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当年公海突袭美军电子侦察船 美国吃亏还道歉

2017-02-18 13:53 评论 0 条

朝鲜当年公海突袭美军电子侦察船 美国吃亏还道歉

美国也有吃亏丢脸的时候:“普韦布洛”号事件

1968年1月的“普韦布洛”号事件通常被看作是袭击青瓦台事件的后续,朝鲜不但扣留了美国海军的“普韦布洛”号电子侦察船,而且让美国在政治上外交上束手无策,极为被动,至今“普韦布洛”号还在平壤大同江上被作为朝鲜人民伟大胜利的见证公开展示。

undefined

图1:美国海军“普韦布洛”号电子侦察船

不寻常的航程

1968年1月23日,朝鲜半岛还是寒冬时节,朝鲜东海岸的日本海上风大浪高,就在朝鲜的重要港口元山外海,一艘其貌不扬的船只正在缓缓游弋——这可不是一艘普通的商船,而是正在执行特殊使命的船只,美国海军的电子侦察船“普韦布洛”号(USS Pueblo,AGER-2),该船于1967年12月底从驻日美国海军司令部领受了收集朝鲜电子情报以及监视苏联海军在对马海峡活动的任务,于1968年1月5日从日本横须贺港起航,1月9日到达日本佐世保港,在这里船长劳埃德·巴彻海军中校得到了美国海军情报机构关于此次任务的具体指示:海上侦察活动范围为北纬39度至42度之间的日本海;整个侦察活动中除非紧急情况必须保持严格的无线电静默;如果发现苏联海军舰艇,为了获得比较清晰的照片,可以在距离苏联舰艇200米处航行……等等,同时巴彻还得到了在该海域活动的苏联舰艇的情况通报。

undefined

图2:“普韦布洛”号船长巴彻中校

经过短暂的休整与物资补给,1月11日拂晓,借助夜幕的掩护,“普韦布洛”号从佐世保港悄然出发,但是刚出海就遇上了风暴,因此直到16日才到达第一个预定侦察海域——朝鲜的清津港外海,在那里“普韦布洛”号足足逗留了2天,几乎是以停滞不前的最低航速在海上游弋,船上的电子接收机日夜不停地侦收和记录朝鲜发出的各种电磁辐射信号。同时,“普韦布洛”号还在规定的时间进行诸如测量海水温度、采集海水样本等海洋科学测量(这些科学测量工作完全是出于军事目的,特定海域的海水温度和盐份浓度对于反潜战而言是至关重要的技术数据)。“普韦布洛”号很清楚自己的特殊使命,所以行动非常谨慎小心,不仅始终保持了严格的无线电静默,而且白天活动位置都在距离海岸14海里以上的公海(国际法规定的领海范围为12海里),夜间更是为了避免因为导航偏差而可能误入朝鲜领海,一直退到距离海岸20海里以上的公海。尽管“普韦布洛”号如此谨慎,但是其诡秘的行踪还是引起了朝鲜的注意,从1月21日开始,“普韦布洛”号周围就不断有朝鲜的飞机和舰艇出现,巴彻船长急忙下令无关人员一律隐蔽在舱室,不得上甲板活动,以便伪装成正常作业的运输船。

措手不及的拦截

面对朝鲜方面的种种迹象,“普韦布洛”号认为自己一直在公海活动,不会遭到什么麻烦,丝毫没有意识到可能降临的突变,仍旧按照预定计划于1月22日驶往朝鲜最重要的港口元山外海,23日天亮后,海上的风浪平静了许多,气温也上升了不少,巴彻船长决定乘着难得的好天气抓紧进行侦察活动,于是指挥“普韦布洛”号缓缓驶近到距离朝鲜海岸约15海里处,开始了例行的侦察活动。

侦察工作进行地非常顺利,中午时分,除了值更的船员,大多数船员都来到餐厅,船长巴彻吃着午餐心情非常轻松,只要还在朝鲜海域停留一天就能返回日本,平安地结束此次行动。突然驾驶台上值更的了望报告,朝鲜海军的舰艇正在逼近!巴彻三步并做两步冲上驾驶台,一艘朝鲜海军的猎潜艇就在“普韦布洛”号附近,距离已经相当近了,更让巴彻冷汗直冒的是猎潜艇上的火炮已经脱去了炮衣,黑黝黝的炮口正对准了“普韦布洛”号!

这时,电台里在国际航海通用频率中传来了朝鲜猎潜艇冷峻的询问:“你们是什么国家的船只?”巴彻连忙下令升起美国国旗表明身份。此刻,又有4艘朝鲜鱼雷快艇急速驶来,巴彻心里一沉,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果然,猎潜艇接着用国际通用信号发出:“立即停车,否则我们就要开火了!”

“普韦布洛”号立即回复:“我是一艘海洋科学考察船,正在执行考察任务。”

“你船必须马上跟随我船靠岸检查!”猎潜艇的信号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

巴彻仔细检查了海图,确认此时“普韦布洛”号是在距离朝鲜海岸15.8海里的国际海域,便命令发出:“我船是在国际海域!”的信号,并调转航向准备逃离——朝鲜舰艇那里容得“普韦布洛”号如此举动,“嗵嗵嗵!”猎潜艇上的57毫米机关炮喷出了火舌,鱼雷艇上的机枪也随之开火,密集的枪弹准确地倾泻在“普韦布洛”号驾驶台上,巴彻船长和舱里的其他几位船员全部被击伤。

巴彻意识到这回恐怕不是普通的驱逐或干扰,而极可能会有更严重的情况,立刻忍着伤痛下令破坏电子设备销毁机密文件!但是美国海军根本没有想到,通常在公海活动的电子侦察船会遭到袭击,根本没有应付此种突发情况的预案,船员都没有受过破坏设备的应急训练,船上既没有破坏电子设备的规定程序,也没有破坏销毁的专用设备,船员只好手忙脚乱地用斧子和榔头猛砸价值不菲的先进设备,同时将机密文件付之一炬。

但是机密文件太多,没有专门的碎纸机和焚纸机,光靠几个打火机可来不及,于是几个船员冲上甲板,将机密文件扔下海——但从此以后,美国为执行此类活动的电子侦察船或飞机专门制定了紧急情况下的破坏程序,并对有关人员进行了针对训练,还配备了能迅速对设备和文件进行破坏的特种设备。

所以在2001年的中美撞机事件中,EP-3电子侦察机上的美军就按照规定的程序进行了彻底破坏——朝鲜舰艇发现“普韦布洛”号正在进行破坏,便毫不客气地对甲板上的船员再次开火,一排弹雨顿时扫倒了甲板上的船员,破坏行动自然也就不能再继续下去。巴彻船长还曾想过将船只凿沉,彻底销毁所有证据,但是他很清楚,如果凿沉船只,他的船员不是被朝鲜舰艇打死就是在寒冷的海中冻死!

因此很快就打消了这一念头。朝鲜舰艇担心“普韦布洛”号船员在舱室里继续进行破坏,便立即组织武装人员跳帮,当十多名朝鲜水兵登上“普韦布洛”号时,只有小部分先进的电子设备被毁坏,机密文件也只来得及销毁一小部分,像记载着大量有价值内容的航海日志等重要文件均完好无损地落入朝鲜之手。朝鲜水兵登船后便将所有船员(83名船员中已有1人死亡4人受伤)集中起来,蒙上双眼,双手反绑。

undefined

图3:“普韦布洛”号上先进的电子设备

“普韦布洛”号随即在朝鲜水兵的控制下,并由猎潜艇和鱼雷艇严密押送,驶入了朝鲜的元山港。尽管“普韦布洛”号也装备了2门40毫米机关炮,但是压根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会派上用处,所以日常保养非常糟糕,在冬季恶劣的天气下,此刻连炮衣都被冻住了,哪里还能打响啊!

青瓦台事件的多米诺效应

就在“普韦布洛”号被强行扣留的前两天,朝鲜半岛上还发生过一件令人震惊的事情:1月21日深夜十时许,韩国首都汉城总统府所在地青瓦台附近,6个身穿韩国军服,脚上却是黑色胶鞋的行人引起了巡逻警察的注意,因为这里距离韩国总统府非常近,警察的警惕性还是很高的,便上前盘问,不料这6人竟然抽出冲锋枪开火,并向正在街上行驶的公共汽车投掷手榴弹,致使公共汽车上乘客多人死伤。随后大队韩国军警迅速赶来,经过激烈枪战,击毙其中5人,重伤并活捉1名,但这人在押解途中自杀身亡。

韩国军警随即在汉城地区展开大规模搜捕,先后击毙27人,生俘1人,另有3人逃脱。据唯一的被俘者金兴九招认,他们一行共31人,是朝鲜代号第124部队的突击队员,计划分为六组同时袭击汉城的韩国总统府、美国驻汉城大使馆、美军驻汉城的第8集团军司令部等目标,来掩护对汉城一所关押朝鲜特工人员的监狱展开营救突击。这就是韩国历史上著名的“袭击青瓦台事件”。

undefined

图4:在青瓦台事件中被俘的朝鲜特种部队突击队员金兴九(左二),地上还有战死者的尸体

根据朝鲜的一贯做法,如果未能实现某一项预期目标,必定会有像多米诺骨牌效应那样,在其他地点或事情上有所反应。因此熟悉朝鲜这些特点的美国海军驻日本的情报官员就建议立即通知正在朝鲜海域活动的“普韦布洛”号,提醒其注意异常情况。但是这一明智的建议竟被美国驻日海军的高层领导否决,因为这些毫不了解朝鲜的高级官员认为“普韦布洛”号在朝鲜海域只要再呆一天就结束了侦察任务,估计朝鲜方面不可能那么快就有所反应,而且“普韦布洛”号又是在公海活动,不大可能会遭到攻击。

但是,事实却如情报人员担心的那样,朝鲜早就发现了行踪诡秘的“普韦布洛”号,袭击青瓦台无功而返,无疑是一剂催化剂,促使他们迅速做出强烈反应,扣留了正在朝鲜近海执行电子侦察任务的“普韦布洛”号。如果按照情报人员的忠告,将有关情况及时通报给“普韦布洛”号的话,巴彻船长很可能会迅速掉头,远离朝鲜海域。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普韦布洛”号是被青瓦台事件殃及的池鱼,而自以为是的美国海军高层,错误采取不作为策略,才是造成“普韦布洛”号悲剧的祸首。

束手无策的美国

“普韦布洛”号被朝鲜扣留的消息传来,美国竟然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完全是手足无措,在经过最初的震惊之后,美国照例开展炮舰外交,以武力进行威胁。驻太平洋的美国海军第七舰队派出了以“企业”号核动力航母为核心的特混舰队,集结在朝鲜以东海域,摆开准备开仗的阵势,并将可以运载氢弹的B-52战略轰炸机和F-4“鬼怪”、F-105等数百架战斗轰炸机调到韩国的乌山、群山等空军基地。确实,当时美国和朝鲜之间既没有外交关系也没有经济往来,面对几乎是孤立封闭状态下的朝鲜,除了军事打击外,美国还真没有别的办法。

朝鲜迅速对美国的军事行动做出反应,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金日成命令朝鲜人民军、工农赤卫队和全体人民进入战时动员,做好一切战斗准备。1968年2月8日,朝鲜发出警告:朝鲜将“以报复来回答报复,以全面战争回答全面战争”!这意味着朝鲜不但将准备抗击集结在朝鲜周围的美军,而且战端一开,还将大举南进,将美军赶出朝鲜半岛,彻底解放南朝鲜。

美国随即派遣特使前往韩国,讨论接连发生的重大事件以及眼下严峻的局势,2月11日,美国和韩国发表联合声明,宣布双方将加强朝鲜半岛的安全力量。

但是此时,美国正深陷越南战场的泥潭,再要在朝鲜大打出手,势必在亚洲投入更大的军事力量,而在其全球战略重点的欧洲,怎么还有力量来对付苏联及其华约的数百万雄师?更何况此时的朝鲜防空体系配置非常严密,根据美国的侦察卫星和高空侦察机的侦察,朝鲜的防空火力配置密度甚至超过了越南的河内(河内的防空火力已经给美军造成不小损失)!美军负责制定作战方案的高级参谋和专家立即推算出,如果对朝鲜发动空袭,突击飞机的战损率将超过70%!更令美国担心的是,中国和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都以各种形式表达了支持朝鲜,并准备随时支援朝鲜抗击美国军事挑衅的态度。于是,不吃眼前亏的美国只好收起了刚刚举起的“大棒”,灰溜溜地撤回舰队。

undefined

图5:美国报纸对“普韦布洛”号事件的报道

事件发生足足一个月后,美国国务院才发表声明,谴责朝鲜无视国际法,在公海上劫持美国船只。声明同时指出,由于韩国近年来在经济上取得了显著成就,社会也很稳定,所以朝鲜在1967年以来加强了对韩国和美国驻韩国军队的袭扰,以破坏和干扰韩国的发展。声明最后要求朝鲜归还“普韦布洛”号,释放所有船员——但是声明中却一反常态地没有任何要进行报复的威胁,明眼人都能看出在“普韦布洛”号事件中,美国的态度与古巴导弹危机时完全不同,底气明显不足。

随后,在板门店,美国主动提议通过谈判解决“普韦布洛”号事件,朝鲜顺势下台阶接受此建议,和美国代表就此事件开始了马拉松式的谈判,既然失去了武力威胁的法宝,美国在谈判桌上更是节节败退,经过28轮谈判之后,美国完全接受了朝鲜提出的被称为3A的三大条件:Acknowledge,承认错误;Apologize,谢罪道歉;Assure,保证不再有类似事件发生。

12月23日,美国政府宣布其电子侦察船侵犯朝鲜领海,并发表谢罪道歉的书面声明。同日,朝鲜外务省发言人发表声明,鉴于美国间谍船“普韦布洛”号船员“坦白供认”其侵犯朝鲜领海的罪行并一再请求宽恕,而且美国已于当天向朝鲜“赔礼道歉”,朝鲜政府宣布没收该船以及船上所有的设备和武器,将全部船员驱逐出境——美国全部接受了朝鲜的条件,却只实现自己的一半目标,船员获释,而“普韦布洛”号仍留在了朝鲜。

undefined

图6:美国发表的书面声明

俘虏?人质?还是演员?

整个事件中,“普韦布洛”号的83名船员才是最大的牺牲品,他们被不明不白地整整羁押了236天,身份性质却有些说不清道不明,既算不上战俘,更不能算囚犯,倒有几分人质的味道,不过有一点很明显,他们是朝鲜手中价值不菲的筹码!

说起他们这236天的遭遇以及后来由此产生的种种境遇,倒是颇有意思。根据这些船员的回忆,“普韦布洛”号靠上朝鲜的码头,他们就被押下船,随即被送到平壤第一监狱。在那里,四人同囚一屋,早上6点起床早饭,中午12点中饭,晚上8点晚饭,除了每天两次放风,其余时间只能在监房低头反思,彼此刚要交谈,就会被看守粗暴地喝止。

朝鲜为了要在国际舆论上取得有利地位,就迫使船员承认被扣留时是在朝鲜领海,因此威逼利诱,软硬兼施。巴彻船长起先是诡称“普韦布洛”号是在从事海洋测绘作业,而拒绝承认电子侦察行动,结果就是一顿暴打。获释之后的巴彻曾痛苦地回忆到,朝鲜人把船员挨个押到船长面前,威胁到如果不在书面上承认侵犯朝鲜领海就要枪毙船员。“我不想看着我的水兵们被枪杀。”巴彻船长哽咽着细述所遭到的殴打和死亡威胁,最后只能按照朝鲜人的意思写下侵犯朝鲜领海的书面材料。而这份有着巴彻亲笔签字的自白书就成为朝鲜在国际舆论面前揭露美国侵犯朝鲜领海的铁证。

而这只是开始,这些船员还将一次次成为朝鲜的“宣传秀”——2月13日,“普韦布洛”号上的所有军官被带到一个新闻记者招待会上,而在事前,朝鲜方面早就进行了准备,说什么和怎么说都有规定,还进行过“彩排”,这些已经成为刀俎的美国军官当然都知道如果不照办会有什么下场,于是在记者的镁光灯和麦克风前,这些军官都承认侵犯了朝鲜领海。然后,朝鲜人还要求船员给美国总统约翰逊写公开信,要求他停止侵略和战争政策,从南朝鲜和越南撤军,当然公开信上少不了每个船员的签字。公开信随即被广为散发,据此朝鲜不但指责“普韦布洛”号侵犯了朝鲜领海,而且将所有船员都称为罪犯,声称要把他们交付审判。

3月,船员被转送到另一个更为偏僻的监狱,那里的条件比平壤更差,囚室是八人一间,伙食粗低不堪,每顿都是萝卜白菜,偶尔一见的荤腥则是连毛都没弄干净的大肥膘,平日里这样的肉食肯定让人反胃,但此时却很快就会被船员们一扫而光。只有在朝鲜的节日,才有额外供应的加菜,让他们分享朝鲜人民的欢乐。

9月以后,随着美朝在板门店谈判的进展,朝鲜意识到这些船员很快将要获释,开始采取一些动作,希望他们释放后还能为朝鲜发挥作用。因此有一天,船员们被分别带到一个房间,桌子上放着丰盛的食品和饮料,询问者态度相当和蔼,问题有你是否喜欢这里?将来如果释放后是否愿意再来朝鲜?释放回美国后要是有个姓金的人来找你,是否愿意和他接触?诸如此类。

为了在谈判中显示这些船员生活很好,朝鲜人还把船员特意带到篮球场,让他们穿上运动背心,拿着篮球,作出正在比赛的样子,然后拍下照片。并且给船员洗澡理发,换上干净衣服,在一间宽敞漂亮的房子里拍下照片。就在拍照时,有三个船员为了表示对朝鲜欺骗宣传的抗议,故意面对镜头做出了右手四指握拳,中指竖起的手势,并对朝鲜人说这是夏威夷人表示好运的手势,于是不明就里的朝鲜人还为这张特写照片取了“夏威夷好运”的题目,喜滋滋地交给美国——这个手势在西方国家通常是表示下流猥亵,这三名勇敢的船员就是以这种方式向世界舆论传递他们抗争的信号。10月18日,美国《时代》周刊刊登了有关“普韦布洛”号船员的报道,并特意发表了这张“夏威夷好运”的照片,还作了详细的说明——消息传回朝鲜,可以想象朝鲜人的愤怒,三个船员被带出囚室单独关押,并遭到毒打。其他船员也受到审讯,要求他们交代是谁想出的主意,整整一周的折腾,给船员们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以至于获释后他们就把那一周称为“地狱周”。

12月19日,船员们终于听到好消息,朝鲜方面通知说美国政府已经道歉,朝鲜人民的斗争取得了伟大胜利。基于人道主义,他们将被放回美国。为了在释放时不给人看出船员遭到过殴打,朝鲜马上派来医生给他们治疗因殴打而留下的创伤,其中的一个秘方就是用刚煮熟的热鸡蛋敷在脸上的青肿之处,去淤活血。

12月22日,船员们在彻底搜身后换上新衣服,然后被押出监狱,第二天,连同死亡船员的尸体在板门店一起交给了美方人员。至此,历时236天的“普韦布洛”号事件终以全部船员82人(另有1人在1月23日死于朝鲜舰艇的炮火)获释而告结束。

undefined

图7:获释的“普韦布洛”号船员

最后的结局

“普韦布洛”号的船员没有想到,刚刚摆脱了在朝鲜的监禁岁月,一回到美国,才经过短暂的医疗检查就被送上了美国海军的军事法庭。巴彻船长和副船长被以渎职罪名起诉,军事法庭起诉书列举的罪名包括:没有进行必要的武装抵抗,没有及时销毁机密设备和材料等等。巴彻船长承认没有进行抵抗的事实,但是他反驳的理由是“因为那样只会引来一场屠杀,我不能看着全体船员无缘无故地被杀掉”,并且还指出他曾请求援助但没有收到任何指令。

对“普韦布洛”号船员的审判进行了整整五个月,每个船员都必须出庭,还没从将近一年的监禁生活中恢复过来的船员全被折腾得身心疲乏,船员和家属怨声载道,舆论也对船员们的遭遇表示了同情。美国海军部长出面表态,希望能保全巴彻船长的军人尊严和可能涉及的军事机密。因此最后军事法庭把“普韦布洛”号被扣留和大量先进电子设备及机密材料的损失归咎于无法预测并为之承担责任的情况:在大家都以为享有航行自由和安全的公海上受到突如其来的袭击,据此军事法庭决定不对任何个人做出惩罚性判决,同时对美国太平洋舰队总部和驻日本海军总部进行了批评,因为作为此次行动的上级领导机关对这样的突发情况毫无准备,对船员没有进行针对性训练,也没在船上安装专门的破坏设备,事情发生之后派不出紧急增援部队等等。

而“普韦布洛”号电子侦察船则被朝鲜扣留,停泊在平壤市大同江畔,朝鲜之所以将“普韦布洛”号停在这里,也是别有深意的,因为这里是1866年朝鲜人民击沉美国军舰“舍门”号的地方,在富有历史意义的地方将现实的罪证陈列出来,那无疑是对美国最大的讥讽和羞辱。每当6月25日,朝鲜的“反美斗争日”(6月25日是朝鲜战争爆发的纪念日,朝鲜认为是美国挑起的战争所以将这天定为反美斗争日)到来之时,“普韦布洛”号就作为朝鲜人民伟大胜利的见证,成为举行盛大反美集会活动的最理想场所。

undefined

图8:今天停泊在平壤大同江边的“普韦布洛”号

undefined

图9:在“普韦布洛”号上进行讲解的参加过当年扣留行动的老兵

undefined

图10:参观“普韦布洛”号的西方游客

贴士:“普韦布洛”号电子侦察船

普韦布洛(Pueblo)是16世纪西班牙探险者在美国新墨西哥州查科峡谷寻找宝藏时给所发现的古代印第安人村落生活遗迹起的名字,西班牙语里“普韦布洛”就是村庄的意思,普韦布洛遗址的文明程度是美国西南部印第安文化最高的,曾出产过大量珍贵文物,生活在这一地区的印第安人就被称为普韦布洛族,1970年美国政府将该地区4.8万英亩山地还给印第安土著部落,从而成为新墨西哥州普韦布洛族印第安人保留地。而在美国科罗拉多州中南部落基山东麓还有个城市叫普韦布洛市,是个约10万人口的工商业城市,和中国山东的潍坊是友好城市。

以普韦布洛命名的美国海军电子侦察船,长53.2米,宽9.75米,排水量900吨,最大航速9节,船上安装有多部大型接收天线和2台大功率远距离无线电及雷达信号的大型接收机,能自动准确记录下所有的电磁辐射信号。船员共83人,其中29名电子情报工作人员和2名海洋物理学家。

undefined

图11:“普韦布洛”号电子侦察船,GER-2的舷号清晰可见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朝鲜当年公海突袭美军电子侦察船 美国吃亏还道歉 | 上海娱乐网
分类:初中作文 标签: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