,该部北京局原局长顾国强将军因与上级在诸多工作认识上发生矛盾而主动辞职,接任其工作的王宪鹏(后升任该部副部长,现已被双规)故意矢口否认有刘兴元这个工作关系,同时否认东方汇中参与瓦良格项目是受该部委托的事实,致使东方汇中接受继续购买瓦良格航母的任务被认定为“私人行为”而受到查处。尔后,专案组又详细查阅东方汇中所有相关文件和会议记录,了解到东方汇中运作瓦良格项目情况还通过原海军装备部郑明部长,向海军石云生司令、张序三、贺鹏飞副司令做过汇报。专案组为此专门向海军领导进行了解,贺鹏飞副司令表示“知道此事,但不代表海军党委”。专案组将以上情况全面整理后向中央做了汇报,中央领导对此做了一段较大篇幅的批示,结论大意是“下不为例。此类事务应交由国家有关部门承办”。专案组依据中央领导批示精神,做出了东方汇中参与瓦良格项目属于“非法经营,情节轻微,不追究法律责任”的审查结论,解除了对东方汇中有关人员的羁押和审查,并要求东方汇中将瓦良格项目立即移交国家有关部门。东方汇中积极配合上级有关部门,做好移交瓦良格号航母项目工作。

 

2000年5月14日张勇接到北京有关领导通知:要求张勇尽快于5月15日赶到澳门某律师事务所,告知办理一份关于瓦良格号航母项目的授权书,被授权者将代表国家完成后期有关瓦良格号航母全部相关工作。被授权二人是:胡基证先生(国防科工委军工局局长,任中船重工集团总工程师)、牟安成先生(中船重工集团负责人),为他们二人签署授权书,授权二位全权代表澳门创律旅游娱乐公司处理有关瓦良格号航母各项事宜,张勇在律师面前签字。由张勇副总经理将瓦良格项目所有文件向有关部门做了移交,戴岳总经理签署了对国家派遣的瓦良格后续工作人员的全部授权委托。至此,东方汇中正式退出了瓦良格项目。

 

5

 

戴岳(原东方汇中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总经理)

时至今日,我们仍然认为,虽然举报东方汇中可能将船卖给台湾之事纯系“乌龙”,但在国家尚未明确做出发展航母的决策之前,这件事对购买瓦良格航母工作由隐蔽战线幕后操作转变成国家正式行为,起到了特殊的促进作用。

回顾东方汇中参与瓦良格号航母购买的全过程,我们由衷感到:瓦良格号航母最终购回,是在国家隐蔽战线的统一组织指导下,在国有资产的有力支持下,在前期有军人情节团队操作的基础上,由东方汇中最终完成的一项重大而光荣的历史使命。

 

 

20年来,中国购买瓦良格号航母很多媒体报道是香港商人徐增平先生本人购买送给国家的,自称购买瓦良格号航母的英雄,有些媒体还冠以“航母之父”之称。中国国际新闻传媒集团两篇文章披露报道后,引起了巨大争议,为还原历史真相,实事求是,经过认真细致的采访和查阅文件证据,结果就是中国辽宁舰前身瓦良格号航母是东方汇中最终购买完成,是中国情报战线的伟大胜利,是中国情报部门从1996年以来,在当时国际国内背景复杂形势下,在国家情报部门指导下:“以商掩情、商业运作”,是中国隐蔽战线统一组织指导下完成的一个精典的成功案例。涉及人员众多,上至国家领导人、下至军方代表、国家情报部门、律师、翻译、海外人员、港澳人员、乌克兰黑海造船厂所有参与人员。大量的事实证明瓦良格号航母不是徐增平先生购买送给国家的。

东方汇中领导表示:有关东方汇中收购瓦良格号航母一事已全权委托国浩律师事务所承办。国浩律师事务所2016年12月31日公示:近日,完成收购瓦良格号(现“辽宁”号)航母的东方汇中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东方汇中”)与国浩北京办公室签署了“收购瓦良格号航母后续事宜”法律服务专项委托协议。瓦良格号航母是中国目前仅有且正在服役的“辽宁号”航母的前身。注册在北京的东方汇中受命参与并完成了对乌克兰瓦良格号航母的收购,根据所签署的法律服务协议,国浩北京办公室将为东方汇中保护和推广其收购瓦良格航母的业绩及维护其名誉权提供全面的法律服务。为此目的,国浩北京办公室备有收购有关的全套协议与法律文件。

 

关于辽宁舰前身瓦良格号航母购买的历史真相,本媒体发布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一些没有良知的媒体,歪曲历史真相,恶意炒作历史事件。目的是混淆是非,颠倒黑白,甚至对真正购买瓦良格号航母的英雄进行毁辱、诽谤。让事实说话,让证据说话,让法律说话,维护中国购买瓦良格号航母的历史真相,维护当年购买瓦良格号航母当事人的合法权利。中国国际新闻传媒集团特别关注,将拭目以待。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让法律说话:瓦良格号航母购买真相 并非徐增平购买 | 上海娱乐网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